公告
资讯
日历
统计
奖项
其他
杂项
分页: 2/3 第一页 上页 1 2 3 下页 最后页 [ 显示模式: 摘要 | 列表 ]
15 Oct.2005

世界粮食日 不指定

作者: 安那琪   分类:社会广角镜   出处:本站原创   
[img align=F]http://img225.imageshack.us/img225/6421/worldfoodday8hg.jpg[/img]

10月16日,是世界粮食日。

1945年10月16日,是联合国粮食与农业组织 (Food and Agriculture Organization, FAO) 成立的日子。为了纪念这一天,每年的10月16日,被列为”世界粮食日“。

今年官方的主题是“农业与跨文化对话” ,以回顾不同文化对世界农业的贡献,认为真诚的跨文化对话是战胜饥饿。及制止环境退化取得进展的先决条件。

在资本主义迅速膨胀的年代,人类的生产工具进步了,能够生产的粮食增加了,但是,每天仍然是有千千万万的人们要挨受饥饿得痛苦,甚至死亡。今天饥饿的存在原因,不是因为世界粮食的生产不够世界人口的食用,而是在资本主义体制下被剥削的生产者、贫困者无法获取他们应得的粮食。资本主义以盈利优先的经济体系,否定了人类一项最基本的权利--粮食的权利。由于资本家只想着赚取盈利,他们把适合于耕种的土地,用来种植出口的商业化农作物,而不是让国内人民食用的粮食。这导致象印度这样的一个农民众多的国家,还会出现农民要面临饥寒交迫的荒谬事实。财团商家投资大笔金钱去发展所谓的生物科技、基因工程的玩意儿,不过是为了赚取更多利润,根本不是在解决饥荒的问题,反而是剥夺了农民获取农作物种子的权利,加剧贫苦人民的困境。

来自亚洲的17个组织,也在世界粮食日来临之际,发表了一份要求在全球范围禁止基因改造稻米的诉求。声明中指出,稻米是最重要的谷粮,我们不能够让一小撮的生物科技公司和基因工程科学家来决定稻米的未来发展。基因改造稻米,不仅不是解决世界饥饿问题的灵药,而且还对人类健康和环境,还有人民的生计,带来不可接受的威胁。生物科技公司大力在亚洲推介基因改造稻米,将对这个区域的农民及农业的可持续性,带来负面的打击。

基因改造稻米对亚洲稻米的多样性,以及种植稻米社会的文化多样性,造成严重的威胁。基因改造稻米的推出,跟今年的世界粮食日主题背道而驰。要真正地推动可持续的农业,并解决饥饿问题,我们就必须保护并妥善利用生物多样性,及促进以传统农耕社区知识为基础的生态农业。而不是一味推销基因工程。

世界粮食日,不是在每天仍然有数以百万计人们死于饥饿及无数人民营养不良的当儿,有一群政府官员和企业精英大鱼大肉地庆祝;而是更应该认真看待饥饿及农业愈来愈不可持续之问题的根源。只有在草根人民积极地组织并推动下,并挑战资本主义的不可持续发展,建立起一个以人民为基础的粮食生产机制,可持续农业才有可能发展起来,世人才能够摆脱饥饿得梦魇。

[img align=F]http://img232.imageshack.us/img232/8770/hanisnewyearriceharvest20mj.jpg[/img]

下面附上由17个亚洲民间组织,包括绿色和平于今天发出的新闻稿和联合声明:
Bangkok, 14 October 2005 -- A coalition of 17 organisations from across Asia today issued a World Food Day statement calling for a global ban on the introduction of genetically engineered (GE) rice.

\"Rice is the world's most important staple food crop and we simply cannot allow a small number of biotech companies and GE scientists to determine the future of rice development,\" said Varoonvarn Svangsopakul of Greenpeace Southeast Asia. \"GE rice is not a solution to world hunger. It poses unacceptable risks to health and the environment, as well as people's livelihoods.\"

The aggressive push from biotechnology companies wanting to introduce GE rice in Asia is facing increasing criticism from civil society organisations concerned about negative impacts on farmers, on the environment, health and agricultural sustainability.

The theme of this year's World Food Day sponsored by the United Nations Food and Agriculture Organization (FAO) is Agriculture and intercultural dialogue - celebrating the contribution of different cultures to world agriculture.

\"GE rice poses threats to the centre of origin and diversity of rice in Asia, as well as the cultural diversity of rice-growing communities cross the region. The introduction of GE rice is contradictory to the theme of this year's World Food Day celebration,\" said Dr Suman Sahai from Gene Campaign, India.

\"The real way forward for sustainable agriculture and solution for hunger is through the protection and use of biodiversity rather than genetic engineering, and the promotion of ecological agriculture based on the traditional knowledge of farming communities,\" said Paul Borja, SEARICE, based in the Philippines.

\"Bangladesh farmers have a long tradition of maintaining local rice diversity and they are resisting Syngenta's move to introduce Golden Rice,\" said Palash Baral, from UBINIG Bangladesh.

\"With breeding and growing local rice varieties, Thailand farmers are able to enjoy nutritious food and stabilize their income,\" said Supanee Taneewut, RRAFA, Thailand.

Following a 2-day meeting outside Bangkok, representatives from 10 rice growing countries wearing traditional dresses will today deliver the GE-Free Rice Declaration to the FAO headquarters in Bangkok, along with   collection of rice varieties as a demonstration of the importance of maintaining rice diversity.

In the declaration, the group called for a ban on the development and cultivation of GE rice, and called upon the FAO to cease support for GE crops, and to instead support the development of sustainable, ecologically sound farming systems.\"

For further information contact:
Uaphan Chamnan-Ua, Greenpeace Southeast Asia media officer: +661 928 2426
Varoonvarn Svangsopakul, Greenpeace Southeast Asia campaigner: +661 929 7373

Photos available
Greenpeace International Photo Desk, John Novis, +31.653.819.121

----------------------------------------------------------------------

GE-Free Rice Declaration
Supanburi, Thailand, October 14th, 2005


We the participants representing organisations from 10 rice growing countries across Asia, having come together for a discussion on rice and genetic engineering, hereby declare that:

1. Rice is the world's most important staple food crop and forms the basis of the diet for over 3 billion people.  It has played a central role in the cultural, social and spiritual life of communities throughout Asia for thousands of years;

2. Tens of thousands of rice varieties have been developed by farmers over millennia and farmers continue to develop and breed new varieties adapted to diverse ecosystems, economic and cultural requirements. GE rice threatens to undermine this diversity;

3. Women play a significant role in the conservation and development of seeds and as holders of traditional knowledge. With the advent of GE crops the role of indigenous knowledge and community led farming systems is likely to be destroyed;

4. GE rice cannot be a solution to hunger since the causes of hunger are the lack of access to productive resources to produce food, or lack of income to buy food.

5. Genetically engineered rice poses unacceptable risks to human and animal health and to the environment, particularly the contamination of gene pools in the centres of origin and diversity of rice in Asia;

6. The segregation of genetically engineered from non-genetically engineered rice cannot be implemented. Therefore co-existence is impossible;

7. The undue influence of transnational corporations such as Monsanto, Bayer and Syngenta on international agricultural production, trade and policies serves to undermine local access to food and the right of peoples and nations to democratically determine the use of their food resources;

8. Corporate influence is further directing public sector agricultural research away from public and towards commercial interests;

9. The future of our world's most important staple food crop will be secured through the protection and use of biodiversity rather than genetic engineering, and through ecological agriculture based on the traditional knowledge of farming communities;

For World Food Day 2005, we therefore call for a ban on the development and cultivation of genetically engineered rice, and call upon the United Nations Food and Agriculture Organisation (FAO) to cease support for genetically engineered crops and food, and to instead support comprehensive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of sustainable, ecologically sound farming systems.

Signatory organisations:
Biotani Indonesia Foundation
Cenesta (Centre for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and Environment), Iran
Consumers' Association of Penang, Malaysia
Friends of the Earth Malaysia / Sahabat Alam Malaysia (SAM)
Gita Pertiwi Foundation, Indonesia
Gene Campaign, India
Green Net, Thailand
Greenpeace
Khao Kwan Foundation, Thailand
No! GMO Campaign, Japan
Save Our Rice Campaign (PAN AP)
Reclaiming Rural Agriculture and Food Sovereignty Action (RRAFA) Thailand
South East Asian Council for Food Security and Fair Trade (SEACON)
Southeast Asia Regional Initiatives for Community Empowerment (SEARICE)
Third World Network (TWN)
UBINIG (Policy Research for Development Alternative), Bangladesh
VECO Vietnam

[img align=F]http://img225.imageshack.us/img225/9324/wfdsymbols2005zh6il.jpg[/img]
另外还转载来自联合国粮农组织的文件:
http://www.fao.org/wfd/2005/infonote.asp

: 2005年世界粮食日/电视粮食集资情况说明:
农业与跨文化对话


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每年10月16日庆祝世界粮食日,本组织就是在1945年10月16日建立的。2005年世界粮食日和电视粮食集资的主题“农业与跨文化对话”回顾不同文化对世界农业的贡献,认为真诚的跨文化对话是战胜饥饿及制止环境退化取得进展的先决条件。

虽 然种植业和畜牧饲养代替守猎及采集作为粮食生产主要形式即农业的诞生在一万年之前在世界许多地区单独发生,但在农业历史上充满了跨文化交流的例子。关于欧 洲种植业的最早考古记录表明有先进工具技术,但是没有提供简单工具的证据。有一种理论认为,中东人民将他们的工具和技术带到了欧洲。据信在非洲、中美洲、 南美洲、中国、印度和东南亚,也发生了类似的迁移。他们为什么迁移?农业提供了更加可依赖的粮食来源,使人口增长;最终过多的人口迁移到新的土地。

在 整个人类历史上,作物和畜牧品种的跨文化流动使饮食有了巨大改变,减少了贫困。例如,在16世纪生长较快而成本较低的马铃薯从南美洲引入北欧,有助于人们 摆脱长期以来的饥饿。起源于美洲的玉米现在成为非洲许多地区人们的粮食。欧洲和非洲为美洲提供了植物,包括咖啡、葡萄和小麦。骆驼从阿拉伯引入非洲,使人 们能够在更为恶劣的环境中生活和旅行,为饮食提供肉类和奶类蛋白。

但是跨文化对话不只是转让技术、种子和品种。许多文化,特别 是其主要活动为农业的那些文化,在粮食和环境方面有着意义深远的宗教信仰、价值观和仪式。正在努力为日益增长的人口提供粮食,而同时保持子孙后代赖以生存 的资源基础的那些文化,可以从其他文化吸取经验教训。广义的跨文化对话是在来自不同文化人民每次相遇并听取对方意见时发生。农业方面的跨文化对话则是在会 议上和贸易谈判中以及当来自一种文化的专家向来自另一种文化的专家在实验室或实地表明新事物并且得到关于新事物在当地环境中适宜情况的反馈时发生。

在农业研究方面,应当提及国际农业研究磋商小组。该磋商小组在世界各地建立了中心,它们的工作人员是来自各种文化的研究人员。该小组负责改良作物品种及改进耕作方法,这些品种和方法对饥饿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面临相似粮食和农业问题的发展中国家之间的跨文化对话特别有意义。以分享专业知识和技术为形式的南南合作带来了适合当地条件的许多技术转让。

在同一国家内不同文化之间进行思想开放的对话极为重要。本地人拥有往往以性别为基础的高度发展的畜牧和作物遗传资源管理系统。政府规划人员和决策者有时忽视这种传统知识。这两个群体应当相互听取对方的意见,从而通过各项政策和计划使最佳新技术与最佳传统知识相结合。

数千年来,农民,特别是发展中国家的农民发展了所有地区粮食安全所依赖的作物和动物遗传多样性。富国与穷国之间以《粮食和农业植物遗传资源国际条约》谈判形式所进行的对话,导致承认农民的权利及建立一个获取和利益分享的多边 系统。

在 国际一级,许多群体觉得受到一种跨文化对话形式即世界贸易的威胁。如果贫穷农民的产品受到富国的封锁,而工业化国家在穷国以生产成本价或更低的价格销售有 补贴的农产品,这些贫穷农民则无法在国际市场上竞争。许多发展中国家希望生产出口产品,但是在国家之间的进一步对话导致建立更加公平的贸易体系之前,他们 无法实现其全部潜力。

世界上仍有8.5亿多人遭受饥饿。1996年在罗马举行的世界粮食首脑会议上以及2002年在世界粮食首脑会议:五年之后会议上,各国领导人承诺到2015年将饥饿人数减半。此外,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要求世界各国领导人使饥饿的人数减半,同时确保环境可持续性。

许 多国际举措和民间社会网络,如战胜饥饿国际联盟等,正在促进跨文化对话,以帮助实现这些目标。世界粮食日为地方、国家和国际各级进一步开展对话和加强团结 提供了一个机会。人类和文化的创造力、正确的理念、伙伴关系和支持,包括粮农组织和国际社会的支持,一定会导致在实现人人享有粮食安全方面取得进展。

http://www.fao.org/wfd/2005/dgmessage.asp
粮农组织总干事就“农业与跨文化对话”
对世界粮食日/电视粮食集资的致词


“农业与跨文化对话”是今年世界粮食日的主题,回顾不同文化对世界农业的贡献,并证明真诚的跨文化对话是战胜饥饿和遏制环境退化取得进展的先决条件。

在 整个人类历史上,作物和畜牧品种的跨文化流动使膳食发生了革命性变化,减少了贫困。非洲向世界提供了咖啡-目前是全世界一种人们喜爱的饮料和拉丁美洲农业 的支柱。亚洲驯化了水稻-今天是世界一半以上人口的主粮-以及甘蔗-许多地区的一种主要经济作物。骆驼从非洲引入阿拉伯使人们能够在更为恶劣的环境中生活 和旅行,并为膳食提供了肉类和奶类。

这一切都发生在若干世纪以前。今天的农业情况如何呢?粮农组织的统计资料表明,在新的世纪之初,有25.7亿人以农业、狩猎、渔业和林业为生,其中包括那些积极从事这些活动的人口及其不工作的家庭成员。他们占全人类的42%。
农业是大多数发展中国家经济的动力。在工业化国家, 2001年仅农业出口值就达2900亿美元左右。在历史上,很少有国家的经济迅速增长和削减贫困不伴随着农业的增长。

这些统计资料仅将农业视作一种经济活动。农业作为一种生活方式,一种遗产,一种文化身份,一种与自然的古老契约,并无价格标签。农业方面其它重要的非货币贡献包括生境和景观、土壤保持、小流域管理、碳储存以及生物多样性保存。
大多数文化,尤其是以农业为主的文化,在食物和尊重环境方面都有深远的宗教信仰、价值观及礼仪。正在努力为日益增长的人口提供粮食,同时维持子孙后代赖以生存之资源的其它文化应吸取经验教训。

广 义的跨文化对话总是在不同文化的人民相遇并倾听另一方意见时发生的。农业方面的跨文化对话则是通过旅行和迁移、国际机构以及会议和贸易谈判发生的。这种跨 文化对话总是在来自一种文化的专家向来自另一种文化的专家在实验室或实地表明一些新鲜事物并得到关于新鲜事物在当地环境中适宜情况的反馈时发生的。
世 界上仍有8.5亿多人遭受饥饿。1996年在罗马举行的世界粮食首脑会议上以及2002年在世界粮食首脑会议:五多年之后会议上,各国领导人承诺在 2015年以前将饥饿人口减半。此外,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要求世界各国领导人在2015年以前将遭受饥饿的人口比例减半,同时确保环境可持续性。

许多国际举措和民间社会网络,如战胜饥饿国际同盟等,正在促进跨文化对话,帮助实现这些目标。世界粮食日为地方、国家和国际各级进一步开展对话和加强团结提供了一个机会。

人类与文化创造力、正确理念、伙伴关系与支持,包括粮农组织和国际社会的支持,一定会导致在实现人人享有粮食安全方面取得进展。

更多关于世界粮食日的资料,可以浏览官方网页:
英文:http://www.fao.org/wfd/2005/index.asp?lang=en
中文:http://www.fao.org/wfd/2005/index.asp?lang=zh

[img align=F]http://img225.imageshack.us/img225/1359/wfdenglish3xi.jpg[/img]
时间:00:01 评论(1) 引用(0) 阅读(1343) 
14 Oct.2005

紧急声援:要求重新举行校园竞选 不指定

作者: 安那琪   分类:默认分类   出处:本站原创   
在一片狼藉声中“落幕”的各国立大专校园选举,揭示了整个校园腐败的黑幕。为了挽救校园民主(或者是起死回生),学生组织发动了声援校园民主,重选学生代表理事会的诉求。这项诉求需要得到各界人士的声援支持。下面附上,这项紧急声援的内容,并促请关心校园民主者致函高等教育部长及各大专校长,要求重新以自由与公正的方式举办校园选举。另外,也有附上声援信件样本共参考。

欢迎关心校园民主人士投函声援。


URGENT APPEAL

With this, I attached 2 documents to ask for yours urgent appeal to Kementerian Pengajian Tinggi Malaysia and universities to urge Free and Fair Campus Reelection.

Please send your appeal before 21 October 2005 to Kementerian Pengajian Tinggi and listed universities.

We will recommend you to also release a press statement on this issue to raise public awareness.

Please kindly contact us at smm_msia@yahoo.com or Kong Wee Cheng via +6012-7121196 for any inquire or further information.

Thank you for your support.


Yours sincerely,
Solidarity Mahasiswa Malaysia
smm_msia@yahoo.com

URGENT APPEAL

Urging Free and Fair Campus Reelection

September 12, 2005 - Students under the name “Malaysia Students Solidarity¡” visited to National Human Rights Commission (Suhakam) to raise the issue of Public Speaking Test in IIUM and cases of students being threatened on few campuses to
vote for the pro-establishment students block.

September 21, 2005 - About 200 university students, held a 90-minute peaceful protest outside the Parliament building demanding for fair play during the upcoming campus elections. The students held placards with caricatures of the Higher Education Minister Dr Shafie Salleh, that were peppered with the words such as, “blur¡” and “don¡‘t
know”, in reference to the minister¡’s recent comments on the campus elections.
They also unfurled a banner that read 'Students demand for clean campus election, free campus', while sporadic chants of “student power¡” was heard a few times.

September 26, 2005 - Nomination day for the annual campus polls turned out to be “boycott day” at five public universities, where the pro-students faction (always labeled as “anti-establishment” faction) refused to put up candidates to show protest against the unfairness and abuse of power that caused by the university administration. Five universities are Universiti Putra Malaysia (UPM), Universiti Sains Malaysia (USM), International Islamic University Malaysia (UIAM), Universiti Telnologi Malaysia (UTM) and Sultan Idris Education University (UPSI).

October 7, 2005 - Complete with a black coffin which was draped with the Malaysian flag and had the words “Campus Democracy”, some 150 undergraduates staged a funeral procession in the pouring rain. The crowd marched from the National Mosque to the National Human Rights Commission (Suhakam) office in Kuala Lumpur to protest the end of democracy in varsities nationwide. In stead of sending reports to complain against those irregularities that happened during the campus election, the students were fighting on the street this time to demonstrate their deep disappointments on the violations.

It was warning notice from our young people to announce the imperative crisis that happened in our countries, campuses all around Malaysia was full of faulty and unfairness.

BACKGROUND

Campus election which is the necessary process to form Student Representative Council (SRC) held every year in Malaysia local universities. However, complaints of faulty, unfairness and abuse of power heard from every university.

Looking at the history of campus elections, irregularities like midnight raids on students¡¯ rooms, crackdowns on activities organized by students who refuse to be stooges, physical assault of students who will not bow to orders and intimidation in other forms are alleged almost every year.

Memorandum after memorandum has been sent to the Suhakam and other relevant authorities, detailing such irregularities. Letters have been sent and dialogues held, and yet the issue be examined seriously enough. The result was still the same. The corruption of campus election was still uncertified, and the situation was gone even worst.

To date, none of the perpetrators have been brought to justice. The election commission headed by the deputy vice-chancellor in several universities has failed to ensure a free and fair election but acting unjust to ensure that preferred candidates win.

Then, what happened this year? Below are some case facts:

  1. Universiti Islam Antarabangsa Malaysia (UIAM) and Universiti Putra Malaysia (UPM) are using E-Voting which have no transparency, credibility and privacy.
  2. 6 USM campus election candidates and nominators¡¯ family receive phone call and message (SMS) of threat.
  3. At UTM, nomination form was increase from RM5 at year 2003 to RM50 and deposit was increase from RM10 to RM150 for campus level constituency and RM100 for faculty level constituency, protest form are sold with RM300. This is a clear financial pressure for student.
  4. From July until now, campus authority of University Pendidikan Sultan Idris (Sultan Idris Education University) misused their power and organized at least 9 gathering with students with the motif of promote pro-university candidate. The campus authorities also threaten students to vote for Aspirasi¡¯s candidate to prevent from being sent to rural area such as Sabah and Sarawak to work as teacher after graduate.

RECOMMENDED ACTION:

We call upon civil society group and concerned individual to write to the Minister of Ministry of Higher Education, Y.B. Dato¡¯ Dr. Haji Mohd. Shafie bin Salleh, to express your concern towards the current corrupted election system and all the misconduct behavior happened at every university. At the same time, to urge Ministry of Higher Education to declare the invalid of current election at every campus and held a free and fair campus reelection by reforming the electoral system.  

Please send your own letter or modify from our sample letter pasted below through fax or e-mail to the Minister of Ministry of Higher Education as soon as possible:

  1. Calling Ministry of Higher Education to declare the invalid of current campus election

   2. Urging Ministry of Higher Education to give order to each university to conduct a free and fair campus reelection or else take responsible for the corrupted electoral system

  3. Calling to Minister of Higher Education of ensure every misconduct behavior is not repeated and take immediate action on individual/ group/ department who are responsible for it.

  4. Calling Minister of Higher Education to ensure campus election in the future will be not violating principle of freedom, fairness and democracy.

EVERY APPEAL COUNTS!!!


PLEASE SEND YOUR APPEALS IMMEDIATELY TO:

Y.B. Dato' Dr. Haji Mohd. Shafie bin Salleh
Minister of Ministry of Higher Education Malaysia
Kementerian Pengajian Tinggi,
Blok E3, Parcel E,
Pusat Pentadbiran Kerajaan Persekutuan,
62505 Putrajaya
Telefon : 03-8883 5000
Faks : 03-8889 5854
E-mail: webmasterkpt@mohe.gov.my

You are also highly recommended to send a copy of your protest letter to all the vice- chancellor of 17 public universities to show YOUr concerns:

1.      Dato' Professor Dr. Hashim Yaacob
Vice Chancellor's Office
Universiti Malaya
50603 Kuala Lumpur
Tel: +603-79673400, Fax: +603-7955 2975
Email: pej_nc@um.edu.my

2.      Prof. Dato' Dr. Ir. Mohd. Zohadie Bardaie
Vice Chancellor, Universiti Putra Malaysia
Universiti Putra Malaysia
43400, Serdang, Selangor, Malaysia
Tel: +603-89466000 Ext: 6001/6002
E-mail: mzbd@admin.upm.edu.my, zohadie@pc.jaring.my

3.      Prof. Dr. Mohd. Kamal Hassan
Rector International Islamic University Malaysia
International Islamic University Malaysia
Jalan Gombak, 53100 Kuala Lumpur
Tel: +603-61964001/4002 Fax: +603-61964858
E-mail: rector@iiu.edu.my

4.      Y. Bhg. Profesor Dato¡¯ Dzulkifli Abdul Razak
Universiti Sains Malaysia,
11800 Minden,
P. Pinang, Malaysia.
Tel : +6046533888 ext. 3449/ +604-6533106, Fax: +6046573761
E-mail: dvc_stu@notes.usm.my

5.      YANG BERBAHAGIA DATUK PROF. IR. DR. MOHD. ZULKIFLI B. TAN SRI MOHD.GHAZALI
Naib Canselor
Universiti Teknologi Malaysia,
81310 UTM Skudai,
Johor Darul Takzim, Malaysia.
Tel: (607) 5530001, fax: +607-5579376
E-mail: azilla@utm.my

6.      Y. Bhg. Datuk Dr. Muhammad Rais bin Abdul Karim
Naib canselor Universiti Pendidikan Sultan Idris
JABATAN CANSELORI,
35900 Tanjung Malim,
Perak Darul Ridzuan, Malaysia
Tel:  +605-459 6200, Fax: +605 - 458 2773
Email: muhdrais@upsi.edu.my

7.      Profesor Datuk Dr. Anuwar Ali
Naib Canselor
Universiti Kebangsaan Malaysia
43600 Bangi,
Selangor Darul Ehsan
Malaysia
Tel: (603) 89213370/8921 5057 , Faks: (603) 8925 4890
E-mail: ncukm@pkrisc.cc.ukm.my

8.      Y.Bhg. Dato' Dr. Nordin Kardi
Naib Canselor Universiti Utara Malaysia
Universiti Utara Malaysia,
06010 UUM Sintok,
Kedah Darul Aman, Malaysia
No. Tel: +604-9283000 / +604-9173171, Fax No: 604-9283019, 3016
E-mail: nordinkardi@uum.edu.my

9.      Professor Abdul Rashid Abdullah
Vice Chancellor Universiti Malaysia Sarawak,
Universiti Malaysia Sarawak,
94300 Kota Samarahan, Sarawak, Malaysia
Tel: +60 82 671 000, Fax: +60 82 672 411
E-mail: webmaster@unimas.my

10.  Prof. Datuk Seri Panglima  Dr. Abu Hassan bin Othman
Vice Chancellor Universiti Malaysia Sabah,
Universiti Malaysia Sabah,
Locked Bag No 2073,
88999, Kota Kinabalu, Sabah, Malaysia,
Telefon: (+6088) 320474, Fax : (+6088) 320223 / 3201024
E-mail: pejcslr@ums.edu.my, vcumsaho@ums.edu.my

11.  Yang Berbahagia Dato' Seri Prof. Dr Ibrahim Abu Shah
Chancellor Office
Level 20, Twin Towers
Complex S & T
Universiti Teknologi MARA
40450 Shah Alam
Selangor Darul Ehsan
Tel: +603-5544 2222, +603-5544 2001, Fax: +603-5544 2223
E-mail: ibrahimshah@salam.uitm.edu.my

12.  Lt. Kol. Prof. Dato' Dr Kamarudin Hussin
Rektor Kolej Universiti Kejuruteraan Utara Malaysia
Taman JKKK, Kubang Gajah, 02600 Arau Perlis
Tel : +604 - 9798000 / Fax : +604 - 9778011
Email : rector@kukum.edu.my

13.  PROF. DATO' DR ABDUL SHUKOR HJ. HUSIN
Rektor Kolej Universiti Islam Malaysia
Kolej Universiti Islam Malaysia,
Bandar Baru Nilai,
71800 Nilai Negeri Sembilan
Tel: +606-798 8000 Fax: +606-799 3843
E-mail: pro@admin.kuim.edu.my

14.  Y. Bhg. Prof. dato' Dr. Sulaiman bin Md Yassin
Rektor KUSTEM
KUSTEM, 21030 Kuala Terengganu, Terengganu Darul Iman
Tel: +609 6683100, Fax: +609 6697418
Email: pro@kustem.edu.my

15.  Prof. Dr. Mohamed Said bin Mat Lela
University College of Engineering & Technology Malaysia,
Locked Bag 12, 25000, Kuantan Pahang Darul Makmur
Tel: +609-5492020, Fax: +609-5492222

16.  Datuk Prof. Ismail bin Hassan
Kolej Universiti Teknikal Kebangsaan Malaysia,
No. 1 Jalan TU 43,
Taman Tasik Utama,
75450 Ayer Keroh, Melaka.
Phone: +606-2332234 Fax: +606-2332212
E-mail: canselori@kutkm.edu.my

17.  Prof. Dr. Hj. Ismail Hj. Bakar
Kolej Universiti Teknologi Tun Hussein Onn, Beg Berkunci 101, 86400 Parit Raja, Batu Pahat, Johor Darul Takzim
Tel : 607-4536001 / 607-4536013, Fax : 607-4536548
E-mail: bismail@kuittho.edu.my


For counting process, please kindly send a copy to

Solidariti Mahasiswa Malaysia
E-mail: smm_msia@yahoo.com or
Fax: 03-77839525

Please kindly contact us at smm_msia@yahoo.com or Kong Wee Cheng via +6012-7121196 for any inquire or further information.

Please kindly recommend this mail to any organizations and individuals that you know. Every single mail is important to show our, the people¡¯s concerns on this issue. Thank You!

声援信件样本
Sample Letter: Please Modify According to Your Own Organization or Identity

Y.B. Dato' Dr. Haji Mohd. Shafie bin Salleh
Minister of Ministry of Higher Education Malaysia
Kementerian Pengajian Tinggi,
Blok E3, Parcel E,
Pusat Pentadbiran Kerajaan Persekutuan,
62505 Putrajaya

Telephone: 03-8883 5000
Fax: 03-8889 5854
E-mail: webmasterkpt@mohe.gov.my

Dear Sir,

Launch Free and Fair Campus Reelection Immediate at All Malaysia Local Higher Education Institute

Refer to above title, I/ We ______________ showing our deep concern to Malaysia all 17 local higher education institute campus election system.

The unfairness and faulty practice by the authorities was heard and I/ we was told that it is a step to ensure the winning of the pro-authority or Aspirasi Team in the campus election, with this we feel disappointment and dissatisfaction on it.

As we know, campus election is a chance for the students to choose their representative regardless which camp/ team (pro-students or pro-authorities) the candidates was belong to, this was also tally with the principle of democracy. However the faulty and unfairness practice from the authority such as sponsoring pro-authorities, e-voting, threatening pro-students candidate and supporter and others malfeasance practice are violating the students¡¯ right to choose their representative freely and fairly.

Therefore I/ we strongly urge the Minister of Ministry of Higher Education, Y.B. Dato¡¯ Dr. Haji Mohd. Shafie bin Salleh to:

  1. Declare the invalid of current campus election

  2. Give order to each university to conduct a free and fair campus reelection or else take responsible for the corrupted electoral system



  3. Ensure every misconduct behavior is not repeated and take immediate action on individual/ group/ department who are responsible for it.

  4. Ensure campus election in the future will be not violating principle of freedom, fairness and democracy.

I/ We sincerely hope the Malaysia Ministry of Higher Education will take responsibility to ensure and protect the students¡¯ rights and freedom to choose their representative. At the same time keep respect and practice the principle of democracy in the campuses.

Thank you.



Yours faithfully,


_________________

Name:
Organization:


C.C.: All 17 Malaysia local higher education institute¡¯s vice chancellor and rector.


学生团结阵线诉求:
RESOLUTION ON FREE AND FAIR CAMPUS ELECTION 2005

BY SOLIDARITY FOR MALAYSIAN STUDENTS

(SOLIDARITI MAHASISWA MALAYSIA)

Election is a manifestation of the democratic practice. Although election is only a substance in the democracy system, its implementation gives a significant impact on the democratic practice because our people are given civil rights to choose their ideal leadership independently.

As the general election serves to form the parliament, campus election is also an important process to choose the student representatives in forming the Student Representative Council (SRC) that represents the
voices of all university students in striving for student's rights and welfare. In addition, SRC also provides a platform to voice out students' stance on various social issues and national policies.

Since 2003, there were democratic oppressions occurred in campuses, which brought to the orphanage of campus election. For instance, the short campaign period during the campus election had caused the voters
failed to recognize the qualified candidates; the influence of ruling party in the prosecution of university authority on so-call \"opposition party supporter\" had caused some of the students being suspended their privilege to stay in hostel; the non-transparent of the electronic voting system was applied and the privacy of voter were also interrupted by the implementation of serial number system.

Therefore, the Solidarity for Malaysian Students is of the opinion that:

Free and fair campus election is important because the chosen student representatives were given the responsibility and true power to strive for student's issue and people's agenda independently. Below are our
claims for free and fair campus election:

1.             To allow students to form coalition and publicize manifesto openly so that the voters can choose the candidates base on their agenda and principle.

2.           To prolong campaign period to 5 consecutive working days so that voters can recognize the candidates and their agenda.

3.           To stop immediately threats on voters so that voters can choose their candidates without disturbance and fear.

4.           To abolish electronic voting system and labeling of serial number on the ballot so that the privacy of vote and the transparency of vote counting are protected.

5.           To allow monitoring team from organizations such as SUHAKAM, SUARAM and HAKAM during the campus election.

6.           Deputy Vice Chancellor of Student Affairs and people who are not independent must not be a member of campus election committee to ensure the campus election is free and fair.

SMM highlights the importance of all claims stated above to ensure free and fair campus election. As if all the claims were not met and the same problems reoccur, we want the Deputy Vice Chancellor of Student Affairs to step down due to his failure in ensuring a free and fair campus election based on democracy principle.


SMM also holds that SRC should be led by representatives of progressive ideas in developing the country and building the nation regardless of race, gender, religion, or cultural background. Following are the basic requirements of the pioneers of student union:

1. To claim that university students have the right and freedom to associate and use all facilities provided without discrimination and prohibition.

2. To claim that study fees should be decreased and loan without interest is offered to university students.

3. To abolish Universities and University Colleges Act (UUCA) that prohibits the freedom of academic, association and _expression.

4. To claim the government to eradicate corruption wholeheartedly because this phenomenon worsen social poverty.

Finally, we, as Malaysian Students, unite under Solidarity for Malaysian Students (SMM) without distinction of any kind, such as race, color, sex, language, religion, political or other opinion, national or social origin, property, birth or other status, would like to claim assurance from:

1.                             Prime Minister should ensure that campus election should be implemented fairly, transparently and freely to revitalize students' rights in campus election.

2.                           Higher Education Ministry should be independent in the sense of not giving any support to any student groups during the election.


Presented by:

Solidarity for Malaysian Students


Endorsed by:

Alaigal
Aliran
Angkatan Muda Parti Keadilan Rakyat
Asian Students Association (ASA)
Campus Ministry Office, Penang Diocese (CMO)
Community Action Network (CAN)
Community Development Centre (CDC)
DAP Socialist Youth (DAPSY)
Gabungan Mahasiswa Islam Se-Malaysia (GAMIS)
Jabatan Kebajikan Mahasiswa Mahasiswi (JKMI)
Justice & Peace Commission, Penang Diocese (J&P)
Kelab Rakan Islah Malaysia (KARISMA)
Kumpulan Kemajuan Masyarakat (KKM)
Malaysia Youth and Students Democratic Movement (DEMA)
Parti Sosialis Malaysia (PSM)
Penang Graduate Youth Association
Penang Office for Human Development (POHD)
Persatuan Masyarakat Selangor & Wilayah Persekutuan(PERMAS)
Pusat Komunikasi Masyarakat (KOMAS)
Red Rose Youth Center
Sisters In Islam (SIS)
Suara Rakyat Malaysia (SUARAM)
Tenaganita Sdn Bhd
University Malaya Association of New Youth (UMANY)
Woman's Aid Organisation (WAO)
Women's Development Collective (WDC)
时间:22:18 评论(1) 引用(0) 阅读(2238) 
13 Oct.2005

红旗在大马天空下飘扬 不指定

作者: 安那琪   分类:思想飞跃   出处:本站原创   
[img align=F]http://img402.imageshack.us/img402/4913/socialism20051481hq.jpg[/img]
摄于2005年9月11日,第二排右二坐者为笔者

2005。10。13

马来西亚社会主义党(Parti Sosialis Malaysia,PSM)于1998年4月成立,虽然至今仍然没有获得正式注册,但是社会主义党却走得更远了。也许有人会说,在象马来西亚这样一个国家成立一个社会主义政党是政治自杀,社会主义阵线在1960年代瓦解了,劳工党的斗争到了1970年代走到尾声,人民党也放弃了“社会主义” ;但是,从草根人民运动中孕育出来的大马社会主义党,证明了“社会主义” 这个名字并不是斗争成败的关键,更重要的是被压迫人民反抗剥削和不公的斗志,以及追求社会正义的决心。而社会主义,正是最好的选择。

尽管在反动政权的镇压下,大马左翼出现过一段“真空期” ,或是“低潮期” ;不过,只要剥削和压迫还存在,来自基层的反抗是不会终止的。马来西亚社会主义党的崛起,正好是大马左翼力量的延续。也许斗争的路线和方向,还有内容和分析,跟前人的有所差异,但是其斗争的精神却是一脉相承,那就是追求建设一个没有压迫社会的坚决精神。

马来西亚社会主义党的同志,是从组织园丘工人和城市开拓者的工作开始,跟被压迫群体一起进行反逼迁、反裁员等斗争,慢慢地走向发掘社会主义理想。有人说,在象马来西亚这样一个人人希望“安定繁荣” 、多元种族的国家,社会主义是没有立足之地的。但是,“安定繁荣” 不过是当权者制造出来的假象,而种族政治是用来分化普罗大众的手段,而国内资本集团继续剥削普罗大众。

纳西尔经常自嘲说社会主义党是个“蚊子党” ,因为成员不多,只在霹雳州怡保与和丰,还有雪兰莪州加影与梳邦一带有活跃组织,因此还不足以对统治政权构成威胁。

不过,可别小看蚊子,如果它带有病菌,就可能连大它不懂多少倍的人,甚至是大象,都会一叮就死。而这个“蚊子党” 带有可以对庞大国家机器造成“生命威胁” 的“病菌” ,就是社会主义革命思想。统治阶级最害怕的,就是被统治阶级开始具有阶级意识,以革命理论为指导组织起来,因为其“后果” 将是翻天覆地的。

除了组建政党,大马左翼同志也通过建立一个联合各个被压迫群体的大联盟--被压迫人民大联盟,来团结草根的力量。群众组织的建立,有助于有规划、有组织、有资源、有互助支援地进行更有成效的抗争,同时也在实践中建设群众的阶级意识,孕育出觉醒的基层力量。

社会主义党涉足在工业领域的组织工作,也还起步不久,因此工人阶级的真正力量还未得以彰显并获得考验。社会主义党在推动最低薪金法令、舒适房屋、组织工会权利、废除恶法、反对私营化、消除贫穷等运动方面,扮演着推波助澜的角色。

由于是从园丘工人开始,社会主义党也面临着一些局限。最显著的就是成员大多是印裔同胞。因此,社会主义党也把招揽党员的目标,锁定在吸纳更多不同族群的朋友加入。为了能够跨越族群,社会主义党的会议都以马来语进行(之前在组织园丘阶段,很多内部会议以淡米尔语进行) ,而主要的出版物都有三语(马来语、华语和淡米尔语) 版本。

下面转载两篇关于社会主义党的文章。一篇是由来自Eva Cheng写在<绿色左翼周刊> (Green Left Weekly) 的文章--<马来西亚:大胆的社会主义者高扬起红旗> (MALAYSIA: Audacious socialists fly the red flag high) ,另外一篇则是刊载于社会主义党网页的文章--<社会主义在此逗留不走>(Socialism is here to stay)。前一篇是通过古玛医生的访问,叙述了当前大马工人阶级的处境及社会主义党的活动和成就。古玛医生在访问中也分享了社会主义党的斗争经验点滴,包括动员工作、被逮捕过程等。后一篇是由阿鲁哲文同志撰写,写于社会主义2005大会后,介绍了大马社会主义党成立的左翼历史背景,以及党的成长过程,并阐述了社会主义党成功打破几项疑虑(出席社会主义大会的人数寥寥无几、只有年长一辈对社会主义有兴趣、警察会干扰活动进行等) ,把来自不同背景的左派人士拉拢在一起,并且向人们展示了社会主义仍然合时宜,而党和群众组织必须在工人阶级的斗争中扎根,建立被压迫社群的信心,并为人民生活带来改变。



http://parti-sosialis.org

MALAYSIA: Audacious socialists fly the red flag high

Eva Cheng
For the last few decades, Malaysia's capitalist rulers have governed with an iron fist, using the notorious Internal Security Act (ISA) inherited from British colonial rule to jail dissidents without trial and for an indefinite period.

In 1998, rooted in two decades of involvement in grassroots struggles, a group of activists formed the Parti Sosialis Malaysia (Malaysian Socialist Party, PSM) and sought to obtain official registration as a legal political organisation. They were refused, depriving the party of minimum legal protection. But the PSM wasn't intimidated and carried on.

Also in 1998, Indonesian dictator Suharto was ousted by a mass student-led democracy movement. A similar reformasi movement also erupted in Malaysia, unprecedentedly
propelled by the hitherto conservative Malay masses. Malaysia's democratic space was thus broadened.

Taking advantage of this, the PSM pressed on with grass-root organising, and asserting its right to be able to operate publicly and legally. On September 9-11, the party audaciously held a public socialist conference, the country's first in decades. It went ahead without any state repression, boosting the confidence of the Malaysian progressive milieu.

Assessing the conference, PSM central committee leader Dr Jeyakumar Devaraj told Green Left Weekly: “We raised the flag, saying ‘this is what Marx said, this is what
Lenin and Luxembourg said... see, this is all true, this is happening before our eyes'. We've been organising along these lines. In a number of ways, [the PSM's activities and the socialist conference] are political statements. It is very loud.

“We raised the flag, saying in all seriousness, socialism is the way forward. It's not an academic thing. It's coming from a party that's involved in the grassroots and working with the grassroots.”

The PSM started in the 1970s by working with some of the most oppressed groups in Malaysian society — plantation workers and shantytown dwellers. The latter included
many low-income workers, who were evicted by profit-hungry property developers and corrupt officials. Today, these two groups of workers remain the party's strongest base.

Once significant in the Malaysian economy, plantations have been dwindling. As well, the main product has switched from rubber to palm oil, which required less workers. As a result, many plantation workers were retrenched and displaced from the ramshackle shelters that were provided by the plantation owners for these workers and their families to live in.

Shantytowns are another flash point. Fuelled by massive rural-to-urban migration in recent decades, low-income workers and other impoverished people have been building shelters on disused or waterlogged land, old mines or dump sites on the cities' far fringes. But these fringes are fringes no more, thanks to urban expansion, and evictions of shantytown dwellers have become rampant.

Jeyakumar explained: “They aren't squatters, but urban pioneers. They developed the land, put in drains, planted trees and 15-20 years later, the land became more stable and rehabilitated because of their efforts.”

He told GLW that the evictions had become a very big social problem, producing many dysfunctional families, widespread youth delinquency and substance abuse.

The PSM has helped organise community resistance, involving direct actions such as the blocking the bulldozers, campaigning for fairer compensation, demanding officials respect the legal rights of the displaced and promoting the self-organisation of the community in the process. Developing cross-community networks is also a feature of the PSM's work.

Jeyakumar explained that the PSM had for a long period been “primarily working with the marginalised communities”. He said the PSM would continue this as a prime area of its work. However, he also said that the PSM party congress two years ago recognised the need to expand its campaigning activity to take in broader social/political issues, as well as organising the broader working class.

Jeyakumar said that the party's industrial work started about five years ago, of which some examples are:

   * As part of the Oppressed People's Network (Jerit), the PSM is involved in a national campaign for seven demands: a minimum wage act, affordable housing, no
to privatisation, the right to form trade unions, abolishing draconian laws, land for farmers, and the eradication of poverty irrespective of race. The party
organises in some 20 factory workers and members in the Sungai Siput district for twice monthly doorknocking in campaigning for those demands.

   * In Sungai Siput, the PSM runs a “service centre'' (a means to reach out), where PSM members assist workers on industrial issues.

   * Nationally, the party has a working arrangement with the National Trade Union Congress under which the latter appoints PSM activists on some occasions to officially represent workers who have been sacked but who aren't being assisted by unions.

   * In a district in Ipoh, PSM activists are leading the unions in two factories.

These are still modest efforts at work organising, but they are a much needed start to confronting the mammoth problems of sweeping casualisation and job insecurity against a background of low unionisation (about 8% of the work force), and a weak and intimidated trade union movement.

Two million workers have been imported from poorer countries to help discipline Malaysia's 10 million native-born workers.

According to Jeyakumar, the legacy of the 1948-49 British anti-independence movement crackdown — during which 95% of Malaysia's unions, which organised nearly 80% of the
workers, were closed down — still has its impact.

“Unions in Malaysia now are very [government-] controlled”, he said. Cross-sector unions became history after the crackdown, depriving workers of the ability to launch solidarity strikes. All unions must be registered with a government authority that imposes draconian strike rules (with long notice periods). As a result, there are few industrial actions that are deemed legal.

An ill-defined “threat to national security and the economy”, for example, is an adequate pretext for the authorities to declare any industrial action illegal. Any “illegal actions” can risk a union being deregistered or having its bank account frozen.

Though the PSM has less than 100 members, it has won considerable credibility from its years of mass work, giving it a certain mobilising power among a much bigger group of supporters. In addition, the party's aggressive tactics have made the police reluctance to rough up its activists, although they often experience short detentions.

Jeyakumar said: “We can mobilise about 1500 for May Day from various parts of Malaysia. If tomorrow, someone got arrested, we can mobilise 200 or so within four
to five hours and 400-500 by night time.”

During a struggle in Perak a few years ago when Jeyakumar was arrested, rather than being intimidated by the arrest, all those involved in protesting his arrest offered
themselves for arrest as well, resulting in the arrest of 170. “Within two or three hours, 2000-3000 people came in support, flooding the police station, prompting them
to panic and call in riot police'', Jeyakumar recounted.

The PSM has long been active in the movement against the repressive ISA, with some of its leaders holding key positions of responsibility in that movement.

In a demonstration against the ISA about four years ago, thousands took part but “no-one was really in charge” when the police attacked the protest, making 36 arrests. According to Jeyakumar, PSM members rose to the occasion and came forward to negotiate with the police and defuse the crisis.

It's hardly surprising then that Jeyakumar himself has been arrested at least five times, and PSM general secretary Arutchelvam and chairperson Nasir Hashim 10-12 times each.

After the release of party members or supporters from detention, the PSM would almost as a rule formally challenge the police's decision to arrest its members or supporters. This seems to have kept in check excessive intimidation from the police.

Given the PSM's traditional base is the plantations where the highly oppressed descendants of Indian Tamil indentured workers are concentrated, 80% of the party's membership are of Tamil background. But Tamils only account for 7% of Malaysia's population, compared to around 60% Malays and 24% Chinese.

The party has a conscious program to extend its influence to the other ethnic groups. It is opening its fifth branch soon, in which many activists are of Chinese ethnic background. All meetings, even internal ones, are conducted in Malay, and all of the PSM's key publications are in all three key languages.

From Green Left Weekly, October 12, 2005.

http://parti-sosialis.org/current/SOCIALISM%20IS%20HERE%20TO%20STAY.htm

SOCIALISM IS HERE TO STAY !
After the collapse of Soviet Union and Eastern Europe in 1989, many left based political parties all over the world disintegrated. Some called this the end of history with Capitalism defeating socialism. Francis Fakuyama in 1989 said that, it is not only the end of the cold war but the end of history, discrediting Marx's Historical Materialism.  

Similar wave hit Malaysia as the already repressed left got even marginalized. . In Thailand, the Communist Party of Malaya (CPM) signed a peace accord while not disbanding the party but yet, the capitalist run media called it a victory and end of communism. In Malaysia, the impact was equally devastating as parties changed their names and soon for the first time, there were no more socialist party in Malaysia. There was this bad joke, that the left only gathered when some old comrade had   died.

The entire workers movement were smashed in the 1948 emergency. The last of decent trade union struggle ended in the late 70s when ISA was used against the workers leaders of the MAS strike. 1974, the student movement was similarly smashed and in 1987, civil society and active NGOs also came under the rule of the ISA.  

Under such a backdrop of complete marginalization of the left in Malaysia, in 1995, around thirty comrades from various ethnic group had a meeting in Hulu Langat.Two questions were tabled for discussion. Should we form a political party ? Should it be a socialist party?. The comrades, after successful mass mobilization of urban poor settlers and plantation workers in 1994 and 1995 decided without much hesitation that we should form a political party. The second question was a more difficult one and until the meeting ended, there was no clear consensus on calling the new party socialist. In 1945, PKMM were put in a similar dilemma. While Arshad Ashaari, a ally of Moktaruddin Lasso proposed the name Parti Sosialis Malaya but the name didn't go well and the party was eventually called PKMM as it was felt as tactically the better name to be called and was in line with the political tactics adopted in Indonesia then.

In the Hulu Langat meeting, some claimed that calling the party Socialist would be like committing suicide.  Other spoke on great length on the tactics of not using the socialist name for security reasons. References were made to the newly formed PRD in Indonesia which didn't have socialist in its name. Others said a socialist party would not attract the people and even frighten some.  Interestingly, those in the party who were most engaged with the day to day struggle of the working class, called for the party to be called socialist.  

Eventually the debate ended with the group calling for a Socialist name winning. Their rational was, socialism is almost dead and forgotten and it is our role to bring back  socialism to the main stream. It took an approach that Socialism must be put back in the mainstream. The party would adopt an open transparent program and if at all, the working class shuns the party, then the party would eventually die. Let's leave our party to history to determine.  

Initially the party was called Socialist Peoples Front but later the name Parti Sosialis Malaysia (PSM) was preferred and this is the name which was put for registration. After seven years, PSM is still alive and it is yet to be buried. The party which started with 13 members, today has more than 100 cadres while has a network of around 140 community based mass groups around it. Not only that, PSM in spite of its small size seems to be the most active party when it comes to mobilizing people on workers issues as well as issues concerning the lower income group. In recent years the party has also taken leadership role in organizing the anti war rallies, anti privatization of health campaign and the No to GST campaign.  

Dr. Nasir kept referring to PSM as the mosquito party and ridicules the reluctance of the Government in giving a license to PSM to function as a political party. In the affidavit of the Government signed by the current Prime Minister, Abdullah Ahmad Badawi, among the reasons for not registering the party is that the party is a threat to national Security.  

Yes the confidence and the maturity of the party was tested when the party undertook to organize Socialism 2005-Malaysia. It was to test to test the party's strength and its confidence. The red PSM flag clearly dominated the New Era College, where the three day conference was held.  

It was yet another boost when the party successfully organized the first ever conference called – Socialism 2005-Malaysia. In initial stages, the party wanted to organize the program with a broad based left coalition. This failed when most other left grouping were reluctant to agree to the word \"socialism\" as they felt that word would scare people away. Some old leftist too was too paranoid with the word \"socialism\". PSM central committee than decided that PSM was not prepared to dilute the name as well as the content of the conference. The party felt that by not using the name socialism in its name would be taking two steps backwards, it would be not respecting the party's existence all this while especially when the party itself has actively been using and promoting socialism all these years.  

PSM then decided to shoulder the entire conference by itself along with its front organizations. There were much skeptics but the party was ever confidence that its perseverance and hard work would pull it through. The programs were drawn without much compromise.    

Between September 9 to 11, PSM went full swing to organize Socailism 2005-Malaysia. The gathering discussed socialism, progressive politics and Marxism. These were bad words of Malaysian politics. From the start, PSM called it a gathering of interesting people - bringing together socialist from different currents, different eras, progressive,   unionist, grassroots activist, students, anarchist and everyone out there who believe in talking, thinking and making this a better world.  

PSM which is totally against sectarian politics invited different International groupings in spite of their differences. Also great International speakers and leaders attended the program among them were Chen Jian, Clare Dolye , Committee of Workers International (CWI), Dita Sari – Labour Activist and PRD Leader, Indonesia, Giles Ji Ungpakorn – Workers Democracy, Thailand, John Percy , General Secretary of  Democratic Socialist Perspective, Australia,  Robin Jamieson – Marxist Intellectual, Sonny Melencio – Leader of Socialist Party of Labour (SPP) Philippines, Stephen Jolly – Socialist Party, Councilor of Yarra City Council, Melbourne.

The local speakers too were equally impressive and also represented different currents. Among them were Dominic Puthucheary, Fan Yew Teng,  G.Rajasegaran and Syed Shahrir from Malaysian Trade Union Congress (MTUC), Hassan Karim – PRM, Hishamuddin Rais, John Joseet, Ban Chen, P.Ramasamy and Rustam Sani, Syed Husin and Tian from PKR.

PSM never played any role in preventing any comrades from different parties from attending and managed to pull through a whole team of current and former leftist to come together under the theme of Socialism 2005-Malaysia. It was a great reunion of the left.  

Several myths were also broken.

1. It was felt that attendance would be poor as people would not be interested to talk about socialism. The truth was attendance was very good. More than 700 people attended the opening rally, every session was crowded and for some sessions, people have to watch through a closed TV circuit outside. Each session had an attendance of around 120 to 150 people.
2. Only old people are interested in Socialism. In contrary, many young people attended socialism 2005.
3. The program would be stopped by the police. The event went on smoothly.

Socialism 2005- Malaysia was a great success. Three important messages seems to have came about. Socialism is very much alive and relevant. The opening day rally clearly points to the destructions and failures of Capitalism. The dire state of the US – the bastion of capitalism in handling Hurricane Katrina was a clear indication of the state of affairs of Capitalism. Meanwhile many people including MTUC General Secretary called for Socialism as a relevant ideology to save humankind and the world. Similar calls were consistent – from the leaders of the socialist parties, to the punk rockers and skin heads who attended the rally to the workers and farmers who were there.  

The second important message was the general frustration among the participants on sectarian politics adopted by some parties which is seen as unnecessary and unhealthy. PSM on its part played an important role in bringing different people from different left currents internationally as well as locally. There is a feeling that the left should unite while discussing its differences in a healthy way. It was a fantastic feeling seeing the people with different currents sing the International in one voice and in one spirit. The International was sung in four languages.  

The third most important call is for socialism to be relevant, the party and organization must be rooted with the working class day to day struggle and work hard to bring confidence and changes in people's life. The conference called for socialism from below, socialism to be relevant to the people and socialism which matters to the poor.  

The three day Socialism conference in Malaysia has been accomplished with a high note. It is a great feeling that Fukumaya and many others would have no choice but to await for the triumph of socialism over capitalism as Marx scientifically predicted. Though this victory is inevitable but yet it is not deterministic. The working class being the majority class have to win the class war first.  

Lets keep socialism going. That was the end note of video clips which showed past struggles and present struggle intermingling. Nasir in his closing remark said, \"They can repress us, but we will come back, and we will come back to seize the power with the people\". It is a call that socialist would never give up and with the people, they will come back.  

The working class of the world have nothing to lose but their chains and they have a world to win. Socialism in Malaysia is here to stay and win. A victory of socialism in Malaysia, is a victory of Socialism Internationally.  

WORKERS OF THE WORLD UNITE !

15-9-2005

时间:13:20 评论(0) 引用(0) 阅读(1565) 
12 Oct.2005

德国“反工人大联盟” 的新政府 不指定

作者: 安那琪   分类:新闻聚焦   出处:本站原创   
2005。10。12

德国工人在上个月的联邦大选中,拒绝了国内两大代表“人民” 的政党(社会民主党和基督民主党) 所推动的新自由主义政策,导致两党遭受到严重的挫败,两党所得选票相加不到70%。而左翼政党取得历史性的突破,左党和WASG(劳动与社会正义党) 所组成的联盟,获得4 118 000张选票(总票数的8.7%),并取得国会里的54个议席。

经过近一个月的斡旋,两大失意政治联盟,先进同意组建一个“大联盟” 政府,而保守派的梅克尔将出任德国总理一职,成为德国历史上的第一位女总理。虽然两派人马花了很多时间来谈判,这个“大联盟” ,其实还不是姣婆遇上脂粉客。之前的所谓“红绿联盟”的重大决策,尤其是对社会保障体系进行的狙击 (议程2010) 和哈兹IV等,都获得保守派的基民党支持。

社民党披着“左派” 的外衣,赢取德国工人阶级的支持,但是正努力实行亲资方的政策,跟基民党结成新联盟政府,正是“理想”不过。

这个新的“大联盟” 政府,很肯定是一个反工人阶级的政府,他将继续推行剥削工人阶级的政策。而德国的左翼政治力量,能否利用其在议会反对派的优势,以及正在壮大中的工人反抗力量,来挑战这个不稳定的“反工人大联盟” ,是德国社会进步去向的关键所在。

德国左翼力量的斗争成败,也影响着整个欧洲政局的发展。这是整个欧洲工人阶级的考验。

下面转载一篇贴在工人国际委员会网页关于德国新联合政府的文章:
http://www.socialistworld.net/eng/2005/10/12germany.html

New government will be a ‘Grand Coalition’ against workers

Left must build on election success with socialist policies
Sascha Stanicic, Berlin

Germany's general elections on 18 September saw a defeat for both of the so-called big “peoples' parties” (the social democrat, SPD, and the conservative, CDU/CSU). For the first time, since 1953, their share of the vote fell below 70 percent, as the SPD and CDU/CSU lost 2,294,000 and 1,851,500 votes respectively. This was a rejection by many workers and jobless of the neo-liberal and anti-working class policies for which both parties stand. The electoral bloc of the Left Party (the renamed PDS) and the newly formed, WASG (Electoral Alliance Work and Social Justice) scored a big success with 4,118,000 votes (8.7 percent of the vote) and sent 54 MPs to the Bundestag.

The losers have now agreed to form a “Grand Coalition” government, under the conservative Angela Merkel, the first female chancellor in Germany's history. Both parties will have little problems in finding an agreement on the government's policies. In fact, many major decisions of the last Social Democratic and Green government, especially massive attacks on the social security system, called Agenda 2010 and Hartz IV, were supported by the conservative CDU/CSU.

Under pressure from the mass protest movements of 2003 and 2004, which were against the destruction of the welfare state, and with the emergence of the WASG as a new political alternative on the left, the SPD put on a more ‘left-wing’ cover in their election campaign. The SPD called for the defence of some workers' rights that Merkel said she would scrap if there was an election victory for the CDU/CSU and its first choice coalition partner, the liberal FDP.

The SPD is now trying to gain a ‘social’ profile by claiming that they secured social agreements in the negotiations with the CDU/CSU when agreeing to form a Grand Coalition. The SPD leaders claim that collective bargaining legislation will not be changed and that bonus payments for night and weekend shifts will remain untaxed. This is, however, is not due to a change in the SPD’s policy but due to the clear signal from the working class following the election result: no more cuts in social services and defence of workers’ rights! The mood amongst workers, and the pressure from below, led even right-wing trade union leaders to threaten illegal political strikes if there was a change in collective bargaining legislation.

But this government will still be a coalition with anti-working class policies. It is likely that the legal safeguards against redundancies will be worsened. The Coalition agreement includes a call on the trade unions to accept more company-based wage and working hour agreements, which effectively means an undermining of industry-wide collective bargaining. Previously, the outgoing chancellor, Schröder, threatened to change legislation if the trade unions did not accept a “companisation” of wage and working hour agreements. Also, a new austerity programme is likely, with further attacks on the social security system.

This goes, hand in hand, with an ongoing offensive by the capitalists in the workplaces. Mercedes, Siemens, AEG, VW, and many other companies, have announced big job reductions. Wages and working hours are also under attack.

But the election result also sees a strengthening of the left and has motivated activists in the trade unions and social movements. It is the task of new left-wing faction in parliament to use its positions and resources to build a strong movement against this pro-capitalist government and to support workers in struggle. On that basis, a new mass, socialist party of the German working class can be built.

However, the reformist policies of the national left leaders, like Lafontaine and Gysi, along with the participation of the Left Party/PDS in regional governments, which make social cuts and carry out privatisations, makes this process uncertain. This makes it necessary to build a strong socialist force during the process of building a new left-wing party in Germany.

That it is possible to organise a fight back, if a lead is given, is shown by the striking university hospital workers in southern Germany. Thousands went on strike recently in defence of their wages and working hours, and in a sector which has no tradition of struggle.

The new government will be a Coalition of instability and crisis. It is an open question as to whether it will last its four-year-term. The government will be confronted with a new, strong left-wing opposition in parliament, and working class resistance against attacks.

时间:19:05 评论(0) 引用(0) 阅读(1420) 
11 Oct.2005

重庆特钢工人斗争 不指定

作者: 安那琪   分类:新闻聚焦   出处:本站原创   
[img align=F]http://img416.imageshack.us/img416/3289/postupload10729053002920051016.jpg[/img]

2005。10。11

过去几天,在网络上看到了关于重庆特钢工人的消息。这场工运自8月就开始爆发。上千名重特工人下岗(被裁退) ,对他们生活带来沉重打击,走投无路下上街请愿,堵路抗议。

在中共专治下的堕落工人国家,工人阶级继续被剥削和压迫,是个不争的事实。重庆工人的抗议行动只是冰山一角,是中国当前面临的严重政治经济危机的部分写照。这场斗争才刚刚开始,不过工人们仍然对中共存有幻想,缺乏革命理论指导独立组织行动,也许是关键的障碍。无论如何,重庆特钢工人的这次群体行动,体现了工人阶级对抗腐败的果敢精神。

根据最新消息,一名热心到重庆了解重特工人抗争并进行报道的同志,网名叫红草的朋友,却在这几天(10月5日后) 失去了联系。其情况令人担忧。

这儿特地转载了几篇关于重特工运的相关报道。

[img align=F]http://img428.imageshack.us/img428/3289/postupload10729053002920051016.jpg[/img]

http://xinmiao.hk.st/sim/chinafuture1/chifu1144.htm

重特工人斗志依然2005年10月3日

左翼报道

国庆以后,重庆明显转凉,今天,重庆沉浸在料峭的寒意与细细的毛毛雨中,许多市民们都穿上了长袖衣服。但是扎马路的重特工人们不但没有被萧瑟的秋风所驱散,据观察,反而比前天更多了,今天在马路中间与两边大约聚集了四百多名重特工人群众。今天的横幅还做了更新,对北碚的那个方向换下了要求黄奇帆副市长谈判的横幅、而打出了“全体重特钢家属强烈要求市政府给予平等待遇”之类的横幅,而对沙坪坝的方向则多挂了两首歌谣,一首是《团结就是力量》,另一首是《特钢工友歌》,这样写道:“特钢工友们啊,我们是一家人啦,本是一个厂啦,都是受苦人啦。我们炼的钢,我们建的房。贪官那些黑强盗,都把我们剥削光。仇恨满胸膛响,怒火高万丈啊,站在公路上啊,不知去何方,我们站在公路上,不知去何方……”在马路中间,还搭起了挡雨的十余平方米的塑料大棚。工人们在塑料大棚下,坐在蓝色的塑料小板凳上,在马路上围坐着述说、对话。今天下午,老工人们聚在一起唱起那怀旧的六七十年代流行的革命歌曲。

在马路中央的工人群中,一个戴着用红笔写有“特钢”字样的帽子的工人在对一位热心的行人讲起特钢人的遭遇。那位工人显然是有相当理智的,他一直保持着比较平缓的语速和声音,深情而明白地讲述工人的贫苦。据悉,附近的嘉陵厂也是个在走下坡路的工厂,其中的一对夫妻工人,每人月收入才四百块钱,还要养老和供孩子上学,家庭实在维持不下去,就在前几天,这家的男人(嘉陵厂工人)手推一辆摩托车,在嘉陵江边,将自己和车都浇上汽油,点燃自焚,这个一米七八的大汉最后只剩下一具短短的焦炭干尸,惨不忍睹。据重特工人讲述,所谓“双解职工”,说白了就是工厂一脚踢开工人使其下岗,这类工人在重特1.8万职工中占3/4之多。少部分工人找到工作,也只能做擦皮鞋、清洁工、做保姆等极低收入的工作以糊口养家;但多数双解职工都是四龄、五龄的职工,在招工中处于劣势,他们极难找到工作,即使可以做,但雇主也不要那么大年纪的工人。据悉,在9月18日的谈判中,重庆市一名女公务员说:工人下岗后应该积极地找其他工作做,不要只等着政府的救济……当时一位工人当即驳斥道:你这是饱汉不知饿汉饥!绝大多数工人都没有什么文化,且年龄偏高,根本无法找到新的工作。女公务员面对工人的反驳,无言以对。无法就业,企业的蛀虫们又一再逃避责任,政府也不理不睬,工人的贫困达到了令人难以想像的地步。吃饭、看病、供小孩读书、养老都成了巨大问题。围着听的工人时不时你一言我一语地倾诉着,一位四十多岁模样的工人则蹲在一旁,竟憋红了脸,辛酸的泪盈满了苍老的眼眶。

据工人解释,从严格上讲,他们的行为并不是真正的堵路、堵交,而是拦路喊怨。工人们的拦路斗争实际上是文明而理性的,他们是和平地示威,而且是早上八点半开始、下午六点钟结束,他们这样的时间安排是尽量地考虑到了孩子上学放学、职工的上下班的交通顺畅。10月3日这天,他们下午五点半就散去了,使交通秩序得以恢复。工人拦路喊怨,很明显,只是给那些腐败分子以一定的压力,使他们出来解决问题。

重特每天数百人的拦路抗争,得到了重特四万工人的支持,上至六七十岁的老奶奶、老爷爷,下至职工小孩,都加入了扎马路行列。许多工人家属区职工积极募捐,小区的集体募捐的告示贴在路边工人居民楼的墙上,有的小区捐600多、900多,有的捐了3300多,还有的捐了钱并写道:“……区强烈声援重特钢工人”。大部分重庆市民群众也予以默默的理解与同情。

根据观察,工人内部似乎有微妙不同的意见。据一名有影响的工人讲述,峰会将继续扎马路,但不串联其他工厂(曾有多个单位想加入联合斗争,但被重特工人拒绝,他的意思是说,重特不针对社会和政府,而是针对公司里的腐败分子,如果联合斗争,性质就变了,就会对重特人十分不利。他说,峰会与工人斗争没有什么关系,工人将继续斗争。如果根据此话理解,他的观点是理性而趋于保守的。

但在重特工人区(就在人流熙熙攘攘的马路边的墙上),10月初却新贴出了一个大号黑体字的号召书:“10号重特人向大礼堂进军”(这个号召书至少在两处贴出)。大礼堂指的是市政府大礼堂。10号恰恰是峰会前夕(亚洲市长峰会将于10月11日在重庆召开)。而对于这个号召书,那位工人并未提及。

上一次(今年8月14日),工人们曾试图向市政府请愿,走到童家桥(才走出三公里)就被警察拦下来了。这次这个号召书不知是否意味着一次更大规模的请愿,但也很难说,也许只是工人中的少数激进派的一厢情愿?


http://xinmiao.hk.st/sim/chinafuture1/chifu1143.htm

重庆特殊钢公司工人堵路反腐败

第一篇报导
一工人
9月14日

最近,我回了趟重庆,在重特钢泡了三天,了解到点滴情况,供大家参考。

重特钢即重二钢,始建于1934年,在抗战期间是国民党武器钢材的主要生产基地,是中国特殊钢材生产的摇篮,后武钢,上海三钢等特殊钢材的生产的基础源于此。重特钢的上缴利税曾占重庆利税的20%强。现有资产约100亿,有职工4-5万人(含退休)。位于重庆双碑,离主城区沙坪坝约十公里。

重特钢工人的维权斗争始于7月26号,7人上北京始。据说北京上访还得通过黄牛交钱才能先把材料提在前面,否则几天都轮不到你。8月中旬特钢人开始扎马路,现已有二十多天。他们扎的是212国道,虽可绕道高速公路和一般公路,但是也影响很大很重要的路,因该路有很多厂矿和居民区。最初扎马路的第二天,有5000---6000 多人,警方出动了几十辆警车,说都是警校的学生,他们撕下了胸章和号码来打人,当地派出所因耳闻目睹重特钢的率落,知道原因,不愿参于。打伤了十多个人,现在还有两三人在医院。但重特钢人并未屈服,继续扎马路。平时有几百人扎马路,有几十个警察,还有些便衣。因工厂和宿舍区就在马路旁,召集人教方便,一般人都在家里等消息。扎马路上是一排毛泽东头像,后是他们的主要口号,“腐败不除,特钢人不服;贪官不倒,人民权益不保。”,“请李金华来我厂审计“,等。十四号,厂里两三千人步行到市政府请愿,走了约三公里,在童家桥被警察挡回。十五号,他们的主要行动是强迫阻止东华厂的生产。因重特钢说是破产了,但有个私营的东华公司不知怎幺取得了重特钢的生厂经营权,在用重特钢的名义和商标生产。祥细情况待消息。警察盯得很紧,在威吓领头的,有人出来演讲,就会被警察找到家里来谈话。十四号也有黑社会的人来挑衅,企图制造事端,妄图把这事变成民事纠纷,以利警察出动来镇压。

在重特钢的影响下,重庆十八冶(几千人的建筑公司)的下岗买断只工人也开始了他们的维权斗争,扎了杨家坪到石坪和桥的公路,这是主要公路,斗争已持续了几天,并在寻求横向联系。位于郊区的唐家坨的望江机械厂的工人们也在扎马路,这也是个在抗战中生产武器的老厂,也有几万人。15号上午,重庆市外经委系统的下岗买断工人百十来号人也在市中心地带的市经贸大楼前举行了示威,从九点半到十二点半,拉了横幅,封锁了进出大楼前的车,我也参加了。市外经委打110叫来了派出所的人,但派出所的人给我们表示他们是来了解情况的,他们的实际行动也是劝阻车辆不要强行冲破我们的封锁。在这几天重庆有3000多名防暴警察在街上展示。

下岗工人已到了无以维生的地步,几年前我在买机票时听说望江厂有一对中年夫妇,三十来岁,因下岗找不到工作,望江厂地太偏,一家三口人,用最后的钱买来最后一顿肉放了耗子药,让小孩先吃,全家自杀。重特钢有个叫周兵的人,下岗后,妻子离婚带小孩走,自己也无力生活决望跳楼而死。重特钢离婚的已超过60%,我请了7-8个工人来吃饭了解情况,结果他们全都离了婚,有个女的四十多岁也无小孩。他们有病自然不敢去看,大病当小病看,甚至找兽医来看以降低药费。这种贫困,一下说不完。

重特钢是因贪官搞垮的,据说如该厂的广洲办事处,有个个体户抱来三十几万要买,却被刘英(厂头)用十六万买走了(须调查)。这个刘英也没啥文化,就是个知青当了工人又当厂头,这厂医院院长也是个什幺都不懂的人,他也只有自吹懂经营。重特钢工人说重特钢是国民党建厂,改革开放搞垮。

我为何不计费用非要到重特钢去看呢?主要是因上次咸阳国棉七厂工人因文明示威而当局不理走上极端被政腐镇压,中间也得不到消息。这样很可惜,我想去劝他们文明示威辅之以宣传舆论攻势,特别是要利用好网络。我不希望他们因策略不当失败,这样,外部的关心就很重要。

我是个做外贸的,去了下,也不敢太投入,我要想我的生活,我也尽了点力,也捐了几百元钱,并买了个相机,在托人送去,希望他们能上网。我花了5000多元,就了解到这点情况,甚欠,若想了解更多,太花精力与费用,好在又有网友要去了,但愿他们了解得更多,特别希望重特钢人等自己上网,如有律师去更好。

2005年9月10日上午八点四十五分,在特钢通往国道212线的结合处,横着公路摆了几只开会用的条椅,撑了几把大洋伞,十几个老职工端坐于此,在他们的头顶上方悬挂着毛泽东彩色照片,挂了一些抗议警察打人、严惩贪官和腐败分子等标语。他们向人们述说着特钢公司的过去和现在,并坚信通过这次堵路要求市政府切实解决职工提出的具体问题会取得胜利。

在堵路的另一端(沙坪坝方向),挂着一根绳子,不让车辆通过,绳子的上方挂着十八冶金建设公司挂出的“十八冶的当官的,我们每年只管320元吗”横幅,有些人在那里听他们讲述。他们说,公司已经通知他们于本月十二日到杨家坪公司本部解决问题,公司受到市政府责问,不让他们扯进特钢的问题上来,不知有希望没有。

在进入特钢公司的支路口,有一百多职工集结,前面由两人举着横幅,上面写着“我们要生存,我们要平等”的口号,随后就朝公司招待所“特钢清产小组”驻地走去,一路上高喊口号:“绞死陈宝荣”、“杀死刘英(女)”、“杀死张培”、“揪出贪官,清除腐败”(陈宝荣,原特钢公司党委书记、集团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刘英,原公司工会主席;张培,原公司工会干部,现任总经理)。人们群情激愤,愤怒之及,在路上不时有职工加入他们的行列。

在公司宣传栏内,张贴着维权组的印刷品,揭露特钢破产真相,对清产组提出的问题及清产组发出的关于清退职工债券的兑换日期公告。

现将维权组的《告职工书》摘录如下:

一、特钢公司的车间还在冒着烟,生产仍在进行(约有1800人在工作),为什幺政府要急于办理破产?

二、东华公司(重庆东华特殊钢有限公司)既不是特钢的分厂,又不是特钢的分公司,它是唐明伟(现重钢集团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市委委员)和市某投资公司合伙办的一个公不公、私不私的企业。

三、中央只承认特钢集团公司,不承认东华公司,实在是个迷。

四、唐明伟勾结市政府搞特钢破产,目的是推卸负债几十个亿的责任,是要吃掉现有的产业。

五、其目的是瓜分这块价值60多个亿的地皮(约值64个亿,与重庆晚报载的34个亿相差甚远)。

六、号召广大职工到公路上去讨公道,找回真理。

注:在九十年代末期,市政府让重钢接管特钢,成立了“重庆钢铁集团公司特殊钢公司”,并指派一名重钢的副总经理来公司任总经理,但这位总经理未干多久,便回重钢去了,重钢便让特钢人自己的干部来管理,即赵拓山总经理。后因处理一个身患绝症病人的医疗费用时,被病人用汽油瓶烧伤,不能继续工作而下台了。后由现任总经理张培担任。

据职工讲:这次市政府宣告特钢破产,是上欺党中央,下整职工群众,肥了腐败分子,作法是上下勾结、内外结合、警匪勾通、共同作案。

8月13日堵路职工被警察殴打,有数名职工被打并致伤,要求市政府严惩打人凶手。还有的职工说,市政府这样拖下去不是个办法,眼看市长峰会就要召开了,难道不怕社会舆论吗?说明特钢职工是讲道理的,在自己的问题得不到解决的情况下都还在为这个城市的名声担心。

另一篇资料上报道:提醒广大职工不要被清产组蒙蔽,说一个叫汤宗伟的清产成员在与退休职工套近乎,称:1、退休职工的30%统筹资金由东华公司代发;2、非统筹资金由沙坪坝区政府或所在地区代发。而职工要求清产组发一个正式文件并盖上清产组的公章,分发给职工以作凭据,但至今未见此文。职工应关心统筹和非统筹资金计算到什幺年限,能不能真正享受到它?清产组应有一个明确的答复。

在堵路地段和进入特钢厂区的支路里,停放着15辆长安、奥托微型警车,有的警察在车内,有的在外面吸烟、看报,据说还有一些便衣夹在人群中观察事态。

人们除了要求市政府解决特钢职工的问题外,还要求市政府及时着手清除贪污腐败分子,彻底清查,成立专门小组,方便群众检举揭发,他们说,这幺大的一个特钢居然一个贪官都没有,启不是怪事,如那幺干净,为什幺要宣告破产呢?

有个职工给他们算了一笔帐,说:就眼前特钢虽欠债42亿,但特钢的地皮值60多亿元(约69亿元),加上特钢残存资产17亿元左右(包括厂房、设施、设备等),用部分地皮变卖后抵债,用部分地皮招商或置换就能继续生产,大家共同齐心、艰苦创业,肯定能让特钢重振,养活企业职工家属应该没有大的问题,或者搞联合经营方式也是一个出路,况且特钢有关国家军工生产的精密技术和人才,在全国同行列中一直是名列前茅,这些都是重振特钢的优势,市政府怎幺就看不见呢?只要市政府把腐败分子清除干净,扫除障碍,恢复生产,职工群众为什幺要跟市政府过不去呢?真是有很多东西令人费解。

贴图:http://www.51cdv.com/bbs/viewthread.php?tid=25159&fpage=1&highlight=&page=2


http://210.101.95.235:9800/viewthread.php?tid=114710&fpage=2
第二篇报导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柯华的报道:重庆特钢千名职工大罢工

提交者:施晓渝  发布时间:2005-9-20 14:48:23
重庆特钢千名职工大罢工[RFA报道]

音频:http://70.85.115.178/da/OaaW/ddd.YMH.VYN/THUKHYPU/ZOLUYbIHVKHV/2005/09/19/m0919khd.mp3

重庆特钢千名职工大罢工

2005.09.19

曾有70年历史的重庆特殊钢(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宣告破产,上千职工一个多月内每天上街请愿。星期一,重庆市政府答应星期二派人和工人代表谈判。以下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柯华的报道。

重庆工人维权图 (照片来源:****www.***)

7月,重庆特殊钢(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宣告破产。从8月12号至今,近两千位原特钢职工及家属集体上街请愿,要求讨回拖欠的工资和解决破产带来的一系列问题。几千名工人上街造成国道通行中断。8月13日警察曾强行驱散人群并当众暴打请愿人士。此后重庆市政府虽然为避免势态恶化没有采取任何过激行为,但直到本星期一才答应派人和工人代表谈判。报道该事件的海外****网认为,维权斗争取得了初步胜利。政府答应参与谈判之后,大部分请愿群众已散去,但在特钢中心花园里仍然聚集了上百人,以及无数空椅子。记者星期一下午打电话给工厂领导,领导以正在开会,并且对事情不清楚为由婉言谢绝了采访。

已有70年历史的重庆特钢曾被称为“西南一切工业之母”。根据95年国家统计局资料,特钢持续6年被评为中国最大500家工业企业之一。97年该厂首次被暴露巨额亏损,截止当年底,公司累计亏损15.8亿元。而此前,特钢的1.8万职工却一直被告之企业是盈利的。今年7月,特钢宣布破产。先生和两个子女都是特钢职工的黄女士星期一对本台记者说:(录音) 一家五口都是特钢职工的王建芳女士告诉记者,这些请愿的人很多都是老人,他们在35、36度的高温下轮流值班.(录音)

她说:“99年98年时候因为厂的效益差了,很多任务人被双解,应该给的钱他们没有给。我们要吃饭,孩子要上学,公司说垮就垮,连工资都拖欠几个月,更可气的是不是没有钱,而是钱不知道哪儿去了。听说上报亏损40多个亿人民币?如此庞大的数目,居然没有计算工人的工资在里面,这怎幺能压制民愤?

大多数请愿工人还是相信中国政府能在未来与工人代表谈判中给予好的解决方法的。他们在请愿时张贴"相信党,相信政府"的标语,还挂起了毛主席像。他们把矛头指向了企业领导,认为重庆特钢的破产可能是由于企业领导贪污腐败造成。他们大举“贪官不倒权益不保”的标语。 据重庆晚报报道,1997年,该公司的管理费占销售收入的31.6%,而当时全国其它10家特钢的平均管理费不过占销售收入的5%。

事情经历一个多月了,重庆当地媒体虽然对该厂的破产有报道,但却没提请愿活动。政府也直到星期一才露面。黄女士对之前有关部门迟迟不给工人答复表示疑惑。(录音)

星期二谈判的结果将如何引起各方关注。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tai特约记者柯华的报道。

[img align=F]http://img431.imageshack.us/img431/3289/postupload10729053002920051016.jpg[/img]
  ------------------------------------------------------------------------------------------
http://red10.getbbs.com/Post/Topic.aspx?BID=516554&TID=1634560
“重特工运”10月4日通讯:我们要生存!我们要平等!

10月4日通讯:重特工人:我们要生存!我们要平等!
2005-10-4 工人之友

2005年10月4日,重庆,阴沉沉的天幕。试图从北碚到沙坪坝、杨家桥的人们照例被迫在双碑下车了。一些外地的客人不明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有人告诉他:前面工人们在扎马路撒!也有少数本地的知情的人抱怨:这是老百姓害老百姓……

正是在这个像要塞一样的地方——交通南北的七八米宽的212国道,东边是一大排阴冷灰色调的破旧工人住楼,西边是被切开了剖面的黄土高地——重特工人们以两条挂着横幅、各种控诉和悲壮歌谣的绳子拦断马路,工人们就坐在两条横幅的中间,一切车子都不能从路上通过,只有来来往往的行人。一些肯花钱的摩托车司机则把车开进工人区,从扎马路地带的另一头让挑工把摩托车挑下或挑上台阶(工人区的地势比公路高一些),摩托车从而到达想到达的另一边。

重特工人扎马路从8月中旬到现在,已有近两个月了,给部分重庆人的出行带来了很大不便,更给重庆市政府造成了压力。迫使重庆市政府9月18日与工人们谈判,工人们提出了很低的要求,当时根据重庆市媒体的宣传好象问题得到了圆满解决了似的,而且工人主动自觉撤离了公路,使得9月20日公路恢复畅通。但是市政府驻特钢清产核资小组根本没有兑现9月26日之前补偿职工欠款等承诺,这使得工人于9月27日重新上街占马路。

9月27日以来的新一轮斗争已经进入到第八天了,重特工人依然占着马路不走,依然是上午八点半开始、下午五六点钟结束,这究竟是为什么呢?重特工人到底想要什么呢?
作为一个热心的报道者,我希望世人客观地了解到重特工人的真正要求。

   --------------------------------------------------------------------------------------
http://red10.getbbs.com/Post/Topic.aspx?BID=516554&TID=1634561
关于重庆特钢公司职工待遇不平及其它一些不平事件的上访信

各有关单位领导、负责人:

我们是重庆特钢公司职工,现在就我公司双解职工待遇不平等问题及其它一些不平等问题反映如下:

我们当中有进公司十几年的、有进公司二十几年的、也有进公司三十几年,凡是当时不够所谓正式退休条件的都被逼着办了双解手续了。为什么说是被逼着办了双解手续了呢?可以说在办双解手续前,我们当中的绝大多数人都是极不情愿的,我们当中的相当一部分人是50岁左右的,且工龄已有三十几年的人,他们当然不愿被双解,是公司威胁、哄骗、欺诈等用尽了各种手段,逼着我们签字才走人的,并扬言:如果不签字的话,将会连双解的钱也拿不到,并且公司强行除名,同时不安排工作等等,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当中的许多人是含着眼泪离开公司的呀!他们是饱含着满腔的悲愤和满腹的心酸泪一步一回头地离开工作了几十年的生产现场的呀。他们可能是自愿离开公司的吗?一离开公司就意味着永远和单位断了关系,在这样的社会条件下都四、五十岁左右的人了,没有了单位就像无娘的孩子而四处奔波、到处流浪,他们的前途何在?他们的出路何在呀?他们当中绝大部分还要养家糊口,现在学费又这样高,他们多少人是被逼得走投无路呀!还说自愿申请脱离公司,这可能吗?所以说,我们绝不是什么自愿签字离开公司的,我们是被逼着、被强行逼迫着才办了双解手续而离开公司的。

公司破产了,当然有各种原因,但是公司的国有资产大量流失,也是破产的主要原因之一。比如:1、原特钢公司运输分公司私自把地盘卖了,一般工人分十几万,领导分五、六十万;2、原公司十七分厂把分厂租给了左宗申,时间五十年。结果少则分几万,多则分三、四十万;3、原公司技工校被原技工校老师李**同其它几位双解人员向公司私自以几十万买下租与别人。请问,钱去了何方?4、原公司驻各大城市办事处,早就停止办事了,是卖了吗?是封闭了吗?如果是卖了,那么这一大笔钱又去了何方?5、现在的公司主要领导以各种名目、各种名义在各地都买得有私房。这些事情,市府领导能派人调查一下吗?

公司破产了,但是双解前,公司是以每位员工必须买2股(每股650元)的方式强行把公司卖给了全公司股民的。实际上,现在的公司是每位股民,而不是几位领导的。既然公司破产了,那么破产的钱能说与股民不相干吗?!

另外,公司搞双解前,给许多的人,不管是医院的,红雪分公司等单位,为了多点人双解,而改了工种,达到提前退休的目的。请问,为什么不能同等对待?

双解时,公司领导开会时曾说过这样一段话:“我们现就好比大海上正在航行的一艘船,由于人太多,可能翻船,如果要救船、救大家,必须先有一部分人下船。否则,谁都不能救”。这样,我们这批双解人员就成了为救大家的牺牲品。能为大家当牺牲员,我们毫无怨言,但是能够把我们一脚踢下海去不管死活而被救活的人却得到全部的好处吗?这种做法公平吗?我们在呐喊、我们要为自己的生存而呐喊!!

几十年的岁月,我们一个个从生龙活虎的小青年变成了白发点点,满脸皱纹的中、老年人了。我们为社会主义祖国建设都贡献了自己毕生的微薄的力量。我们绝不是闹事者,我们只是要求原公司一部分领导还我们公道,讨回我们应得的而被公司无故扣掉的那一部分。我们只是要求我们能被平等的对待。现在我们的具体要求如下:

一、2000年前双解时,市府给每位双解职工拨发的是每年2000元补贴(这是2003年那部分人双解时公司当他们面承认了的)而直接给我们的每年只有800元,其余大部分被公司无故吃掉了。这是国家给我们而我们应得的,所以必须还给我们。

二、双解时,一点没有涉及我们的医疗保险问题,我们本来在生活上就没有保障,更生不起病,如果医疗保险不解决,一旦生病,我们真是哭天无路了。

三、对于失业救济金,公司是变着花样欺骗我们,一会说是3—4仟元的奖励费,一会说是公司鼓励大家为公司解决困难而发的鼓励费等等等等,我们完全不相信了,我们要要回我们的失业救济金。
四、没有双解的人,现在比我们当时待遇要好得多,他们可以提前退休,可以满50岁和三十年工龄的办退休,还可以得到比我们双解时要高得多的年补贴金。所以,我们要求有同样的待遇,而国家给了我们同样待遇,是公司一部分领导欺哄了我们、克扣了我们,所以,我们都是一样的曾经的重特公司员工,我们要求能有同样的待遇。

五、对于养老保险的问题,我们的养老保险缴纳的标准,不应从93年算起,这是国家体制改革引起的一系列变动,与我们工人不相干,不应该把我们弱小的工人作为牺牲品,即便是补缴也应由公司替我们补缴,不应把矛盾转嫁给我们。

以上是我们的五个基本要求,恳请相关领导能尽快给我们一个满意的答复。

此致
原重特公司所有被不平等对待者
二零零五年八月一日

http://red10.getbbs.com/Post/Topic.aspx?BID=516554&TID=1611301
重庆特殊钢铁公司职工的四张告示

告示一 重庆特殊钢铁厂破产原因简析

这次重钢特厂终于通过法律程序破产了,它的一切不良资产已累计亏损42亿,也将随着破产而一笔勾消。表面上看,有关部门是为重特人做了一件好事,但实际上重特并没有真正破产,市政府下属的投资公司(经济实体)与重特厂及重钢公司合伙成立的华东公司,趁机占有了重特厂最大的蛋糕即“土地使用权”。

大家知道,重特厂的固定资产残值只有十亿人民币,而现有资产包括土地使用权评估价就高达上百亿元人民币。可以说,投资公司的人员个个都是搞经济的能人、专家,但是华东公司这几年却仍然在做月复月、年复年的违背经济规律的亏损生意,继续扩大巨额亏损,这符合那条经济规律?

可能有人说投资公司是为了一方稳定而不惜血本,不停地往华东公司注入资金。然而1.8万人的重特厂有1.6万人都相续离厂,只有少量(1800人)留守人员维持简单生产,他们是不稳定因素吗?
世界上没有哪个经济实体单位搞经济是不图回报的,重特厂的诱惑力在哪里?就是那块“大蛋糕”——土地使用权。重特厂带资分流单位如汽运公司等,每人能获得高额补偿金的原因,也是那块诱惑人的“大蛋糕”——土地使用权(卖土地3000多平方米)。

破产组自6月22日宣告重特破产至今,重特厂房仍旧机声隆隆,黑烟滚滚,这叫破产吗?广大职工提出的维护切身权益的条件,破产组给解决了吗?他们以权代法,除了欺骗,就是镇压,不解决实际问题,其实质就是利用破产谎言,赶走重特广大职工,让他们自己真正获取更大的经济利益,即重特现已被东华所占有的整个土地使用权,他们到时就合理合法的侵吞重特的一切资产。因此,重特人应认清假破产真相,自觉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重特厂广大职工 2005年9月5日

-

告示二 告全体特钢同胞书

全体特钢股民(职工)们:

首先,你们应该明白自己在特钢厂的身份——即不管您现在是否在华东公司上班,或是已经双解,或已经退休在家,大小集体的职工,由于您们的集体资产已划归特钢公司所有,因此,你们也是特钢公司资产的合法所有者。众所周知,特钢厂是完成了股份制改造的一个公司,按照国家的《公司法》规定,公司的每个股东享有相等的权利,公司的一切财产归股东们分配(国家或政府部门没有权利没收公司的资产),这是受国家法律保护的铁定事实。(现在社会上,拿纳税人工资吃饭的这部分单位如政府、警察等行政机关,它们的一切资产就是国有资产,任何情况下都是不能随便变卖的。)

明白了上述的法律关系后,简单形象地说,所谓的公司就像一个家庭一样,若要分家,每个家庭成员享有等量的家产。

再来看重特厂的破产实际操作情况,破产公告及工作组的“8.26讲话”中,一句话都未提到剩余资产如何处理,怎样的股东分配方案等关键核心问题。这些资产都是全体特钢人付出了沉重的代价、用汗水和生命换来的,然而,现实却是大量资产流失,如汽运公司等单位,还未等宣布破产就提前将资产(包括土地)变卖,特钢医院也摇身一变为东华特钢医院(资产的转移),任何人都看得出,特钢破产而东华不破产,东华公司要将整个特钢公司的资产占为己有。若成为事实,从法律上讲,特钢厂的这片土地与其他资产都将与特钢人毫无关系,于是一桩全国最大的非法占有他人财产的犯罪行为之一就在重庆特钢厂延生了。

从法律上讲,市政府委派市经委来特钢搞破产工作,对待钢人是不公平的。市经委应该主动回避,这是因为东华公司的主要投资人就是市经委下属的投资公司。事实也证明了:清算组一边利用国家机器如警察对特钢人采取高压态势,而对核心问题采取回避政策;另一方面却在全力维护华东公司的利益。

最后,我们再回头来看,当初广大特钢职工离厂时候(未带走任何资产,因为公司未破产)公司的宣传:几乎所有政策都是市政府规定的,用政府这张牌欺骗广大的不知情的、善良的特钢职工(股东)。其实,工厂当时的所有做法都是公司(企业)行为,经济上与市政府有关联。若清算组“8.26讲话”全是真的,那也只有市政府的奖励这一块有政府提供的,更何况还有部分人没有得到市政府的奖励。很明显对离职人员的正确宣传应该是:公司现在经济困难,暂时只能拿出这点钱、待以后公司破产或效益重新红火后再给予补偿。(这样的宣传才经得起时间的检验,才是对股东负责任的)

综上所述,现在公司走到这一步,就是该正本清源的时候了,特钢人要想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只能靠全体特钢人的团结!团结!!团结!! !

告示三 给张培、刘樱的公开信

张培、刘樱:

重特厂破产了,你们二位都是重特厂现代史的见证人。特钢厂的设备如炼钢及轧钢等主要设备没有一台是先进像样的,工厂的设备陈旧、老化在全国同行中是出了名的,但是在这样恶劣条件下,可以说重特人是冒着生命危险积累了财富。面对市场的强烈竞争,同时也为了自己处于不败之地,于是将积累的所有财富以及放弃了老区的技术改造、全力支持投入到“井口新区工程”中去,但是这个工程最终失败了,全体重特人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它的负面影响实际上应该是到现在为止。

重特厂是完成了股份制改造的一个公司,你们二位也是这个公司的股东,肩负着保护特钢厂所有资产不流失的神圣重任,直到重特厂破产为止,这就是你们二位对公司应尽的义务。在特钢这片土地上成立的东华特钢公司,你们二位也是东华股东,因此,您们具有双重身份,即要保护好特钢资产又要作好东华的工作,可以想得到,你们二位的工作是很辛苦的。

但是,重特厂还未破产,大量的设备已被变卖,部分土地与汽运公司、精研所等也相续变卖,这是严重违反《公司法》的行为,对每个股东是不公平的。种种迹象已经表明:东华公司将无偿占有重特厂的全部资产,你们二位是重特人在东华公司的代言人,应该凭良心维护广大特钢人的利益:特钢的全体股民才是这些资产(包括土地)的收益人,阻止东华公司进一步对重特资产的全面掠夺,不要做特钢厂的历史罪人。

正确解决问题的途径,就是按国家《破产法》办事,只有这样,才能不留遗憾地彻底解决所有问题,对每个人或企业才是公正的、经得起历史的检验。

但愿破产工作结束后,二位的英名永垂特钢青史!

此致
特钢全体股东  2005年9月


告示四 给维权代表的几点建议

首先,各位代表应该认识到,这次维权是维护全体职工(股东)的利益;其次,应明白这次破产维权为什么如此难?最后,是找到问题的突破口。

1、企业破产与每个职工都有关。按照《企业破产法》,公司的所有资产(包括土地使用权)都将被变卖,将变卖所得资金用于:

(1)支付破产费用。如法院受理费、清算组的一切开支等。
(2)支付公司欠职工的工资及劳保福利待遇,妥善解决职工离职的生活问题(这一条,破产企业差异非常大)。
(3)支付国家的税收。即公司欠国家的该缴的一切国税及地税。
(4)支付债权人。特钢厂主要指工行贷款,企业之间债务可冲消。

以上就是解决破产企业的法律程序。若上述4条都解决后还有大量剩余资金,按照《公司法》,每个股东将按照股金多少按比例分配。(双解职工因为当时公司未破产,因此破产这块未带来,所以仍然是企业资产的合法所有者,大小集团因为资产被特钢收归,当然也是特钢资产的所有者,但是离职后公司的劳保福利待遇部分不能享受)

2、市政府下属投资公司(政府的创收小金库)是东华公司的主要投资人,清算组扮演着既是裁判员又是运动员的角色,因此维权难!

3、解决问题的突破口就是:东华必须同时破产或东华的资产必须与特钢的资产严格区分开,不能含糊不清,特钢的剩余资产(包括土地使用权,工厂占地5.6万亩)必须公开。

维权代表只要死死抓住国家的《公司法》及《企业破产法》,迫使清算组走上按照《企业破产法》执行的正确轨道上来,维权才能获得全胜,否则只能靠清算组的同情施恩了(因为其他途径得不到国家法律支持,如双解补偿金偏低等,都是企业行为,是不符合法律和政策规定的)。

              ---------------------------------------------------------------------------

更多新闻:
http://www.rfa.org/mandarin/xinwen/2005/10/07/chongqing/
重庆特钢工人抗议活动遭镇压,两人死亡2005.10.07

本台消息:重庆特种钢铁厂工人集会抗议活动星期五遭到警方的镇压。有3名工人代表被抓,24人被打伤,其后2人死亡。

重庆特钢几千名下岗工人的抗议已经持续了两个月。星期四上午,在市政府外静坐的群众被强行遣散后,晚上又在工厂外的国道上通宵静坐。

星期五上午,警方强行打开堵塞交通的路障,并且抓人打人。通往现场的道路有上千名公安和防暴警察把守,现场人数仍然很多,但是由于组织者被抓,工人抗议活动处于群龙无首的状态。


http://www.rfa.org/mandarin/xinwen/2005/10/06/chongqing/
重庆特钢示威工人与政府人员发生冲突2005.10.06

本台消息:重庆特钢工人坚持维权斗争已有两个月之久,星期四一千多位工人前往重庆市政府静坐示威。

上午10点左右,示威工人与市政府工作人员发生冲突。10位工人被拘捕,其中包括两名工人代表。此外,有多名工人被打伤。

星期四下午,重庆市政府出动10多辆大客车,将工人送了回去。示威工人代表对本台记者表示,将要求有关当局立即释放被捕工人。
时间:13:45 评论(15) 引用(0) 阅读(14339) Tags: , , ,
11 Oct.2005

印尼反革命屠杀40周年 不指定

作者: 安那琪   分类:社会广角镜   出处:本站原创   
2005。10。11

40年前的10月,印尼的国土上发生了二战后最血腥的一次屠杀事件。在美国中央情报局的支持下,苏哈多夺权成功,并对印尼国内左派进行大清洗。从1965年10月到1966年4-5月间,将近一百万人被杀害。

在苏哈多上台之前,印尼拥有当时世界上斯大林主义国家以外最大的共产党,党员超过3百万。当时印尼共产党采取了阶级合作的政策,跟统治阶级中的“进步份子” 合作,和当时民族主义的苏卡诺总统,对抗统治阶级和军队中的反动势力。但是,由于共产党的阶级合作,而忽略了组织工人阶级成为一个独立抗争的力量,结果还是遭到了惨重打击,付出百万人命代价的牺牲。

美国和其在印尼的代理人苏哈多,唯恐共产党把印尼“赤化” ,开始对印尼国内的进步力量以高压手段进行“清洗” 。

美国中情局和苏哈多政权,通过军队组织的伊斯兰教狂热份子,对“无神论” 的共产党人进行屠杀。当时西方各国政府对这场血腥浩劫视若无睹。后来,印尼成为欧美跨国财团瓜分的肥猪肉,进入30年的黑暗统治时期。

虽然是活在反共梦魇长达三十年,但是印尼的工人阶级并没有屈服,尤其是年青一代更继续对霸权进行反抗,并于1998年成功推翻苏哈多。不过,这场斗争仍远未结束,旧有的统治势力继续盘踞着国家机器,贫困的人民继续贫困,而狭隘的民族主义和极端宗教原教旨主义,正好是为统治阶级继续镇压工人阶级而服务。

无论如何,印尼广大的工人、城市贫民和学生们,仍然是充满着斗争的精神,最近反对油价高涨的大型抗议正好是一个鲜明的写照。社会主义才是印尼唯一的出路。

下面转载一篇纪念印尼左派惨祸四十周年的文章。转载自工人国际委员会网页:

http://www.socialistworld.net/eng/2005/10/10indonesia.html
Fortieth anniversary of massacre of Indonesian left

One million slaughtered by CIA-backed counter-revolution
Niall Mulholland, cwi

This month marks the 40th anniversary of the counter-revolution in Indonesia, one of the world’s worst bloodbaths post-World War Two.

Between October 1, 1965 and April to May, 1966, the right wing regime of Generals Nasution and Suharto seized power and established its grip in Indonesia. In those short seven months, as many as one million people were slaughtered, including the cream of the working class.

Before October 1965, Indonesia had the largest communist party outside the Soviet Union and the other Stalinist states. It had over three million members and between 15 and 20 million active supporters. The PKI (Indonesian Communist Party) had huge influence amongst the working class and poor and could have taken power on a number of occasions.

Tragically, PKI leaders followed a policy of class collaborationism, including relying on a so-called ‘progressive section’ of the ruling class, instead of following an independent class policy in a struggle to overthrow capitalism and to build a socialist society. The PKI leaders leaned on President Sukarno, the nationalist, radical leader, against the most reactionary parts of the ruling elite and army, rather than mobilise the working class.
This mistaken policy proved fatal. The reactionary ruling class bided its time and in 1965 Suharto and the military moved against the PKI militants, claiming they were acting to stop a “communist coup”. Suharto was covertly aided and abetted by US imperialism, which feared the PKI coming to power and other Asian countries “falling to the communists”.

In early October 1965, Suharto and a group of army officers took advantage of political instability to launch a massacre. Much of the killing was done by Islamic-led mobs, that were mobilised by the military against the ‘godless’ communists.

The US was not the only imperialist power glad of the outcome. Sir Andrew Gilchrist, the British Ambassador to Indonesia, informed the Foreign Office, on 5 October 1965, “I have never concealed from you my belief that a little shooting in Indonesia would be an essential preliminary to effective change,” (quoted in the article, ‘Covert support of violence will return to haunt us’, by Mark Curtis, Guardian 6 October 2005).

Unsurprisingly, on the 40th anniversary of the destruction of the third largest communist party in the world, and of countless workers and youth, you will not hear Tony Blair or George Bush condemn “Islamic terror” in relation to Indonesia in 1965-66.

But the ruling class policy of using Islamic organisations against the working class has had a “long-term blowback”. The recent Bali bombings, and other terrorist attacks over the last few years in Indonesia, were carried out by right wing Islamic groups that were nurtured for years by Suharto and the military.

Working class recovers

The scale of the 1965-66 counter revolution meant that Suharto remained in power until the late 1990s. The general was a close ally of US imperialism and Indonesia was used as an early laboratory for globalisation and neo-liberal policies.

Suharto was finally overthrown in 1998 by a magnificent mass movement of students, urban poor and workers. This shows the ability of the working masses, after a 30 year nightmare, to recover from even the worst bloody defeats and to take to mass struggle once more. Courageous youth and students from Left organisations, like the PRD (People’s Democratic Party), played an important role in this revolt.

During this period, the left had an opportunity to build a powerful position in society, based on independent class policies. Unfortunately, all the mistakes of the PKI were not learned and leaders of left parties, like the PRD, sowed illusions in “progressive”, “democratic” capitalist leaders, like the former presidents, Abdurrahman Wahid and Megawatti Sukarnoputri, a leader of the Indonesian Democratic Party of Struggle, and the daughter of former president Sukarno. Wahid and Megawatti did not represent a threat to the rule of capitalism or the army. In fact, they represented sections of the ruling class and continued the rule of the big capitalists and the power of the armed forces. Under Megawatti the army increased its repression in areas like Aceh. No serious effort has been made to bring Suharto and his cronies to justice.

Nevertheless, the Indonesian ruling class remains weary of the power of masses, which have shown they will fight to stop attacks on the precious democratic rights they have won and for better living conditions. Under pressure from the masses, the Indonesian army has had to retreat from direct involvement in political life, although it remains a powerful force.

Growing disillusionment in the failure of the mass movement to bring about fundamental change, the experience of falling living standards under a series of crisis ridden pro-capitalist presidents, and the absence of a mass socialist left, with clear policies, has created a political vacuum which right wing political Islam is exploiting. The recent horrific bombings in Bali are a stark warning to the Indonesian working class about the dangers of inter-religious and inter-ethnic conflict. In conditions of conflict, plunging living standards, and mass disillusionment, the army can try to move centre stage again, attacking the rights and conditions of the working class and national minorities.

The way forward for the working class can be seen in the recent widespread demonstrations against President Susilo Bambang Yudhoyono’s government’s announcement of a steep rise in petrol and kerosene prices. Over the last couple of weeks, hundreds and thousands of people protested in Jakarta and dozens of other towns and cities.

Social struggles such as these can be springboard by which to build a mass party that represents the interests of the working class, the urban and rural poor, and which brings with it the middle classes.

As part of the struggle to create a mass workers’ party that successfully struggles for power, it is vital to learn all the lessons of 1965-1966. Readers are invited to read the excellent pamphlet, A Short History of the Indonesian Communist Party, by Craig Bowen, which was first published by Militant International Publications (former publishing name of the Socialist Party (CWI) in Australia), in September 1990, and later reprinted, in 1998, in the CWI pamphlet, Indonesia – An Unfinished Revolution.

A Short History of the Indonesian Communist Party, by Craig Bowen.
http://www.socialistworld.net/publications/Indonesia/Inch1a.html

时间:12:35 评论(0) 引用(0) 阅读(1587) 
11 Oct.2005

命不是拿来出卖的 不指定

作者: 安那琪   分类:坐言起行   出处:本站原创   
[img align=F]http://img401.imageshack.us/img401/98/doctors010th.jpg[/img]

(刊载于<光明日报>2005/10/11.光明论坛<坐言起行>专栏)

首相在2006年的财政预算案中提到关于我国保健需求和计划优先考虑,竟然是要促进保健旅游。政府打算在卫生部下成立一个保健旅游小组,来吸引外国人到我国私营医疗机构就医。首相还说要把焦点放在推销本地私人医院和获得国际承认其保健旅游的努力上。

政府的如此计划,是非常不负责任的做法。政府不仅把关系到人民性命的保健卫生逐步私营化,现在还要在人民没有享有一个完善公共卫生服务的当儿,拿国内的医疗服务来给商家赚钱。人民不禁要问:到底这个政府到底是在照顾人民的权益,还是在帮企业财团赚取盈利? (刊登时被改为:政府的如此计划有待商榷,当政府把关系到人民性命的保健卫生逐步私营化,人民就无法享有一个完善公共卫生服务。)

首相在预算案演说中提到“促进健康生活将会是政府主要关注点” 。不过,当我们看看2006年的拨款,卫生部只获得13亿令吉的发展开销款项,等于拨款总数的0.95%。原来这个主要关注点,就仅仅占财政拨款的0.95%,可见政府有多么重视人民的健康!

第八大马计划很清楚地指出,公共卫生领域面临的最大问题是专科医生的短缺,其主因是人材向私人界的外流。国内的专科医生,只有30%在政府医院服务,但是政府医院要处理的,却是国内75%的住院病人。私人医院比政府医院更容易获得高科技的服务设备,条件是病人付得起昂贵的收费。这意味着,我国专科医生在公共和私营领域之间的分布严重失衡,其根源就是公共卫生的私营化,导致保健医疗被商品化,而私营机构为了更多的盈利,将大批人材吸纳过去。这造成大批须要医疗服务的普罗民众,无法获得应有的服务,要见一个专科医生也要等上几个月。

政府提倡保健旅游,无疑是进一步促使医务人员分配的不平衡。随着私人界市场的扩大,更多的医生将从政府医院流失。这对于国内75%在政府医院求诊的病人来说,肯定是雪上加霜。

前些阵子,还有新闻报道说政府意欲修改医药法令,来让私营医疗服务进行“促销” 。政府的逻辑竟然是要提升我国医疗服务在国际的竞争力,还说我国在促进保健医疗方面具有巨大潜能。什么潜能?出卖人民性命去赚钱的潜能!(刊登时被改为:政府认为我国在促进保健医疗方面具有巨大潜能,所以要提升我国医疗服务在国际的竞争力。)

但提升医疗服务,是为了让人民健康更有保障,绝不是为了提升什么市场竞争力。看来,那些整天跟财团商家混在一起的决策者,已经把主次矛盾混淆,他们眼中看到的,跟生意老板看到的都是一样--盈利!

我国的确曾经是一个拥有最佳公共卫生服务的发展中国家,甚至获得世界卫生组织的确认。但是,在近二十年来,随着大规模的私营化政策,私人医院如雨后春笋,带给我国保健卫生服务的,却是公共领域的服务素质每况愈下。政府医院的人手短缺,排长龙司空见惯;私人界的医药费愈来愈高昂,一大堆医药保险冲着人们而来,让人透不过气。

公共卫生私营化,导致人民的健康变成一种奢侈品。有钱人可以享有“卓越” 的医疗服务,没有钱的就要在排长龙等就诊,不然就等死。这严重地扭曲了公共卫生服务的原意。健康是人们的基本权利,是每个人平等享有的权利。但是,现在私营卫生服务,为了盈利,可以忽略普罗大众的权益,只让少数付得起昂贵医药费的富人“享用” 就医特权。

政府花费大笔人民的血汗钱,去推动只惠及那些腰缠万贯的富豪的保健旅游,让财团商家继续赚取盈利,为什么就不能把钱花在提升公共卫生服务,解决政府医院人员短缺问题,和确保每个人民都可以享有高素质的医疗服务?保健医疗是基本需求,亦即是愈需要的人,就应该优先获得服务,而不是那些有钱的才获得优先权。

由于公共卫生服务的大量私营化,政府医院的服务素质下跌,人民必须缴付的医药费日益上涨。健康竟然变成了人们的负担。健康是基本权益,不是财团商家的发财生意。当健康变成一门生意,人命变成商家的生财工具,任由市场宰割,那么这样的状况跟野蛮社会有什么分别?

政府应该注重的,是为马来西亚人民提供有素质的保健医疗服务,而不是为国家(或者是资本家) 赚取外汇!如果首相的财政预算案是有“爱心” 的,就必须列举加强公共卫生服务的措施,把熟练的医生、护士和其他医务人员留在政府医院为人民服务。而不是一味推卸保障人民利益的责任,把它推给私营机构,让它们赚到发狂。

如果政府还是一意孤行推动保健旅游,就只能说明官商勾结已经到达多么严重的地步。人民应该清楚认识到那些向财团商家靠拢的政客,是不会关心人民的利益,不然也不会提出象“保健旅游” 这种荒诞无稽的笑话来愚弄人民。我们不要一个建立在以盈利为基础的保健卫生服务。如果我们不阻止公共卫生的私营化,不捍卫一个高素质的公共卫生服务,看来不久将来你没有钱也别想活了(刊登时被改为:以后只有有钱人才能活下去)。

*红色字体是在刊登是被删除掉的文字。

*蓝色字体是在刊登是被删改过的文字。
时间:01:20 评论(0) 引用(0) 阅读(1405) 
10 Oct.2005

10月10日:世界反对死刑日 不指定

作者: 安那琪   分类:社会广角镜   出处:本站原创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2005。10。10

今天,10月10日,是世界反对死刑日。国际特赦组织趁2005年世界反对死刑日来临之际,呼吁所有政府废除死刑。

在国际特赦组织的声明中这么指出:“死不是正义。死刑严重违反了人类价值与尊严的基础。” 没有任何研究证明,死刑能够比其它刑罚更有效地抑制罪恶的发生,反而是在滋长暴力文化,且经常是被滥用来处决无辜的人士。死刑是现代文明社会的一大污点,因此,还有死刑存在的一天,人类的基本权利,还是受到严重的威胁。

到目前为止,已经有86个国家完全废除死刑,有24个国家在惯例上不再使用死刑(即不再处决犯人),有11个国家在所有罪行上废除死刑,除了战争罪行。

虽然目前全球趋向于废除死刑,但是还有一些国家继续处决犯人。在2004年,至少有3797人在25个国家被处决,而至少有7395人在64各国家被判处死刑。真实的人数比这个数目更大。在所有已知的处决中,有97%发生在中国、伊朗、越南和美国。

马来西亚也是一个仍然使用死刑的国家。

世界反对死刑日是由世界反对死刑联盟(World Coalition against the Death Penalty,WCADP) --一个由38个人权组织、律师协会、职工会等组成的联盟--所推动。国际特赦组织也是这个联盟的成员之一。

更多关于今年世界反对死刑日的资讯,可以浏览以下网页:
http://web.amnesty.org/pages/deathpenalty-worldday2005-eng

以下是马来西亚国际特赦组织所发表的文告:


AI MALAYSIA PRESS STATEMENT
10th October 2005                    

World Day Against the Death Penalty

Today Amnesty International marks the World Day against the Death Penalty 2005 by calling on all governments including our own to abolish the death penalty.

Death is not justice. The death penalty violates the very foundation of human value and dignity. It is outrageous that states still carry out executions. No research has shown that it deters criminality more effectively than other punishments -- instead it fuels a culture of violence, is often applied in a discriminatory manner and has no place in a modern society respecting human rights values.

Around the world today activists will mobilize through manifestations, debates and seminars to increase the pressure on governments to abolish the death penalty, and to create awareness about this cruel, inhuman and degrading punishment.

The world is moving ever closer to getting rid of the death penalty, but much remains to be done.

86 countries have now abolished the death penalty for all crimes, and 11 for all but exceptional crimes. A further 24 countries are abolitionist in practice - they no longer carry out executions. This makes a total of 121 countries which have abolished the death penalty in law or practice.

The latest countries to join the list in 2005 are Mexico and Liberia who ratified the Second Optional Protocol to the International Covenant on Civil and Political Rights, abolishing the death penalty for all crimes

Despite the clear trend towards abolition, sadly some countries continue to execute prisoners. People are still being legally executed by the state, by lethal injection, hanging, firing squad and even by stoning.

During 2004, at least 3,797 people were executed in 25 countries and at least 7,395 people were sentenced to death in 64 countries. These were only minimum figures; the true figures were certainly higher. 97 per cent of all known executions took place in China, Iran, Viet Nam and the USA

The World Day against the Death Penalty is being organized by the World Coalition against the Death Penalty, an organization of trade unions, bar associations, local and regional governments and human rights organizations working for the universal abolition of capital punishment. Amnesty International is a member.

Josef Roy Benedict
Executive Director
Amnesty International Malaysia
时间:13:17 评论(0) 引用(0) 阅读(2747) 
9 Oct.2005

书堆中的杂思 不指定

作者: 安那琪   分类:随笔杂文   出处:本站原创   
2005。10。9

由于快要搬家了,所以这几天要整理一下东西。对于平时最懒得整理物件的我来说,这也真的是大工程。不整理还好,一整理起来,才发现自己原来在这几年来也真的累积了一堆“价值连城” 的财产。至少对于我来说,这可真是价值不菲的财产哟。那就是那堆叠起来可以变成一座山的书。

其实也没有一座山那么高啦。只是在这几年来,自己的确花了不少钱来买书,现在堆在家里跟办事处的书,少说不下两百本。也许对那些家里藏书可以开公共图书馆的人来说,这还真的是小巫见大巫。不过,这些加起来价格至少几千令吉的书,对于我来说也真的意义深重。

以前小的时候,家里没钱买这个买那个的。小时候玩具没什么几个,有的就是从这边拾回来,那边捡回来的玩具小兵,可以组织一个连队那么多,已经是很开心了。说到看书,就真的没有什么钱买书。在上小学后,除了课本,也真的没有什么机会接触其它的书本。结果,学校的图书馆也就成了我在下课时游荡的地点。很喜欢到图书馆,因为那儿真的很多很多的书。

其实,小时候喜欢看书,并不是看什么文字的,而是喜欢书本上的图画。也难怪图书馆会叫图书馆,那时候这么想,如果没有图书(有图画的书) ,图书馆就真的不是图书馆。小学时,特别喜欢阅读那些讲述历史故事、童话传说的连环图。

后来,记得在三年级的时候,班上设了一个阅读角落,放着一个小书橱,我又多了一个游荡的地方。当时,有一套书相当吸引我,就是整套12部的<三国演义>连环图。那可是我超喜爱的丛书了,虽然不了解里头的故事(真的很难了解,那时候看了几遍还是一头雾水的) ,不过就是喜欢看里头的图画。没有彩色,黑白线条分明的连环画,让我深陷入对古代历史故事的狂迷中。这套连环图,也被我在两年里头重看几遍,其实也是到了后来升上中学时,在预备班的时候,从一位朋友那儿借到一套三本的<三国演义>原著,全书一百二十回,用了两个星期慢慢啃完。

当然,<西游记>、<水浒传>、<封神演义>、<聊斋志异>、<红楼梦>、<杨家将>、<说唐前传>等的,都是从看连环图开始。记得,有一阵子报章每个星期连载关于一些历史故事的连环图,有<罗成>、<杨门女将>、<程咬金>等的,我都特地把它们剪下来收藏。现在还被“埋藏” 在我的一堆杂物丛中某处。

从看连环图勾起自己对历史的兴趣后,也开始看一些没有那么多图画,或是只有几张图画,或甚至没有图画的“图书” 了。记得在四年级开始,有在学校图书馆借了一套以中国历朝小故事编成的书,却只有从春秋战国到南北朝而已。不过已经够我续借又续借地慢慢咀嚼。什么褒姒一笑倾城、管鲍之交、勾践卧薪尝胆、田单的火牛阵、孙膑斗庞涓、陈胜吴广起义、刘邦赴鸿门宴、项羽乌江自刎、李广射虎(结果射到石头) 、张骞出使西域、司马迁写<史记>、班超投笔从戎、符坚军队在淝水之戰被打败后草木皆兵、祖冲之割圆等的,几百个故事,很多现在也记不清楚了。到了五、六年级,又盯上了一套六本的<世界五千年>,这本历史故事书在当时来说也真的有点难啃,很多人名、地名、事件名称真的搞到我耳晕目眩,荷马史诗、巴比伦的空中花园、亚历山大的马其顿帝国、特洛伊战争(那个以木马屠城为结局的战争) 、君士旦丁堡的沦陷、文艺复兴、羊吃人、宪章运动、巴黎公社、国际歌、俄国二月革命、俄国十月革命等等等等,当时也真的觉得相当有趣且引人如胜。

记得六年级时,在一项常识比赛中赢得个什么优秀奖的,奖品是一张书券。那时开心得不已,吵着母亲带我到世界书局(现在已经结束营业了) 去买我生平的第一本属于自己的书。当时我买的,是改写版的<水浒传>。

上了中学,对于历史故事之类的书籍还是爱不释手,虽然很多只是编造的演义小说,不过还是当成是为了解自己一无所知的过去来阅读。中学图书馆里头有一套中国历朝历史演义丛书,约有近百本,成了我跟一班历史演义故事发烧友“竞相掠夺” 的“猎物” 。当然,上初中的时候,还迷上了金庸的武侠小说,十四部金庸小说都没有放过,有的还重复读了几遍,特别是<笑傲江湖>、<射雕英雄传>、<神雕侠侣>、<雪上飞狐>,还有<白马啸西风>。

在高中时,看书的频率就好像减少了。那时年少气盛,轻狂叛逆,度日如年,也不晓得浪费多少光阴。在高中过后,就由于自己开始打工而挣到一点的钱,就可以自己买书,不然,之前买的几本书,都是从一丁点零用钱中省下来买的。一直到上大学,毕业后,买书成了习惯。不过,买书比借书不好的一处,至少对我来说如此,那就是很多时候,都无法把自己买的书看完。而借回来的书,因为赶着要归还,所以还会一口气看完。无论如何,有时闲着无聊,翻翻自己买的旧书,也还真的能够得到新的启发。

点算一下自己那一点的藏书,大部分是自己买的,有几本还是朋友送的。我有两本高行健的<一个人的圣经>,一本是自己买的,一本是一个知道我喜欢看高行健作品的朋友送的,买跟送还相差不到一个月。还真的想把那本买回来的送给朋友,却不懂得要送给谁了。我还有一些书,借了出去,也不晓得借了给谁,也无所谓啦,毕竟好书是拿来分享的,不是拿来摆在书架上珍藏的。所以,自己这批珍藏的财产,还真的会不时去宣传一下,找人来分享一下。

读书可以获得新的启发,让在生活奋斗在书中字里行间沉淀下来,然后重新在书外世界跟朋友分享书中精髓,怀着思想冲击走在颠簸人生之路,也不能不说是生活的一大乐趣了。
时间:23:05 评论(2) 引用(0) 阅读(3081) 
9 Oct.2005

校园民主出殡日 不指定

作者: 安那琪   分类:新闻聚焦   出处:本站原创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校园民主入土不安

今年的校园选举进一步被当权者污辱蹂躏,校园民主已经是被荒谬霸道的校方,和其所谓“亲校方”的犬牙们,侵蚀到体无完肤。各大专学生们于上周五(10月7日),为“横死”多年后再死一次的校园民主举殡。

下面是转载自<独立新闻在线>的相关报道。

新闻来源:http://www.merdekareview.com/news_view.asp?id=356

学生抬棺哀悼校园民主之死
 本刊林宏祥    2005年10月8日 21时9分  


【本刊林宏祥撰述】9 月29日的大专校园选举已然结束,然而马来西亚大专生团结阵线(Solidariti Mahasiswa Malaysia)并没有因为不公平的选举 “已经成为事实”而就此罢休。五所大学“亲学生”阵线杯葛选举施压不果以后,该阵线继续向马来西亚人权委员会举报各大专校园在选举期间发生的偏差与舞弊事件,要求人权委员会安排一场大专生与高等教育部的对话会。

该阵线列出三项诉求,即要求马来西亚人权委员会亲自介入调查有关不公平案例的投诉、重新举行校园选举以及促各大学署理校长和有关行政部职员因没有透明和公平处理此届校园选举而引咎辞职。

逾百名大专生是在周五穆斯林在回教堂祈祷后,冒着雨从国家回教堂游行到马来西亚人权委员会办事处。出发前,警方劝请召集人取消游行,更恫言学生受制于《大专法令》,会因为参与游行而受对付。

一名便服警员叫学生不要闹事,回家专心读书,因为父母送孩子到大学是为了让学生读书,而不是搞事。负责接洽警员的学生向警方表明学生和平游行的意愿后,便召集身穿黑色衣装的学生,往人权委员会办事处走去。

学生冒着雨,沿着行人道往目的地走去。许多友族公路使用者投以好奇的眼光,一位停在红灯前的电单车骑士甚至露出疑惑的眼神,不禁脱口而出:烈火莫熄?学生遵照召集人的指示,途中没有呐喊口号,也没有欢呼。他们在三时左右抵达人权委员会楼下,然后由数名代表前往会晤人权委员会成员西华(Siva Subramaniam)。其余的大专生聚集在楼下,为校园民主之死举行葬礼。


学生领袖:不要挑战大专生!

来自不同组织的学生领袖上前发表简短的演说,神情激动:“不要挑战大专生!(Jangan cabar mahasiswa!)”其他的学生则以“学生力量”(Student Power)口号在旁附和。马来西亚学生与青年民主运动(学运)代表李发成在致词时说:我们不是要求我们的候选人不劳而获,我们只是要求我们能够在公正的平台上竞选!

随后,他们排队向前将手中的菊花放在自制的棺木上,更把11所大学的标志铺在地上,象征大学精神之死。


滥权舞弊情况变本加厉

这一次校园选举,“亲学生”阵线不断向媒体、大众申诉,也多次登门马来西亚人权委员会,更试图会晤高的教育部长,唯不得要领。强权如坦克,尽管学生抗议不断,仍然执意辗过民意。高等教育部长莎菲宜(Shafie Salleh)在校园选举前面对记者询问时,一脸模糊的表情连声回答: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然而,选举成绩出炉以后,却沾沾自喜地声称这是大学生向政府感恩的表现。

诚如人权委员会代表所言,这一次大学校园选举的投诉事件比往年多,显然的,大学当局滥权舞弊的情况是变本加厉了。虽然多次强调“非常关注”的官方立场,然而我们并没有看见人权委员会有任何具体的行动。

人民公正党最高理事罗志昌于当晚在雪华堂的一场题为《校园选举:学生自治?政治干预?》座谈会中,就表示不明白大学当局为何要以这样强硬的手段压制“亲学生”阵线。其质疑有其道理,他笑言当下的大学生已经不足以威胁校方、颠覆校园,然而为何大学当局还是采取高压手段对付学生?


大专生成功扭转媒体的报道方式

无论如何,该场座谈会上,出席者吴仲顺指出一点,即大专生成功扭转媒体的报道方式。在过去,媒体习惯以青派、蓝派标签学生,青派代表回教党,而蓝派则代表巫统。

吴仲顺表示:“这种标签给一般学生不好的印象,学生会认为蓝派、青派一样糟糕,选谁都一样。然而这一次,学生方面成功扭转了媒体的报道方式,改以‘亲学生’ 与‘亲校方’作区分。”这也许是学生在中文报章上的小小成就,然而在马来报章,“亲学生”阵线还是被标签为“亲在野党”(Pro- pembangkang),而“亲校方”的学生则是“亲宏愿”阵线(Pro-aspirasi)。

虽然在中文媒体上得正面的报道,然而,闹得沸沸扬扬的校园选举,却没有在社会上引来多大回响与关注,从该晚座谈会的出席率与参与者,即可见一斑。罗志昌指出,学会接下来必须走进社会,动员社会的力量来支持学生的行动。他举例,在烟霾笼罩本地时,受高等教育专业训练的大学生可以自己测量空气的污染指数,与政府公布的数据作比较。唯有让当地居民感觉学生与民同在,社会才会在学生遭受打压时出来力挺学生。

1970年代,一连串Teluk Gong、Tasik Utara等事件,当时的大学生走入民间,为身在水深火热的贫困农民请愿,良知的声音让政府坐立不安,最终制定《大专法令》,扑灭一场正在蔓延的学生运动。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照片亦转自<独立新闻在线>http://www.merdekareview.com/

                   ------------------------------------------------------------------------

另外再转载一篇来自<当今大马>关于一场校园选举讲座的报道。

新闻来源: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41510

校园选举打压成风
学生自治路在何方?

黄凌风
Oct 8, 05 12:49pm

本届校园竞选闹得沸沸腾腾,在亲学生阵线杯葛5间大学的校园竞选,以及在亲校方阵线在全国17所国立大专大获全胜之后,亲学生阵线到底未来路在何方?一些学生领袖认为,校园竞选只是学生运动的其中一点,在“逃离”校方所制定的游戏规则后,学生可以本身的方式在校园内继续提出争取学生权益的议程。

博大华文学会外务副主席陈家兴表示,亲学生阵线之所以在本届校园竞选选择杯葛的行动,是因为不想合理化现有的不合理制度。

“我们不能够一方面向告诉学生这是一场不公平的校园竞选,但是却在另一方面派人参选。”

他是在昨晚由雪华青主办的“校园:学生自治?政治干预?”座谈会上,对亲学生阵线在本届校园竞选中所面对日益严重的打压与不公平制度,作出如此分析。另2名主讲人分别是马大亲青年协会副主席王德齐及公正党中委罗志昌。

杯葛反对腐败制度

他指出,学生杯葛并不代表他们反对校园竞选,相反的他们是因为反对这种腐败的机制,所以才作出杯葛的决定。

“现在我们的焦点很清楚,敌人只有一个,也就是腐败的制度。我们再不会被青派蓝派之争,而被模糊了焦点,而忽略了真正的主要重点。”

他表示,学生阵线很清楚的明白,杯葛行动只是第一个步骤,而未来的运动方向还依然须要去策划。

王德齐也认为,在校园竞选中,学生自治的意义已不复存在,因为它已经是沦为民主的橱窗而已。

他指出,校园竞选充其量只是一个管道让学生认识基本的民主,但是它却成为一个坏的示范,只让学生看到政治黑暗的一面。

政治介入不是问题

在谈及政治干预时,王德齐与陈家兴皆异口同声的认为,政治介入校园并不是问题。

王德齐说,“肯定会有学生倾向某个政党,这不是问题,学生已经是成人,拥有参与政治的自由,问题却是出现在政党操控了整个选举”。

陈家兴指出,“政党介入不是问题,但问题是,目前是否有平台给所有的政党进入校园?而且政党带入校园的课题又是什么呢?”

然而,罗志昌却提出另一种不同的看法。他认为,目前最重要的是打破学生自治的固有观念,因为在校园里教授与学生才是真正的主体。

走入社会争取民心

他也指出,在学生运动中必须建立一个良好的保护伞,学生不能随便的“壮烈牺牲”。

他说,这可以从两方面去建立此保护伞,即社会的保护网以及学生之间的“相互取暖”。

他表示,运动必须取得群众的支持,学生如果要取得群众的支持,就必须取信于社会,让社会相信学生是亲社会的,以及是关心社会的一群。

他建议,学生应该走出校园,别过于注重校园内的“芝麻绿豆”事情,相反的要把视野放大在社会议题上。

打破旧框框展现自治能力

“例如,在之前烟霾的课题时,博大学生可以在沙登附近作研究调查,测量当地的空气污染指数,再与政府的数据作比较。或者,在当地社区把所有的危险路段都画出来提呈给有关当局。这样,一旦学生面对任何事情时,相信当地的居民肯定会站出来挺学生的。”

他也认为,学生之间必须“互相取暖”,因为学生之间的互相爱护和支援是很重要的,“要相信结合多数人的力量是可以改变校园,否则运动是无法走下去的”。

他也指出,学生应该走出框框及突破旧有思维,向校方及沉默的大多数学生,展现本身的自治能力,“校方可以搞你们的校园竞选,我们也可以搞本身的竞选”。

在为本届校园竞选作总结时,陈家兴认为其中还是有一些成功之处,“我看到校方的打压虽然更加的严厉,但是却有更多的学生愿意站出来与校方的压力抗衡。”

时间:20:36 评论(0) 引用(0) 阅读(1790) 
8 Oct.2005

10月9日:纪念切. 格瓦拉殉难日 不指定

作者: 安那琪   分类:思想飞跃   出处:本站原创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2005。10。8

1967年10月9日,切. 格瓦拉在玻利维亚的Vallegrande被杀害。当时他是在美国中央情报局策划的一项军事行动中被捕,过后被玻利维亚军队处决。

一个为第三世界点燃革命火炬的理想主义革命斗士的陨落,并没有让全世界的反抗运动消声匿迹。而在这个全球资本肆虐的年代,切. 格瓦拉的斗争精神,继续在世界各地的青年心中狂烧。

格瓦拉一生充满传奇,从一名医生,摇身变成马克思主义革命斗士,跟卡斯特罗领导古巴“七二六” 运动,推翻亲美的巴蒂斯塔独裁政权。在美国西南岸外九十里的海岛上,建立起一个社会主义国家。

今年10月9日是格瓦拉殉难三十八年。让我们在这个怀念这位被压迫者英雄的日子里,继续警惕着自己,帝国主义的阴魂仍然在地球上徘徊,资本主义的祸害正疯狂蔓延。我们必须跟全世界的被压迫人民站在一起,跟去人性化的剥削体制周旋到底,完成人类的解放事业,实现一个真正属于人类的大同世界。

革命精神将与所有追求解放理想者长存!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img align=F]http://img171.imageshack.us/img171/291/g1755nh.jpg[/img]
时间:12:33 评论(0) 引用(0) 阅读(1241) 
7 Oct.2005

真的是“爱心” 预算案? 不指定

作者: 安那琪   分类:社会广角镜   出处:本站原创   
稿于2005年10月3日

首相兼财长的阿都拉于9月30日在国会公布了2006年度的财政预算案。据说这是一份照顾人民的“爱心” 预算案,除了烟酒,其它的税务都没有增加。是否真的如此具有“爱心”?还是这是对谁的“爱心” ?

当有些人在附和着当权者语调去称赞这是顾及人民的预算案时,我们只要以基层立场认真分析,就会发现在政客修辞背后,隐藏着种种危害人民利益的陷阱。

阿都拉的预算案,揭露了当前政府所面临的困境。连续九年出现赤字的财政预算案,显然在说明着政府在财务上仍然出现问题,入不敷出。虽然政府极力把赤字从今年国民总产值的3.8%降低到2006年的3.5%,但是正好反映出政府在过去经济状况良好时并没有恰当管理财务,浪费大笔国家钱财去进行一堆大而无当的计划,赔上人民创造出来的财富。现在经济出现问题的时候,却要人民来承担国家的损失。

这个政府的“亲民” ,实则不过是“亲商” ,不然就不会有这样一份“亲商” 的财政预算案。政府为了摆脱目前的经济困境,不但不采取务实的步骤,来保障人民的利益,反而是通过各种减低企业税务的措施,来保护财团商家的利益,让它们继续榨取打工一族的血汗,以填补它们日益因为经济全球化冲击而分薄的盈利。跟往年的预算案差异不大,今年更是摆明把解决财团商家牟取盈利的困难,列在政府优先的协助考量。说白了,就是政府力图把财团商家盈利减少的“困境” ,转嫁到普罗人民身上。

在通货膨胀、油价高涨等对人民的重重打击下,政府注重的,反而是外资和商业活动。政府为特定领域提供的优惠“糖果” ,不过是要安抚人民的普遍不满。但是,糖果不能充饥,更不能解决饥饿问题。2006年财政预算案中,看不出政府有任何明确的努力,去提升基层人民的生活水准。

相承之前的预算案,首相阿都拉延续其亲资方的政策,以进一步鼓励投资和商业活动。对外资的种种税务奖励,配合既有的廉价劳工政策和压制职工会的法律,阿都拉得政府目的旨在取悦跨国资本,跟劳工状况更糟糕的中国竞争。这种对资本集团的投怀送抱,被典当的是劳动群众的基本权益。

明年的财政预算案,也没有处理工人阶级的工资问题。国内一百万的公务员可以获得一个月到一个半月的花红、津贴的增加和生活费的补贴,但另外九百万的打工一族呢?国内九百万打工大军,有25%月入底过1000令吉,60%月入少过2000令吉,难道他们没有孩子上学吗?难道他们的生活开销没有因油价飙升而增加吗?难道他们的生活水准就不用提升吗?政府须要做的,其实非常简单,只要颁布一项<最低薪金法令>,确保工人获得合宜的收入,还有足够的年度花红及福利的保障,就已经是功德无量了。但是事实呢,在政府的财政预算案中跟这些保护工人权益的措施完全沾不上边,政府关心的是“制造” 更多具有“竞争力” 的工人,以便让资本集团受益。工人继续面临在经济低糜时的裁员危机,不然就是生活保障日益被财团利益侵蚀,职工会活动仍然被种种恶法压制。

去年首相在公布财政预算案时,提出2007年实施物品与服务税的建议,今年首相对此只字不提。是不会实行了,还是要把人民变成慢慢煮熟的青蛙?物品与服务税目的旨在通过向所有人民征税,填补政府因减少对富人和企业的税收而出现的财务来源短缺。此举最终将造成富者愈富,穷者愈穷。所以人民必须阻止这项税务的推行。

这个要人民跟它一起努力工作的政府,目前正尽心尽力替国内外资本财团效劳奔走。政府通过亲商的政策,来加强资本集团对社会财富的垄断,然后向人民派发一点糖果来安抚他们的不满。有没有2006年财政预算案,人民日常生活困苦将持续下去,物价将持续高企,薪水持续低微,还有跟着不稳定的经济上下波幅。

首相要人民跟政府一起分担重负,这并不是什么新鲜的呼吁。过去多年来,人民在国家经济面临困境的时候,都被叮咛要分担政府的负担,那么情况大好时呢,人民就被置于脑后,而少数的人则可以坐享人民辛辛苦苦创造的财富。

简单一句话,2006年财政预算案,是一份“劫贫济富” 的预算案。在政府亲商的措施下,获利的是富人、财团商家,还有那些为资本集团服务的政客。基层人民还是一无所有,有的只是来自政客们的甜言蜜语。

有人说,这是一份目光长远的预算案,因为经济好,人民生活就好。没错,对于财团商家来说,无论长远还是眼前,这份财政预算案都是那么充满“爱心” ,对财团商家照顾到无微不至。而普罗群众呢,眼前的就是束紧腰带,跟政客老板“共渡难关” ,长远的,就是迎接未来盈利超越一切的、富人继续剥削穷人的“食人体制” 胜利之来临。
时间:18:25 评论(0) 引用(0) 阅读(1231) 
7 Oct.2005

工人國際委員會的簡介 不指定

作者: 安那琪   分类:精华转贴   出处:本站原创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工人國際委員會(Committee for a Workers' International,CWI),是当前其中一个重要的社会主义国际组织,这个成立于1974年的国际组织,积极参与在世界各地的反资本主义运动中,力求团结工人阶级和被压迫人民,以为建设一个社会主义的世界而奋斗。

下面特地转载了关于工人国际委员会的简介。

工人國際委員會( CWI)的簡介

作者 ︰Laurence Coates;譯者︰左言

来源:<支持独立工会>网页
http://www.chinaworker.org/cgi-bin/index.cgi?action=viewnews&id=123

工人國際委員會( CWI)是一個托洛斯基主義者的國際組織,在全球近四十個國家擁有政黨或團體。 在七十年代與八十年代的CWI的創建時代裡,在許多國家裡,她的成員組織成馬克思主義的派別,棲身於當地的傳統工人政黨如社會民主黨、工黨或史大林主義者政黨之中;在當時,這些政黨都有真正的工人階級群眾基礎。這其中最顯著的例子乃是英國,在那裡CWI當時的名稱為「戰鬥者」,並領導了工人群眾在利物浦的抗爭(1983-87)以及反抗人頭稅(1988-1990)。

九十年代初在蘇聯、東歐以及不同形式下的中國,他們史大林主義計畫經濟體制的垮台轉變了世界局勢。 對於革命馬克思主義者來說,這新局勢提出了全新的挑戰︰即,我們應如何掌握這些事件的所有重大意義,並在運動宣傳口號上、運動戰術上、以及實際的抗爭中,總結出正確的結論。從舊式的社會民主政黨和史大林主義政黨(她們乃是以一種曲扭的形式反映了工人階級的壓力)轉變為全然資產階級性質的政黨---對我們來說,這政治現實反映了一個迫切的需求,即我們必須提出新的方向和更有彈性的戰術,但在這同時,卻必須更堅定地來捍衛馬克思主義的理念。

在每一個歷史轉捩點的關鍵時刻,在過去革命者隊伍中有部份的人無法適應新的情勢發展,而他們不是原地踏步好像一切如常,不然就是失去了方向感,茫然不知所從。 CWI無法免除這政治上的一般規律,並在九十年代裡經歷了同志們的變節,但這正是我們要付的代價,以達到對於新的歷史時代之清楚分析。透過了尖銳的辯論(它們大都在公開的文件中記載了下來,請參看www.socialistworld.net),CWI總結了結論︰新的工人階級政黨將逐日不斷地增加。在以下的幾個國家中,如德國、巴西、蘇格蘭和奈及利亞奈等,CWI當地的分部在創建或推動當地的左派嶄新力量的整合過程中,扮演了重要角色。

我們並不是以最後通牒不容置疑地的形式來表達我們的運動綱領,而是透過實際抗爭來贏得群眾對我們理念的支持。我們向群眾解釋,除非新的工人階級群眾和左派力量的整合,能從過去墮落的社會民主黨和史大林主義政黨失敗中總結出必要的結論,即工人政黨需要民主包容的內部結構並且必須對資本主義採取抗爭立場,堅持社會主義綱領的政黨,否則我們將無可避免地會再次,甚至更快地,重蹈與過去相似的政治墮落過程。

在資產階級的意識形態的攻擊下,過去許多社會主義者會放棄社會主義的理念和階級抗爭。但同樣是面對這種攻擊,CWI始終拒斥屈服於資產階級的力量,以淡化我們的綱領、或掩飾我們的社會主義理念,從而以為這種軟化形式就不會嚇走
工人群眾和青年們。我們藉著過渡綱領的方法把今日的各種議題,如戰爭、新自由主義的攻擊、民族主義和種族主義等等,和向社會主義轉型的必要性連結起來。

正是在這基礎上,CWI各分部在幾個國家內能夠組織上萬人的學生罷課和示威來抗議美國於2003年對伊拉克的侵略戰爭;而且CWI推出的人選能在愛爾蘭國會、澳大利亞、英國、愛爾蘭、德國和瑞典的市議會選舉中當選。CWI認為托洛斯基的不斷革命論以及他對史大林主義的分析、和他在蘇聯對反革命的抗爭,乃是我們今日了解和實踐介入當前各地局勢---不論是在中國、南非或是中東---的關鍵資源。我們堅決地認為︰工人階級群眾、基於列寧主義而政治立場一貫的革命政黨、以及國際主義,乃是今日革命馬克思主義運動的關鍵。

當前資本主義全球化過程、幾乎是前所未有的全球經濟力量集中於極少數的超富裕國家與金融集團手中---這一切都開啟了世界資本主義史無前例的震盪和危機的時代了。然而,當資本主義創造了科技與物質手段來將全球統一為一個經濟體時,它卻無法隨意擺除掉民族國家體制;事實上,各地相互敵對的資產階級正是在這民族國家的基礎上而發展的。

資產階級之間日益尖銳化的競爭與衝突,正在全球市場、全球原物料與全球主導地位的爭奪上展開,而不是一些全球化理論所謂的國家將消逝。這些資產階級彼此的利益衝突正逐漸重演強勢國家間與區域板塊間的對抗(如日本對立於中國、歐洲對立於美國、法德對立於英國等)。因此,借用托洛斯基的話來說,對於馬克思主義者而言,當前民族問題乃是一個最複雜的問題之一,而如何正確掌握它,乃是我們過去與今日革命馬克思主義運動的重要關鍵。

                 ------------------------------------------------------------
工人国际委员会联络:

Committee for a Workers' International
PO Box 3688, London, Britain, E11 1YE
Tel: ++ 44 20 8988 8760, Fax: ++ 44 20 8988 8793
cwi@worldsoc.co.uk
网页:http://www.socialistworld.net/
时间:17:25 评论(0) 引用(0) 阅读(2528) 
7 Oct.2005

法国大罢工(2/10) 不指定

作者: 安那琪   分类:新闻聚焦   出处:本站原创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法国工人为了反对政府颁布的新劳工法,而于10月4日展开全国性大罢工行动。多个城市出现罢工浪潮。法国工会对政府的私营化、削减劳工福利的政策感到不满。

估计有上百万工人走上街头,反对维尔潘总理意欲推行的劳工法改革。在新的改革下,工人将更容易被裁退。

法国的24小时罢工行动,造成部分交通系统瘫痪。

这项由工会联盟的统一战线号召的全国性行动,在群众对工资、就业保障和私营化开始重视的时候,在今年内发动的第三次全国性动员。这次的罢工,是向法国总理维尔潘推行的新自由主义发出的抗议。

在9月26日,法国政府竟然出动到特种部队,在科西嘉突袭一个被进行反对私营化抗议水手占据的渡轮。这些水手是抗议法国政府欲将渡轮公司的大部分股份出售给一个法国投资公司(Butler Capital Partners,BCP) 。该投资公司宣布它将重组川行马赛和科西嘉之间的航线,并可能裁退其2400名员工中的400人。

为了抗议裁员计划,约有30名水手,于9月26日占据并控制了该公司的其中一艘船只,然后驶离马赛港口。不过,政府竟派出由美洲豹直升机,载着一支精锐特种部队登上该船只。军队将抗议的水手以骑劫船只罪名逮捕(最高刑罚是监禁20年),将他们上手铐,锁在船仓或被迫跪在甲板上。

这场戏剧化的镇压,并没有阻吓到马赛和巴斯蒂亚港口的工人。在巴斯蒂亚,约1千名工人跟200名镇暴警察,于9月26日晚上发生逾4小时的冲突。CGT工会在马赛号召24小时罢工,将法国最大的港口陷入瘫痪状态。工人们还投票决定延长罢工,导致多艘货柜船搁浅。

拥有长远工人斗争历史的法国,又再看到群众的反抗。不过,这还只是一个开始。
下面转载几则相关报道:

来源:英国卫报
http://www.guardian.co.uk/france/story/0,11882,1584759,00.html?gusrc=rss

French strike hits transport system

Staff and agencies
Tuesday October 4, 2005
A 24-hour strike by French workers caused disruption to the country's transport system and schools today but failed to cause a complete meltdown of services.

Tens of thousands of protesters joined in demonstrations in Paris and other cities, with unions hoping for a nationwide count of 1.5 million marchers.

\"Together for employment, purchasing power, workers' rights,\" read a banner at the front of the Paris march.

After a demonstration in Corsica, a group of about 100 protesters, some wearing hoods, clashed with riot police. No injuries were reported but government plans to privatise an ailing state ferry operator that links the Mediterranean island and the French mainland added to tensions.

The French national rail operator, SNCF, said all Paris stations were affected to varying degrees, with 65% of trains cancelled at Montparnasse, but 60% running normally at Paris-East. Services were also disrupted on all but one of Paris' metro lines.

Elsewhere, the subway system in Lyon stopped completely, while the southern port city of Marseille had no buses or subway trains, and 80% of primary schools there were expected to stay shut. In Bordeaux, one in four morning rush hour buses and three in four trams were operating as normal, authorities said.

Aviation authorities predicted the cancellation of more than 400 flights to and from Paris' two main airports, but the British Airways website said all but one of its flights were operating more or less as normal from Charles de Gaulle to Heathrow.

A spokeswoman for Eurostar said rail services between London and Paris were running normally.

The strikes, called by France's biggest unions, are the first major test for the prime minister, Dominique de Villepin, who has enjoyed huge public support since taking office in June.

Unions oppose labour reforms which they say make it easier to dismiss new employees, and many economists doubt the government's forecast of 2.25% growth next year.

While some grumbled about the disruptions caused by the strike, many commuters at Paris' Saint-Lazare station said that despite the inconvenience they supported the broad-based walkout and demonstrations to defend jobs, salaries and labour rights.

\"All of the rights that our ancestors took centuries to acquire are being squeezed,\" said Jean Aubigny. \"It causes bother but if there were no strikes and no rights, we would be finished.\"

However, Florent Courtois, an IT engineer, fumed about being more than an hour late for work.

\"This happens too often. They don't even know why they're protesting with all the strikes they stage. Any excuse is valid,\" Mr Courtois said.
A poll of 1,004 people released today showed broad support for the protests, with 72% of respondents saying it was justified and 62% saying they disapproved of the economic policies of Mr de Villepin's centre-right government.

来源:Bloomberg
http://www.bloomberg.com/apps/news?pid=10000085&sid=azSZbV28TW1U&refer=europe

French Strike on Hiring Law Disrupts Trains, Airlines (Update6)

Oct. 4 (Bloomberg) -- French trains, buses and airline services were disrupted today as unions said about 1 million people took to the streets across the nation to protest new labor laws that make it easier to fire workers.

About 150,000 people participated in a protest march in Paris and a million countrywide in the second national strike this year, said Carmen Rubia, a spokeswoman for the Confederation Generale du Travail union. A French police spokesman who declined to be identified said 30,000 took to the streets in Paris. He didn't have a figure for the total protest.

``When all unions join together to bring a consistent message, there is a response and support from the population,'' said Bernard Thibault, the head of the CGT union, on France2 television.

The protest march in Paris left Republique at 2:30 p.m., heading to Bastille and then to Nation, Rubia said by phone. People at the back of the demonstration were still at Republique as of 6 p.m., while the front of the crowd had reached Nation, Rubia said.

Work Contract

The strike is the first against Prime Minister Dominique de Villepin, appointed on May 31. He introduced a new work contract that allows companies with fewer than 20 employees to fire them within two years instead of six months. The change was intended to encourage hiring and curb a jobless rate that reached a 5 1/2-year high of 10.2 percent in May.

Seventy-two percent of French people find the strike ``justifiable,'' while 25 percent are against it, according to a BVA poll published in Les Echos newspaper. The poll surveyed 1,004 people and it didn't give a margin of error.

``I listen to the message sent by the French people, the whole government listens to the message sent by the French people,'' de Villepin said at question time today in parliament.
About 11,000 people joined demonstrations in Lyon, 25,000 in Bordeaux and 30,000 in Marseille, LCI television reported, citing the unions.

Unions asked workers from the public and private sector to walk off their jobs until 8 a.m. tomorrow. Strikers are cutting transport, school, hospital and other services in major cities to demand that employers and the government restart negotiations on working conditions and wages.

Winter of 1995?

``There are lots of problems: mass unemployment, the stagnation of purchasing power, the deficit of health insurance, and the government isn't acting on them at all,'' Pierre Concialdi, an economist at the Institut de Recherches Economiques et Sociales, or IRES, said in an interview. ``It's difficult to say whether this is the start of another winter of 1995.''

In the winter of 1995, millions of French people took to the streets against a plan by then Prime Minister Alain Juppe to change the pension system.
Disruption in Paris was limited today, as Regie Autonome de Transport Parisiens, or RATP, is bound by contract to guarantee service to users, or face sanctions by an independent authority.

The publicly owned company that manages Paris's subway network and its buses guarantees more than 60 percent of the service, and full service on RER A trains, which cross Paris from east to west and connect the capital with its outskirts. The rest of the regional railway around Paris was working at a 35 percent capacity, a spokeswoman for Societe Nationale des Chemins de Fer said on the phone.

Flight Disruptions

Urban transport was virtually at a standstill in Nice, Bordeaux, Marseille and Lyon, France's second-largest city, the Public Transport Union said in a press release.
Flights at Paris airports were affected, with delays of between 10 and 15 minutes for planes leaving and arriving at Charles de Gaulle, and up to two hours at Orly, a spokeswoman for Direction Generale de l'Aviation Civile, or DGAC, said.

As of 1:00 p.m., 257 takeoffs and landings had been canceled at Charles de Gaulle and 232 at Orly. There are about 1,300 to 1,500 landings and takeoffs a day at Charles de Gaulle and about 600 at Orly.

SNCF, the state-owned railway, said a third of its employees joined the strike. Regional and interregional train link are working at 40 percent capacity, while high-speed TGV trains are working at a 60 percent capacity.

Eurostar Unaffected

Thalys and Eurostar trains, which connect Paris to Brussels and London, aren't affected by the strike, SNCF said, although one Eurostar was canceled, according to its Web site.
France Telecom SA, Europe's second-largest phone company, said 25 percent of its employees went on strike, without causing any disruption to the company's services.
About a third of all schools are closed, a spokesman at the Ministry of Education said.

``Eighty percent of the people on strike are from the public sector, which means that they're not threatened by unemployment,'' said Patrick Devedjian, a lawmaker from the majority Union for a Popular Movement party, on France Info radio today. ``This is a test for the government.'' He said the government should cut taxes and spend more to keep jobs at home.

Hiring in France stagnated in the second quarter as slowing growth deterred companies from adding workers. Employment costs in France are more than six times those in Poland, averaging 43,990 euros ($53,976) a year for each worker, a Feb. 9 study by New York- based accounting firm Deloitte & Touche LLP showed.

Sixty-two percent of the French find that the government's economic policy is ``bad,'' the BVA poll said.

``This mobilization is entirely justified by the liberal and repressive offensive organized by the government,'' France's main left parties said in a joint statement on Oct. 1. ``We demand the abolition of the new work contracts.''

The leftist opposition to the de Villepin government, including the Socialist Party, the Communist Party, the Communist Revolutionary League and the Green Party, called on workers on Oct. 1 to back the strike and ``make the government back down.''

来源:路透社
http://today.reuters.co.uk/news/newsArticle.aspx?type=worldNews&storyID=2005-10-06T140454Z_01_SPI650633_RTRUKOC_0_UK-FRANCE-VILLEPIN.xml&archived=False

Villepin's woes go on as French strikes continue
Thu Oct 6, 2005 3:05 PM BST
By Timothy Heritage

PARIS (Reuters) - Hundreds of French ferry workers pressed on with a strike on Thursday, keeping pressure on Prime Minister Dominique de Villepin as he prepared to defend his economic and labour policies on national television.

Unions at the SNCM ferry operator in the southern port of Marseille decided to continue their strike against government plans to privatise the struggling company, one day after talks with the finance and transport ministers broke down.

\"The state must reconsider its plan,\" said Jean-Paul Israel, an official with the large CGT trade union in Marseille, reiterating demands for the conservative government to remain the majority shareholder. The government has ruled this out.

The failure to resolve the dispute was a new blow to Villepin, who faces growing problems after four months in power.

Hundreds of thousands of people took part in protests over low purchasing power and high unemployment on Tuesday, and a strike continues to disrupt public transport in Marseille.

Labour unrest has also blockaded Marseille's port, sealing off a major oil refinery hub, and a strike over wages has shut the large oil refinery at Gonfreville in northern France.
Villepin, 51, was expected to address workers' demands in a prime-time television programme on which he is the special guest on Thursday evening.

Union leaders want him to come up with solutions to problems such as the 9.9 percent unemployment rate. But he has made clear he will not make major policy changes, raising the prospect of a damaging clash with the unions this autumn and winter.

ECONOMIC PROBLEMS CONTINUE

There was little comfort for Villepin in economic forecasts released by national statistics office INSEE on Thursday which predicted 1.5 percent economic growth this year, at the bottom of the government's target range.

Separate data showed France's budget shortfall for the first eight months of the year had widened, and INSEE's forecast of a fall in unemployment to 9.7 percent was far short of the target the government set earlier this year.

An opinion poll last week showed Villepin's popularity had surged in the past few months, but a new survey on Thursday bore bad tidings for the former foreign and interior minister.

The poll of 951 people, conducted on Sept 30-Oct 1, showed only 36 percent of people think his economic and social policy will succeed and that 47 percent think it will fail.
Villepin is also dogged by increasing talk of a rivalry with Interior Minister Nicolas Sarkozy that could split the centre-right as speculation mounts that both will try to contest the presidential election due in 2007.

Newspapers asked whether Sarkozy's excuse for missing a government meeting on Wednesday -- a migraine -- was genuine, saying he had been upset by veiled criticism by Villepin of his rival's more market-orientated economic reform plans.

The interior minister's aides dismissed the speculation as absurd but one renewed criticism of Villepin on Thursday, saying France needed Sarkozy's more radical economic medicine.

\"The continuity that Dominique de Villepin advocates is not a mediocre argument, but I don't think it is adapted to the situation our country is in,\" Francois Fillon, a former cabinet minister, told LCI television.

来源:社会主义工人在线
http://socialistworker.co.uk/article.php?article_id=7493

Corsican strikes shake French ports
by Nick Barrett

French special forces stormed a Corsican ferry last week. Corsican trade unionists had seized control of the ship in protest at the privatisation of the SNCM ferry company.

Docks in Marseille, France, have also been brought to a standstill by strikes, and in the Corsican port of Bastia there have been violent clashes.

SNCM is worth €400 million, but it is being sold for €40 million and the government is subsidising the sale by €113 million. At least 400 jobs will go.

At dawn on Wednesday of last week French troops used military helicopters to take control of the boat, which they then sailed back to the mainland. Striking sailors were handcuffed in the bowels of the ship. Strikers have been threatened with 20 year prison sentences for piracy.

On Saturday 9,000 people took part in a united union protest. The CGT union has promised a long conflict. There are signs of solidarity action in unionised workplaces.

A national day of strike action is also set for Tuesday of this week, called by French unions to protest over jobs and pay.

时间:12:46 评论(0) 引用(0) 阅读(1606) 
5 Oct.2005

世贸组织的来龙与去脉 不指定

作者: 安那琪   分类:社会广角镜   出处:本站原创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转载自<全球化监察>
http://globalmon.bokee.com/3057033.html


从关贸到世贸
文: 刘宇凡

世界贸易组织是在1995年由世界各国成立的国际机构﹐目前有148个会员国。它的宗旨是促进国际贸易自由化﹐方法是大大加强国际贸易规则﹐降低各国关税﹐取消种种所谓「贸易障碍」等等。到目前为止﹐世贸已经达成18个主要的协议 (参考附表)﹐并在这个基础上不断进行谈判以达到在更多领域实行关税减让﹑贸易及投资自由化。香港也已经签订了这些协议并受其约束。2005年12月﹐世贸第六次部长会议更选择在香港举行。这次会议将会谈判对更多领域实行贸易及投资自由化。世界上许多民间团体都在密切注意这次谈判﹐并且计划大规模抗议。

为什么那么多民间团体反对世贸﹖自由贸易有什么好反对﹖

其实很多团体并非笼统地反对「自由贸易」﹐而只是反对世贸所推行的那种「自由贸易」。只要了解一下世贸的历史就不难明白这点。

世贸的前身是〈关税与贸易总协定〉﹐简称关贸﹐成立于1947年﹐宗旨也是促进自由贸易﹐但是同世贸分别非常大﹐也没有像世贸那样引起各国普罗大众的反对。直到1995年﹐在西方强国的主导下﹐关贸才被世贸取代。

世贸同关贸的首要分别在于﹕

关贸只包括有限的世界贸易,连农产品及纤维产品都不包括。世贸扩大到包括农产品、纤维产品、全部服务业(金融、电讯、旅游、运输,连文化、教育﹑食水﹑邮政﹑护理﹑医疗﹑也包括在内)、知识产权等。尤其值得注意是把「与贸易有关」的投资也包括在内。


人民利益高于利润

自由贸易越扩大﹑越受保障不是越好吗﹖

问题是这样对谁好。这对工商界的大财团就好﹐对普罗大众就不好。

不论人们怎样定义自由贸易﹐总之这种活动一定是按照商业原则进行﹐殆无疑问。所谓商业原则﹐就是﹕人们所需的产品/服务﹐市民花钱才能买到﹐资本家有盈利才愿意供应。但是根本没有理由说社会一切领域都应按照商业原则运作。为了大众的利益和社会的进步﹐生存和文化发展的必需品应该按照人民需要而非商业原则来分配。所以才会有公营的教育﹑医疗﹑食水等等。如果自由贸易扩大到无所不包﹐如果连教育﹑食水等生活必需品都完全按照商业原则提供﹐那么﹐大财团的商机固然大大增加﹐可是普罗大众的负担就要大大加重。即使一向奉行所谓自由放任的香港﹐也不是任何物品或服务都放任本地或外地商业机构经营。食水﹑邮政固然从来都是公营﹐都是按照市民需要而非商业原则供应(政府所收的费用低于成本﹐要由政府补贴) 。至少从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开始﹐香港有越来越多的物品或服务也开始纳入公营。这包括基础教育﹑高等教育﹑医疗卫生﹑公共房屋﹑照顾弱势社群等等。因为这些服务是按照需要﹑而非看你有没有钱而分配﹐所以普罗大众才读得起书﹐住得起房子﹐看得起医生。香港社会才多少有进步。但是世贸所推动的那种自由贸易﹐不过是方便大财团把香港社会的公营服务私有化﹑变成自己一盘生意而已。

当年世贸通过的《服务贸易总协定》﹐其中一个目的就是要把各国的公营服务私有化。2000年欧盟有关服务贸易谈判的文件被泄露出来﹐人们才知道它正在通过秘密谈判要各国开放各种各样的公营服务﹐当中包括教育和食水。目前全球95%的水资源控制在政府手中,如果私有化的话就会变成巨大商机。今年底的世贸部长会议将会就上述谈判作出决定。


世贸协议凌驾各国法律

有人说﹐是否搞私有化﹐那是香港特区政府的事﹐同世贸没有关系。换言之﹐我们只需针对特区政府﹐不必理会世贸。

这个说法﹐对关贸来说还可能是对的﹐对世贸就完全不对了。因为世贸不同于关贸也在于﹕

(一) 关贸只是一个临时协议,不是法律,因此约束性很小。而世贸是严格的国际法律,它规定每个成员国的法律都按照服从世贸的所有协定修改;换言之﹐世贸协议凌驾于各国法律﹔

(二) 究竟一国法律是否实际符合协议﹐这个法律的解释权操在世贸的仲裁小组手中﹔各国立法机构或政府都没有解释权﹔

(三) 关贸规定一国对他国之贸易制裁须全体协约国通过方可,这等于任何一国都有否决权。世贸则规定制裁只须专家小组通过即可,除非所有成员国在90日内一致通过反对裁决。

(四)关贸不许交叉报复,但世贸容许。即是说若甲国严重指控乙国歧视其制衣产品,乙国经世贸裁决败诉后仍不停止,甲国可以在其他领域(例如电讯产品)对乙国实施报复。

很明显,世贸组织的涵盖范围比关贸大得多,其对各国的惩罚权力也达到空前。

对于政府已经签订的协议﹐已经作出的承诺﹐它只有向世贸履行到底的义务﹐不能再回头﹐除非它付出天文数字的赔偿给跨国公司。各国人民或许可以通过选举和投票去改变政府政策﹐但是他们就无权改变世贸的任何决定。所以说什么世贸是民主组织﹐那根本是开民主的玩笑。

例如﹐加拿大在1996年前一直在邮费上津贴国内邮费﹐因为加国幅员太大﹐邮费如无津贴会变得昂贵。1996年美国通过世贸投诉加国这个津贴妨碍贸易自由。1997年世贸仲裁小组裁定加国败诉﹐须要撤除津贴。加国上诉失败﹐结果只有提高邮费。

只有对还在谈判中的减让协议﹐市民才有可能及时阻止政府出卖普罗市民的利益。所以我们必须及时反对特区政府签订任何可能涉及公营服务的贸易自由化协议。


世贸的假平等

世贸为了推动自由贸易﹐而奠定了几个主要原则。首先是非歧视原则﹐意思是世贸成员国,对万国商品及资本要彼此一视同仁,不能对任何一国商品及资本有歧视。但是怎样达到一视同仁呢?这就须要贯彻普遍最惠国待遇。普遍最惠国待遇是指:一成员国给予另一国的产品以任何贸易优惠,都必须无条件地给予其他成员国的产品。

对万国商品及资本一体对待,多么讲究平等啊。不过,不是任何一种「平等」都是好的。把同一原则(例如对刑事罪行的惩罚)应用于小孩和成人身上,这肯定同真正意义上的平等无关。但是,世界各国的大小及经济发展水平的差距,比小孩子与大人的差距不知要大多少倍。现在美国国内的人均生产总值达三万美元,而洪都拉斯不足200元。要最穷国家与最富有国家在同一条线上起跑,实际上是最不公平的做法。如果我们从国与国的范围,转移到社会的贫富阶层看,那情况更为突出:一方面跨国公司富可敌国(一间通用公司已经比印尼的二亿人口富有),另一方面数以十亿计的人一无所有。即使是薄有财产的小资本家﹐ 今天也难以同大财团竞争。至于农业,就更不用说了。在全球五十亿人口中,有31亿是农夫,压倒多数是个体农民或佃户。这些小农有什么能力同跨国农业公司及其「石油农业」(意谓农业高度机械化)竞争?有人估计,完全开放世界农业市场将造成数以十亿计的人失业。

一直以来,许多国家(包括发达国)都有限制外资的规定,例如限制外资银行数目及经营项目(香港这样「自由」,也有这些限制),限制外资的股份,限制外资企业的产品要有一定比例的当地原料或外销等等。这些规定现在都是违反或有可能违反国民待遇原则。这样一种「平等」,实际上剥夺各国人民﹐特别是第三世界人民自主发展的权利。

还有一条重要原则﹐那就是国民待遇﹐意思是任何一国给予外国的进口产品及投资的待遇,不能低于其给予国民的待遇。

关贸其实也有国民待遇条款,但是涵盖范围既窄,又没有多大约束力。而且﹐关贸没有把国民待遇原则引申到政府采购政策上。世贸就相反。大家知道,一国政府往往是市场上最大的买主。国际上政府的采购额一年达到几千亿美元﹐占世界贸易额10%以上。只要不是最坏的政府﹐它的采购政策都会配合经济、文化、环保的发展,有时更会配合缩短地区、贫富的差距﹐照顾弱势等等需要。所以,政府往往对本国某些行业,或某些非牟利机构实行优先采购。香港政府也有这种政策﹐例如优先购买盲人工场的文具制品﹐尽管其制品竞争力不如一般商业机构。但是这些政策现在都变成违反国民待遇原则﹐因为按照世贸《政府采购协议》﹐政府采购要﹕ (一)﹐外资企业同本国企业要「一视同仁」﹔(二) 采购的标准只能按照商业标准﹐不能包括照顾弱势﹑环境保护等非商业标准。像政府优先购买盲人工场的文具制品的政策﹐在国民待遇原则及《政府采购协议》双重规范下﹐理论上就会变成﹐不仅盲人工场失掉了优惠﹐被迫跟本地所有私营机构「平等竞争」政府合约﹐而且还要跟全球148个国家的大公司竞争。试问盲人工场有什么能力和它们竞争﹖

全球范围的官商勾结

为什么各国政府(包括香港和中国政府) 当年会建立一个对自己普罗大众不利的国际机构﹖这实在一点不奇怪﹐因为对普罗大众不利的东西﹐对大财团却可能有利。而政府一面倒向大财团﹐这恐怕是常规而非例外。特别是在这个所谓全球化的时期﹐大财团都发展成为富可敌国﹑无远弗届的跨国公司﹐连最强大国家的执政党﹐也比过去更受这些跨国公司支配。从 1979年列根和戴卓尔分别在美英两国上台起﹐这种趋势更为明显。1986年﹐欧美开始推动把关贸转变为世贸的谈判。1989年柏林围墙倒下之后﹐由于再没有冷战对手﹐欧美强国更肆无忌惮地在全球推动这种所谓「新自由主义」政策﹐其核心内容就是推卸政府对普罗大众的应有责任﹐同时尽量扩大跨国公司的权力。其实﹐1994年在世贸协议上签字的虽然是各国政府﹐但是﹐这些协议的起草者及其智囊团﹐全都是跨国公司的经贸法律专家。所以这些贸易自由化协议﹐不过是一次全球范围的官商勾结而已﹐目的是使跨国公司更自由地剥削全球普罗大众和自然资源。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时间:15:39 评论(0) 引用(0) 阅读(1274) 
5 Oct.2005

国家与革命 不指定

作者: 安那琪   分类:精华转贴   出处:本站原创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列宁在1917年8月至9月间,当他还在匿藏起来进行地下活动的时候,写成<国家与革命>,一部关于无产阶级国家理论的重要著作。

根据列宁的计划,<国家与革命>原本应该概括7个章节,不过他并没有写成第七章<1905年和1917年俄国革命的经验>。这部著作于1918年出版,而第二版于1919年推出时,列宁在第二章加插了新的第三节<1852年马克思对问题的提法>。

根据马克思主义国家学说,国家是社会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分裂为阶级时产生的。列宁进一步认为,当阶级矛盾客观上达到不能调和时,就产生了国家。反过来说,国家的存在证明了阶级矛盾的不可调和性。

列宁驳斥了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思想家把国家说成事调和阶级矛盾的工具的错误观点,是建立一种秩序来抑制阶级冲突,使这种压迫合法化、固定化。列宁也批驳了考茨基主义者反对被压迫阶级用暴力消灭阶级统治的国家政权的反马克思主义谬论。

列宁认为,国家是一个历史范畴,它不是从来就有,也不会永久长存。随着阶级的消失,国家也就不可避免地自行消亡。

依照列宁的说法,无产阶级在历史上的革命作用的最高表现,就是无产阶级实行专政,无产阶级实行政治统治,无产阶级需要的国家,就是组织成为统治阶级的无产阶级。列宁在<国家与革命>的1919年再版中指出,承认不承认无产阶级专政,是衡量真假马克思主义的试金石;谁要是仅仅承认阶级斗争,那他还不是马克思主义者;只有承认阶级斗争,同时也承认无产阶级专政的人,才是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

列宁指出,无产阶级专政作为国家政治制度,是民主和专政的统一。无产阶级的民主,是占绝大多数的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的民主,是对少数剥削者、压迫者的专政。而资本主义民主,实质上是极少数人享受民主、富人享受民主,这种民主是狭隘的、虚伪的。但列宁并没有全盘否定资本主义民主,他提议,无产阶级可以借鉴、批判地利用资产阶级民主制度的一些方面。

列宁阐述了民主的辨证发展过程:由专制制度代资产阶级民主,由资产阶级民主到无产阶级民主,最后民主发展到极端,就消亡了。在资产阶级民主制度下,无产阶级可以利用资产阶级民主所提供的条件,开展广泛深入的宣传和组织工作,从而团结无产阶级和劳动群众,相互一道去打碎资产阶级国家机器,推翻资产阶级统治,用民主的无产阶级国家机器去代替它,这是比资产主义更高类型的民主。

列宁在<国家与革命>中,列宁运用彻底的唯物辩证法,深入考察当时世界形势的新发展,及时总结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及俄国革命的新经验,对马克思主义学说作了进一步的发挥和新的理论概括,丰富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国家学说。书中阐述的关于无产阶级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的基本理论,不仅为俄国无产阶级和人民群众创建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提供了强大有力的思想武器,同时对各国无产阶级政党结合本国世纪解决革命问题,也具有重大的指导意义。

在此特地转载<国家与革命的全文>。

英文版可以点击以下网址阅览:
http://www.marxists.org/archive/lenin/works/1917/staterev/

[img align=F]http://img350.imageshack.us/img350/4988/lenincover2bt.jpg[/img]

转载自:http://marxists.org/chinese/03/17.htm

国家与革命
马克思主义关于国家的学说与无产阶级在革命中的任务
 
列宁    
1917年8-9月

目录

第一版序言
第二版序言
第一章 阶级社会和国家
  1.国家是阶级矛盾不可调和的产物
   2.特殊的武装队伍,监狱等等
  3.国家是剥削被压迫阶级的工具
   4.国家“自行消亡”和暴力革命
第二章 国家与革命。1848-1851年的经验
   1.革命的前夜
   2.革命的总结
   3.1852年马克思对问题的提法
第三章 国家与革命。1871年巴黎公社的经验。马克思的分析
   1.公社战士这次尝试的英雄主义何在?
   2.用什么东西来代替被打碎的国家机器呢?
   3.取消议会制
   4.组织起民族的统一
   5.消灭寄生物----国家
第四章 续前。恩格斯的补充说明
   1.《住宅问题》
   2.同无政府主义者的论战
   3.给倍倍尔的信
   4.对爱尔福特纲领草案的批判
   5.1891年为马克思的《内战》所写的导言
   6.恩格斯论民主的消除
第五章 国家消亡的经济基础
   1.马克思如何提出问题
   2.从资本主义到共产主义的过渡
   3.共产主义社会的第一阶段
   4.共产主义社会的高级阶段
第六章 马克思主义被机会主义者庸俗化
   1.普列汉诺夫与无政府主义者的论战
   2.考茨基与机会主义者的论战
   3.考茨基与潘涅库克的论战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第一版序言

   国家问题,现在无论在理论方面或在政治实践方面,都具有特别重大的意义。帝国主义战争大大加速和加剧了垄断资本主义变为国家垄断资本主义的过程。国家同势 力极大的资本家同盟日益密切地溶合在一起,它对劳动群众的骇人听闻的压迫愈来愈骇人听闻了。各先进国家(我们指的是它们的“后方”)变成了工人的军事苦役 监狱。旷日持久的战争造成的空前惨祸和灾难,使群众生活痛苦不堪,使他们更加愤慨。国际无产阶级革命正在显着地发展。这个革命对国家的态度问题,已经具有 实践的意义了。在几十年较为和平的发展中积聚起来的机会主义成分,造成了在世界各个正式的社会党内占统治地位的社会沙文主义流派。这个流派(在俄国有普列 汉诺夫、波特列索夫、布列什柯夫斯卡娅、鲁巴诺维维奇以及以稍加掩饰的形式出现的策列铁里先生、切尔诺夫先生之流,在德国有谢德曼、列金、大卫等;在法国 和比利时有列诺得尔、盖得、王德威尔得;在英国有海德门和费边派,等等)是口头上的社会主义、实际上的沙文主义,其特点就在于这些“社会主义领袖”不仅对 于“自己”民族的资产阶级的利益,而且正是对于“自己”国家的利益,采取卑躬屈膝的迎合态度,因为大多数所谓大国早就在剥削和奴役很多弱小民族。而帝国主 义战争正是为了瓜分和重新瓜分这种赃物而进行的战争。如果不同“国家”问题上的机会主义偏见作斗争,使劳动群众摆脱资产阶级影响、特别是摆脱帝国主义资产 阶级影响的斗争就无法进行。

   首先,我们要考察一下马克思和恩格斯的国家学说,特别详细地谈谈这个学说被人忘记或遭到机会主义歪曲的那些方面。其次,我们要专门分析一下歪曲这个学说的主要代表人物,即在这次战争中如此可悲地遭到破产的第二国际(1889-1914年)的最著名领袖卡尔•考茨基。最后,我们要给俄国1905年革命、特别是1917年革命的经验,作一个基本的总结。后面这次革命的第一个阶段看来现在(1917年8月 初)正在结束,但整个这次革命只能认为是帝国主义战争引起的无产阶级社会主义革命的链条中的一个环节。因此,无产阶级社会主义革命对国家的态度问题不仅具 有政治实践的意义,而且具有最迫切的意义,这个问题是要向群众说明,为了使自己从资本的枷锁下解放出来,他们在最近的将来应当做些什么。

作 者  
1917年8月
 
 
第二版序言

   本版,即第2版,几乎没有变动,仅在第2章中增加了第3节。

作 者  
1918年12月17日于莫斯科
 
 
第 一 章
阶级社会和国家

1.国家是阶级矛盾不可调和的产物

   马克思的学说在今天的遭遇,正如历史上被压迫阶级在解放斗争中的革命思想家和领袖的学说常有的遭遇一样。当伟大的革命家在世时,压迫阶级总是不断迫害他 们,以最恶毒的敌意、最疯狂的仇恨、最放肆的造谣和诽谤对待他们的学说。在他们逝世以后,便试图把他们变为无害的神像,可以说是把他们偶像化,赋予他们的 名字某种荣誉,以便“安慰”和愚弄被压迫阶级,同时却阉割革命学说的内容,磨去它的革命锋芒,把它庸俗化。现在资产阶级和工人运动中的机会主义者在对马克 思主义作这种“加工”的事情上正一致起来。他们忘记、抹杀和歪曲这个学说的革命方面,革命灵魂。他们把资产阶级可以接受或者觉得资产阶级可以接受的东西放 在第一位来加以颂扬。现在,一切社会沙文主义者都成了“马克思主义者”,这可不是说着玩的!那些德国的资产阶级学者,昨天还是剿灭马克思主义的专家,现在 却愈来愈频繁地谈论起“德意志民族的”马克思来了,似乎马克思培育出了为进行掠夺战争而组织得非常出色的工人联合会!

   在这种情况下,在对马克思主义的种种歪曲空前流行的时候,我们的任务首先就是要恢复真正的马克思的国家学说。为此,必须大段大段地引证马克思和恩格斯本人 的著作。当然,大段的引证会使文章冗长,并且丝毫无助于通俗化。但是没有这样的引证是绝对不行的。马克思和恩格斯著作中所有谈到国家问题的地方,至少一切 有决定意义的地方,一定要尽可能完整地加以引证,使读者能够独立地了解科学社会主义创始人的全部观点以及这些观点的发展,同时也是为了确凿地证明并清楚地 揭示现在占统治地位的“考茨基主义”对这些观点的歪曲。

   我们先从传播最广的弗•恩格斯的《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一书讲起,这本书已于1894年在斯图加特出了第6版。我们必须根据德文原著来译出引文,因为俄文译本虽然很多,但多半不是译得不全,就是译得很糟。

恩格斯在总结他所作的历史的分析时说:“国家决不是从外部强加于社会的一种力量。国家也不像黑格尔所断言的是‘伦理观念的现实’,‘理性的形象和现实 ’。勿宁说,国家是社会在一定发展阶段上的产物;国家是表示:这个社会陷入了不可解决的自我矛盾,分裂为不可调和的对立面而又无力摆脱这些对立面。而为了 使这些对立面,这些经济利益互相冲突的阶级,不致在无谓的斗争中把自己和社会消灭,就需要有一种表面上站在社会之上的力量来抑制冲突,把冲突保持在‘秩序 ’的范围以内;这种从社会中产生但又居于社会之上并且日益同社会相异化的力量,就是国家。”(德文第6版第177-178页)

   这一段话十分清楚地表达了马克思主义关于国家的历史作用和意义这一问题的基本思想。国家是阶级矛盾不可调和的产物和表现。在阶级矛盾客观上不能调和的地方、时候和条件下,便产生国家。反过来说,国家的存在证明阶级矛盾不可调和。
   对马克思主义的歪曲正是从这最重要的和根本的一点上开始的,这种歪曲来自两个主要方面。

   一方面,资产阶级的思想家,特别是小资产阶级的思想家----他们迫于无可辩驳的历史事实不得不承认,只有存在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的地方才有国家----这 样来“稍稍纠正”马克思,把国家说成是阶级调和的机关。在马克思看来,如果阶级调和是可能的话,国家既不会产生,也不会保持下去。而照市侩和庸人般的教授 和政论家们说来(往往还善意地引用马克思的话作根据!),国家正是调和阶级的。在马克思看来,国家是阶级统治的机关,是一个阶级压迫另一个阶级的机关,是 建立一种“秩序”来抑制阶级冲突,使这种压迫合法化、固定化。在小资产阶级政治家看来,秩序正是阶级调和,而不是一个阶级对另一个阶级的压迫;抑制冲突就 是调和,而不是剥夺被压迫阶级用来推翻压迫者的一定的斗争手段和斗争方式。

   例如,在1917年 革命中,当国家的意义和作用问题正好显得极为重要,即作为立刻行动而且是大规模行动的问题在实践上提出来的时候,全体社会革命党人和孟什维克一下子就完全 滚到“国家”“调和”阶级这种小资产阶级理论方面去了。这两个政党的政治家写的无数决议和文章,都浸透了这种市侩的庸俗的“调和”论。至于国家是一定阶级 的统治机关,这个阶级不可能与同它对立的一方(同它对抗的阶级)调和,这是小资产阶级民主派始终不能了解的。我国社会革命党人和孟什维克根本不是社会主义 者(我们布尔什维克一直都在这样证明),而是唱着准社会主义的高调的小资产阶级民主派,他们对国家的态度就是最明显的表现之一。

   另一方面,“考茨基主义”对马克思主义的歪曲要巧妙得多。“在理论上”,它既不否认国家是阶级统治的机关,也不否认阶级矛盾不可调和。但是,它忽视或抹杀 了以下一点:既然国家是阶级矛盾不可调和的产物,既然它是站在社会之上并且“日益同社会相异化”的力量,那么很明显,被压迫阶级要求得解放,不仅非进行暴 力革命不可,而且非消灭统治阶级所建立的、体现这种“异化”的国家政权机构不可。这个在理论上不言而喻的结论,下面我们会看到,是马克思对革命的任务作了 具体的历史的分析后十分明确地得出来的。正是这个结论被考茨基......“忘记”和歪曲了,这一点我们在下面的叙述中还要详细地证明。

2.特殊的武装队伍,监狱等等

   恩格斯继续说:“......国家和旧的氏族〈或克兰〉组织不同的地方,第一点就是它按地区来划分它的国民。......”

   我们现在觉得这种划分“很自然”,但这是同血族或氏族的旧组织进行了长期的斗争才获得的。

   “......第二个不同点,是公共权力的设立,这种公共权力已不再同自己组织为武装力量的居民直接符合了。这种特殊的公共权力之所以需要,是因为自从社会分裂为阶级以后,居民的自动的武装组织已经成为不可能了。......这种公共权力在每一个国家里都存在。构成这种权力的,不仅有武装的人,而且还有物质的附属物,如监狱和各种强制机关,这些东西都是以前的氏族〈克兰〉社会所没有的。......”

   恩格斯在这里阐明了被称为国家的那种“力量”的概念,即从社会中产生但又居于社会之上并且日益同社会相异化的力量的概念。这种力量主要是什么呢?主要是拥有监狱等等的特殊的武装队伍。

   应该说这是特殊的武装队伍,因为任何国家所具有的公共权力已经“不再”同武装的居民,即同居民的“自动的武装组织”“直接符合”了。

   同一切伟大的革命思想家一样,恩格斯也竭力促使有觉悟的工人去注意被流行的庸俗观念认为最不值得注意、最习以为常的东西,被根深蒂固的甚至可说是顽固不化的偏见奉为神圣的东西。常备军和警察是国家政权的主要强力工具,但是,难道能够不是这样吗?

   19世 纪末,大多数欧洲人认为只能是这样。恩格斯的话正是对这些人说的。他们没有经历过,也没有亲眼看到过一次大的革命。他们完全不了解什么是“居民的自动的武 装组织”。对于为什么要有特殊的、居于社会之上并且同社会相异化的武装队伍(警察、常备军)这个问题,西欧和俄国的庸人总是喜欢借用斯宾塞或米海洛夫斯基 的几句话来答复,说这是因为社会生活复杂化、职能分化等等。
   这种说法似乎是“科学的”,而且很能迷惑一般人;它掩盖了社会分裂为不可调和地敌对的阶级这个主要的基本的事实。

   如果没有这种分裂,“居民的自动的武装组织”,就其复杂程度、技术水平等等来说,固然会不同于拿着树棍的猿猴群或原始人或组成克兰社会的人们的原始组织,但这样的组织是可能有的。

   这样的组织所以不可能有,是因为文明社会已分裂为敌对的而且是不可调和地敌对的阶级。如果这些阶级都有“自动的”武装,就会导致它们之间的武装斗争。于是 国家形成了,特殊的力量即特殊的武装队伍建立起来了。每次大革命在破坏国家机构的时候,我们都看到赤裸裸的阶级斗争,我们都清楚地看到,统治阶级是如何力 图恢复替它服务的特殊武装队伍,被压迫阶级又是如何力图建立一种不替剥削者服务,而替被剥削者服务的新型的同类组织。

   恩格斯在上面的论述中从理论上提出的问题,正是每次大革命实际地、明显地而且是以大规模的行动提到我们面前的问题,即“特殊的”武装队伍同“居民的自动的武装组织”之间的相互关系问题。我们在下面会看到,欧洲和俄国历次革命的经验是怎样具体地说明这个问题的。

   现在我们再来看恩格斯的论述。

   他指出,有时,如在北美某些地方,这种公共权力极其微小(这里指的是资本主义社会中罕见的例外,指的是帝国主义以前时期北美那些自由移民占多数的地方),但一般说来,它是在加强:

“......随着国内阶级对立的尖锐化,随着彼此相邻的各国的扩大和它们人口的增加,公共权力就日益加强。就拿我们今天的欧洲来看吧,在这里,阶级斗争和侵略竞争已经使公共权力猛增到势将吞食整个社会甚至吞食国家的高度。......”

   这段话至迟是在上一世纪90年代初期写的。恩格斯最后的序言注明的日期是1891年6月16日。当时向帝国主义的转变,无论就托拉斯的完全统治或大银行的无限权力或大规模的殖民政策等等来说,在法国还是刚刚开始,在北美和德国更要差一些。此后,“侵略竞争”进了一大步,尤其是到了20世纪第二个10年的初期,世界已被这些“竞争的侵略者”,即进行掠夺的大国瓜分完了。从此陆海军备无限增长,1914-1917年由于英德两国争夺世界霸权即由于瓜分赃物而进行的掠夺战争,使贪婪的国家政权对社会一切力量的“吞食”快要酿成大灾大难了。

   恩格斯在1891年就已指出,“侵略竞争”是各个大国对外政策最重要的特征之一,但是在1914-1917年,即正是这个竞争加剧了许多倍而引起了帝国主义战争的时候,社会沙文主义的恶棍们却用“保卫祖国”、“保卫共和国和革命”等等词句来掩盖他们维护“自己”资产阶级强盗利益的行为!

3.国家是剥削被压迫阶级的工具

   为了维持特殊的、站在社会之上的公共权力,就需要捐税和国债。

恩格斯说:“......官吏既然掌握着公共权力和征税权,他们就作为社会机关而站在社会之上。从前人们对于氏族〈克兰〉社会的机关的那种自由的、自愿的尊敬,即使他们能够获得,也不能使他们满足了......”于是制定了官吏神圣不可侵犯的特别法律。“一个最微不足道的警察”却有比克兰代表更大的“权威”,然而,即使是文明国家掌握军权的首脑,也会对“不是用强制手段获得”社会“尊敬”的克兰首领表示羡慕。

   这里提出了作为国家政权机关的官吏的特权地位问题。指出了这样一个基本问题:究竟什么东西使他们居于社会之上?我们在下面就会看到,这个理论问题在1871年如何被巴黎公社实际地解决了,而在1912年又如何被考茨基反动地抹杀了。

“......由于国家是从控制阶级对立的需要中产生的,同时又是在这些阶级的冲突中产生的,所以,它照例是最强大的、在经济上占统治地位的阶级的国家,这个阶级借助于国家而在政治上也成为占统治地位的阶级,因而获得了镇压和剥削被压迫阶级的新手段。......”不仅古代国家和封建国家是剥削奴隶和农奴的机关,“现代的代议制的国家”也“是资本剥削雇佣劳动的工具。但也例外地有这样的时期,那时互相斗争的各阶级达到了这样势均力敌的地步,以致国家权力作为表面上的调停人而暂时得到了对于两个阶级的某种独立性。......”17世纪和18世纪的专制君主制,法兰西第一帝国和第二帝国的波拿巴主义,德国的俾斯麦,都是如此。

   我们还可以补充说,在开始迫害革命无产阶级以后,在苏维埃由于小资产阶级民主派的领导而已经软弱无力,资产阶级又还没有足够的力量来直接解散它的时候,共和制俄国的克伦斯基政府也是如此。

恩格斯继续说,在民主共和国内,“财富是间接地但也是更可靠地运用它的权力的”,它所采用的第一个方法是“直接收买官吏”(美国),第二个方法是“政府和交易所结成联盟”(法国和美国)。

   目前,在任何民主共和国中,帝国主义和银行统治都把这两种维护和实现财富的无限权力的方法“发展”到了非常巧妙的地步。例如,在俄国实行民主共和制的头几 个月里,也可以说是在社会革命党人和孟什维克这些“社会党人”同资产阶级在联合政府中联姻的蜜月期间,帕尔钦斯基先生暗中破坏,不愿意实施遏止资本家、制 止他们进行掠夺和借军事订货盗窃国库的种种措施,而在帕尔钦斯基先生退出内阁以后(接替他的自然是同他一模一样的人),资本家“奖赏”给他年薪12万卢布的肥缺,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是直接的收买,还是间接的收买?是政府同辛迪加结成联盟,还是“仅仅”是一种友谊关系?切尔诺夫、策列铁里、阿夫克森齐耶夫、斯柯别列夫之流究竟起着什么作用?他们是盗窃国库的百万富翁的“直接”同盟者,还是仅仅是间接的同盟者?

   “财富”的无限权力在民主共和制下更可靠,是因为它不依赖政治机构的某些缺陷,不依赖资本主义的不好的政治外壳。民主共和制是资本主义所能采用的最好的政 治外壳,所以资本一掌握(通过帕尔钦斯基、切尔诺夫、策列铁里之流)这个最好的外壳,就能十分巩固十分可靠地确立自己的权力,以致在资产阶级民主共和国 中,无论人员、无论机构、无论政党的任何更换,都不会使这个权力动摇。

   还应该指出,恩格斯十分肯定地认为,普选制是资产阶级统治的工具。他显然是考虑到了德国社会民主党的长期经验,说普选制是

“测量工人阶级成熟性的标尺。在现今的国家里,普选制不能而且永远不会提供更多的东西”。

   小资产阶级民主派,如我国的社会革命党人和孟什维克,以及他们的同胞兄弟西欧一切社会沙文主义者和机会主义者,却正是期待从普选制中得到“更多的东西”。 他们自己相信而且要人民也相信这种荒谬的想法:普选制“在现今的国家里”能够真正体现大多数劳动者的意志,并保证实现这种意志。

   我们在这里只能指出这种荒谬的想法,只能指出,恩格斯这个十分明白、准确而具体的说明,经常在“正式的”(即机会主义的)社会党的宣传鼓动中遭到歪曲。至 于恩格斯在这里所唾弃的这种想法的全部荒谬性,我们在下面谈到马克思和恩格斯对“现今的”国家的看法时还会详细地加以阐明。

   恩格斯在他那部流传最广的著作中,把自己的看法总结如下:

 “所以,国家并不是从来就有的。曾经有过不需要国家、而且根本不知国家和国家权力为何物的社会。在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而必然使社会分裂为阶级时,国家就 由于这种分裂而成为必要了。现在我们正在以迅速的步伐接近这样的生产发展阶段,在这个阶段上,这些阶级的存在不仅不再必要,而且成了生产的直接障碍。阶级 不可避免地要消失,正如它们从前不可避免地产生一样。随着阶级的消失,国家也不可避免地要消失。在自由平等的生产者联合体的基础上按新方式组织生产的社 会,将把全部国家机器放到那时它应该去的地方,即放到古物陈列馆去,同纺车和青铜斧陈列在一起。”

   这一段引文在现代社会民主党的宣传鼓动书刊中很少遇到,即使遇到,这种引用也多半好象是对神像鞠一下躬,也就是为了例行公事式地对恩格斯表示一下尊敬,而 丝毫不去考虑,先要经过多么广泛而深刻的革命,才能“把全部国家机器放到古物陈列馆去”。他们甚至往往不懂恩格斯说的国家机器究竟是什么。

4.国家“自行消亡”和暴力革命

   恩格斯所说的国家“自行消亡”这句话是这样著名,这样经常地被人引证,又这样清楚地表明了通常那种把马克思主义篡改为机会主义的手法的实质,以致对它必须详细地考察一下。现在我们把谈到这句话的整段论述援引如下:

“无产阶级将取得国家政权,并且首先把生产资料变为国家财产。但是,这样一来它就消灭了作为无产阶级的自身,消灭了一切阶级差别和阶级对立,也消灭了 作为国家的国家。到目前为止还在阶级对立中运动着的社会,都需要有国家,即需要一个剥削阶级的组织,以便维持它的外部的生产条件,特别是用暴力把被剥削阶 级控制在当时的生产方式所决定的那些压迫条件下(奴隶制、农奴制或依附农制、雇佣劳动制)。国家是整个社会的正式代表,是社会在一个有形的组织中的集中表 现,但是,说国家是这样的,这仅仅是说,它是当时独自代表整个社会的那个阶级的国家:在古代是占有奴隶的公民的国家,在中世纪是封建贵族的国家,在我们的 时代是资产阶级的国家。当国家终于真正成为整个社会的代表时,它就使自己成为多余的了。当不再有需要加以镇压的社会阶级的时候,当阶级统治和根源于至今的 生产无政府状态的生产斗争已被消除,而由此产生的冲突和极端行动也随着被消除了的时候,就不再有什么需要镇压了,也就不再需要国家这种实行镇压的特殊力量 了。国家真正作为整个社会的代表所采取的第一个行动,即以社会的名义占有生产资料,同时也是它作为国家所采取的最后一个独立行动。那时,国家政权对社会关 系的干预将先后在各个领域中成为多余的事情而自行停止下来。那时,对人的统治将由对物的管理和对生产过程的领导所代替。国家不是‘被废除’的,它是自行消 亡的。应当以此来衡量‘自由的人民国家’这个用语,这个用语在鼓动的意义上暂时有存在的理由,但归根到底是没有科学根据的;同时也应当以此来衡量所谓无政 府主义者提出的在一天之内废除国家的要求。”(《反杜林论(欧根•杜林先生在□E学中实行的变革)》德文第3版第301-303页)

   我们可以确有把握地说,在恩格斯这一段思想极其丰富的论述中,被现代社会党的社会主义思想实际接受的只有这样一点:和无政府主义的国家“废除”说不同,按 马克思的观点,国家是“自行消亡”的。这样来削剪马克思主义,无异是把马克思主义变成机会主义,因为这样来“解释”,就只会留下一个模糊的观念,似乎变化 就是缓慢的、平稳的、逐渐的,似乎没有飞跃和风暴,没有革命。对国家“自行消亡”的普遍的、流行的、大众化的(如果能这样说的话)理解,无疑意味着回避革 命,甚至是否定革命。

   实际上,这样的“解释”是对马克思主义最粗暴的、仅仅有利于资产阶级的歪曲,所以产生这种歪曲,从理论上说,是由于忘记了我们上面完整地摘引的恩格斯的“总结性”论述中就已指出的那些极重要的情况和想法。

   第一,恩格斯在这段论述中一开始就说,无产阶级将取得国家政权,“这样一来也消灭了作为国家的国家”。这是什么意思,人们是“照例不”思索的。通常不是完 全忽略这一点,就是认为这是恩格斯的一种“黑格尔主义的毛病”。其实这句话扼要地表明了最伟大的一次无产阶级革命的经验,即1871年 巴黎公社的经验,关于这一点,我们在下面还要详细地加以论述。实际上恩格斯在这里所讲的是以无产阶级革命来“消灭”资产阶级的国家,而他讲的自行消亡是指 社会主义革命以后无产阶级国家制度残余。按恩格斯的看法,资产阶级国家不是“自行消亡”的,而是由无产阶级在革命中来“消灭”的。在这个革命以后,自行消 亡的是无产阶级的国家或半国家。

   第二,国家是“实行镇压的特殊力量”。恩格斯这个出色的极其深刻的定义在这里说得十分清楚。从这个定义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资产阶级对无产阶级,即一小撮 富人对千百万劳动者“实行镇压的特殊力量”,应该由无产阶级对资产阶级“实行镇压的特殊力量”(无产阶级专政)来代替。这就是“消灭作为国家的国家”。这 就是以社会的名义占有生产资料的“行动”。显然,以一种(无产阶级的)“特殊力量”来代替另一种(资产阶级的)“特殊力量”,这样一种更替是决不能通过 “自行消亡”来实现的。

   第三,恩格斯所说的“自行消亡”,甚至更突出更鲜明地说的“自行停止”,是十分明确而肯定地指“国家以整个社会的名义占有生产资料”以后即社会主义革命以 后的时期。我们大家都知道,这时“国家”的政治形式是最完全的民主。但是那些无耻地歪曲马克思主义的机会主义者,却没有一个人想到恩格斯在这里所说的就是 民主的“自行停止”和“自行消亡”。乍看起来,这似乎是很奇怪的。但是,只有那些没有想到民主也是国家、因而在国家消失时民主也会消失的人,才会觉得这是 “不可理解”的。资产阶级的国家只有革命才能“消灭”。国家本身,就是说最完全的民主,只能“自行消亡”。

   第四,恩格斯在提出“国家自行消亡”这个著名的原理以后,立刻就具体地说明这个原理是既反对机会主义者又反对无政府主义者的。而且恩格斯放在首位的,是从“国家自行消亡”这个原理中得出的反对机会主义者的结论。

   可以担保,在1万个读过或听过国家“自行消亡”论的人中,有9990人完全不知道或不记得恩格斯从这个原理中得出的结论不仅是反对无政府主义者的。其余的10个人中可能有9个 人不知道什么是“自由的人民国家”,不知道为什么反对这个口号就是反对机会主义者。历史竟然被写成这样!伟大的革命学说竟然这样被人不知不觉地篡改成了流 行的庸俗观念。反对无政府主义者的结论被千百次地重复,庸俗化,极其简单地灌到头脑中去,变成固执的偏见。而反对机会主义者的结论,却被抹杀和“忘记 了”!

   “自由的人民国家”是70年 代德国社会民主党人的纲领性要求和流行口号。这个口号除了对于民主概念的市侩的、夸张的描写,没有任何政治内容。由于当时是在合法地用这个口号暗示民主共 和国,恩格斯也就从鼓动的观点上同意“暂时”替这个口号“辩护”。但这个口号是机会主义的,因为它不仅起了粉饰资产阶级民主的作用,而且表现出不懂得社会 主义对任何国家的批评。我们赞成民主共和国,因为这是在资本主义制度下对无产阶级最有利的国家形式。但是,我们决不应该忘记,即使在最民主的资产阶级共和 国里,人民仍然摆脱不了当雇佣奴隶的运。其次,任何国家都是对被压迫阶级“实行镇压的特殊力量”。因此任何国家都不是自由的,都不是人民的。在70年代,马克思和恩格斯一再向他们党内的同志解释这一点。

   第五,在恩格斯这同一本着作中,除了大家记得的关于国家自行消亡的论述,还有关于暴力革命意义的论述。恩格斯从历史上对于暴力革命的作用所作的评述变成了 对暴力革命的真正的颂扬。但是,“谁都不记得”这一点,这个思想的意义在现代社会党内是照例不谈、甚至照例不想的,这些思想在对群众进行的日常宣传鼓动中 也不占任何地位。其实,这些思想同国家“自行消亡”论是紧紧联在一起的,是联成一个严密的整体的。

   请看恩格斯的论述:

“......暴力在历史中还起着另一种作用〈除作恶以外〉,革命的作用;暴力,用马克思的话说,是每一个孕育着新社会的旧社会的助产婆;它是社会运动借以为自己开辟道路并摧毁僵化的垂死的政治形式的工具----关 于这些,杜林先生一个字也没有提到。他只是带着叹息和呻吟的口吻承认这样一种可能性:为了推翻进行剥削的经济,也许需要暴力,这很遗憾!因为暴力的任何应 用都会使应用暴力的人道德堕落。尽管每一次革命的胜利都引起了道德上和精神上的巨大高涨,他还要这么说!而且这话是在德国说的,在那里,人民可能被迫进行 的暴力冲突至少有一个好处,即扫除三十年战争的屈辱在民族意识中造成的奴才气。而这种枯燥的、干瘪的、软弱无力的传教士的思维方式,竟要强迫历史上最革命的政党来接受!”(德文第3版第193页;第2编第4章末)

   怎样才能把恩格斯从1878年起至1894年即快到他逝世的时候为止,一再向德国社会民主党人提出的这一颂扬暴力革命的论点,同国家“自行消亡”的理论结合在一个学说里呢?

   人们通常是借助折衷主义把这两者结合起来,他们随心所欲(或者为了讨好当权者),无原则地或诡辩式地时而抽出这个论述时而抽出那个论述,而且在100次中有99次 (如果不是更多的话)正是把“自行消亡”论摆在首位。用折衷主义代替辩证法,这就是目前正式的社会民主党书刊中在对待马克思主义的态度上最常见最普遍的现 象。这种做法,自然并不新鲜,甚至在希腊古典哲学史上也是可以见到的。把马克思主义篡改为机会主义的时候,用折衷主义冒充辩证法最容易欺骗群众,能使人感 到一种似是而非的满足,似乎考虑到了过程的一切方面、发展的一切趋势、一切相互矛盾的影响等等,但实际上并没有对社会发展过程作出任何完整的革命的解释。

   我们在前面已经说过,在下面还要更详尽地说明,马克思和恩格斯关于暴力革命不可避免的学说是针对资产阶级国家说的。资产阶级国家由无产阶级国家(无产阶级 专政)代替,不能通过“自行消亡”,根据一般规律,只能通过暴力革命。恩格斯对暴力革命的颂扬同马克思的屡次声明完全符合(我们可以回忆一下,《哲学的贫 □困》和《共产党宣言》这两部著作的结尾部分,曾自豪地公开声明暴力革命不可避免;我们还可以回忆一下,约在30年以后,马克思在1875年 批判哥达纲领的时候,曾无情地抨击了这个纲领的机会主义),这种颂扬决不是“过头话”,决不是夸张,也决不是论战伎俩。必须系统地教育群众这样来认识而且 正是这样来认识暴力革命,这就是马克思和恩格斯全部学说的基础。现在占统治地位的社会沙文主义流派和考茨基主义流派对马克思和恩格斯学说的背叛,最突出地 表现在这两个流派都把这方面的宣传和鼓动忘记了。

   无产阶级国家代替资产阶级国家,非通过暴力革命不可。无产阶级国家的消灭,即任何国家的消灭,只能通过“自行消亡”。

   马克思和恩格斯在研究每一个革命形势,分析每一次革命的经验教训时,都详细而具体地发展了他们的这些观点。我们现在就来谈谈他们学说中这个无疑是最重要的部分。

 
第 二 章
1848-1851年的经验

1.革命的前夜

   成熟的马克思主义的头两部著作《哲学的贫困》和《共产党宣言》,恰巧是在1848年革命前夜写成的。由于这种情况,这两部著作除了叙述马克思主义的一般原理,还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当时具体的革命形势。因此,我们来研究一下这两部著作的作者从1848-1851年革命的经验作出结论以前不久关于国家问题的言论,也许更为恰当。

马克思在《哲学的贫困》中写道:“......工人阶级在发展进程中将创造一个消除了阶级和阶级对立的联合体来代替旧的资产阶级社会;从此再不会有任何原来意义的政权了,因为政权正是资产阶级社会内部阶级对立的正式表现。”(1885年德文版第182页)

   拿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几个月以后(1847年11月)写的《共产党宣言》中的下面的论述,同这一段关于国家在阶级消灭之后消失的思想的一般论述对照一下,是颇有教益的:

   “......在叙述无产阶级发展的最一般的阶段的时候,我们循序探讨了现存社会内部或多或少隐蔽着的国内战争,直到这个战争爆发为公开的革命,无产阶级用暴力推翻资产阶级而建立自己的统治......

   ......前面我们已经看到,工人革命的第一步就是使无产阶级转化成〈直译是上升为〉统治阶级,争得民主。

   无产阶级将利用自己的政治统治,一步一步地夺取资产阶级的全部资本,把一切生产工具集中在国家即组织成为统治阶级的无产阶级手里,并且尽可能快地增加生产力的总量。”(1906年德文第7版第31页和第37页)

   在这里我们看到马克思主义在国家问题上一个最卓越最重要的思想即“无产阶级专政”(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巴黎公社以后开始这样说)这个思想的表述,其次我们还 看到给国家下的一个非常引人注意的定义,这个定义也属于马克思主义中“被忘记的言论”:“国家即组织成为统治阶级的无产阶级。”

   国家的这个定义,在正式社会民主党的占支配地位的宣传鼓动书刊中不仅从来没有解释过,而且恰巧被人忘记了,因为它同改良主义是根本不兼容的,它直接打击了“民主的和平发展”这种常见的机会主义偏见和市侩的幻想。

   无产阶级需要国家,----一 切机会主义者,社会沙文主义者和考茨基主义者,都这样重复,硬说马克思的学说就是如此,但是“忘记”补充:马克思认为,第一,无产阶级所需要的只是逐渐消 亡的国家,即组织得能立刻开始消亡而且不能不消亡的国家;第二,劳动者所需要的“国家”,“即组织成为统治阶级的无产阶级”。

   国家是特殊的强力组织,是镇压某一个阶级的暴力组织。无产阶级要镇压的究竟是哪一个阶级呢?当然只是剥削阶级,即资产阶级。劳动者需要国家只是为了镇压剥 削者的反抗,而能够领导和实行这种镇压的只有无产阶级,因为无产阶级是唯一彻底革命的阶级,是唯一能够团结一切被剥削劳动者对资产阶级进行斗争、把资产阶 级完全铲除的阶级。

   剥削阶级需要政治统治是为了维持剥削,也就是为了极少数人的私利,去反对绝大多数人。被剥削阶级需要政治统治是为了彻底消灭一切剥削,也就是为了绝大多数人的利益,去反对极少数的现代奴隶主----地主和资本家。

   小资产阶级民主派,这些用阶级妥协的幻想来代替阶级斗争的假社会主义者,对社会主义改造也想入非非,他们不是把改造想象为推翻剥削阶级的统治,而是想象为 少数和平地服从那已经理解到本身任务的多数。这种小资产阶级空想同认为国家是超阶级的观点有密切的联系,它在实践中导致出卖劳动阶级的利益,法国1848年革命和1871年革命的历史就表明了这一点,19世纪末和20世纪初英、法、意和其它国家的“社会党人”参加资产阶级内阁的经验也表明了这一点。
   马克思一生都在反对这种小资产阶级社会主义,即目前在俄国由社会革命党和孟什维克党复活起来的这种小资产阶级社会主义。马克思把阶级斗争学说一直贯彻到政权学说、国家学说之中。

   只有无产阶级才能推翻资产阶级的统治,因为无产阶级是一个特殊阶级,它的生存的经济条件为它推翻资产阶级的统治作了准备,使它有可能、有力量达到这个目 的。资产阶级在分离和分散农民及一切小资产阶级阶层的同时,却使无产阶级团结、联合和组织起来。只有无产阶级,由于它在大生产中的经济作用,才能成为一切 被剥削劳动群众的领袖,这些被剥削劳动群众受资产阶级的剥削、压迫和摧残比起无产阶级来往往有过之而无不及,可是他们不能为自己的解放独立地进行斗争。

   阶级斗争学说经马克思运用到国家和社会主义革命问题上,必然导致承认无产阶级的政治统治,无产阶级的专政,即不与任何人分掌而直接依靠群众武装力量的政 权。只有使无产阶级转化成统治阶级,从而能把资产阶级必然要进行的拚死反抗镇压下去,并组织一切被剥削劳动群众去建立新的经济结构,才能推翻资产阶级。

   无产阶级需要国家政权,中央集权的强力组织,暴力组织,既是为了镇压剥削者的反抗,也是为了领导广大民众即农民、小资产阶级和半无产阶级来“调整”社会主义经济。

   马克思主义教育工人的党,也就是教育无产阶级的先锋队,使它能够夺取政权并引导全体人民走向社会主义,指导并组织新制度,成为所有被剥削劳动者在不要资产 阶级并反对资产阶级而建设自己社会生活的事业中的导师、领导者和领袖。反之,现在占统治地位的机会主义却把工人的党教育成为一群脱离群众而代表工资优厚的 工人的人物,只图在资本主义制度下“苟且偷安”,为了一碗红豆汤而出卖自己的长子权,也就是放弃那领导人民反对资产阶级的革命领袖作用。

   “国家即组织成为统治阶级的无产阶级”,----马克思的这个理论同他关于无产阶级在历史上的革命作用的全部学说,有不可分割的联系。这种作用的最高表现就是无产阶级实行专政,无产阶级实行政治统治。

   既然无产阶级需要国家这样一个反对资产阶级的特殊暴力组织,那么自然就会得出一个结论:不预先消灭和破坏资产阶级为自己建立的国家机器,根本就不可能建立这样一个组织!在《共产党宣言》中已接近于得出这个结论,马克思在总结1848-1851年革命的经验时也就谈到了这个结论。

2.革命的总结

   关于我们感到兴趣的国家问题,马克思在《路易•波拿巴的雾月十八日》一书中总结1848-1851年的革命时写道:

   “......然而革命是彻底的。它还处在通过涤罪所的历程中。它在有条不紊地完成自己的事业。1851年12月2日〈路易•波拿巴政变的日子〉以前,它已经完成了它的前一半预备工作,现在它在完成另一半。它先使议会权力臻于完备,为的是能够推翻这个权力。现在,当它已达到这一步时,它就来使行政权力臻于完备,使它表现为最纯粹的形式,使它孤立,使它成为和自己对立的唯一的对象,以便集中自己的一切破坏力量来反对这个权力。而当革命完成自己这后一半准备工作的时候,欧洲就会站起来欢呼说:掘得好,老田鼠!

   这个行政权力有庞大的官僚和军事组织,有复杂而巧妙的国家机器,有50万人的官吏队伍和50万人的军队,----这 个俨如密网一般缠住法国社会全身并堵塞其一切毛孔的可怕的寄生机体,是在专制君主制时代,在封建制度崩溃时期产生的,同时这个寄生机体又加速了封建制度的 崩溃。”第一次法国革命发展了中央集权,“但是它同时也就扩大了政府权力的容量、职能和帮手的数目。拿破仑完成了这个国家机器”。正统王朝和七月王朝“并 没有增添什么新的东西,不过是扩大了分工......

   ......最后,议会制共和国在它反对革命的斗争中,除采用高压手段而外,还不得不加强政府权力的工具和集中化。一切变革都是使这个机器更加完备,而不是把它摧毁。那些争夺统治权而相继更替的政党,都把这个庞大国家建筑物的夺得视为自己胜利的主要战利品。”(《路易•波拿巴的雾月十八日》1907年汉堡第4版第98-99页)

   马克思主义在这一段精彩的论述里,与《共产党宣言》相比,向前迈进了一大步。在那里,国家问题还提得非常抽象,只用了最一般的概念和说法。在这里,问题提 得具体了,并且作出了非常准确、明确、实际而具体的结论:过去一切革命都是使国家机器更加完备,而这个机器是必须打碎,必须摧毁的。

   这个结论是马克思主义国家学说中主要的基本的东西。正是这个基本的东西,不仅被占统治地位的正式社会民主党完全忘记了,而且被第二国际最著名的理论家卡•考茨基公然歪曲了(这点我们在下面就会看到)。

   在《共产党宣言》中对历史作了一般的总结,使人们认识到国家是阶级统治的机关,还使人们得出这样一个必然的结论:无产阶级如果不先夺取政权,不取得政治统 治,不把国家变为“组织成为统治阶级的无产阶级”,就不能推翻资产阶级;这个无产阶级国家在它取得胜利以后就会立刻开始消亡,因为在没有阶级矛盾的社会 里,国家是不需要的,也是不可能存在的。在这里还没有提出究竟应当怎样(从历史发展的观点来看)以无产阶级国家来代替资产阶级国家的问题。

   马克思在1852年提出并加以解决的正是这个问题。马克思忠于自己的辩证唯物主义哲学,他以1848-1851伟大革命年代的历史经验作为依据。马克思的学说在这里也象其它任何时候一样,是用深刻的哲学世界观和丰富的历史知识阐明的经验总结。

   国家问题现在提得很具体:资产阶级的国家,资产阶级统治所需要的国家机器在历史上是怎样产生的?在历次资产阶级革命进程中和面对着各被压迫阶级的独立行动,国家机器如何改变,如何演变?无产阶级在对待这个国家机器方面的任务是什么?

   资产阶级社会所特有的中央集权的国家政权,产生于专制制度崩溃的时代。最能表明这个国家机器特征的有两种机构,即官吏和常备军。马克思和恩格斯的著作中屡 次谈到,这两种机构恰巧同资产阶级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每个工人的经验都非常清楚非常有力地说明了这种联系。工人阶级是根据亲身的体验来学习领会这种联系 的,正因为这样,工人阶级很容易懂得并且很深刻地理解这种联系不可避免的道理,而小资产阶级民主派不是无知地、轻率地否认这个道理,便是更轻率地加以“一 般地”承认而忘记作出相应的实际结论。

   官吏和常备军是资产阶级社会身上的“寄生物”,是使这个社会分裂的内部矛盾所产生的寄生物,而且正是“堵塞”生命的毛孔的寄生物。目前在正式的社会民主党 内占统治地位的考茨基机会主义,认为把国家看作寄生机体是无政府主义独具的特性。当然,这样来歪曲马克思主义,对于那些空前地玷污社会主义、竟把“保卫祖 国”的概念应用于帝国主义战争来替这个战争辩护和粉饰的市侩,是大有好处的,然而这毕竟是无可置疑的歪曲。

   经过从封建制度崩溃以来欧洲所发生的为数很多的各次资产阶级革命,这个官吏和军事机构逐渐发展、完备和巩固起来。还必须指出,小资产阶级被吸引到大资产阶 级方面去并受它支配,在很大程度上就是通过这个机构,这个机构给农民、小手工业者、商人等等的上层分子以比较舒适、安闲和荣耀的职位,使这些职位的占有者 居于人民之上。看一看俄国在1917年2月27日 以后这半年中发生的情况吧:以前优先给予黑帮分子的官吏位置,现已成为立宪民主党人、孟什维克和社会革命党人猎取的对象。实际上他们根本不想进行任何认真 的改革,力图把这些改革推迟“到立宪会议召集的时候”,而且又把立宪会议慢吞吞地推迟到战争结束再举行!至于瓜分战利品,攫取部长、副部长、总督等等职 位,却没有延期,没有等待任何立宪会议!玩弄联合组阁的把戏,其实不过是全国上下一切中央和地方管理机关中瓜分和重新瓜分“战利品”的一种表现。各种改革 都延期了,官吏职位已经瓜分了,瓜分方面的“错误”也由几次重新瓜分纠正了,----这无疑就是1917年2月27日-8月27日这半年的总结,客观的总结。

   但是在各资产阶级政党和小资产阶级政党之间(拿俄国的例子来讲,就是在立宪民主党、社会革命党和孟什维克之间)“重新瓜分”官吏机构的次数愈多,各被压迫 阶级,以无产阶级为首,就会愈清楚地认识到自己同整个资产阶级社会不可调和的敌对性。因此,一切资产阶级政党,甚至包括最民主的和“革命民主的”政党,都 必须加强高压手段来对付革命的无产阶级,巩固高压机构,也就是巩固原有的国家机器。这样的事变进程迫使革命“集中自己的一切破坏力量”去反对国家政权,迫 使革命提出这样的任务:不是去改善国家机器,而是破坏它、消灭它。

   这样提出任务,不是根据逻辑的推论,而是根据事变的实际发展,根据1848-1851年的生动经验。马克思在1852年还没有具体提出用什么东西来代替这个必须消灭的国家机器的问题,从这里可以看出,马克思是多么严格地以实际的历史经验为依据。那时在这个问题上,经验还没有提供材料,后来在1871年,历史才把这个问题提到日程上来。在1852年,要以观察自然历史那样的精确性下断语,还只能说,无产阶级革命已面临“集中自己的一切破坏力量”来反对国家政权的任务,即“摧毁”国家机器的任务。

   这里可能会发生这样的问题:把马克思的经验、观察和结论加以推广,用到比1848-1851年这三年法国历史更广阔的范围上去是否正确呢?为了分析这个问题,我们先重温一下恩格斯的一段话,然后再来研究实际材料。

   恩格斯在《雾月十八日》第3版序言里写道:“......法 国是这样一个国家,在那里历史上的阶级斗争,比起其它各国来每一次都达到更加彻底的结局;因而阶级斗争借以进行、阶级斗争的结果借以表现出来的变换不已的 政治形式,在那里也表现得最为鲜明。法国在中世纪是封建制度的中心,从文艺复兴时代起是统一等级君主制的典型国家,它在大革命时期粉碎了封建制度,建立了 纯粹的资产阶级统治,这种统治所具有的典型性是欧洲任何其它国家所没有的。而奋起向上的无产阶级反对占统治地位的资产阶级的斗争在这里也以其它各国所没有 的尖锐形式表现出来。”(1907年版第4页)

   最后一句评语已经过时了,因为从1871年起,法国无产阶级的革命斗争就停顿了,虽然这种停顿(无论它会持续多久)丝毫不排除法国在将来的无产阶级革命中有可能成为使阶级斗争达到彻底的结局的典型国家。

   现在我们来概括地看一看19世纪末20世 纪初各先进国家的历史。我们可以看到,这里更缓慢地、更多样地、范围更广阔得多地进行着那同一个过程:一方面,无论在共和制的国家(法国、美国、瑞士), 还是在君主制的国家(英国、一定程度上的德国、意大利、斯堪的纳维亚国家等),都逐渐形成“议会权力”;另一方面,在不改变资产阶级制度基础的情况下,各 资产阶级政党和小资产阶级政党瓜分着和重新瓜分着官吏职位这种“战利品”,为争夺政权进行着斗争;最后,“行政权力”,它的官吏和军事机构,日益完备和巩 固起来。

   毫无疑问,这是一般资本主义国家现代整个演变过程的共同特征。法国在1848-1851年这3年内迅速地、鲜明地、集中地显示出来的,就是整个资本主义世界所特有的那种发展过程。

   特别是帝国主义,即银行资本时代,资本主义大垄断组织的时代,垄断资本主义转变为国家垄断资本主义的时代表明,无论在君主制的国家,还是在最自由的共和制的国家,由于要加强高压手段来对付无产阶级,“国家机器”就大大强化了,它的官吏和军事机构就空前膨胀起来了。

   现在,全世界的历史无疑正在较之1852年广阔得无比的范围内,把无产阶级革命引向“集中自己的一切力量”去“破坏”国家机器。

   至于无产阶级将用什么东西来代替这个国家机器,关于这一点,巴黎公社提供了极有教益的材料。
 
3.1852年马克思对问题的提法

   1907年,默林把1852年3月5日马克思给魏德迈的信摘要登在《新时代》杂志上(第25年卷第2册第164页)。在这封信里有这样一段精彩的论述:

   “至于讲到我,无论是发现现代社会中阶级的存在还是发现这些阶级间的斗争,都不是我的功劳。在我以前很久,资产阶级的历史学家就叙述过这种阶级斗争的历史发展,资产阶级的经济学家也对这些阶级作过经济的剖析。我新做的工作就是证明了:(1)阶级的存在仅仅同生产的一定的历史发展阶段相联系;(2)阶级斗争必然导致无产阶级专政;(3)这个专政本身不过是达到消灭一切阶级和达到无阶级社会的过渡。......”

   在这一段话里,马克思极其鲜明地表达了两点:第一,他的学说同先进的和最渊博的资产阶级思想家的学说之间的主要的和根本的区别;第二,他的国家学说的实质。

   马克思学说中的主要之点是阶级斗争。人们时常这样说,这样写。但这是不正确的。根据这个不正确的看法,往往会对马克思主义进行机会主义的歪曲,把马克思主 义篡改为资产阶级可以接受的东西。因为阶级斗争学说不是由马克思而是由资产阶级在马克思以前创立的,一般说来是资产阶级可以接受的。谁要是仅仅承认阶级斗 争,那他还不是马克思主义者,他还可以不超出资产阶级思想和资产阶级政治的范围。把马克思主义局限于阶级斗争学说,就是阉割马克思主义,歪曲马克思主义, 把马克思主义变为资产阶级可以接受的东西。只有承认阶级斗争、同时也承认无产阶级专政的人,才是马克思主义者。马克思主义者同平庸的小资产者(以及大资产 者)之间的最深刻的区别就在这里。必须用这块试金石来检验是否真正理解和承认马克思主义。无怪乎当欧洲的历史在实践上向工人阶级提出这个问题时,不仅一切 机会主义者和改良主义者,而且所有“考茨基主义者”(动摇于改良主义和马克思主义之间的人),都成了否认无产阶级专政的可怜的庸人和小资产阶级民主派。1918年8月即本书第1版刊行以后很久出版的考茨基的小册子《无产阶级专政》,就是口头上假意承认马克思主义而实际上市侩式地歪曲马克思主义和卑鄙地背弃马克思主义的典型(见我的小册子《无产阶级革命和叛徒考茨基》1918年彼得格勒和莫斯□科版)。

   以过去的马克思主义者卡•考茨基为主要代表的现代机会主义,完全符合马克思对资产阶级立场所作的上述评语,因为这种机会主义把承认阶级斗争的领域局限于资 产阶级关系的领域。(而在这个领域内,在这个领域的范围内,任何一个有知识的自由主义者都不会拒绝“在原则上”承认阶级斗争!)机会主义恰巧不把承认阶级 斗争贯彻到最主要之点,贯彻到从资本主义向共产主义过渡的时期,贯彻到推翻资产阶级并完全消灭资产阶级的时期。实际上,这个时期必然是阶级斗争空前残酷、 阶级斗争的形式空前尖锐的时期,因而这个时期的国家就不可避免地应当是新型民主的(对无产者和一般穷人是民主的)和新型专政的(对资产阶级是专政的)国家。

   其次,只有懂得一个阶级的专政不仅对一般阶级社会是必要的,不仅对推翻了资产阶级的无产阶级是必要的,而且对介于资本主义和“无阶级社会”即共产主义之间的整整一个历史时期都是必要的,----只 有懂得这一点的人,才算掌握了马克思国家学说的实质。资产阶级国家的形式虽然多种多样,但本质是一样的:所有这些国家,不管怎样,归根到底一定都是资产阶 级专政。从资本主义向共产主义过渡,当然不能不产生非常丰富和多样的政治形式,但本质必然是一样的:都是无产阶级专政。

 
第 三 章
1871年巴黎公社的经验。
马克思的分析


1.公社战士这次尝试的英雄主义何在?

   大家知道,在巴黎公社出现以前几个月,即1870年秋,马克思曾经告诫巴黎工人说,推翻政府的尝试会是一种绝望的愚蠢举动。但是,当1871年3月工人被迫进行决战的时候,当起义已经成为事实的时候,尽管当时有种种恶兆,马克思还是以极其欢欣鼓舞的心情来迎接无产阶级革命。马克思并没有固执己见,学究式地非难运动“不合时宜”,象臭名昭彰的俄国马克思主义叛徒普列汉诺夫那样:普列汉诺夫在1905年11月曾写文章鼓励工人农民进行斗争,而在1905年12月以后却自由派式地大叫什么“本来就用不着拿起武器”。

   然而,马克思不仅是为“冲天的”(他的用语)公社战士的英雄主义感到欢欣鼓舞,他还从这次群众性的革命运动(虽然它没有达到目的)中看到了有极重大意义的 历史经验,看到了全世界无产阶级革命的一定进步,看到了比几百种纲领和议论更为重要的实际步骤。分析这个经验,从这个经验中得到策略教训,根据这个经验来 重新审查自己的理论,这就是马克思为自己提出的任务。

   马克思认为对《共产党宣言》必须作的唯一“修改”,就是他根据巴黎公社战士的革命经验作出的。

   在《共产党宣言》德文新版上由两位作者署名的最后一篇序言,注明的日期是1872年6月24日。在这篇序言中,作者卡尔•马克思和弗里德里希•恩格斯说,《共产党宣言》这个纲领“现在有些地方已经过时了”。
   接着他们说:“......特别是公社已经证明:‘工人阶级不能简单地掌握现成的国家机器,并运用它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这段引文中单引号内的话,是两位作者从马克思的《法兰西内战》一书中借用来的。

   总之,马克思和恩格斯认为巴黎公社的这个基本的主要的教训具有非常重大的意义,所以他们把这个教训加进《共产党宣言》,作为一个极其重要的修改。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正是这个极其重要的修改被机会主义者歪曲了,而《共产党宣言》的读者有十分之九,甚至有百分之九十九,大概都不知道这个修改所包含的意 思。我们在下面专论歪曲的那一章里,还要对这种歪曲加以详细说明。现在只须指出,对于我们所引证的马克思的这句名言,流行的庸俗的“理解”就是认为马克思 在这里是强调缓慢发展的思想,不主张夺取政权等等。

   实际上恰巧相反。马克思的意思是说工人阶级应当打碎、摧毁“现成的国家机器”,而不只是简单地夺取这个机器。

   1871年4月12日,即正当巴黎公社存在的时候,马克思在给库格曼的信中写道:

   “......如果你读一下我的《雾月十八日》的最后一章,你就会看到,我认为法国革命的下一次尝试再不应该象以前那样把官僚军事机器从一些人的手里转到另一些人的手里,而应该把它打碎〈黑体和着重号是马克思用的;原文是zer-brechen〉,这正是大陆上任何一次真正的人民革命的先决条件。我们英勇的巴黎同志们的尝试正是这样。”(《新时代》第20年卷(1901-1902)第1册第709页)(马克思给库格曼的书信至少有两种俄文版本,其中有一种是由我编辑和作序的。)

   “把官僚军事国家机器打碎”这几个字,已经简要地表明了马克思主义关于无产阶级在革命中在对待国家方面的任务问题的主要教训。而正是这个教训,不仅被人完全忘记了,而且被现时对马克思主义所作的流行的即考茨基主义的“解释”公然歪曲了!

   至于马克思提到的《雾月十八日》中的有关地方,我们在前面已经全部引用了。

   在以上引证的马克思的这段论述中,有两个地方是值得特别指出的。第一,他把他的结论只限于大陆。这在1871年是可以理解的,那时英国还是一个纯粹资本主义的、但是没有军阀并在很大程度上没有官僚的国家的典型。所以马克思把英国除外,当时在英国,革命,甚至是人民革命,被设想有可能而且确实有可能不以破坏“现成的国家机器”为先决条件。

   现在,在1917年, 在第一次帝国主义大战时期,马克思的这个限制已经不能成立了。英国和美国这两个全世界最大的和最后的盎格鲁撒克逊“自由制”(从没有军阀和官僚这个意义来 说)的代表,已经完全滚到官僚和军阀支配一切、压迫一切这样一种一般欧洲式的污浊血腥的泥潭中去了。现在,无论在英国或美国,都要以打碎、破坏“现成的” (是1914-1917年间在这两个国家已制造出来而达到了“欧洲式的”、一般帝国主义的完备程度的)“国家机器”,作为“任何一次真正的人民革命的先决条件”。

   第二,马克思说破坏官僚军事国家机器是“任何一次真正的人民革命的先决条件”,这个非常深刻的见解是值得特别注的意。“人民”革命这一概念出自马克思的口 中似乎是很奇怪的,俄国的普列汉诺夫分子和孟什维克,这些愿意以马克思主义者自命的司徒卢威信徒,也许会说马克思是“失言”。他们把马克思主义歪曲成了非 常贫乏的自由主义:在他们看来,除了资产阶级革命和无产阶级革命的对立,再没有任何东西,而且他们对这种对立的理解也是非常死板的。

   如果以20世纪的革命为例,那么无论葡萄牙革命或土耳其革命,当然都应该算是资产阶级革命。但是无论前者或后者,都不是“人民”革命,因为人民群众,人民的大多数,在这两次革命中都没有很积极地、独立地起来斗争,都没有明显地提出自己的经济要求和政治要求。反之,1905-1907年 的俄国资产阶级革命,虽然没有取得象葡萄牙革命和土耳其革命某些时候得到的那些“辉煌”成绩,但无疑是一次“真正的人民”革命,因为人民群众,人民的大多 数,惨遭压迫和剥削的社会最“底层”,曾经独立奋起,给整个革命进程打上了自己的烙印:提出了自己的要求,自己尝试着按照自己的方式建立新社会来代替正被 破坏的旧社会。

   1871年, 欧洲大陆上任何一个国家的无产阶级都没有占人民的大多数。当时只有把无产阶级和农民都包括进来的革命,才能成为真正把大多数吸引到运动中来的“人民”革 命。当时的“人民”就是由这两个阶级构成的。这两个阶级因为都受“官僚军事国家机器”的压迫、摧残和剥削而联合起来。打碎这个机器,摧毁这个机器,----这就是“人民”,人民的大多数,即工人和大多数农民的真正利益,这就是贫苦农民同无产者自由联盟的“先决条件”,而没有这个联盟,民主就不稳固,社会主义改造就没有可能。

   大家知道,巴黎公社着力求为自己开辟实现这个联盟的道路,但是,由于许多内部和外部的原因,没有达到目的。

   所以马克思在谈到“真正的人民革命”时,极严格地估计到了1871年 欧洲大陆上多数国家中实际的阶级对比关系,但他丝毫没有忘记小资产阶级的特点(关于这些特点,他说得很多而且常常说)。另一方面,他又确认,“打碎”国家 机器是工人和农民双方的利益所要求的,这个要求使他们联合起来,在他们面前提出了铲除“寄生物”、用一种新东西来代替的共同任务。

   究竟用什么东西来代替呢?

2.用什么东西来代替被打碎的国家机器呢?

   1847年,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中对这个问题的回答还十分抽象,确切些说,只是指出了任务,而没有指出解决任务的方法。以“无产阶级组织成为统治阶级”来代替,以“争得民主”来代替,这就是《共产党宣言》的回答。

   无产阶级组织成为统治阶级会采取什么样的具体形式,究竟怎样才能组织得同最完全最彻底地“争得民主”这点相适应,对于这个问题,马克思并没有陷于空想,而是期待群众运动的经验来解答。

   马克思在《法兰西内战》一书中对公社的经验(尽管经验很少)作了极仔细的分析。现在我们把该书中最重要的地方摘录下来:

   起源于中世纪的“中央集权的国家政权及其遍布各地的机关----常备军、警察、官僚、僧侣和法官”,在19世纪发展起来了。随着资本和劳动之间阶级对抗的发展,“国家政权也就愈益□具有压迫劳动的公共权力的性质,具有阶级统治机器的性质。在每次标志着阶级斗争的一定进步的革命以后,国家政权的纯粹压迫性质就愈益公开地显露出来”。在1848-1849年革命以后,国家政权就成为“资本对劳动作战的全国性武器”。第二帝国把这种情况固定下来了。

   “公社就是帝国的直接对立物。”“公社正是”“一种不仅应该消灭阶级统治的君主制形式,而且应该消灭阶级统治本身的共和国的”“一定的形式”。……
   无产阶级社会主义共和国的这种“一定的”形式究竟是怎样的呢?它已开始建立的国家是怎样的呢?

   “……公社的第一个法令就是废除常备军而用武装的人民来代替它。……”
   现在一切愿意以社会党自命的政党的纲领中都载有这个要求。但是它们的纲领究竟有什么价值,这从我国社会革命党人和孟什维克的行径中看得最清楚,因为他们恰巧是在2月27日革命以后就已在实际上拒绝实现这个要求!

   “公社是由巴黎各区普选选出的城市代表组成的。这些代表对选民负责,随时可以撤换。其中大多数自然都是工人,或者是公认的工人阶级的代表。……

   “……一向作为中央政府的工具的警察,立刻失去了一切政治职能,而变为公社的随时可以撤换的负责机关。其它各行政部门的官吏也是一样。从公社委员起,自上 至下一切公职人员,都只应领取相当于工人工资的薪金。国家高级官吏所享有的一切特权以及支付给他们的办公费,都随着这些官吏的消失而消失了。……公社在废 除了常备军和警察这两种旧政府物质权力的工具以后,立刻着手摧毁精神压迫的工具,即僧侣势力…… 法官已失去其表面的独立性……他们今后应该由选举产生, 对选民负责,并且可以撤换。……”

   由此可见,公社用来代替被打碎的国家机器的,似乎“仅仅”是更完全的民主:废除常备军,一切公职人员完全由选举产生并完全可以撤换。但是这个“仅仅”,事 实上意味着两类根本不同的机构的大更替。在这里恰巧看到了一个“量转化为质”的例子:民主实行到一般所能想象的最完全最彻底的程度,就由资产阶级民主转化 成无产阶级民主,即由国家(=对一定阶级实行镇压的特殊力量)转化成一种已经不是原来意义上的国家的东西。

   镇压资产阶级及其反抗,仍然是必要的。这对公社尤其必要,公社失败的原因之一就是在这方面做得不够坚决。但是实行镇压的机关在这里已经是居民的多数,而不 象过去奴隶制、农奴□制、雇佣奴隶制时代那样总是居民的少数。既然是人民这个大多数自己镇压他们的压迫者,实行镇压的“特殊力量”也就不需要了!国家就在 这个意义上开始消亡。大多数人可以代替享有特权的少数人(享有特权的官吏、常备军长官)的特殊机构,自己来直接行使这些职能,而国家政权职能的行使愈是全 民化,这个国家政权就愈不需要了。

   在这方面特别值得注意的是马克思着重指出的公社所采取的一项措施:取消支付给官吏的一切办公费和一切金钱上的特权,把国家所有公职人员的薪金减到“工人工 资”的水平。这里恰巧最明显地表现出一种转变:从资产阶级的民主转变为无产阶级的民主,从压迫者的民主转变为被压迫阶级的民主,从国家这个对一定阶级实行 镇压的“特殊力量”转变为由大多数人----工 人和农民用共同的力量来镇压压迫者。正是在这特别明显的一点上,也许是国家问题的最重要的一点上,人们把马克思的教训忘得最干凈!通俗的解释(这种解释多 不胜数)是不提这一点的。人们把这一点看作已经过时的“幼稚的东西”,“照例”不讲它,正如基督教徒在获得国教地位以后,把带有民主精神和革命精神的早期 基督教的种种“幼稚的东西”“忘记了”一样。

   降低国家高级官吏的薪金,看来“不过”是幼稚的原始的民主制度的要求。现代机会主义的“创始人”之一,以前的社会民主主义者爱•伯恩施坦曾不止一次地重复 资产阶级那种嘲笑“原始的”民主制度的庸俗做法。他同一切机会主义者一样,同现在的考茨基主义者一样,完全不懂得:第一,如果不在某种程度上“返回”到 “原始的”民主制度,从资本主义过渡到社会主义是不可能的(因为,不这样做,怎么能够过渡到由大多数居民以至全体居民行使国家职能呢?);第二,以资本主 义和资本主义文化为基础的“原始民主制度”同原始时代或资本主义以前时代的原始民主制度是不一样的。资本主义文化创立了大生产----工厂、铁路、邮政、电话等等,在这个基础上,旧的“国家政权”的大多数职能已经变得极其简单,已经可以简化为登记、记录、检查这样一些极其简单的手续,以致 每一个识字的人都完全能够胜任这些职能,行使这些职能只须付给普通的“工人工资”,并且可以(也应当)把这些职能中任何特权制、“长官制”的痕迹铲除干凈。

   一切公职人员毫无例外地完全由选举产生并可以随时撤换,把他们的薪金减到普通的“工人工资”的水平,这些简单的和“不言而喻”的民主措施使工人和大多数农 民的利益完全一致起来,同时成为从资本主义通向社会主义的桥梁。这些措施关系到对社会进行的国家的即纯政治的改造,但是这些措施自然只有同正在实行或正在 准备实行的“剥夺剥夺者”联系起来,也就是同变生产数据资本主义私有制为公有制联系起来,才会显示出全部意义和作用。

马克思写道:“公社实现了所有资产阶级革命都提出的廉价政府的口号,因为它取消了两项最大的开支,即军队和官吏。”

   农民同小资产阶级其它阶层一样,他们当中只有极少数人能够“上升”,能够“出人头地”(从资产阶级的意义来说),即变成富人,变成资产者,或者变成生活富 裕和享有特权的官吏。在任何一个有农民的资本主义国家(这样的资本主义国家占大多数),大多数农民是受政府压迫而渴望推翻这个政府、渴望有一个“廉价”政 府的。能够实现这一要求的只有无产阶级,而无产阶级实现了这一要求,也就是向国家的社会主义改造迈进了一步。

3.取消议会制

马克思写道:“公社不应当是议会式的,而应当是工作的机关,兼管行政和立法的机关。……

   ……普选制不是为了每三年或六年决定一次,究竟由统治阶级中的什么人在议会里代表和镇压(ver-und zertreten)人民,而是应当为组织在公社里的人民服务,正如个人选择的权利为任何一个工厂主服务,使他们能为自己的企业找到工人、监工和会计一样。”由于社会沙文主义和机会主义占了统治地位,这个在1871年 对议会制提出的精彩的批评,现在也属于马克思主义中“被忘记的言论”之列。部长和职业议员们,现今的无产阶级叛徒和“专讲实利的”社会党人,把批评议会制 完全让给无政府主义者去做,又根据这个非常正当的理由宣布,对议会制的任何批评都是“无政府主义”!!难怪“先进的”议会制国家的无产阶级一看到谢德曼、 大卫、列金、桑巴、列诺得尔、韩德逊、王德威尔得、斯陶宁格、布兰亭、比索拉蒂之流的“社会党人”就产生恶感,而日益同情无政府工团主义,尽管无政府工团 主义是机会主义的同胞兄弟。

   但是,马克思从来没有象普列汉诺夫和考茨基等人那样,把革命的辩证法看作是一种时髦的空谈或动听的词藻。马克思善于无情地屏弃无政府主义,鄙视它甚至不会 利用资产阶级议会这个“畜圈”,特别是在显然不具备革命形势的时候,但同时马克思又善于给议会制一种真正革命无产阶级的批评。

   每隔几年决定一次究竟由统治阶级中的什么人在议会里镇压人民、压迫人民,----这就是资产阶级议会制的真正本质,不仅在议会制的立宪君主国内是这样,而且在最民主的共和国内也是这样。

   但是,如果提出国家问题,如果把议会看作国家的一种机构,从无产阶级在这方面的任务的角度加以考察,那么摆脱议会制的出路何在呢?怎样才可以不要议会制呢?

   我们不得不一再指出,马克思从研究公社得出的教训竟被忘得这样干凈,以致对议会制的批评,除了无政府主义的或反动的批评,任何其它的批评都简直为现代的“社会民主党人”(应读作:现代的社会主义叛徒)所不知道了。

   摆脱议会制的出路,当然不在于取消代表机构和选举制,而在于把代表机构由清谈馆变为“工作”机构。“公社不应当是议会式的,而应当是工作的机构,兼管行政和立法的机构。”

   “不应当是议会式的,而应当是工作的”机构,这正好击中了现代的议员和社会民主党的议会“哈巴狗”的要害!请看一看任何一个议会□E的 国家,从美国到瑞士,从法国到英国和挪威等等,那里真正的“国家”工作是在幕后做的,是由各部、官厅和司令部进行的。议会专门为了愚弄“老百姓”而从事空 谈。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甚至在俄罗斯共和国这个资产阶级民主共和国里,在还没有来得及建立真正的议会以前,议会制的所有这些弊病就已经显露出来了。带有 腐朽的市侩习气的英雄们,如斯柯别列夫和策列铁里之流,切尔诺夫和阿夫克森齐耶夫之流,竟把苏维埃糟蹋成最卑鄙的资产阶级的议会,把它变成了清谈馆。在苏 维埃里,“社会党人”部长先生们用空谈和决议来愚弄轻信的农民。在政府里,不断地更换角色,一方面为的是依次让更多的社会革命党人和孟什维克尝尝高官厚禄 的“甜头”,另一方面为的是“转移”人民的“视线”。而在官厅里,在司令部里,却在“干着”“国家”工作!

   执政的“社会革命党”的机关报《人民事业报》不久以前在一篇社论中,用“大家”都以政治卖淫为业的“上流社会”中的人物的无比坦率的口吻自供说,甚至在 “社会党人”(请原谅我用这个名词!)主管的各部中,整个官吏机构实际上还是旧的,还在按旧的方式行使职权,十分“自由地”暗中破坏革命的创举!即使没有 这个自供,社会革命党人和孟什维克参加政府的实际情况不也证明了这一点吗?这里值得注意的只是,同立宪民主党人一起呆在官场里的切尔诺夫、鲁萨诺夫、晋季 诺夫之流以及《人民事业报》的其它编辑先生,是这样的不知羞耻,竟满不在乎地在公众面前象谈小事情一样厚着脸皮说,在“他们的”各部中一切照旧!!革命民 主的词句是用来愚弄乡下佬的,官吏的官厅的拖拉作风则是为了博得资本家的“欢心”,这就是“真诚”联合的实质。

   在公社用来代替资产阶级社会贪污腐败的议会的那些机构中,发表意见和讨论的自由不会流为骗局,因为议员必须亲自工作,亲自执行自己通过的法律,亲自检查实 际执行的结果,亲自对自己的选民直接负责。代表机构仍然存在,然而议会制这种特殊的制度,这种立法和行政的分工,这种议员们享有的特权地位,在这里是不存 在的。没有代表机构,我们不可能想象什么民主,即使是无产阶级民主;而没有议会制,我们却能够想象和应该想象,除非我们对资产阶级社会的批评是空谈,除非 推翻资产阶级统治的愿望不是我们真正的和真诚的愿望,而是象孟什维克和社会革命党人,象谢德曼、列金、桑巴、王德威尔得之流的那种骗取工人选票的“竞选” 词句。

   非常有教益的是:马克思在谈到既为公社需要、又为无产阶级民主需要的那种官吏的职能时,拿“任何一个工厂主”雇用的人员来作比喻,即拿雇用“工人、监工和会计”的普通资本主义企业来作比喻。

   马克思没有丝毫的空想主义,就是说,他没有虚构和幻想“新”社会。相反,他把从旧社会诞生新社会的过程、从前者进到后者的过渡形式,作为一个自然历史过程 来研究。他以无产阶级群众运动的实际经验为依据,竭力从这个经验中取得实际教训。他向公社“学习”,就象一切伟大的革命思想家不怕向被压迫阶级的伟大运动 的经验学习而从来不对这些运动作学究式的“训诫”(象普列汉诺夫说“本来就用不着拿起武器”,或者象策列铁里说“阶级应当自己约束自己”)一样。

   要一下子、普遍地、彻底地取消官吏,是谈不到的。这是空想。但是一下子打碎旧的官吏机器,立刻开始建立一个新的机器来逐步取消任何官吏,这并不是空想,这是公社的经验,这是革命无产阶级当前的直接任务。

   资本主义使“国家”管理的职能简化了,使我们有可能抛弃“长官职能”,把全部问题归结为无产者组织起来(成为统治阶级)以全社会名义雇用“工人、监工和会计”。

   我们不是空想主义者。我们并不“幻想”一下子就可以不要任何管理,不要任何服从;这种由于不懂得无产阶级专政的任务而产生的无政府主义幻想,与马克思主义 根本不兼容,实际上只会把社会主义革命拖延到人们变成另一种人的时候。我们不是这样,我们希望由现在的人来实行社会主义革命,而现在的人没有服从、没有监 督、没有“监工和会计”是不行的。

   但是所需要的服从,是对一切被剥削劳动者的武装先锋队----无产阶级的服从。国家官吏的特殊“长官职能”可以并且应该立即开始、在一天之内就开始用“监工和会计”的简单职能来代替,这些职能现在只要有一般市民的水平就完全能够胜任,行使这些职能只须付给“工人工资”就完全可以了。

   我们工人自己将以资本主义创造的成果为基础,依靠自己的工人的经验,建立由武装工人的国家政权维护的最严格的铁的纪律,来组织大生产,把国家官吏变成我们 的委托的简单执行者,变成对选民负责的、可以撤换的、领取微薄薪金的“监工和会计”(当然还要用各式各样的和各种等级的技术人员),----这 就是我们无产阶级的任务,无产阶级革命实现时就可以而且应该从这里开始做起。在大生产的基础上,这个开端自然会导致任何官吏逐渐“消亡”,使一种不带引号 的、与雇佣奴隶制不同的秩序逐渐建立起来,在这种秩序下,日益简化的监督职能和填制表报的职能将由所有的人轮流行使,然后将成为一种习惯,最后就不再成其 为特殊阶层的特殊职能了。

   19世纪70年 代,有一位聪明的德国社会民主党人认为邮政是社会主义经济的模型。这是非常正确的。目前邮政是按国家资本主义垄断组织的样式组成的一种经济。帝国主义逐渐 把所有托拉斯都变为这种样式的组织。这里压在那些工作繁重、忍饥挨饿的“粗笨的”劳动者头上的仍然是那个资产阶级的官僚机构。但是管理社会事务的机构在这 里已经准备好了。只要推翻资本家,用武装工人的铁拳粉碎这些剥削者的反抗,摧毁现代国家的官僚机器,我们就会有一个除掉了“寄生物”而技术装备程度很高的 机构,这个机构完全可以由已经联合起来的工人自己使用,雇用一些技术人员、监工和会计,对所有这些人的工作如同对所有“国家”官吏的工作一样,付给工人的 工资。这就是在对待一切托拉斯方面具体、实际而且立即可行的任务,它使劳动者免除剥削,并考虑到了实际上已经由公社开始了的尝试(特别是在国家建设方 面)。

   把整个国民经济组织得象邮政一样,做到在武装的无产阶级的监督和领导下使技术人员、监工和会计,如同所有公职人员一样,都领取不超过“工人工资”的薪金, 这就是我们最近的目标。这样的国家,在这样的经济基础上的国家,才是我们所需要的。这样才能取消议会制而保留代表机构,这样才能使劳动阶级的这些机构免除 家产阶级的糟蹋。

4.组织起民族的统一

   “……在公社没有来得及进一步加以发挥的全国组织纲要上说得十分清楚,公社应该成为甚至最小村落的政治形式……”巴黎的“全国代表会议”也应当由各个公社选举出来。

   “……那时还会留给中央政府的为数不多然而非常重要的职能,则不应该象有人故意捏造的那样予以废除,而应该交给公社的官吏,即交给那些严格负责的官吏。

   民族的统一不是应该破坏,相反地应该借助于公社制度组织起来,应该通过这样的办法来实现,即消灭以民族统一的体现者自居同时却脱离民族、凌驾于民族之上的 国家政权,这个国家政权只不过是民族躯体上的寄生赘瘤。旧政府权力的纯粹压迫机关应该铲除,而旧政府权力的合理职能应该从妄图站在社会之上的权力那里夺取 过来,交给社会的负责的公仆。”

   叛徒伯恩施坦所着的有赫罗斯特拉特名声的《社会主义的前提和社会民主党的任务》一书,再清楚不过地表明现代社会民主党内的机会主义者是多么不理解,或者更 确切些说,是多么不愿意理解马克思的这些论述。伯恩施坦正是在谈到马克思的上述这些话时写道,这个纲领“就其政治内容来说,在一切要点上都十分类似普鲁东 主张的联邦制……尽管马克思和‘小资产者’普鲁东〈伯恩施坦把“小资产者”这几个字放在引号内,想必他是表示讽刺〉之间有其它种种分歧,可是在这几点上, 他们的思路是再接近不过的”。伯恩施坦接着又说:自然,地方自治机关的意义在增长,但是“民主的第一个任务是不是就象马克思和普鲁东所想象的那样是废除现 代国家和完全改变其组织(由各省或各州的会议选出代表组织全国会议,而各省或各州的会议则由各公社选出代表组成),从而使全国代表机关的整个旧形式完全消 失,对此我是有怀疑的”。(伯恩施坦《前提》1899年德文版第134页和第136页)

   把马克思关于“消灭国家政权----寄生物”的观点同普鲁东的联邦制混为一谈,这简直是骇人听闻的事!但这不是偶然的,因为机会主义者从来没有想到,马克思在这里谈的根本不是同集中制对立的联邦制,而是要打碎在一切资产阶级国家里都存在的旧的资产阶级的国家机器。

   机会主义者所想到的,只是在自己周围、在充满市侩的庸俗习气和“改良主义的”停滞现象的环境中他所看到的东西,即只是“地方自治机关”!至于无产阶级革命,机会主义者连想都不会去想了。

   这是很可笑的。但值得注意的是,在这一点上竟没有人同伯恩施坦进行过争论。许多人都曾驳斥过伯恩施坦,特别是俄国著作界的普列汉诺夫和欧洲著作界的考茨基,但是,无论前者或后者都没有谈到伯恩施坦对马克思的这一歪曲。

   机会主义者根本不会革命地思考,根本不会思考革命,他们竟把“联邦制”强加在马克思头上,把他同无政府主义的始祖普鲁东混为一谈。而想成为正统派马克思主 义者、想捍卫革命的马克思主义学说的考茨基和普列汉诺夫却对此默不作声!这就是考茨基主义者和机会主义者极端庸俗地认识马克思主义同无政府主义的区别的根 源之一。关于这种庸俗的观点,我们以后还要讲到。

   在上述的马克思关于公社经验的论述中根本没有一点联邦制的痕迹。马克思和普鲁东相同的地方,恰巧是机会主义者伯恩施坦看不到的。而马克思和普鲁东不同的地方,恰巧是伯恩施坦认为相同的。

   马克思和普鲁东相同的地方,就在于他们两人都主张“打碎”现代国家机器。马克思主义同无政府主义(不管是普鲁东或巴枯宁)这一相同的地方,无论机会主义者或考茨基主义者都不愿意看见,因为他们在这一点上离开了马克思主义。

   马克思同普鲁东和巴枯宁不同的地方,恰巧就在联邦制问题上(更不用说无产阶级专政的问题了)。联邦制在原则上是从无政府主义的小资产阶级观点产生出来的。 马克思是主张集中制的。在他上述的论述中,丝毫也没有离开集中制。只有对国家充满市侩“迷信”的人们,才会把消灭资产阶级国家机器看成是消灭集中制!

   无产阶级和贫苦农民把国家政权掌握在自己手中,十分自由地按公社体制组织起来,把所有公社的行动统一起来去打击资本,粉碎资本家的反抗,把铁路、工厂、土 地以及其它私有财产交给整个民族、整个社会,难道这不是集中制吗?难道这不是最彻底的民主集中制、而且是无产阶级的集中制吗?

   伯恩施坦根本不会想到可能有自愿的集中制,可能使各公社自愿统一为一个民族,可能使无产阶级的公社在破坏资产阶级统治和资产阶级国家机器的事业中自愿溶合在一起。伯恩施坦同其它所有的庸人一样,以为集中制是只能从上面,只能由官吏和军阀强制实行和维持的东西。

   马克思似乎预料到会有人歪曲他的这些观点,所以特意着重指出,如果非难公社要破坏民族的统一、废除中央政权,那就是故意捏造。马克思特意使用“组织起民族的统一”这样的说法,以便提出自觉的、民主的、无产阶级的集中制来同资产阶级的、军阀的、官吏的集中制相对立。

   但是……充耳不闻比聋子还糟。现代社会民主党内的机会主义者正是充耳不闻消灭国家政权、铲除寄生物这样的话。

5.消灭寄生物----国家

   我们已经引用了马克思有关的言论,现在还应当补充几段。

   马克思写道:“……新的历史创举通常遭到的命运就是被误认为是对旧的、甚至已经过时的社会生活形式的抄袭,只要它们稍微与这些形式有点相似。于是这个摧毁 现代国家政权的新公社,也就被误认为是……中世纪公社的复活。……是……许多小邦的联盟〈孟德斯鸠,吉伦特派〉……是反对过分的中央集权的古老斗争的扩大 形式。……

   ……公社制度将把靠社会供养而又阻碍社会自由发展的寄生赘瘤----‘国家’迄今所吞食的一切力量归还给社会机体。仅仅这一点就会把法国的复兴向前推进了。……

   ……公社制度会使农村生产者在精神上受各省主要城市的领导,保证他们能够得到城市工人做他们利益的天然代表者。公社的存在自然而然会带来地方自治,但这种地方自治已经不是用来对抗现在已被废弃的国家政权的东西了。”

   “消灭国家政权”这个“寄生赘瘤”,“铲除”它,“破坏”它;“国家政权现在已被废弃”,----这就是马克思评价和分析公社的经验时在国家问题上使用的说法。

   所有这些都是在将近半世纪以前写的,现在必须把这些话发掘出来,使广大群众能够认识马克思主义的本来面目。马克思观察了他经历的最后一次大革命之后作出的结论,恰巧在新的无产阶级大革命时代到来的时候被人忘记了。

   “……人们对公社有各种不同的解释以及公社代表各种不同的利益,证明公社是一个高度灵活的政治形式,而一切旧有的政府形式在本质上都是压迫性的。公社的真 正秘密就在于:它实质上是工人阶级的政府,是生产者阶级同占有者阶级斗争的结果,是终于发现的、可以使劳动在经济上获得解放的政治形式。

   如果没有最后这个条件,公社制度就没有实现的可能,就是骗人的东西。……”

   空想主义者致力于“发现”可以对社会进行社会主义改造的各种政治形式。无政府主义者根本不考虑政治形式问题。现代社会民主党内的机会主义者则把议会制民主 国家的资产阶级政治形式当作不可逾越的极限,对这个“典范”崇拜得五体投地,宣布摧毁这些形式的任何意图都是无政府主义。

   马克思从社会主义和政治斗争的全部历史中得出结论:国家一定会消失;国家消失的过渡形式(从国家到非国家的过渡),将是“组织成为统治阶级的无产阶级”。但是,马克思并没有去发现这个未来的政治形式。他只是对法国历史作了精确的观察,对它进行了分析,得出了1851年所导致的结论:事情已到了破坏资产阶级的国家机器的地步。

   当无产阶级的群众革命运动已经爆发的时候,马克思就来研究这个运动究竟发现了什么样的形式,虽然这个运动遭到了挫折,虽然这个运动为期很短而且有显着的弱点。

   公社就是无产阶级革命“终于发现的”、可以使劳动在经济上获得解放的形式。

   公社就是无产阶级革命打碎资产阶级国家机器的第一次尝试和“终于发现的”、可以而且应该用来代替已被打碎的国家机器的政治形式。

   我们往下就会看到,俄国1905年革命和1917年革命在另一个环境和另一种条件下继续着公社的事业,证实着马克思这种天才的历史的分析。

 
第 四 章

续前。恩格斯的补充说明

   马克思对公社经验的意义问题指出了基本的要点。恩格斯不止一次地谈到这个问题,说明马克思的分析和结论,并且有时非常有力非常突出地阐明这个问题的其它方面,因此我们必须特别来谈谈这些说明。

1.《住宅问题》

   恩格斯在他论住宅问题的著作(1872年) 中,已经考虑到了公社的经验,几次谈到了革命在对待国家方面的任务。很有意思的是,他在谈到这个具体问题时,一方面明显地说明了无产阶级国家同现今的国家 相似的地方,根据这些相似的地方我们可以把两者都称为国家;另一方面又明显地说明了两者不同的地方,或者说,说明了向消灭国家的过渡。

   “怎样解决住宅问题呢?在现代社会里,解决这个问题同解决其它一切社会问题完全一样,即靠供求关系在经济上的逐渐均衡来解决,但是这样解决之后,这个问题 还会不断产生,就是说,一点也没有解决。社会革命将怎样解决这个问题呢?这不仅要以时间地点为转移,而且也同一些意义深远的问题有关,其中最重要的问题之 一就是消灭城乡对立的问题。既然我们不必为未来社会的组织臆造种种空想方案,也就用不着在这上面浪费时间。但有一点是肯定的,现在各大城市中有足够的住 宅,只要合理使用,就可以立即帮助解决真正的住宅缺乏问题。当然,要实现这一点,就必须剥夺现在的房主,让没有房子住或现在住得很挤的工人搬到这些住宅里 去。只要无产阶级取得了政权,这种为社会福利所要求的措施就会象现代国家剥夺其它东西和占据住宅那样容易实现了。”(1887年德文版第22页)

   这里没有考察国家政权形式的改变,只谈到国家政权活动的内容。剥夺和占据住宅是根据现今国家的命令进行的。无产阶级的国家,从形式上来讲,也会“下令”占 据住宅和剥夺房屋。但是很明显,旧的执行机构,即同资产阶级相联系的官吏机构,是根本不能用来执行无产阶级国家的命令的。

   “……必须指出,由劳动人民实际占有一切劳动工具和全部工业,是同普鲁东主义的‘赎买’办法完全相反的。如果采用后一种办法,单个劳动者将成为某一所住 宅、某一块农民土地、某些劳动工具的所有者;如果采用前一种办法,则‘劳动人民’将成为全部住宅、工厂和劳动工具的集体所有者。这些住宅、工厂等等,至少 是在过渡时期未必会毫无代价地交给个人或协作社使用。同样,消灭土地私有制并不要求消灭地租,而是要求把地租----虽然是用改变过的形式----转交给社会。所以,由劳动人民实际占有一切劳动工具,无论如何都不排除承租和出租的保存。”(第68页)

   我们在下一章将要考察在这段论述中触及的问题,即关于国家消亡的经济基础的问题。恩格斯非常谨慎,他说无产阶级国家“至少是在过渡时期未必”会毫无代价地 分配住宅。把属于全民的住宅租给单个家庭就既要征收租金,又要实行一定的监督,还要规定分配住宅的某种标准。这一切都需要有一定的国家形式,但决不需要那 种公职人员享有特权地位的特殊的军事和官僚机构。至于过渡到免费分配住宅,那是与国家的完全“消亡”联系着的。恩格斯谈到布朗基主义者在公社以后因受到公 社经验的影响而转到马克思主义的原则立场上的时候,曾顺便把这个立场表述如下:

“……无产阶级必须采取政治行动,必须实行专政,作为向废除阶级并和阶级一起废除国家的过渡……”(第55页)

   一些喜欢咬文嚼字的批评家或者“从事剿灭马克思主义”的资产阶级分子大概以为,在这里承认“废除国家”,在上述《反杜林论》的一段论述中又把这个公式当作 无政府主义的公式加以否定,是矛盾的。如果机会主义者把恩格斯也算作“无政府主义者”,那并没有什么奇怪,因为社会沙文主义者给国际主义者加上无政府主义 的罪名现在是愈来愈时行了。

   国家会随着阶级的废除而废除,马克思主义向来就是这样教导我们的。《反杜林论》的那段人所共知的关于“国家消亡”的论述,并不是简单地斥责无政府主义者主张废除国家,而是斥责他们鼓吹可以“在一天之内”废除国家。

   现在占统治地位的“社会民主主义”学说把马克思主义在消灭国家问题上对无政府主义的态度完全歪曲了,因此我们来回忆一下马克思和恩格斯同无政府主义者的一次论战,是特别有益的。

2.同无政府主义者的论战

   这次论战发生在1873年。马克思和恩格斯曾经把驳斥普鲁东主义者即“自治论者”或“反权威主义者”的文章寄给意大利的一个社会主义文集。这些文章在1913年才译成德文发表在《新时代》上。

马克思讥笑无政府主义者否认政治时写道:“……如果工人阶级的政治斗争采取革命的形式,如果工人建立起自己的革命专政来代替资产阶级专政,那他们就犯 了侮辱原则的莫大罪行,因为工人为了满足自己低微的起码的日常需要,为了粉碎资产阶级的反抗,竟不放下武器,不废除国家,而赋予国家以一种革命的暂时的形 式。……”(《新时代》第32年卷(1913-1914)第1册第40页)

   请看,马克思在驳斥无政府主义者时,仅仅是反对这样地“废除”国家!马克思完全不是反对国家将随阶级的消失而消失,或国家将随阶级的废除而废除,而是反对要工人拒绝使用武器,拒绝使用有组织的暴力,即拒绝使用应为“粉碎资产阶级的反抗”这一目的服务的国家。

   马克思故意着重指出无产阶级所必需的国家具有“革命的暂时的形式”,以免人们歪曲他同无政府主义斗争的真正意思。无产阶级需要国家只是暂时的。在废除国家 是目的这个问题上,我们和无政府主义者完全没有分歧。我们所断言的是,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就必须暂时利用国家权力的工具、手段、方法去反对剥削者,正如为 了消灭阶级,就必须实行被压迫阶级的暂时专政一样。马克思在驳斥无政府主义者时,把问题提得非常尖锐,非常明确:工人在推翻资本家的压迫时,应当“放下武 器”呢,还是应当利用它来反对资本家以粉碎他们的反抗?一个阶级有系统地利用武器反对另一个阶级,这不是国家的“暂时的形式”又是什么呢?

   每一个社会民主党人都应该问问自己:他在同无政府主义者论战时是这样提出国家问题的吗?第二国际大多数正式的社会党是这样提出国家问题的吗?

   恩格斯更加详尽更加通俗地阐明了这同一个思想。他首先讥笑了普鲁东主义者的胡涂观念,讥笑他们把自己称为“反权威主义者”,也就是否认任何权威、任何服 从、任何权力。恩格斯说,试拿工厂、铁路、在汪洋大海上航行的轮船来说吧,这是一些使用机器的、很多人有计划地共同工作的复杂技术设施,如果没有一定的服 从,因而没有一定的权威或权力,那就没有一样能够开动起来,这难道还不明显吗?

恩格斯写道:“……如果我拿这种论据来反对最顽固的反权威主义者,那他们就只能给我如下的回答:‘是的!这是对的,但是这里所说的并不是我们赋予我们的代表的那种权威,而是某种委托。’这些人以为,只要改变一下某一事物的名称,就可以改变这一事物本身。……”

   恩格斯指出,权威和自治都是相对的概念,它们的应用范围是随着社会发展阶段的不同而改变的,把它们看作绝对的东西是荒谬的;并且补充说,使用机器和大规模生产的范围在日益扩大。然后恩格斯从权威问题的一般论述转到国家问题。
他写道:“……如果自治论者仅仅是想说,未来的社会组织只会在生产条件所必然要求的限度内允许权威存在,那也许还可以同他们说得通。但是,他们闭眼不看一切使权威成为必要的事实,只是拚命反对字眼。

   为什么反权威主义者不只是限于高喊反对政治权威,反对国家呢?所有的社会主义者都认为,国家以及政治权威将由于未来的社会革命而消失,这就是说,社会职能 将失去其政治性质,而变为维护社会利益的简单的管理职能。但是,反权威主义者却要求在那些产生政治国家的社会关系废除以前,一举把政治国家废除。他们要求 把废除权威作为社会革命的第一个行动。

   这些先生见过革命没有?革命无疑是天下最权威的东西。革命就是一部分人用枪杆、刺刀、大炮,即用非常权威的手段强制另一部分人接受自己的意志。获得胜利的 政党迫于必要,不得不凭借它的武器对反动派造成的恐惧,来维持自己的统治。要是巴黎公社不依靠对付资产阶级的武装人民这个权威,它能支持一天以上吗?反过 来说,难道我们没有理由责备公社把这个权威用得太少了吗?总之,二者必居其一。或者是反权威主义者自己不知所云,如果是这样,那他们只是在散布胡涂观念; 或者他们是知道的,如果是这样,那他们就是在背叛无产阶级的事业。在这两种情况下,他们都只是为反动派效劳。”(第39页)

   在这些论述中涉及了在考察国家消亡时期的政治与经济的相互关系(下一章要专门论述这个问题)时应该考察的问题。那就是关于社会职能由政治职能变为简单管理 职能的问题和关于“政治国家”的问题。后面这个说法(它特别容易引起误会)指出了国家消亡有一个过程:正在消亡的国家在它消亡的一定阶段,可以叫作非政治 国家。

   恩格斯这些论述中最精彩的地方,仍然是他用来反驳无政府主义者的问题提法。愿意做恩格斯的学生的社会民主党人,从1873年 以来同无政府主义者争论过无数次,但他们在争论时所采取的态度,恰巧不是马克思主义者可以而且应该采取的。无政府主义者关于废除国家的观念是胡涂的,而且 是不革命的,恩格斯就是这样提问题的。无政府主义者不愿看见的,正是革命的产生和发展,正是革命在对待暴力、权威、政权、国家方面的特殊任务。

   现代社会民主党人通常对无政府主义的批评,可以归结为一种十足的市侩式的庸俗论调:“我们承认国家,而无政府主义者不承认!”这样的庸俗论调自然不能不使 那些稍有头脑的革命的工人感到厌恶。恩格斯就不是这样谈问题的。他着重指出,所有的社会主义者都承认国家的消失是社会主义革命的结果。然后他具体地提出革 命的问题,这个问题恰巧是机会主义的社会民主党人通常避而不谈而可以说是把它留给无政府主义者去专门“研究”的。恩格斯一提出这个问题就抓住了关键:公社 难道不应该更多地运用国家即武装起来并组织成为统治阶级的无产阶级这个革命政权吗?

   现在占统治地位的正式的社会民主党,对于无产阶级在革命中的具体任务问题,通常是简单地用庸人的讥笑来敷衍,至多也不过是含糊地用诡辩来搪塞,说什么“将 来再看吧”。因此无政府主义者有权责备这样的社会民主党,责备他们背弃了对工人进行革命教育的任务。恩格斯运用最近这次无产阶级革命的经验,正是为了十分 具体地研究一下无产阶级无论在对待银行方面还是在对待国家方面应该做什么和怎样做。

3.给倍倍尔的信

   恩格斯在1875年3月18-28日给倍倍尔的信中有下面这样一段话,这段话在马克思和恩格斯关于国家问题的著作中,如果不算是最精彩的论述,也得算是最精彩的论述之一。附带说一下,据我们所知,倍倍尔第一次发表这封信是在他1911年出版的回忆录(《我的一生》)第2卷里,也就是在恩格斯写好并发出这封信的36年之后。

   恩格斯在给倍倍尔的信里批判了也被马克思在给白拉克的有名的信里批判过的哥达纲领草案,并且特别谈到了国家问题,他写道:

“……自由的人民国家变成了自由国家。从字面上看,自由国家就是可以自由对待本国公民的国家,即具有专制政府的国家。应当抛弃这一切关于国家的废话, 特别是在出现了已经不是原来意义上的国家的巴黎公社以后。无政府主义者用‘人民国家’这一个名词把我们挖苦得很够了,虽然马克思驳斥普鲁东的著作以及后来 的《共产党宣言》都已经直接指出,随着社会主义社会制度的建立,国家就会自行解体和消失。既然国家只是在斗争中、在革命中用来对敌人实行暴力镇压的一种暂 时的机关,那么,说自由的人民国家,就纯粹是无稽之谈了:当无产阶级还需要国家的时候,它需要国家不是为了自由,而是为了镇压自己的敌人,一到有可能谈自 由的时候,国家本身就不再存在了。因此,我们建议把国家一词全部改成‘公团’,这是一个很好的德文古词,相当于法文的‘公社’。”(德文原版第321-322页)

   应当指出:这封信是谈党纲的,这个党纲马克思在离这封信仅仅几星期以后的一封信(马克思的信写于1875年5月5日)里曾作过批判;当时恩格斯和马克思一起住在伦敦。因此,恩格斯在最后一句话里用“我们”二字,无疑是以他自己和马克思的名义向德国工人党的领袖建议,把“国家”一词从党纲中去掉,用“公团”来代替。

   如果向为了迁就机会主义者而伪造出来的现代“马克思主义”的首领们建议这样来修改党纲,那他们该会怎样狂吠,骂这是“无政府主义”啊!
   让他们狂吠吧。资产阶级会因此称赞他们的。

   我们还是要做我们自己的事情。在修改我们的党纲时,绝对必须考虑恩格斯和马克思的意见,以便更接近真理,以便清除对马克思主义的歪曲而恢复马克思主义,以 便更正确地指导工人阶级争取自身解放的斗争。在布尔什维克当中大概不会有人反对恩格斯和马克思的建议。困难也许只是在用词上。德文中有两个词都作“公团” 解释,恩格斯用的那个词不是指单个的公团,而是指公团的总和即公团体系。俄文中没有这样一个词,也许只好采用法文中的“公社”一词,虽然这也有它的不足之 处。

   “巴黎公社已经不是原来意义上的国家”,----这 是恩格斯在理论上最重要的论断。看了上文以后,这个论断是完全可以理解的。公社已经不再是国家了,因为公社所要镇压的不是大多数居民,而是少数居民(剥削 者);它已经打碎了资产阶级的国家机器;居民已经自己上台来代替实行镇压的特殊力量。所有这一切都已经不是原来意义上的国家了。如果公社得到巩固,那么公 社的国家痕迹就会自行“消亡”,它就用不着“废除”国家机构,因为国家机构将无事可做而逐渐失去其作用。

   “无政府主义者用‘人民国家’这一个名词挖苦我们”,----恩 格斯的这句话首先是指巴枯宁和他对德国社会民主党人的攻击说的。恩格斯认为这种攻击有正确之处,因为“人民国家”象“自由的人民国家”一样,都是无稽之 谈,都是背离社会主义的。恩格斯竭力纠正德国社会民主党人反对无政府主义者的斗争,使这个斗争在原则上正确,使它摆脱在“国家”问题上的种种机会主义偏 见。真可惜!恩格斯的这封信竟被搁置了36年。我们在下□面可以看到,即使在这封信发表以后,考茨基实际上还是顽固地重犯恩格斯告诫过的那些错误。

   倍倍尔在1875年9月21日写回信给恩格斯,信中也谈到他“完全同意”恩格斯对纲领草案的意见,并说他责备了李卜克内西的让步态度(倍倍尔的回忆录德文版第2卷第334页)。但是把倍倍尔的《我们的目的》这本小册子拿来,我们却可以看到国家问题上一种完全错误的论调:

   “国家应当由基于阶级统治的国家变成人民国家。”(《我们的目的》1886年德文版第14页)

   这就是倍倍尔那本小册子第9版(第9版!)中的话!难怪德国社会民主党竟听任一些人如此顽固地重复关于国家问题的机会主义论调,特别是在恩格斯所作的革命解释被搁置起来而整个生活环境又长期使人“忘记”革命的时候。

4.对爱尔福特纲领草案的批判

   在分析马克思主义的国家学说时,不能不提到恩格斯在1891年6月29日寄给考茨基而过了10年以后才在《新时代》上发表的对爱尔福特纲领草案的批判,因为这篇文章主要就是批判社会民主党在国家结构问题上的机会主义观点的。

   顺便指出,恩格斯还对经济问题作了一个非常宝贵的指示,这说明恩格斯是如何细心、如何深刻地考察了现代资本主义的形态的变化,因而他才能在一定程度上预先 想到当前帝国主义时代的任务。这个指示是恩格斯由于该纲领草案用“无计划性”这个词来说明资本主义的特征而作的,他写道:

“……如果我们从股份公司进而来看那支配着和垄断着整个工业部门的托拉斯,那么,那里不仅私人生产停止了,而且无计划性也没有了。”(《新时代》第20年卷(1901-1902)第1册第8页)

   这里抓住了对现代资本主义即帝国主义的理论评价中最主要的东西,即资本主义转化为垄断资本主义。 后面这四个字必须用黑体加以强调,因为目前最普遍的一种错误就是资产阶级改良主义者所断言的什么垄断资本主义或国家垄断资本主义已经不是资本主义,已经可 以称为“国家社会主义”,如此等等。完全的计划性当然是托拉斯所从来没有而且也不对能有的。但是尽管托拉斯有计划性,尽管资本大王们能预先考虑到一国范围 内甚至国际范围内的生产规模,尽管他们有计划地调节生产,我们还是处在资本主义下,虽然是在它的新阶段,但无疑还是处在资本主义下。在无产阶级的真正代表 看来,这种资本主义之“接近”社会主义,只是证明社会主义革命已经接近,已经不难实现,已经可以实现,已经刻不容缓,而决不是证明可以容忍一切改良主义者 否认社会主义革命和粉饰资本主义。

   现在我们回过来讲国家问题。恩格斯在这里作了三方面的特别宝贵的指示:第一是关于共和国问题;第二是关于民族问题同国家结构的联系;第三是关于地方自治。

   关于共和国,恩格斯把这点作为批判爱尔福特纲领草案的重点。如果我们还记得当时爱尔福特纲领在整个国际社会民主党中具有怎样的意义,它怎样成了整个第二国际的典范,那么可以毫不夸大地说,恩格斯在这里是批判了整个第二国际的机会主义。

恩格斯写道:“草案的政治要求有一个很大的缺点。这里没有说〈黑体是恩格斯用的〉本来应当说的东西。”

   接着,恩格斯解释道:德国的宪法实质上是1850年最反动的宪法的抄本;帝国国会,正如威廉•李卜克内西所说的,只是“专制制度的遮羞布”;想在把各小邦的存在合法化、把德意志各小邦的联盟合法化的宪法的基础上实现“将一切劳动资料转变成公有财产”,“显然是荒谬的”。

“谈论这个问题是危险的”,----恩 格斯补充说,因为他深知在德国不能在纲领中公开提出建立共和国的要求。但是,恩格斯并不因为这个理由很明显,“大家”都满意,就这样算了。他接着说:“但 是,无论如何,事情总是要去解决的。这样做是多么必要,正好现在由在很大一部分社会民主党报刊中散布的机会主义证明了。现在有人因害怕反社会党人法重新恢 复,或者回想起在这项法律统治下发表的几篇过早的声明,就忽然想要党承认在德国的现行法律秩序下,可以通过和平方式实现党的一切要求。……”

   德国社会民主党人那样行事是害怕非常法重新恢复,----恩 格斯把这个主要事实提到首位,毫不犹豫地称之为机会主义,而且指出,正是因为在德国没有共和制和自由,所以幻想走“和平”道路是十分荒谬的。恩格斯非常谨 慎,没有束缚自己的手脚。他承认,在有共和制或有充分自由的国家里,和平地向社会主义发展是“可以设想”(仅仅是“设想”!)的,但是在德国,他重复说:

   “……在德国,政府几乎有无上的权力,帝国国会及其它一切代议机关毫无实权,因此,在德国宣布某种类似的做法,而且在没有任何必要的情况下宣布这种做法,就是揭去专制制度的遮羞布,自己去遮盖那赤裸裸的东西。……”

   德国社会民主党把这些指示“束之高阁”,党的大多数正式领袖果然就成了专制制度的遮羞者。

“……这样的政策归根到底只能把党引入迷途。人们把一般的抽象的政治问题提到首要地位,从而把那些在重大事件一旦发生,政治危机一旦来临就会自行提到 日程上来的迫切的具体问题掩盖起来。这除了使党突然在决定性的时刻束手无策,使党在具有决定意义的问题上由于从未进行过讨论而认识模糊和意见不一而外,还 能有什么结果呢?……

   为了眼前暂时的利益而忘记根本大计,只图一时的成就而不顾后果,为了运动的现在而牺牲运动的未来,这种做法可能也是出于‘真诚的’动机。但这是机会主义,始终是机会主义,而且‘真诚的’机会主义也许比其它一切机会主义更危险。……

   如果说有什么是勿庸置疑的,那就是,我们的党和工人阶级只有在民主共和国这种政治形式下,才能取得统治。民主共和国甚至是无产阶级专政的特殊形式,法国大革命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恩格斯在这里特别明确地重申了贯穿在马克思的一切著作中的基本思想,这就是:民主共和国是走向无产阶级专政的快捷方式。因为这样的共和国虽然丝毫没有消除 资本的统治,因而也丝毫没有消除对群众的压迫和阶级斗争,但是,它必然会使这个斗争扩大、展开、明朗化和尖锐化,以致一旦出现满足被压迫群众的根本利益的 可能性,这种可能性就必然通过而且只有通过无产阶级专政即无产阶级对这些群众的领导得到实现。对于整个第二国际来说,这也是马克思主义中“被忘记的言 论”,而孟什维克党在俄国1917年革命头半年的历史则把这种忘却揭示得再清楚不过了。

   恩格斯在谈到同居民的民族成分有关的联邦□制共和国问题时写道:

“应当用什么东西来代替现在的德国呢?〈它拥有反动的君主制宪法和同样反动的小邦分立制,这种分立制把“普鲁士主义”的种种特点固定下来,而不是使它 们在德国的整体中被融解掉〉在我看来,无产阶级只能采取单一而不可分的共和国的形式。联邦制共和国一般说来现在还是美国广大地区所必需的,虽然在它的东部 已经成为障碍。在英国,联邦制共和国将是前进一步,因为在这里,两个岛上居住着四个民族,议会虽然是统一的,但是却有三种立法体系同时并存。联邦制共和国 在小小的瑞士早已成为障碍,它之所以还能被容忍,只是因为瑞士甘愿充当欧洲国家体系中纯粹消极的一员。对德国说来,实行瑞士式的联邦制,那就是倒退一大 步。联邦制国家和单一制国家有两点区别,这就是:每个加盟的邦,即每个州都有它特别的民事立法、刑事立法和法院组织;其次,与国民议院并存的还有联邦议 院,在联邦议院中,每一个州无分大小,都以一州的资格参加表决。”在德国,联邦制国家是向单一制国家的过渡,所以不是要使1866年和1870年的“来自上面的革命”又倒退回去,而是要用“来自下面的运动”来加以补充。

   恩格斯对国家形式问题不但不抱冷淡态度,相反,他非常细致地努力去分析的正是过渡形式,以便根据每一个别场合的具体历史特点来弄清各该场合的过渡形式是从什么到什么的过渡。

   恩格斯同马克思一样,从无产阶级和无产阶级革命的观点出发坚持民主集中制,坚持单一而不可分的共和国。他认为联邦制共和国或者是一种例外,是发展的障碍, 或者是由君主国向集中制共和国的过渡,是在一定的特殊条件下的“前进一步”。而在这些特殊条件中,民族问题占有突出的地位。

   恩格斯同马克思一样,虽然无情地批判了小邦制的反动性和在一定的具体情况下用民族问题来掩盖这种反动性的行为,但是他们在任何地方都丝毫没有忽视民族问题 的倾向,而荷兰和波兰两国的马克思主义者在反对“自己”小国的狭隘市侩民族主义的极正当的斗争中,却常常表现出这种倾向。
   在英国,无论从地理条件、从共同的语言或从数百年的历史来看,似乎已经把各个小地区的民族问题都“解决了”。可是,甚至在这个国家里,恩格斯也注意到一个 明显的事实,即民族问题还没有完全消除,因此他承认建立联邦制共和国是“前进一步”。自然,这里他丝毫没有放弃批评联邦制共和国的缺点,丝毫没有放弃为实 现单一制的、民主集中制的共和国而最坚决地进行宣传和斗争。

但是,恩格斯絕對不像資產階級思想家和包括無政府主義者在內的小資產階級思想家那樣,從官僚制度的意義上去了解民主集中制。在恩格斯看來,集中制絲 毫不排斥這樣一種廣泛的地方自治,這種自治在各個市鎮和省自願堅持國家統一的同時,絕對能夠消除任何官僚制度和任何來自上面的“發號施令”。

恩格斯在發揮馬克思主義對于國家問題的綱領性觀點時寫道:“……因此,需要單一制的共和國,但並不是象現在法蘭西共和國那樣的共和國,現在的法 蘭西共和國同1798年建立的沒有皇帝的帝國沒有什麼不同。從1792年到1798年,法國的每個省、每個市鎮,都有美國式的完全的自治權,這是我們也應 該有的。至于應當怎樣組織自治和怎樣才可以不要官僚制,這已經由美國和法蘭西第一共和國給我們証明了,而現在又有澳大利亞、加拿大以及英國的其他殖民地給 我們証明了。這種省〈州〉的和市鎮的自治是比例如瑞士的聯邦制更自由得多的制度,在瑞士的聯邦制中,州對Bund〈即對整個聯邦國家〉而言固然有很大的獨 立性,但它對專區和市鎮也具有獨立性。州政府任命專區區長和市鎮長官,這在講英語的國家裡是絕對沒有的,而我們將來也堅決不要這樣的官吏,就像不要普魯士 的Landrat和Regierungsrat〈專員、縣長、省長以及所有由上面任命的官吏〉一樣。”根據這一點,恩格斯建議把黨綱關于自治問題的條文表 述如下:“省〈省或州〉、專區和市鎮通過由普選選出的官吏實行完全的自治。取消由國家任命的一切地方的和省的政權機關。”

   在被克倫斯基和其他“社會黨人”部長的政府封閉的《真理報》(1917年5月28日第68號)上我已經指出過,在這一點上(自然遠不止這一點),我國所謂 革命民主派的所謂社會黨人代表們是如何令人氣憤地背棄民主主義。自然,這些通過“聯合”而把自己同帝國主義資產階級拴在一起的人,對我指出的這些是充耳不 聞的。

   必須特別指出的是,恩格斯用事實和最確切的例子推翻了一種非常流行的、特別是在小資產階級民主派中間非常流行的偏見,即認為聯邦制共和國一定要比集中制共 和國自由。這種看法是不正確的。恩格斯所舉的1792-1798年法蘭西集中制共和國和瑞士聯邦制共和國的事實推翻了這種偏見。真正民主的集中制共和國賦 予的自由比聯邦制共和國要多。換句話說,在歷史上,地方、州等等能夠享有最多自由的是集中制共和國,而不是聯邦制共和國。

   對于這個事實,以及關于聯邦制共和國與集中制共和國和關于地方自治這整個問題,無論過去和現在,我們黨的宣傳鼓動工作都沒有充分注意。

5.1891年為馬克思的《內戰》所寫的導言

   恩格斯在為《法蘭西內戰》第3版寫的導言中(導言注明的日期是1891年3月18日,最初刊載在《新時代》雜志上),除了順便就有關對國家的態度的問題提 出一些值得注意的意見,還對公社的教訓作了極其鮮明的概括。這個概括,由于考慮到了公社以後20年的全部經驗而作得非常深刻,並且是專門用來反對流行于德 國的“對國家的迷信”的,完全可以稱為馬克思主義在國家問題上的最高成就。

恩格斯指出:法國每次革命以後工人總是武裝起來了;“因此,掌握國家大權的資產者的第一個信條就是解除工人的武裝。于是,在每次工人贏得革命以後就產生新的鬥爭,其結果總是工人失敗……”

   對各次資產階級革命的經驗作出的這個總結,真是又簡短,又明了。這裡正好抓住了問題的實質,也是國家問題的實質(被壓迫階級有沒有武裝?)。 正是這個實質卻是那些受資產階級思想影響的教授以及小資產階級民主派常常避而不談的。在1917年的俄國革命中,泄露資產階級革命的這個秘密的榮幸(卡芬 雅克式的榮幸)落到了“孟什維克”、“也是馬克思主義者”的策列鐵裡身上。他在6月11日的“具有歷史意義的”演說中,脫口說出了資產階級要解除彼得格勒 工人武裝的決定,當然,他把這個決定既說成是他自己的決定,又說成這就是“國家的”需要!

   策列鐵裡在6月11日發表的具有歷史意義的演說,當然會成為每一個研究1917年革命的歷史學家都要援引的一個最明顯的例証,証明策列鐵裡先生所率領的社會革命黨人同孟什維克的聯盟如何轉到資產階級方面來反對革命的無產階級。

   恩格斯順便提出的另外一個也是有關國家問題的意見是談宗教的。大家知道,德國社會民主黨隨著它的日益腐化而癒來癒機會主義化,癒來癒對“宣布宗教為私人的 事情”這個有名的公式進行庸俗的歪曲。就是說,把這個公式歪曲成似乎宗教問題對于革命無產階級政黨也是私人的事情!!恩格斯起來反對的就是這種對無產階級 革命綱領的完全背叛,但恩格斯在1891年還只看到自己黨內機會主義的最小的萌芽,因此他說得很謹慎:

“因為參加公社的差不多都是工人或公認的工人代表,所以它所通過的決議也就完全是無產階級性質的。有些決議把共和派資產階級只是由于怯懦才不肯 實行的、然而是工人階級自由活動的必要基礎的那些改革以法令形式確定下來,例如實行宗教對國家來說僅僅是私人事情的原則。有些決議則直接有利于工人階級, 並且在某種程度上深深刺入了舊社會制度的內臟。……”

   恩格斯故意強調“對國家來說”這幾個字,目的是要擊中德國機會主義的要害,因為德國機會主義宣布宗教對黨來說是私人的事情,這樣也就把革命無產階級政黨降 低到最庸俗的“自由思想派”那班市儈的水平,這種市儈可以容許不信宗教,但是拒絕執行對麻醉人民的宗教鴉片進行黨的鬥爭的任務。

   將來研究德國社會民主黨的歷史學家在探討該黨1914年遭到可恥的破產的根源時,會找到許多關于這個問題的有趣的材料:從該黨思想領袖考茨基的論文中為機會主義打開大門的曖昧言論起,直到黨對1913年的與教會分離的運動的態度止。

   現在我們來看一看恩格斯在公社以後20年是怎樣為鬥爭的無產階級總結公社教訓的。

   下面就是恩格斯認為最重要的教訓:

“……正是軍隊、政治警察、官僚這種舊的中央集權政府的壓迫權力,即由拿破侖在1798年建立,以後一直被每屆新政府當作合意的工具接收並利用來反對自己的敵人的權力,----正是這種權力應該在全國各地覆沒,正如它已在巴黎覆沒一樣。

   公社一開始就得承認,工人階級在獲得統治時,不能繼續運用舊的國家機器來進行管理;工人階級為了不致失去剛剛爭得的統治,一方面應當鏟除全部舊的、一直被 利用來反對它的壓迫機器,另一方面應當以宣布它自己所有的代表和官吏毫無例外地可以隨時撤換,來保証自己有可能防范他們。……”

   恩格斯一再著重指出,不僅在君主國,而且在民主共和國,國家依然是國家,也就是說仍然保留著它的基本特征:把公職人員,“社會公僕”,社會機關,變為社會的主人。

“……為了防止國家和國家機關由社會公僕變為社會主人----這種現象在至今所有的國家中都是不可避免的----公社採取了兩個正確的辦法。第 一,它把行政、司法和國民教育方面的一切職位交給由普選選出的人擔任,而且規定選舉者可以隨時撤換被選舉者。第二,它對所有公職人員,不論職位高低,都只 付給跟其他工人同樣的工資。公社所曾付過的最高薪金是6000法郎。這樣,即使公社沒有另外給各代表機構的代表以限權委托書,也能可靠地防止人們去追求升 官發財了。……”

   恩格斯在這裡接觸到了一個有趣的界限,在這個界限上,徹底的民主變成了社會主義,同時也要求實行社會主義。因為,要消滅國家就必須把國家機關的職能變為非 常簡單的監督和計算的手續,使大多數居民,而後再使全體居民,都能夠辦理,都能夠勝任。而要完全消除升官發財的思想,就必須使國家機關中那些無利可圖但是 “榮耀的”職位不能成為在銀行和股份公司內找到肥缺的橋樑,象在一切最自由的資本主義國家內所經常看到的那樣。

   但是,恩格斯並沒有犯有些馬克思主義者在民族自決權問題上所犯的那種錯誤:他們說民族自決權在資本主義下是不可能實現的,而在社會主義下則是多余的。這種 似乎很巧妙但實際上並不正確的論斷,對于任何一種民主制度,包括給官吏發微薄薪金的辦法在內,都可以套得上,因為在資本主義下徹底的民主制度是不可能的, 而在社會主義下則任何民主都是會消亡的。

   這是一種詭辯,正象一句古老的笑話所說的:一個人掉了一根頭發,他是否就成了禿子呢?

   徹底發展民主,找出徹底發展的種種形式,用實踐來檢驗這些形式等等,這一切都是為社會革命進行鬥爭的基本任務之一。任何單獨存在的民主制度都不會產生社會 主義,但在實際生活中民主制度永遠不會是“單獨存在”,而總是“共同存在”的,它也會影響經濟,推動經濟的改造,受經濟發展的影響等等。這就是活生生的歷 史辯証法。

   恩格斯繼續寫道:

“……這種炸毀舊的國家政權並以新的真正民主的國家政權來代替的情形,已經在《內戰》第3章中作了詳細的描述。但是這裡再一次簡單地談到這種代 替的幾個特點,這是必要的,因為恰巧在德國,對國家的迷信,已經從哲學方面轉到資產階級甚至很多工人的一般意識中去了。按照哲學家的學說,國家是‘觀念的 實現’,或是譯成了哲學語言的塵世的上帝王國,也就是永恆的真理和正義所借以實現或應當借以實現的場所。由此就產生了對國家以及一切有關國家的事物的盲目 崇拜,由于人們從小就習慣于認為全社會的公共事業和公共利益只能用舊的方法來處理和保護,即通過國家及其收入極多的官吏來處理和保護,這種崇拜就更容易生 根。人們以為,如果他們不再迷信世襲君主制而擁護民主共和制,那就已經是非常大膽地向前邁進了一步。實際上,國家無非是一個階級鎮壓另一個階級的機器,這 一點即使在民主共和制下也絲毫不比在君主制下差。國家再好也不過是無產階級在爭取階級統治的鬥爭勝利以後所繼承下來的一個禍害;勝利了的無產階級也將同公 社一樣,不得不立即盡量除去這個禍害的最壞方面,直到在新的自由的社會條件下成長起來的一代能夠把這全部國家廢物完全拋掉為止。”

   恩格斯告誡德國人,叫他們在以共和制代替君主制的時候不要忘記社會主義關于一般國家問題的原理。他的告誡現在看起來好象是直接對策列鐵裡和切爾諾夫之流先生們的教訓,因為他們在“聯合的”實踐中正好表現出對國家的迷信和盲目崇拜!

   還應當指出兩點:(1)恩格斯說,在民主共和制下,國家之為“一個階級壓迫另一個階級的機器”,“絲毫不”比在君主制下“差”,但這決不等于說,壓迫的形 式對于無產階級是無所謂的,象某些無政府主義者所“教導”的那樣。階級鬥爭和階級壓迫採取更廣泛、更自由、更公開的形式,能夠大大便于無產階級為消滅一切 階級而進行的鬥爭。

   (2)為什麼只有新的一代才能夠把這全部國家廢物完全拋掉呢?這個問題是同民主的消除問題聯系著的,現在我們就來談這個問題。

6.恩格斯論民主的消除

   恩格斯在談到“社會民主黨人”這個名稱在科學上不正確的時候,曾連帶說到這一點。

   恩格斯在給自己那本19世紀70年代主要是論述“國際”問題的文集(《〈人民國家報〉國際問題論文集》)作序(1894年1月3日,即恩格斯逝世前一年 半)的時候寫道,在所有的文章裡,他都用“共產黨人”這個名詞,而不用“社會民主黨人”,因為當時法國的普魯東派和德國的拉薩爾派都自稱為社會民主黨人。

恩格斯接著寫道:“……因此對馬克思和我來說,用如此有伸縮性的名稱來表示我們特有的觀點是絕對不行的。現在情況不同了,這個詞〈“社會民主黨 人”〉也許可以過得去,雖然對于經濟綱領不單純是一般社會主義的而直接是共產主義的黨來說,對于政治上的最終目的是消除整個國家因而也消除民主的黨來說, 這個詞還是不確切的。然而,對真正的〈黑體是恩格斯用的〉政黨說來,名稱總是不完全符合的;黨在發展,名稱卻不變。”

   辯証法家恩格斯到臨終時仍然忠于辯証法。他說:馬克思和我有過一個很好的科學上很確切的黨的名稱,可是當時沒有一個真正的即群眾性的無產階級政黨。現在 (19世紀末)真正的政黨是有了,可是它的名稱在科學上是不正確的。但這不要緊,“可以過得去”,只要黨在發展,只要黨意識到它的名稱在科學上不確切,不 讓這一點妨礙它朝著正確的方向發展就行!

   也許哪一位愛開玩笑的人會用恩格斯的話來安慰我們布爾什維克說:我們有真正的政黨,它在很好地發展;就連“布爾什維克”這樣一個毫無意義的奇怪的名詞,這 個除了表示我們在1903年布魯塞爾-倫敦代表大會上佔多數這一完全偶然的情況外並沒有什麼其他意思的名詞,也還“可以過得去”…… 現在,由于共和黨人 和“革命”市儈民主派在7、8月間對我黨實行迫害,“布爾什維克”這個名詞獲得了全民的榮譽,除此而外,這種迫害還表明我黨在真正的發展過程中邁進了多麼 巨大的具有歷史意義的一步,在這個時候,也許連我自己也對我在4月間提出的改變我黨名稱的建議表示懷疑了。也許我要向同志們提出一個“妥協辦法”:把我們 黨稱為共產黨,而把布爾什維克這個名詞放在括號內……

   但是黨的名稱問題遠不及革命無產階級對國家的態度問題重要。

   人們通常在談論國家問題的時候,老是犯恩格斯在這裡所告誡的而我們在前面也順便提到的那個錯誤。這就是:老是忘記國家的消滅也就是民主的消滅,國家的消亡也就是民主的消亡。


   乍看起來,這樣的論斷似乎是極端古怪而難于理解的;甚至也許有人會耽心,是不是我們在期待一個不遵守少數服從多數的原則的社會制度,因為民主也就是承認這個原則。

   不是的。民主和少數服從多數的原則不是一個東西。民主就是承認少數服從多數的國家,即一個階級對另一個階級、一部分居民對另一部分居民使用有系統的暴力的組織。

   我們的最終目的是消滅國家,也就是消滅任何有組織有系統的暴力,消滅任何加在人們頭上的暴力。我們並不期待一個不遵守少數服從多數的原則的社會制度。但 是,我們在向往社會主義的同時深信:社會主義將發展為共產主義,而對人們使用暴力,使一個人服從另一個人、使一部分居民服從另一部分居民的任何必要也將隨 之消失,因為人們將習慣于遵守公共生活的起碼規則,而不需要暴力和服從。

   為了強調這個習慣的因素,恩格斯就說到了新的一代,他們是“在新的自由的社會條件下成長起來的一代,能夠把這全部國家廢物完全拋掉”,----這裡所謂國家是指任何一種國家,其中也包括民主共和制的國家。

   為了說明這一點,就必須分析國家消亡的經濟基礎問題。


第 五 章
國家消亡的經濟基礎

   馬克思在他的《哥達綱領批判》(即1875年5月5日給白拉克的信,這封信直到1891年才在《新時代》第9年卷第1冊上發表,有俄文單行本)中對這個問 題作了最詳盡的說明。在這篇出色的著作中,批判拉薩爾主義的論戰部分可以說是遮蓋了正面論述的部分,即遮蓋了對共產主義發展和國家消亡之間的聯系的分析。

1.馬克思如何提出問題

   如果把馬克思在1875年5月5日給白拉克的信同我們在前面研究過的恩格斯在1875年3月28日給倍倍爾的信粗略地對照一下,也許會覺得馬克思比恩格斯帶有濃厚得多的“國家派”色彩,也許會覺得這兩位著作家對國家的看法有很大差別。

   恩格斯建議倍倍爾根本拋棄關于國家的廢話,把國家一詞從綱領中完全去掉而用“公團”一詞來代替;恩格斯甚至宣布公社已經不是原來意義上的國家。而馬克思卻談到“未來共產主義社會的國家制度”,這就是說,似乎他認為就是在共產主義下也還需要國家。

   但這種看法是根本不對的。如果仔細研究一下就可以知道,馬克思和恩格斯對國家和國家消亡問題的看法是完全一致的,上面所引的馬克思的話指的正是正在消亡的國家制度。

   很清楚,確定未來的“消亡”的日期,這是無從談起的,何況它顯然還是一個很長的過程。馬克思和恩格斯之間仿佛存在差別,是因為他們研究的題目不同,要解決 的任務不同。恩格斯的任務是要清楚地、尖銳地、概括地向倍倍爾指明,當時流行的(也是拉薩爾頗為讚同的)關于國家問題的偏見是十分荒謬的。而馬克思只是在 論述另一個題目即共產主義社會的發展時,順便提到了這個問題。

   馬克思的全部理論,就是運用最徹底、最完整、最周密、內容最豐富的發展論去考察現代資本主義。自然,他也就要運用這個理論去考察資本主義的即將到來的崩潰和未來共產主義的未來的發展。

   究竟根據什麼材料可以提出未來共產主義的未來發展問題呢?

   這裡所根據的是,共產主義是從資本主義中產生出來的,它是歷史地從資本主義中發展出來的,它是資本主義所產生的那種社會力量發生作用的結果。馬克思絲毫不 想制造烏托邦,不想憑空猜測無法知道的事情。馬克思提出共產主義的問題,正象一個自然科學家已經知道某一新的生物變種是怎樣產生以及朝著哪個方向演變才提 出該生物變種的發展問題一樣。

   馬克思首先掃除了哥達綱領在國家同社會的相互關系問題上造成的糊塗觀念。

他寫道:“……現代社會就是存在于一切文明國度中的資本主義社會,它或多或少地擺脫了中世紀的雜質,或多或少地由于每個國度的特殊的歷史發展而 改變了形態,或多或少地有了發展。‘現代國家’卻隨國境而異。它在普魯士德意志帝國同在瑞士不一樣,在英國同在美國不一樣。所以,‘現代國家’是一種虛 構。

   但是,不同的文明國度中的不同的國家,不管它們的形式如何紛繁,卻有一個共同點:它們都建立在資本主義多少已經發展了的現代資產階級社會的基礎上。所以, 它們具有某些根本的共同特征。在這個意義上可以談‘現代國家制度’,而未來就不同了,到那時‘現代國家制度’現在的根基即資產階級社會已經消亡了。

   于是就產生了一個問題:在共產主義社會中國家制度會發生怎樣的變化呢?換句話說,那時有哪些同現在的國家職能相類似的社會職能保留下來呢?這個問題只能科學地回答;否則,即使你把‘人民’和‘國家’這兩個詞聯接一千次,也絲毫不會對這個問題的解決有所幫助。……”

   馬克思這樣譏笑了關于“人民國家”的一切空話以後,就來提出問題,並且好象是告誡說:要對這個問題作出科學的解答,只有依靠確實肯定了的科學材料。
   由整個發展論和全部科學十分正確地肯定了的首要的一點,也是從前被空想主義者所忘記、現在又被害怕社會主義革命的現代機會主義者所忘記的那一點,就是在歷史上必然會有一個從資本主義向共產主義過渡的特殊時期或特殊階段。

2.從資本主義到共產主義的過渡

馬克思繼續寫道:“……在資本主義社會和共產主義社會之間,有一個從前者變為後者的革命轉變時期。同這個時期相適應的也有一個政治上的過渡時期,這個時期的國家只能是無產階級的革命專政。……”

   這個結論是馬克思根據他對無產階級在現代資本主義社會中的作用的分析,根據關于這個社會發展情況的材料以及關于無產階級與資產階級對立的利益不可調和的材料所得出的。

   從前,問題的提法是這樣的:無產階級為了求得自身的解放,應當推翻資產階級,奪取政權,建立自己的革命專政。

   現在,問題的提法已有些不同了:從向著共產主義發展的資本主義社會過渡到共產主義社會,非經過一個“政治上的過渡時期?”不可,而這個時期的國家只能是無產階級的革命專政。

   這個專政和民主的關系又是怎樣的呢?

   我們看到,《共產黨宣言》是幹脆把“無產階級轉化成統治階級”和“爭得民主”這兩個概念並列在一起的。根據上述一切,可以更準確地斷定民主在從資本主義向共產主義過渡時是怎樣變化的。

   在資本主義社會裡,在它最順利的發展條件下,比較完全的民主制度就是民主共和制。但是這種民主制度始終受到資本主義剝削制度狹窄框子的限制,因此它實質上 始終是少數人的即只是有產階級的、只是富人的民主制度。資本主義社會的自由始終與古希臘共和國的自由即奴隸主的自由大致相同。由于資本主義剝削制度的條 件,現代的雇傭奴隸被貧困壓得喘不過氣,結果都“無暇過問民主”,“無暇過問政治”,大多數居民在通常的平靜的局勢下都被排斥在社會政治生活之外。

   德國可以說是証實這一論斷的最明顯的例子,因為在這個國家裡,憲法規定的合法性保持得驚人地長久和穩定,幾乎有半世紀之久(1871-1914年),而在 這個時期內,同其他國家的社會民主黨相比,德國社會民主黨又做了多得多的工作來“利用合法性”,來使工人參加黨的比例達到舉世未有的高度。

   這種在資本主義社會裡能看到的有政治覺悟的積極的雇傭奴隸所佔的最大的百分比究竟是多少呢?1500萬雇傭工人中有100萬是社會民主黨黨員!1500萬雇傭工人中有300萬是工會會員!

   極少數人享受民主,富人享受民主,----這就是資本主義社會的民主制度。如果仔細地考察一下資本主義民主的結構,那麼無論在選舉權的一些“微小的”(似 乎是微小的)細節上(居住年限、婦女被排斥等等),或是在代表機構的辦事手續上,或是在行使集會權的實際障礙上(公共建築物不準“叫化子”使用!),或是 在純粹資本主義的辦報原則上,等等,到處都可以看到對民主制度的重重限制。用來對付窮人的這些限制、例外、排斥、阻礙,看起來似乎是很微小的,特別是在那 些從來沒有親身體驗過貧困、從來沒有接近過被壓迫階級群眾的生活的人(這種人在資產階級的政論家和政治家中,如果不佔百分之九十九,也得佔十分之九)看起 來是很微小的,但是這些限制加在一起,就把窮人排斥和推出政治生活之外,使他們不能積極參加民主生活。

   馬克思正好抓住了資本主義民主的這一實質,他在分析公社的經驗時說:這就是容許被壓迫者每隔幾年決定一次究竟由壓迫階級中的什麼人在議會裡代表和鎮壓他們!

   但是從這種必然是狹隘的、暗中排斥窮人的、因而也是徹頭徹尾虛偽騙人的資本主義民主向前發展,並不象自由派教授和小資產階級機會主義者所想象的那樣,是簡 單地、直線地、平穩地走向“日益徹底的民主”。不是的。向前發展,即向共產主義發展,必須經過無產階級專政,不可能走別的道路,因為再沒有其他人也沒有其 他道路能夠粉碎剝削者資本家的反抗。

   而無產階級專政,即被壓迫者先鋒隊組織成為統治階級來鎮壓壓迫者,不能僅僅只是擴大民主。除了把民主制度大規模地擴大,使它第一次成為窮人的、人民的而不 是富人的民主制度之外,無產階級專政還要對壓迫者、剝削者、資本家採取一系列剝奪自由的措施。為了使人類從雇傭奴隸制下面解放出來,我們必須鎮壓這些人, 必須用強力粉碎他們的反抗,----顯然,凡是實行鎮壓和使用暴力的地方,也就沒有自由,沒有民主。

   讀者總還記得,恩格斯在給倍倍爾的信中很好地闡明了這一點,他說:“無產階級需要國家不是為了自由,而是為了鎮壓自己的敵人,一到有可能談自由的時候,國家本身就不再存在了。”

   人民這個大多數享有民主,對人民的剝削者、壓迫者實行強力鎮壓,即把他們排斥于民主之外,----這就是民主在從資本主義向共產主義過渡時改變了的形態。

   只有在共產主義社會中,當資本家的反抗已經徹底粉碎,當資本家已經消失,當階級已經不存在(即社會各個成員在同社會生產資料的關系上已經沒有差別)的時 候,----只有在那個時候,“國家才會消失,才有可能談自由”。只有在那個時候,真正完全的、真正沒有任何例外的民主才有可能,才會實現。也只有在那個 時候,民主才開始消亡,道理很簡單:人們既然擺脫了資本主義奴隸制,擺脫了資本主義剝削制所造成的無數殘暴、野蠻、荒謬和醜惡的現象,也就會逐漸習慣于遵 守多少世紀以來人們就知道的、千百年來在一切行為守則上反復談到的、起碼的公共生活規則,而不需要暴力,不需要強制,不需要服從,不需要所謂國家這種實行 強制的特殊機構。

   “國家消亡”這個說法選得非常恰當,因為它既表明了過程的漸進性,又表明了過程的自發性。只有習慣才能夠發生而且一定會發生這樣的作用,因為我們在自己的 周圍千百萬次地看到,如果沒有剝削,如果根本沒有令人氣憤、引起抗議和起義而使鎮壓成為必要的現象,那麼人們是多麼容易習慣于遵守他們所必需的公共生活規 則。

   總之,資本主義社會裡的民主是一種殘缺不全的、貧乏的和虛偽的民主,是只供富人、只供少數人享受的民主。無產階級專政,向共產主義過渡的時期,將第一次提 供人民享受的、大多數人享受的民主,同時對少數人即剝削者實行必要的鎮壓。只有共產主義才能提供真正完全的民主,而民主癒完全,它也就癒迅速地成為不需要 的東西,癒迅速地自行消亡。

   換句話說,在資本主義下存在的是原來意義上的國家,即一個階級對另一個階級、而且是少數人對多數人實行鎮壓的特殊機器。很明顯,剝削者少數要能有系統地鎮 壓被剝削者多數,就必須實行極兇狠極殘酷的鎮壓,就必須造成大量的流血,而人類在奴隸制、農奴制和雇傭勞動制下就是這樣走過來的。

   其次,在從資本主義向共產主義過渡的時候鎮壓還是必要的,但這已經是被剝削者多數對剝削者少數的鎮壓。實行鎮壓的特殊機構,特殊機器,即“國家”,還是必 要的,但這已經是過渡性質的國家,已經不是原來意義上的國家,因為由昨天還是雇傭奴隸的多數人去鎮壓剝削者少數人,相對來說,還是一件很容易、很簡單和很 自然的事情,所流的血會比鎮壓奴隸、農奴和雇傭工人起義流的少得多,人類為此而付出的代價要小得多。而且在實行鎮壓的同時,還把民主擴展到絕大多數居民身 上,以致對實行鎮壓的特殊機器的需要就開始消失。自然,剝削者沒有極復雜的實行鎮壓的機器就鎮壓不住人民,但是人民鎮壓剝削者卻只需要有很簡單的“機 器”,即幾乎可以不要“機器”,不要特殊的機構,而只需要有簡單的武裝群眾的組織(如工兵代表蘇維埃,----我們先在這裡提一下)。

   最後,只有共產主義才能夠完全不需要國家,因為沒有人需要加以鎮壓了,----這裡所謂“沒有人”是指階級而言,是指對某一部分居民進行有系統的鬥爭而 言。我們不是空想主義者,我們絲毫也不否認個別人採取極端行動的可能性和必然性,同樣也不否認有鎮壓這種行動的必要性。但是,第一,做這件事情用不著什麼 實行鎮壓的特殊機器,特殊機構,武裝的人民自己會來做這項工作,而且做起來非常簡單容易,就象現代社會中任何一群文明人強行拉開打架的人或制止虐待婦女一 樣。第二,我們知道,產生違反公共生活規則的極端行動的根本社會原因是群眾受剝削和群眾貧困。這個主要原因一消除,極端行動就必然開始“消亡”。雖然我們 不知道消亡的速度和過程怎樣,但是,我們知道這種行動一定會消亡。而這種行動一消亡,國家也就隨之消亡。

   關于這個未來,馬克思並沒有陷入空想,他只是較詳細地確定了現在所能確定的東西,即共產主義社會低級階段和高級階段之間的差別。

3.共產主義社會的第一階段

   馬克思在《哥達綱領批判》中,詳細地駁斥了拉薩爾關于勞動者在社會主義下將領取“不折不扣的”或“全部的勞動產品”的思想。馬克思指出,從整個社會的全部 社會勞動中,必須扣除後備基金、擴大生產的基金和機器“磨損”的補償等等,然後從消費品中還要扣除用作管理費用以及用于學校、醫院、養老院等等的基金。

   馬克思不象拉薩爾那樣說些含糊不清的籠統的話(“全部勞動產品歸勞動者”),而是對社會主義社會必須怎樣管理的問題作了冷靜的估計。馬克思具體地分析了這種沒有資本主義存在的社會的生活條件,他說:

“我們這裡所說的〈在分析工人黨的綱領時〉是這樣的共產主義社會,它不是在它自身基礎上已經發展了的,恰好相反,是剛剛從資本主義社會中產生出來的,因此它在各方面,在經濟、道德和精神方面都還帶著它脫胎出來的那個舊社會的痕跡。”

   就是這個剛剛從資本主義脫胎出來的在各方面還帶著舊社會痕跡的共產主義社會,馬克思稱之為共產主義社會的“第一”階段或低級階段。

   生產資料已經不是個人的私有財產。它們已歸全社會所有。社會的每個成員完成一定份額的社會必要勞動,就從社會領得一張憑証,証明他完成了多少勞動量。他根 據這張憑証從消費品的社會儲存中領取相應數量的產品。這樣,扣除了用作社會基金的那部分勞動量,每個勞動者從社會領回的正好是他給予社會的。

   似乎“平等”就實現了。

   但是,當拉薩爾把這樣的社會制度(通常叫做社會主義,而馬克思稱之為共產主義的第一階段)說成是“公平的分配”,說成是“每人有獲得同等勞動產品的平等的權利”的時候,他是錯誤的,于是馬克思對他的錯誤進行了分析。

   馬克思說:這裡確實有“平等的權利”,但這仍然是“資產階級權利”,這個“資產階級權利”同任何權利一樣,是以不平等為前提的。任何權利都是把同一標準應 用在不同的人身上,即應用在事實上各不相同、各不同等的人身上,因而“平等的權利”就是破壞平等,就是不公平。的確,每個人付出與別人同等份額的社會勞 動,就能領取同等份額的社會產品(作了上述各項扣除之後)。

   然而各個人是不同等的:有的強些,有的弱些;有的結了婚,有的沒有結婚,有的子女多些,有的子女少些,如此等等。

馬克思總結說:“……因此,在提供的勞動相同、從而由社會消費基金中分得的份額相同的條件下,某一個人事實上所得到的比另一個人多些,也就比另一個人富些,如此等等。要避免所有這些弊病,權利就不應當是平等的,而應當是不平等的。……”

   可見,在共產主義第一階段還不能做到公平和平等,因為富裕的程度還會不同,而不同就是不公平。但是人剝削人已經不可能了,因為已經不能把工廠、機器、土地 等生產資料攫為私有了。馬克思通過駁斥拉薩爾泛談一般“平等”和“公平”的含糊不清的小資產階級言論,指出了共產主義社會的發展進程,說明這個社會最初只 能消滅私人佔有生產資料這一“不公平”現象,卻不能立即消滅另一不公平現象:“按勞動”(而不是按需要)分配消費品。

   庸俗的經濟學家,包括資產階級教授,包括“我們的”杜岡在內,經常譴責社會主義者,說他們忘記了人與人的不平等,說他們“幻想”消滅這種不平等。我們看到,這種譴責只能証明資產階級思想家先生們的極端無知。

   馬克思不僅極其準確地估計到了人們不可避免的不平等,而且還估計到:僅僅把生產資料轉歸全社會公有(通常所說的“社會主義”)還不能消除分配方面的缺點和“資產階級權利”的不平等,只要產品“按勞動”分配,“資產階級權利”就會繼續通行。

馬克思繼續說道:“……但是這些弊病,在經過長久陣痛剛剛從資本主義社會產生出來的共產主義社會第一階段,是不可避免的。權利決不能超出社會的經濟結構以及由經濟結構制約的社會的文化發展。……”

   因此,在共產主義社會的第一階段(通常稱為社會主義),“資產階級權利”沒有完全取消,而只是部分地取消,只是在已經實現的經濟變革的限度內取消,即只是 在同生產資料的關系上取消。“資產階級權利”承認生產資料是個人的私有財產。而社會主義則把生產資料變為公有財產。在這個范圍內,也只是在這個范圍內, “資產階級權利”才不存在了。

   但是它在它的另一部分卻依然存在,依然是社會各個成員間分配產品和分配勞動的調節者(決定者)。“不勞動者不得食”這個社會主義原則已經實現了;“對等量 勞動給予等量產品”這個社會主義原則也已經實現了。但是,這還不是共產主義,還沒有消除對不同等的人的不等量(事實上是不等量的)勞動給予等量產品的“資 產階級權利”。

   馬克思說,這是一個“弊病”,但在共產主義第一階段是不可避免的,因為,如果不願陷入空想主義,那就不能認為,在推翻資本主義之後,人們立即就能學會不要任何權利準則而為社會勞動,況且資本主義的廢除不能立即為這種變更創造經濟前提。

   可是,除了“資產階級權利”以外,沒有其他準則。所以就這一點說,還需要有國家在保衛生產資料公有制的同時來保衛勞動的平等和產品分配的平等。

   國家正在消亡,因為資本家已經沒有了,階級已經沒有了,因而也就沒有什麼階級可以鎮壓了。

   但是,國家還沒有完全消亡,因為還要保衛那個確認事實上的不平等的“資產階級權利”。要使國家完全消亡,必須有完全的共產主義。

4.共產主義社會的高級階段

   馬克思接著說:

“……在共產主義社會高級階段,在迫使個人奴隸般地服從分工的情形已經消失之後;在腦力勞動和體力勞動的對立也隨之消失之後;在勞動已經不僅僅 是謀生的手段,而且本身成了生活的第一需要之後;在隨著個人的全面發展生產力也增長起來,而集體財富的一切源泉都充分湧流之後,----只有在那個時候, 才能完全超出資產階級權利的狹隘眼界,社會才能在自己的旗幟上寫上:‘各盡所能,按需分配’。”

   只是現在我們才可以充分地認識到,恩格斯無情地譏笑那種把“自由”和“國家”這兩個名詞連在一起的荒謬見解,是多麼正確。還有國家的時候就沒有自由。到有自由的時候就不會有國家了。

   國家完全消亡的經濟基礎就是共產主義的高度發展,那時腦力勞動和體力勞動的對立已經消失,因而現代社會不平等的最重要的根源之一也就消失,而這個根源光靠把生產資料轉為公有財產,光靠剝奪資本家,是決不能立刻消除的。

   這種剝奪會使生產力有蓬勃發展的可能。我們看到,資本主義目前已經在令人難以置信地阻礙這種發展,而在現代已經達到的技術水平的基礎上本來是可以大有作為 的,因此我們可以絕對有把握地說,剝奪資本家一定會使人類社會的生產力蓬勃發展。但是,生產力將以什麼樣的速度向前發展,將以什麼樣的速度發展到打破分 工、消滅腦力勞動和體力勞動的對立、把勞動變為“生活的第一需要”,這都是我們所不知道而且也不可能知道的。

   因此,我們只能談國家消亡的必然性,同時著重指出這個過程是長期的,指出它的長短將取決于共產主義高級階段的發展速度,而把消亡的日期或消亡的具體形式問題作為懸案,因為現在還沒有可供解決這些問題的材料。

   當社會實現“各盡所能,按需分配”的原則時,也就是說,當人們已經十分習慣于遵守公共生活的基本規則,他們的勞動生產率已經極大地提高,以致他們能夠自願 地盡其所能來勞動的時候,國家才會完全消亡。那時,就會超出“資產階級權利的狹隘眼界”,超出這種使人象夏洛克那樣冷酷地斤斤計較,不願比別人多做半小時 工作,不願比別人少得一點報酬的狹隘眼界。那時,分配產品就無需社會規定每人應當領取的產品數量;每人將“按需”自由地取用。

   從資產階級的觀點看來,很容易把這樣的社會制度說成是“純粹的烏托邦”,並冷嘲熱諷地說社會主義者許諾每個人都有權利向社會領取任何數量的巧克力糖、汽 車、鋼琴等等,而對每個公民的勞動不加任何監督。就是今天,大多數資產階級“學者”也還在用這樣的嘲諷來搪塞,他們這樣做只是暴露他們愚昧無知和替資本主 義進行自私的辯護。

   說他們愚昧無知,是因為沒有一個社會主義者想到過要“許諾”共產主義高級發展階段的到來,而偉大的社會主義者在預見這個階段將會到來時所設想的前提,既不 是現在的勞動生產率,也不是現在的庸人,這種庸人正如波米亞洛夫斯基作品中的神學校學生一樣,很會“無緣無故地”糟蹋社會財富的儲存和提出不能實現的要 求。

   在共產主義的“高級”階段到來以前,社會主義者要求社會和國家對勞動量和消費量實行極嚴格的監督,不過這種監督應當從剝奪資本家和由工人監督資本家開始,並且不是由官吏的國家而是由武裝工人的國家來實行。

   說資產階級思想家(和他們的走卒,如策列鐵裡先生、切爾諾夫先生之流)替資本主義進行自私的辯護,正是因為他們一味爭論和空談遙遠的未來,而不談目前政治 上的迫切問題:剝奪資本家,把全體公民變為一個大“辛迪加”即整個國家的工作者和職員,並使這整個辛迪加的全部工作完全服從真正民主的國家,即工兵代表蘇 維埃國家。

   其實,當博學的教授,以及附和教授的庸人和策列鐵裡先生、切爾諾夫先生之流談到荒誕的烏托邦,談到布爾什維克的蠱惑人心的許諾,談到“實施”社會主義不可 能做到的時候,他們指的正是共產主義的高級階段,但是無論是誰都不僅沒有許諾過,而且連想也沒有想到過“實施”共產主義的高級階段,因為這根本無法“實 施”。

   這裡我們也就接觸到了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在科學上的差別問題,這個問題在上面引用的恩格斯說“社會民主黨人”這個名稱不正確的一段話裡已經談到。共產主義 第一階段或低級階段同共產主義高級階段之間的差別在政治上說將來也許很大,但現在在資本主義下來著重談論它就很可笑了,把這個差別提到首要地位的也許只有 個別無政府主義者(在克魯泡特金之流、格拉弗、科爾納利森和其他無政府主義“大師”們已經“象普列漢諾夫那樣”變成了社會沙文主義者,或者如少數沒有喪失 廉恥和良心的無政府主義者之一格耶所說,變成了無政府主義衛國戰士以後,如果無政府主義者當中還有人絲毫沒有學到什麼東西的話)。

   但是社會主義同共產主義在科學上的差別是很明顯的。通常所說的社會主義,馬克思把它稱作共產主義社會的“第一”階段或低級階段。既然生產資料已成為公有財 產,那麼“共產主義”這個名詞在這裡也是可以用的,只要不忘記這還不是完全的共產主義。馬克思的這些解釋的偉大意義,就在于他在這裡也徹底地運用了唯物主 義辯証法,即發展學說,把共產主義看成是從資本主義中發展出來的。馬克思沒有經院式地臆造和“虛構”種種定義,沒有從事毫無意義的字面上的爭論(什麼是社 會主義,什麼是共產主義),而是分析了可以稱為共產主義在經濟上成熟程度的兩個階段的東西。

   在第一階段,共產主義在經濟上還不可能完全成熟,完全擺脫資本主義的傳統或痕跡。由此就產生一個有趣的現象,這就是在共產主義第一階段還保留著“資產階級 權利的狹隘眼界”。既然在消費品的分配方面存在著資產階級權利,那當然一定要有資產階級國家,因為如果沒有一個能夠強制人們遵守權利準則的機構,權利也就 等于零。

   可見,在共產主義下,在一定的時期內,不僅會保留資產階級權利,甚至還會保留資產階級國家,----但沒有資產階級!

   這好象是奇談怪論,或只是一種玩弄聰明的辯証把戲,那些沒有花過一點功夫去研究馬克思主義的極其深刻的內容的人,就常常這樣來譴責馬克思主義。
   其實,無論在自然界或在社會中,實際生活隨時隨地都使我們看到新事物中有舊的殘余。馬克思並不是隨便把一小塊“資產階級”權利塞到共產主義中去,而是抓住了從資本主義脫胎出來的社會裡那種在經濟上和政治上不可避免的東西。

   在工人階級反對資本家以爭取自身解放的鬥爭中,民主具有巨大的意義。但是民主決不是不可逾越的極限,它只是從封建主義到資本主義和從資本主義到共產主義的道路上的階段之一。

   民主意味著平等。很明顯,如果把平等正確地理解為消滅階級,那麼無產階級爭取平等的鬥爭以及平等的口號就具有極偉大的意義。但是,民主僅僅意味著形式上的 平等。一旦社會全體成員在佔有生產資料方面的平等即勞動平等、工資平等實現以後,在人類面前不可避免地立即就會產生一個問題:要更進一步,從形式上的平等 進到事實上的平等,即實現“各盡所能,按需分配”的原則。至于人類會經過哪些階段,通過哪些實際措施達到這個最高目的,那我們不知道,也不可能知道。可 是,必須認識到:通常的資產階級觀念,即把社會主義看成一種僵死的、凝固的、一成不變的東西的這種觀念,是非常荒謬的;實際上,只是從社會主義實現時起, 社會生活和個人生活的各個領域才會開始出現迅速的、真正的、確實是群眾性的即有大多數居民參加然後有全體居民參加的前進運動。

   民主是國家形式,是國家形態的一種。因此,它同任何國家一樣,也是有組織有系統地對人們使用暴力,這是一方面。但另一方面,民主意味著在形式上承認公民一 律平等,承認大家都有決定國家制度和管理國家的平等權利。而這一點又會產生如下的結果:民主在其發展的某個階段首先把對資本主義進行革命的階級----無 產階級團結起來,使他們有可能去打碎、徹底摧毀、徹底鏟除資產階級的(哪怕是共和派資產階級的)國家機器即常備軍、警察和官吏,代之以武裝的工人群眾(然 後是人民普遍參加民兵)這樣一種更民主的機器,但這仍然是國家機器。

   在這裡,“量轉化為質”,因為這樣高度的民主制度,是同越出資產階級社會的框子、開始對社會進行社會主義的改造相聯系的。如果真是所有的人都參加國家管 理,那麼資本主義就不能支持下去。而資本主義的發展又為真是“所有的人”能夠參加國家管理創造了前提。這種前提就是:在一些最先進的資本主義國家中已經做 到的人人都識字,其次是千百萬工人已經在郵局、鐵路、大工廠、大商業企業、銀行業等等巨大的、復雜的、社會化的機構裡“受了訓練並養成了遵守紀律的習 慣”。

   在這種經濟前提下,完全有可能在推翻了資本家和官吏之後,在一天之內立刻著手由武裝的工人、普遍武裝的人民代表他們去監督生產和分配,計算勞動和產品。 (不要把監督和計算的問題同具有科學知識的工程師和農藝師等等的問題混為一談,這些先生今天在資本家的支配下工作,明天在武裝工人的支配下會更好地工 作。)

   計算和監督,----這就是把共產主義社會第一階段“調整好”,使它能正常地運轉所必需的主要條件。在這裡,全體公民都成了國家(武裝工人)雇用的職員。 全體公民都成了一個全民的、國家的“辛迪加”的職員和工人。全部問題在于要他們在正確遵守勞動標準的條件下同等地勞動,同等地領取報酬。對這些事情的計算 和監督已被資本主義簡化到了極點,而成為非常簡單、任何一個識字的人都能勝任的手續----進行監察和登記,算算加減乘除和發發有關的字據。

   當大多數人對資本家(這時已成為職員)和保留著資本主義惡習的知識分子先生們開始獨立進行和到處進行這種計算即這種監督的時候,這種監督就會成為真正包羅萬象的、普遍的和全民的監督,對它就絕對無法逃避、“無處躲藏”了。

   整個社會將成為一個管理處,成為一個勞動平等和報酬平等的工廠。
   但是,無產階級在戰勝資本家和推翻剝削者以後在全社會推行的這種“工廠”紀律,決不是我們的理想,也決不是我們的最終目的,而只是為了徹底肅清社會上資本主義剝削制造成的卑鄙醜惡現象和為了繼續前進所必需的一個階段。

   當社會全體成員或者哪怕是大多數成員自己學會了管理國家,自己掌握了這個事業,對極少數資本家、想保留資本主義惡習的先生們和深深受到資本主義腐蝕的工人 們“調整好”監督的時候,對任何管理的需要就開始消失。民主癒完全,它成為多余的東西的時候就癒接近。由武裝工人組成的、“已經不是原來意義上的國家”的 “國家”癒民主,則任何國家就會癒迅速地開始消亡。

   因為當所有的人都學會了管理,都來實際地獨立地管理社會生產,對寄生蟲、老爺、騙子等等“資本主義傳統的保持者”獨立地進行計算和監督的時候,逃避這種全 民的計算和監督就必然會成為極難得逞的、極罕見的例外,可能還會受到極迅速極嚴厲的懲罰(因為武裝工人是重實際的人,而不是重感情的知識分子;他們未必會 讓人跟自己開玩笑),以致人們對于人類一切公共生活的簡單的基本規則就會很快從必須遵守變成習慣于遵守了。

   到那時候,從共產主義社會的第一階段過渡到它的高級階段的大門就會敞開,國家也就隨之完全消亡。


第六章
馬克思主義被機會主義者庸俗化

   國家對社會革命的態度和社會革命對國家的態度問題,象整個革命問題一樣,是第二國際(1889-1914年)最著名的理論家和政論家們很少注意的。但是, 在機會主義逐漸滋長而使第二國際在1914年破產的過程中,最突出的一點就是:甚至當他們直接遇到這個問題的時候,他們還是竭力回避或者不加理會。

   總的看來可以說,由于在無產階級革命對國家的態度問題上採取了有利于機會主義和助長機會主義的躲躲閃閃的態度,結果就產生了對馬克思主義的歪曲和對馬克思主義的完全庸俗化。

   為了說明(哪怕是簡要地說明)這個可悲的過程,我們就拿最著名的馬克思主義理論家普列漢諾夫和考茨基來說吧。

1.普列漢諾夫與無政府主義者的論戰

   普列漢諾夫寫了一本專門論述無政府主義對社會主義的態度問題的小冊子,書名叫《無政府主義和社會主義》,于1894年用德文出版。

   普列漢諾夫竟有這樣的本事,能夠論述這個主題而完全回避反對無政府主義的鬥爭中最現實、最迫切、政治上最重要的問題,即革命對國家的態度和整個國家問題! 他的這本小冊子有兩部分特別突出:一部分是歷史文獻,其中有關于施蒂納和蒲魯東等人思想演變的寶貴材料;另一部分是庸俗的,其中有關于無政府主義者與強盜 沒有區別這樣拙劣的議論。

   這兩個主題拼在一起十分可笑,很足以說明普列漢諾夫在俄國革命前夜以及革命時期的全部活動,因為在1905-1917年,普列漢諾夫正是這樣表明自己是在政治上充當資產階級尾巴的半學理主義者,半庸人。

   我們已經看到,馬克思和恩格斯在同無政府主義者論戰時,怎樣極其詳盡地說明了自己在革命對國家的態度問題上的觀點。恩格斯在1891年出版馬克思的《哥達 綱領批判》時寫道:“我們〈即恩格斯和馬克思〉那時正在同巴枯寧及其無政府主義者進行最激烈的鬥爭,----那時離〈第一〉國際海牙代表大會閉幕才兩 年。”

   無政府主義者正是企圖把巴黎公社宣布為所謂“自己的”,說它証實了他們的學說,然而他們根本不懂得公社的教訓和馬克思對這些教訓的分析。對于是否需要打碎舊的國家機器以及用什麼東西來代替這兩個具體政治問題,無政府主義者連一個比較接近真理的答案都沒有提出過。

   但是在談“無政府主義和社會主義”時回避整個國家問題,不理會馬克思主義在公社以前和以後的全部發展,那就必然會滾到機會主義那邊去。因為機會主義求之不得的,正是完全不提我們剛才所指出的那兩個問題。光是這一點,已經是機會主義的勝利了。

2.考茨基與機會主義者的論戰

   考茨基的著作譯成俄文的無疑比譯成其他各國文字的要多得多。難怪有些德國社會民主黨人開玩笑說,在俄國讀考茨基著作的人比在德國還多(附帶說一說,在這個 玩笑裡含有比開這個玩笑的人所料到的更深刻得多的歷史內容:俄國工人在1905年對世界最優秀的社會民主主義文獻中的最優秀的著作表現了空前強烈的、前所 未見的需求,他們得到的這些著作的譯本和版本也遠比其他各國多,這樣就把一個比較先進的鄰國的豐富經驗加速地移植到我國無產階級運動這塊所謂新墾的土地上 來了)。

   考茨基在俄國特別出名,是因為他除了對馬克思主義作了通俗的解釋,還同機會主義者及其首領伯恩施坦進行了論戰。但是有一個事實幾乎是沒有人知道的,而如果 想要考察一下考茨基在1914-1915年危機最尖銳時期怎樣墮落到最可恥地表現出張皇失措和替社會沙文主義辯護的地步,那又不能放過這個事實。這個事實 就是:考茨基在起來反對法國最著名的機會主義代表(米勒蘭和饒勒斯)和德國最著名的機會主義代表(伯恩施坦)之前,表現過很大的動搖。1901-1902 年在斯圖加特出版的、捍衛革命無產階級觀點的、馬克思主義的《曙光》,曾不得不同考茨基進行論戰,把他在1900年巴黎國際社會黨代表大會上提出的決議叫 作“橡皮性”決議,因為這個決議對機會主義者的態度是曖昧的,躲躲閃閃的,調和的。在德國的書刊中還刊載過一些考茨基的信件,這些信件也表明他在攻擊伯恩 施坦之前有過很大的動搖。

   但是另一件事情的意義更重大得多,這就是:現在,當我們來研究考茨基最近背叛馬克思主義的經過的時候,就從他同機會主義者的論戰本身來看,從他提問題和解釋問題的方法來看,我們也看到,他恰恰是在國家問題上一貫傾向于機會主義。

   我們拿考茨基反對機會主義的第一部大作《伯恩施坦與社會民主黨的綱領》來說。考茨基詳細地駁斥了伯恩施坦。但是下面的情況值得注意。

   伯恩施坦在他著的有赫羅斯特拉特名聲的《社會主義的前提》一書中,指責馬克思主義為“布朗基主義”(此後,俄國機會主義者和自由派資產者千百次地重復這種 指責,用以攻擊革命馬克思主義的代表布爾什維克)。而且伯恩施坦還特別談到馬克思的《法蘭西內戰》,企圖(我們已經看到,這是枉費心機)把馬克思對公社的 教訓的觀點同蒲魯東的觀點混為一談。伯恩施坦特別注意馬克思在《共產黨宣言》的1872年序言中著重指出的結論,這個結論說:“工人階級不能簡單地掌握現 成的國家機器,並運用它來達到自己的目的。”

   伯恩施坦非常“喜愛”這句名言,所以他在自己那本書裡至少重復了三遍,並且把它完全歪曲成機會主義的見解。

   我們已經看到,馬克思是想說工人階級應當打碎、摧毀、炸毀全部國家機器。但在伯恩施坦看來,似乎馬克思說這句話是告誡工人階級不要在奪取政權時採取過激的革命手段。

   不能想象對馬克思思想的歪曲還有比這更嚴重更不像樣的了。

   而考茨基在詳盡駁斥伯恩施坦主義的時候是怎樣做的呢?

   他不去分析機會主義在這一點上對馬克思主義的徹頭徹尾的歪曲。他引証了我們在前面引証過的恩格斯為馬克思的《內戰》所寫的導言中的一段話,然後就說:根據 馬克思的意見,工人階級不能簡單地掌握現成的國家機器,但一般說來它是能夠掌握這個機器的。僅此而已。至于伯恩施坦把同馬克思的真正思想完全相反的東西硬 加在馬克思的身上,以及馬克思從1852年起就提出無產階級革命負有“打碎”國家機器的任務,考茨基卻只字不提。

   結果是:馬克思主義同機會主義在無產階級革命的任務問題上的最本質的差別被考茨基抹殺了!

   考茨基在“反駁”伯恩施坦時寫道:“關于無產階級專政問題,我們可以十分放心地留待將來去解決。”(德文版第172頁)

   這不是反駁伯恩施坦,同他進行論戰,實際上是向他讓步,是把陣地讓給機會主義,因為機會主義者現在所需要的,恰恰是把關于無產階級革命的任務的一切根本問題都“十分放心地留待將來去解決”。

   馬克思和恩格斯在1852年到1891年這40年當中,教導無產階級應當打碎國家機器。而考茨基在1899年,當機會主義者在這一點上完全背叛馬克思主義 的時候,卻用打碎國家機器的具體形式問題來偷換要不要打碎這個機器的問題,把我們無法預先知道具體形式這種“無可爭辯的”(也是爭不出結果的)庸俗道理當 作護身符!!

   在馬克思和考茨基之間,在他們對無產階級政黨組織工人階級進行革命準備這一任務所持的態度上,存在著一條不可逾越的鴻溝。

   我們再拿考茨基後來一部更成熟的、在很大程度上也是為了駁斥機會主義的錯誤而寫的著作來說。這就是他那本論“社會革命”的小冊子。作者在這裡把“無產階級 革命”和“無產階級制度”的問題作為自己專門的研究課題。作者發表了許多極寶貴的見解,但是恰恰回避了國家問題。在這本小冊子裡,到處都在談奪取國家政 權,並且只限于此,也就是說,考茨基選擇的說法是向機會主義者讓步的,因為他認為不破壞國家機器也能奪得政權。恰巧馬克思在1872年認為《共產黨宣言》 這個綱領中已經“過時的”東西,考茨基卻在1902年把它恢復了。

   在這本小冊子裡,專門有這樣一節:“社會革命的形式與武器”。其中既講到群眾性的政治罷工,又講到國內戰爭,又講到“現代大國的強力工具即官僚和軍隊”, 但是一個字也沒有提到公社已經給了工人什麼教訓。可見,恩格斯告誡人們特別是告誡德國社會黨人不要“盲目崇拜”國家,不是沒有原因的。

   考茨基把問題說成這樣:勝利了的無產階級“將實現民主綱領”。接著他敘述了綱領的各條。至于1871年在以無產階級民主代替資產階級民主的問題上所提出的一些新東西,他卻一個字也沒有提到。考茨基用下面這種聽起來好象“冠冕堂皇”的陳詞濫調來搪塞:

   “不言而喻,在現行制度下我們是不能取得統治的。革命本身要求先要進行持久的和深入的鬥爭來改變我們目前的政治結構和社會結構。”

   毫無疑義,這是“不言而喻”的,正如馬吃燕麥和伏爾加河流入裡海的真理一樣。所可惜的是他通過“深入的”鬥爭這種空洞而浮夸的言詞回避了革命無產階級的迫切問題:無產階級革命對國家、對民主的態度與以往非無產階級革命不同的“深入的地方”究竟在哪裡。

   考茨基回避這個問題,實際上就是在這個最重要的問題上向機會主義讓步,但他在口頭上卻氣勢洶洶地向它宣戰,強調“革命這個思想”的意義(如果怕向工人宣傳 革命的具體教訓,那麼試問這種“思想”還有多大價值呢?),或者說“革命的理想主義高于一切”,或者宣稱英國工人現在“幾乎與小資產者不相上下”。

   考茨基寫道:“在社會主義社會裡同時並存的可以有……各種形式上極不相同的企業:官僚的〈??〉、工會的、合作社的、個人的”…… “例如,有些企業非有 官僚〈??〉組織不可,鐵路就是這樣。在這裡,民主組織可以採取這樣的形式:工人選出代表來組成某種類似議會的東西,由這個議會制定工作條例並監督官僚機 構的管理工作。有些企業可以交給工會管理,另外一些企業則可以按合作原則來組織。”(1903年日內瓦版俄譯本第148頁和第115頁)

   這種論斷是錯誤的,它比馬克思和恩格斯在70年代用公社的教訓作例子來說明的倒退了一步。

   從必須有所謂“官僚”組織這一點看來,鐵路同大機器工業的一切企業,同任何一個工廠、大商店和大型資本主義農業企業根本沒有區別。在所有這些企業中,技術 條件都絕對要求嚴格地遵守紀律,要求每個人十分準確地執行給他指定的那一份工作,不然就會有完全停產或損壞機器和產品的危險。在所有這些企業中,工人當然 要“選出代表來組成某種類似議會的東西”。

   但是關鍵就在于這個“某種類似議會的東西”不會是資產階級議會機構式的議會。關鍵就在于,這個“某種類似議會的東西”不會僅僅“制定條例和監督官僚機構的 管理工作”,象思想沒有超出資產階級議會制框子的考茨基所想象的那樣。在社會主義社會裡,由工人代表組成的“某種類似議會的東西”當然會“制定條例和監 督”“機構的”“管理工作”,可是這個機構卻不會是“官僚的”機構。工人在奪得政權之後,就會把舊的官僚機構打碎,把它徹底摧毀,徹底粉碎,而用仍然由這 些工人和職員組成的新機構來代替它;為了防止這些人變成官僚,就會立即採取馬克思和恩格斯詳細分析過的措施:(1)不但選舉產生,而且隨時可以撤換; (2)薪金不得高于工人的工資;(3)立刻轉到使所有的人都來執行監督和監察的職能,使所有的人暫時都變成“官僚”,因而使任何人都不能成為“官僚”。

   考茨基完全沒有弄清楚馬克思的話:“公社不應當是議會式的,而應當是工作的機關,兼管行政和立法的機關。”

   考茨基完全不理解資產階級議會制與無產階級民主制度的區別,資產階級議會制是把民主(不是人民享受的)同官僚制(反人民的)結合在一起,而無產階級民主制度則立即採取措施來根除官僚制,它能夠把這些措施實行到底,直到官僚制完全消滅,人民的民主完全實現。

   考茨基在這裡暴露出來的仍然是那個對國家的“盲目崇拜”,對官僚制的“迷信”。

   現在來研究考茨基最後的也是最好的一部反對機會主義者的著作,即他的《取得政權的道路》的小冊子(好象沒有俄文版本,因為它是在1909年我們國內最反動 的時期出版的)。這本小冊子是一個很大的進步,因為它不象1899年所寫的反對伯恩施坦的小冊子那樣泛談革命綱領,也不象1902年寫的小冊子《社會革 命》那樣不涉及社會革命到來的時間問題而泛談社會革命的任務,它談的是那些使我們不得不承認“革命紀元”已經到來的具體情況。

   作者明確地指出,階級矛盾一般都在尖銳化,而帝國主義在這方面起著特別巨大的作用。在西歐“1789-1871年的革命時期”之後,東方從1905年起也 開始了同樣的時期。世界大戰已經迫在眉睫。“無產階級已經不能再說革命為時過早了。”“我們已經進入革命時期。”“革命紀元開始了。”

   這些話是說得非常清楚的。應當把考茨基的這本小冊子當作一個尺度來衡量一下,看看德國社會民主黨在帝國主義戰爭以前答應要做什麼,在戰爭爆時它(包括考茨 基本人)又墮落到多麼卑鄙的地步。考茨基在這本小冊子裡寫道:“目前的形勢會引起這樣一種危險:人們很容易把我們〈即德國社會民主黨〉看得比實際上溫 和。”事實表明,德國社會民主黨實際上比它表面看來要溫和得多,要機會主義得多!

   更值得注意的是,考茨基雖然如此明確地說革命紀元已經開始,但是就在他這本自稱為專門分析“政治革命”問題的小冊子裡,卻又完全回避了國家問題。
   所有這些回避問題、保持緘默、躲躲閃閃的做法加在一起,就必然使他完全滾到機會主義那邊去,這一點我們馬上就要談到。

   德國社會民主黨,以考茨基為代表,好象是在聲明說:我仍然堅持革命觀點(1899年);我特別承認無產階級的社會革命是不可避免的(1902年);我承認 革命的新紀元已經到來(1909年);但是,一涉及無產階級革命在對待國家方面的任務問題,我還是要從馬克思在1852年所說的話向後倒退(1912 年)。
   在考茨基與潘涅庫克的論戰中,問題就是這樣明擺著的。

3.考茨基與潘涅庫克的論戰

   潘涅庫克以“左翼激進”派的一個代表的資格出來反對考茨基,在這個派別內有羅莎•盧森堡、卡爾•拉狄克等人,這個派別堅持革命策略,一致確信考茨基已經轉 到“中派”立場而無原則地搖擺于馬克思主義和機會主義之間。這個看法已經由戰爭充分証明是正確的,在戰時,“中派”(有人稱它為馬克思主義的派別是錯誤 的),即“考茨基派”,充分暴露了它的醜態。

   潘涅庫克在一篇談到了國家問題的文章《群眾行動與革命》(《新時代》第30年卷(1912)第2冊)裡,說考茨基的立場是“消極的激進主義”立場,是“毫 無作為的等待論”。“考茨基不願看到革命的過程。”(第616頁)潘涅庫克這樣提出問題,就接觸到了我們所關心的關于無產階級革命在對待國家方面的任務問 題。
   他寫道:“無產階級的鬥爭不單純是為了國家政權而反對資產階級的鬥爭,而且是反對國家政權的鬥爭…… 無產階級革命的內容,就是用無產階級的強力工具去消滅和取消國家的強力工具…… 只有當鬥爭的最後結果是國家組織的完全破壞時,鬥爭才告終止。多數人的組織的優越性的証明,就是它能消滅佔統治地位的少數人的組織。”(第548頁)

   潘涅庫克表達自己思想的時候在措詞上有很大的缺點,但是意思還是清楚的,現在來看一看考茨基怎樣反駁這種思想倒是很有意思的。

   考茨基寫道:“到現在為止,社會民主黨人與無政府主義者之間的對立,就在于前者想奪取國家政權,後者卻想破壞國家政權。潘涅庫克則既想這樣又想那樣。”(第724頁)

   如果說潘涅庫克的說法犯了不明確和不具體的毛病(他的文章中其他一些與本題無關的缺點,這裡暫且不談),那麼考茨基倒恰恰是把潘涅庫克指出的具有原則意義 的實質抓住了,而就在這個根本的具有原則意義的問題上,他完全離開了馬克思主義立場,完全轉到機會主義那邊去了。他對社會民主黨人與無政府主義者的區別所 作的說明是完全不對的,馬克思主義完全被他歪曲和庸俗化了。

   馬克思主義者與無政府主義者之間的區別是在于:(1)馬克思主義者的目的是完全消滅國家,但他們認為,只有在社會主義革命把階級消滅之後,即導向國家消亡 的社會主義建立起來之後,這個目的才能實現;無政府主義者則希望在一天之內完全消滅國家,他們不懂得實現這個消滅的條件。(2)馬克思主義者認為無產階級 在奪得政權之後,必須徹底破壞舊的國家機器,用武裝工人的組織組成的、公社那種類型的新的國家機器來代替它;無政府主義者主張破壞國家機器,但是,他們完 全沒有弄清楚無產階級將用什麼來代替它以及無產階級將怎樣利用革命政權;無政府主義者甚至否定革命無產階級應利用國家政權,否定無產階級的革命專政。 (3)馬克思主義者主張通過利用現代國家來使無產階級進行革命的準備;無政府主義者則否定這一點。

   在這場爭論中,代表馬克思主義的恰恰是潘涅庫克而不是考茨基,因為正是馬克思教導我們說,無產階級不能簡單地奪取國家政權,也就是說,不能只是把舊的國家機構轉到新的人手中,而應當打碎、摧毀這個機構,用新的機構來代替它。

   考茨基離開馬克思主義而轉到機會主義者那邊去了,因為正是機會主義者所完全不能接受的破壞國家機器的思想在他那裡完全不見了,而他把“奪取”解釋成簡單地獲得多數,這也給機會主義者留下了後路。

   考茨基為了掩飾自己對馬克思主義的歪曲,就採用了書呆子的辦法:“引証”馬克思本人的話。馬克思在1850年曾說必須“堅決使權力集中于國家政權掌握之下”。考茨基就得意洋洋地問道:潘涅庫克是不是想破壞“集中制”呢?

   這不過是一種把戲,正象伯恩施坦說馬克思主義和蒲魯東主義都主張用聯邦制代替集中制一樣。

   考茨基的“引証”是牛頭不對馬嘴。集中制無論在舊的國家機器或新的國家機器的條件下,都是可能實現的。工人們自願地把自己的武裝力量統一起來,這就是集中 制,但這要以“完全破壞”常備軍、警察和官僚這種集中制的國家機構為基礎。考茨基採取了十足的欺騙手段,回避了大家都知道的馬克思和恩格斯關于公社的言 論,卻搬出一些文不對題的引証來。

   考茨基繼續寫道:“……也許是潘涅庫克想要取消官吏的國家職能吧?但是,我們無論在黨組織或在工會組織內都非有官吏不可,更不必說在國家管理機關內了。我 們的綱領不是要求取消國家官吏,而是要求由人民選舉官吏…… 現在我們談的並不是‘未來的國家’的管理機構將採取什麼樣的形式,而是在我們奪取國家政權以前〈黑體是考茨基用的〉我們的政治鬥爭要不要消滅國家政權。哪一個部和它的官吏可以取消呢?”他列舉了教育部、司法部、財政部、陸軍部。“不,現有各部中沒有一 個部是我們反政府的政治鬥爭要取消的…… 為了避免誤會,我再說一遍:現在談的不是獲得勝利的社會民主黨將賦予‘未來的國家’以什麼樣的形式,而是我們作 為反對黨應該怎樣去改變現今的國家。”(第725頁)

   這顯然是故意歪曲。潘涅庫克提出的正是革命問題。這無論在他那篇文章的標題上或在上面所引的那段話中都講得很清楚。考茨基跳到“反對黨”問題上去,正是以 機會主義觀點偷換革命觀點。照他的意思:現在我們是反對黨,到奪取政權以後我們再專門來談。革命不見了!這正是機會主義者所需要的。

   這裡所說的不是反對黨,也不是一般的政治鬥爭,而正是革命。革命就是無產階級破壞“管理機構”和整個國家機構,用武裝工人組成的新機構來代替它。考茨基暴 露了自己對“各部”的“盲目崇拜”,試問,為什麼不可以由----譬如說----擁有全權的工兵代表蘇維埃設立的各種專家委員會去代替“各部”呢?

   問題的本質完全不在于將來是否保留“各部”,是否設立“各種專家委員會”或其他什麼機構,這根本不重要。問題的本質在于:是保存舊的國家機器(它與資產階 級有千絲萬縷的聯系,並且浸透了因循守舊的惡習)呢,還是破壞它並用新的來代替它。革命不應當是新的階級利用舊的國家機器來指揮、管理,而應當是新的階級 打碎這個機器,利用新的機器來指揮、管理,----這就是考茨基所抹殺或者完全不理解的馬克思主義的基本思想。

   他提出的官吏問題,清楚地表明他不理解公社的教訓和馬克思的學說。他說:“我們無論在黨組織或在工會組織內都非有官吏不可……”

   我們在資本主義下,在資產階級統治下是非有官吏不可的。無產階級受資本主義的壓迫,勞動群眾受資本主義的奴役。在資本主義下,由于雇傭奴隸制和群眾貧困的 整個環境,民主制度受到束縛、限制、閹割和弄得殘缺不全。因為這個緣故,而且僅僅因為這個緣故,我們政治組織和工會組織內的公職人員是受到了資本主義環境 的腐蝕(確切些說,有被腐蝕的趨勢),是有變為官僚的趨勢,也就是說,是有變為脫離群眾、站在群眾之上、享有特權的人物的趨勢。

   這就是官僚制的實質,在資本家被剝奪以前,在資產階級被推翻以前,甚至無產階級的公職人員也免不了在一定程度上“官僚化”。

   在考茨基看來,既然選舉產生的公職人員還會存在,那也就是說,官吏在社會主義下也還會存在,官僚還會存在!這一點恰恰是不對的。馬克思正是以公社為例指 出,在社會主義下,公職人員將不再是“官僚”或“官吏”,其所以能如此,那是因為除了選舉產生,還可以隨時撤換,並且還把薪金減到工人平均工資的水平,並 且還以“工作的即兼管行政和立法的”機構去代替議會式的機構。

   實質上,考茨基用來反駁潘涅庫克的全部論據,特別是考茨基說我們無論在工會組織或在黨組織內都非有官吏不可這個絕妙的理由,証明考茨基是在重復過去伯恩施 坦用來反對馬克思主義的那一套“理由”。伯恩施坦在他那本背叛變節的作品《社會主義的前提》中,激烈反對“原始”民主的思想,反對他所稱為“學理主義的民 主制度”的東西,即實行限權委托書制度,公職人員不領報酬,中央代表機關軟弱無力等等。為了証明這種“原始”民主制度的不中用,伯恩施坦就援引了維伯夫婦 所闡述的英國工聯的經驗。據說,工聯根據自己70年來在“完全自由”(德文版第137頁)的條件下發展的情形,確信原始的民主制度已不中用,因而用普通的 民主制度,即與官僚制相結合的議會制代替了它。

   其實,工聯並不是在“完全自由”的條件下,而是在完全的資本主義奴役下發展的,在這種奴役下,對普遍存在的邪惡現象、暴虐、欺騙以及把窮人排斥在“最高” 管理機關之外的現象,自然非作種種讓步“不可”。在社會主義下,“原始”民主的許多東西都必然會復活起來,因為人民群眾在文明社會史上破天荒第一次站起來 了,不僅獨立地參加投票和選舉,而且獨立地參加日常管理。在社會主義下,所有的人將輪流來管理,因此很快就會習慣于不要任何人來管理。

   馬克思以其天才的批判分析才能,從公社所採取的實際措施中看到了一個轉變。機會主義者因為膽怯,因為不願意與資產階級斷然決裂而害怕這個轉變,不願意承認 這個轉變;無政府主義者則由于急躁或由于根本不懂得大規模社會變動的條件而不願意看到這個轉變。“根本用不著考慮破壞舊的國家機器,我們沒有各部和官吏可 不行啊!”----機會主義者就是這樣議論的,他們滿身庸人氣,實際上不但不相信革命和革命的創造力,而且還對革命害怕得要死(象我國孟什維克和社會革命 黨人害怕革命一樣)。

   “只需要考慮破壞舊的國家機器,用不著探究以往無產階級革命的具體教訓,用不著分析應當用什麼來代替和怎樣代替要破壞的東西。”----無政府主義者(當 然是無政府主義者當中的優秀分子,而不是那些追隨克魯泡特金之流的先生去做資產階級尾巴的無政府主義者)就是這樣議論的;所以他們就採取拚命的策略,而不 是為完成具體的任務以大無畏的精神同時考慮到群眾運動的實際條件來進行革命的工作。

   馬克思教導我們要避免這兩種錯誤,教導我們要以敢于舍身的勇氣破壞全部舊的國家機器,同時又教導我們要具體地提問題:看,公社就是通過實行上述種種措施來 擴大民主制度和根絕官僚制,得以在數星期內開始建立新的無產階級的國家機器。我們要學習公社戰士的革命勇氣,要把他們的實際措施看作是具有實際迫切意義並 立即可行的那些措施的一個輪廓,如果沿著這樣的道路前進,我們就一定能徹底破壞官僚制。

   徹底破壞官僚制的可能性是有保証的,因為社會主義將縮短工作日,使群眾能過新的生活,使大多數居民無一例外地人人都來執行“國家職能”,這也就會使任何國家完全消亡。

   考茨基繼續寫道:“……群眾罷工的任務在任何時候都不能是破壞國家政權,而只能是促使政府在某個問題上讓步,或用一個同情無產階級的政府去代替敵視無產階 級的政府…… 可是,在任何時候,在任何條件下,這〈即無產階級對敵對政府的勝利〉都不能導致國家政權的破壞,而只能引起國家政權內部力量對比的某種變 動…… 因此,我們政治鬥爭的目的,和從前一樣,仍然是以取得議會多數的辦法來奪取國家政權,並且使議會變成政府的主宰。”(第726、727、732 頁)
   這真是最純粹最庸俗的機會主義,是口頭上承認革命而實際上背棄革命。考茨基的思想僅限于要一個“同情無產階級的政府”,這與1847年《共產黨宣言》宣稱“無產階級組織成為統治階級”比較起來,是倒退到了庸人思想的地步。

   考茨基只得去同謝德曼、普列漢諾夫和王德威爾得之流實行他所愛好的“統一”了,因為他們都讚成為爭取一個“同情無產階級的”政府而鬥爭。

   我們卻要同這些社會主義的叛徒決裂,要為破壞全部舊的國家機器而鬥爭,使武裝的無產階級自己成為政府。這二者有莫大的區別。

   考茨基只得成為列金和大衛之流,普列漢諾夫、波特列索夫、策列鐵裡和切爾諾夫之流的親密伙伴了,因為他們完全讚同為爭取“國家政權內部力量對比的變動”而 鬥爭,為“取得議會多數和爭取一個主宰政府的全權議會”而鬥爭,----這是一個極為崇高的目的,在這個目的下,一切都可以為機會主義者接受,一切都沒有 超出資產階級議會制共和國的框子。

   我們卻要同機會主義者決裂;整個覺悟的無產階級將同我們一起進行鬥爭,不是去爭取“力量對比的變動”,而是去推翻資產階級,破壞資產階級的議會制,建立公社類型的民主共和國或工兵代表蘇維埃共和國,建立無產階級的革命專政。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在國際社會主義運動中比考茨基更右的派別,在德國有《社會主義月刊》派(列金、大衛、科爾布以及其他許多人,其中還包括斯堪的納維亞人斯陶寧格和布蘭 亭),在法國和比利時有饒勒斯派和王德威爾得,在意大利黨內有屠拉梯、特雷維斯以及其他右翼代表,在英國有費邊派和“獨立黨人”(即“獨立工黨”,實際上 始終依附于自由派的黨),如此等等。所有這些無論在議會工作中或在黨的政論方面都起著很大作用而且往往是主要作用的先生,都公開否認無產階級專政,實行露 骨的機會主義。在這些先生看來,無產階級“專政”是與民主“矛盾”的!!他們在實質上跟小資產階級民主派並沒有重大的區別。

   鑒于這種情況,我們有理由得出結論:第二國際的絕大多數正式代表已經完全滾到機會主義那邊去了。公社的經驗不僅被忘記了,而且被歪曲了。他們不僅沒有教導 工人群眾說,工人們應當起來的時候快到了,應當打碎舊的國家機器、代之以新的國家機器從而把自己的政治統治變為對社會進行社會主義改造的基礎的時候快到 了,----他們不僅沒有這樣做,反而教導工人群眾相反的東西,而他們對“奪取政權”的理解,則給機會主義留下無數的後路。

   當著國家,當著軍事機構由于帝國主義競賽而強化的國家已經變成軍事怪物,為著解決究竟由英國還是德國、由這個金融資本還是那個金融資本來統治世界的爭執而去屠殺千百萬人的時候,在這樣的時候歪曲和避而不談無產階級革命對國家的態度問題,就不能不產生極大的影響。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手稿上還有下面這一段:

第 七 章
1905年和1917年俄國革命的經驗

   這一章的題目非常大,可以而且應當寫幾卷書來論述它。這本小冊子自然就只能涉及與無產階級在革命中在對待國家政權方面的任務直接有關的最主要的經驗教訓了。”(手稿到此中斷。)----俄文版編者注
 

第一版跋

   這本小冊子是在1917年8、9月間寫成的。我當時已經擬定了下一章即第7章《1905年和1917年俄國革命的經驗》的提綱。但這一章除了題目以外,我 連一行字也沒有來得及寫,因為1917年十月革命前夜的政治危機“妨礙”了我。對于這種“妨礙”,只有高興。但是本書第2冊(《1905年和1917年俄 國革命的經驗》)看來只好長時間拖下去了;做出“革命的經驗”是會比論述“革命的經驗”更愉快、更有益的。

作 者  
1917年11月30日于彼得格勒

(任衛東根據人民出版社 1995年版《列寧選集》第三卷 109-221頁 輸入)
时间:13:11 评论(0) 引用(0) 阅读(1768) 
4 Oct.2005

长毛大闹国庆 不指定

作者: 安那琪   分类:新闻聚焦   出处:本站原创   
[img align=F]http://img388.imageshack.us/img388/4374/dscn0366small5cr.jpg[/img]

10月1日,是纪念中国解放的国庆日。但是,在2005年10月1日解放后56年,中国的工人阶级并没有获得解放,而“人民当家作主”还只是口号,而且还是声音稀疏的那种。中国革命是属于全世界工人阶级的,但是却在斯大林党的专政下,变成堕落的工人国家,现在更是资本主义复辟,劳动群众继续被剥削和压迫。

在今年10月1日这个对中国工人阶级充满“哀愁”的“国庆”里头,中国大陆的工人运动继续被压制。不过,在香港一隅,以区议员长毛梁国雄为首的四五行动在这一天进行了抗议行动。

下面是转载自长毛网页(http://longhair.hk)的一些新闻剪摘和照片,让大家看看这个“改革开放”糖衣也掩饰不了的民众反抗。长毛因身穿平反六四的抗议T恤而被阻止进入国庆酒会,结果他当场就脱衣露点抗议。

[img align=F]http://img235.imageshack.us/img235/7137/dscn0399small3dg.jpg[/img]

http://www.longhair.hk/new/index.php?p=787
長毛國慶酒會外露點抗議

【本報記者報道】「四五行動」等二十多名代表昨日在國慶升旗禮進行期間,到會場外示威,要求平反六四及全面普選。示威人士不滿未能進入會場,而與警方發生推撞,立法會議員梁國雄因為出席酒會的衣着問題,與工作人員爭論,最後脫去「平反六四」的T 恤,赤身以示抗議。

四五行動廿人示威

約二十名「四五行動」及「南方民主同盟」的成員,昨日拿着一個悼念「六四」死難者的花牌,以及用黑布白字,寫上要求「平反六四」、「結束一黨專政」以及「推行全面普選」的橫額,由灣仔修頓中心遊行到會展國慶升旗禮會場外。

遊行人士遊行到灣仔入場處大樓時,被多名警員阻擋去路,雙方一度發生推撞,示威人士最後到灣仔碼頭的巴士總站附近被警方截停,而未能在國慶升旗禮開始前,到達金紫荊廣場。

要求赤裸上身入場

代表之一的立法會議員梁國雄在場宣讀及焚燒聲明,以示不滿。之後身穿「平反六四」的梁國雄手持請柬,要求出席國慶酒會,但被工作人員拒絕,期間梁國雄更一度除去上衣,以示不滿。

梁國雄說:「有邊條條例、有邊條法律、有邊條指示,係話有字嘅衫唔入得去㗎,皇帝的新衣就係咁,我赤條條嚟。」民政署人員表示,酒會是莊嚴場合,梁國雄的T 恤印有標語,不符合規格,要求梁國雄換另一件服裝入場,大會有為梁國雄準備衣服。不過,梁國雄最後決定不出席酒會。

另外,昨日亦有其他團體趁昨日是國慶日請願,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就到中聯辦外請願及祈禱,代表指出,內地的礦難令人悲痛憤怒,而程翔及不少異見及宗教人士亦被當局拘禁,所以希望中國有一個真正屬於人民的國慶日。而十多名內地爛尾樓的業主也到場請願,帶起橫額,要求政府協助調解處理。

新報
2005-10-02

[img align=F]http://img381.imageshack.us/img381/9093/dscn0394small9dg.jpg[/img]

http://www.longhair.hk/new/index.php?p=788
長毛「受阻」脫衣抗議

立法會議員「長毛」梁國雄聯同四五行動一批成員,昨早在灣仔金紫荊廣場升旗禮會場外示威,途中被警方攔截。梁國雄其後因拒絕更換寫上抗議標語的外衣,而被拒絕進入國慶酒會,梁一度脫去外衣,赤裸上身以示不滿。

示威者抬着棺材抵達中環廣場近港灣道附近時,被警員包圍,拒絕他們前進。雙方一度互相推撞,歷時約半小時,梁國雄把請願信燒毀。

長毛本來計畫持國慶酒會請柬到會展中心出席國慶酒會,但民政事務局官員要求他更換印上「還政於民、平反六四」抗議標語的黑色T恤,因為其T恤不符合莊嚴的酒會場合,長毛拒絕合作。雙方擾攘近十分鐘,長毛一度脫去上衣,赤裸上身以示不滿,在場政府人員提供衣服給梁國雄,但長毛不接受,最後決定不參加酒會。

星島日報
2005-10-02

[img align=F]http://img392.imageshack.us/img392/872/dscn0390small2og.jpg[/img]

http://www.longhair.hk/new/index.php?p=785
致中共中央及全國人大公開信

平反六四 還政於民 結束專政 釋放政治犯
致中共中央及全國人大公開信


敬啟者:
今日,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五十六周年,香港特區又有慶典,自無疑問。我們遊行到升旗禮之會場外示威,乃是盡居港中國人之義務,向當局表達中國人民之心聲。

慶祝「國慶」,自不能不談「人民共和國」之本。一九四九年十月一日,中共政府在天安門城樓宣佈:「中國人民站起來了。」但事隔半個世紀有多,「主權在民」之原則仍是一個口號而已。尤其令人憤怒者,乃是中共政府竟於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凌晨,派遣軍隊血腥鎮壓愛國民主運動,於北京殘殺平民百姓,死傷者至少四千。其後,又施行白色恐怖,大肆搜捕參與民運人士,將之重判。十六年來,不少中國公民僅因行使憲法賦予的自由,而淪為政治囚犯。

我們在此重申:中國主權屬於人民,「六四鎮壓」乃是中央為維持其一黨專政而犯下的政治罪行,中國人民絕不會對此淡忘。我們認為,必須對鎮壓徹底追查,追求應付罪者。而且,當局更應該還政於民,開放黨禁,報禁,釋放所有政治犯,否則,必遭歷史所唾棄,祇有結束一黨專政,才可戴罪立功,還共和國之本色,取得民眾原諒。須知歷史畢竟由人民所創造,所譜寫。人民英雄永垂不朽,屠夫政權遺臭萬年,已是歷史定論。一日六四不平反,一日人民未當家,又何來國慶,恐怕只有國殤而已。

身為居港中國人,我們更必須指出,香港回歸祖國,就應該讓港人當家作主。實行全面普選,體現民主自治,乃是天經地義。故此,全國人大常委會於去年四月所作之決議,以解釋基本法附件為幌子,一意扼殺港人於二零零七年及二零零八年普選特首和立法會,乃是違反民意,踐踏民權的錯誤決定。我們強烈要求當局將之徹消,還港人一個公道!

  此致
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
中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

四五行動
二零零五年十月一日
         於香港
聯絡:九四一零六零三六
  :香港中環雪廠街十一號三二五室
[img align=F]http://img392.imageshack.us/img392/9436/dscn0368small9jq.jpg[/img]
[img align=F]http://img6.imageshack.us/img6/443/dscn0355small8sx.jpg[/img]
[img align=F]http://img6.imageshack.us/img6/5383/cimg0717small2wa.jpg[/img]
[img align=F]http://img6.imageshack.us/img6/4011/dscn0360small9vk.jpg[/img]
时间:15:58 评论(0) 引用(0) 阅读(1565) 
4 Oct.2005

天有不测之风云? 不指定

作者: 安那琪   分类:坐言起行   出处:本站原创   
[img align=F]http://img361.imageshack.us/img361/1527/0220seal20on20ice3cc.jpg[/img]
(刊载于<光明日报>2005/10/4.光明论坛<坐言起行>专栏)

国际媒体焦点在飓风卡特里娜后,又转移到另一个飓风丽塔。也许有人说这是天灾,但是人为造成的气候变化,不能不被继续纳入全球社会迫切处理的重大议程。

气候变化,或者是全球变暖,是21世纪最严重且最可怕的威胁,也是资本主义为包括人类在内的地球生物,送上的一颗计时炸弹。当资本主义全球化烧得轰轰烈烈时,我们正跨进一个恐怖的年代,人类前所未有地因自己对环境的破坏,而将整个地球推进水深火热的境地。这就是气候变化所带来的灾难,它是除了使用杀伤力强大武器的帝国主义战争之外,另一个对地球上所有生灵的最大威胁。

气候变化也不能说没有被列在世界各国政府的议程簿上。在过去几年,直到今年,八国峰会都有讨论关于气候变化的议程,但不过是沦为各大寡头精英相濡以沫的政治秀。

第一次全球性对气候变化的政治回应,是在1992年里约热内卢的联合国环境与发展大会上,同意接纳的<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经修改后成为<京都协议书>。<京都协议书>的目标是减少二氧化碳、甲烷、一氧化二氮等六种温室气体。<京都协议书>规定发达国家必须减少温室气体的排放。最大的温室气体排放国美国虽然签署了该协议书,但是却没有核准该协议书,导致没有落实该条约的建议。而另外一个温室气体排放大国--澳洲,更拒绝签署该协议书。这些工业强国以<京都协议书>限制经济发展为由,无视全球正面临的严峻环境危机,继续追求它们那个通过剥削基层人民和环境而榨取出来的,用大财团盈利堆砌起来的“美丽新世界” 。

梦想搭上工业强国列车的马来西亚,也签署并核准了<京都协议书>,虽然作为第三世界国家而不需要实施任何节制,但是政府在协助解决关系全球人类未来的气候变化威胁上却责无旁贷的。可惜的是,我们看到的是政府乐此不疲地推行助长温室气体排放的经济政策。国家汽车政策,国外汽车的抢滩,配合大事建造公路的工程,私家汽车已经是国内温室气体的主要来源。

造成气候变化的温室气体,其影响不是立即“见效” 的,就像有着漫长“潜伏期” 的疾病一样。这意味着我们不知道我们到底已经干下了多少不可逆转的破坏,不过很肯定的是,如果我们今天不采取行动,接下来的破坏将会是更巨大,甚至是毁灭性的。去年有部叫什么<明天以后>的好莱坞巨资拍摄成的虚构电影情节,也许已经是正在发生着。

温室气体的破坏,主要原因来自富国和富人们的那种不可持续的生活方式,但是穷苦的人民却必须承担最直接且最严重的后果。水灾、飓风、干旱、林火、传染病等,无不是气候变化直接的或间接的,从富裕阶层嫁接在贫困阶层的祸害。全球变暖的另一个隐喻,就是全球能源使用的增加,尤其是化石燃料的使用。而我们已经可以预见不久的将来全世界将面临石油枯尽的巨大危机,但是资本财团跟在前面为它们开路的各国政府,当下最关心的还是眼前的“经济成长” ,也就是盈利的不断增加。

反对把资本主义说成是当前气候变化成因的人,会搬出一大堆的科学论述来合理化资本主义发展对环境造成的破坏。但是,自工业革命后,过去两百年的大气层中的炭成分,增加了近三分之一,比起之前两千万年的还多,这肯定不是偶然的现象,科学也没有那么多的巧合。愈来愈浓的温室气体聚集,在近年的异常天气现象中,才刚刚开始其对气候的冲击。全球表层气温在过去一百年上升摄氏0.6度,也许听起来并不是很多,但是加上霜雪覆盖面积减少10%,北极冰川厚度减少40%,还有1990年代是历史上最酷热的十年,这不得不令人在酷热中捏一把冷汗。

天有不测之风云。但现在我们不可不否认,若继续依照现在的生活方式与经济发展模式,亦即是我们造的恶业,我们能预测到全球环境会出现什么样的风云;不测的只是迟早和破坏程度多大的问题。气候变化,并不只是“另一个” 环境问题,在过去至少二十年间,世人已经对这个问题给予最大的重视。在探讨气候变化的环境威胁的时候,我们更必须超越问题的表面,深入到问题的制度性根源去进行革命性的治疗。

那些通过制造气候变化而享有奢华生活的统治阶级,在世界末日未来临时不会忽然醒悟的,只有基层的人民动员,才有可能促使政府重视这个问题并付诸于行动。而在个人的层次上,资本主义文化霸权强加在人们身上的消费主义诅咒,一天没有被揭破,人们一天还是过着腐蚀自己生存空间的“美满生活”。如果身处马来西亚的人们,还不戒掉那个拥有房车的毒瘾,以及那股要吸入更多温室气体的欲望,那后果肯定是狂风扫落叶的。

**加黑字体在刊登时已被删除。
时间:14:19 评论(0) 引用(0) 阅读(1366) 
4 Oct.2005

教育是摧毁人性的工程 不指定

作者: 安那琪   分类:社会广角镜   出处:本站原创   
<独立新闻在线>(http://www.merdekareview.com/)记者林宏祥撰写的一篇文章,揶揄痛斥主流教育对青年的异化与去人性化。在此特地转载。

原文网址:http://www.merdekareview.com/news_view.asp?id=324

教育是摧毁人性的工程
 林宏祥专栏    2005年10月3日 12时7分  

【荒城手记/林宏祥专栏】这是一个理想失落的年代。空荡荡的大学沦为理念屠宰场,大学生犹如绵羊般乖乖地排列着队伍,经过满目狰狞的博士教授,等候此起彼落的屠刀。而总是细声叮咛孩子“不要闹事,读你的书就好”的父母,眼怔怔目睹血淋淋这一幕而始终无动于衷,心中反复祈祷默念无数遍,只为了等待那纸“品质保证”的文凭。

我敢断言,在现代社会父母的眼中,儿女根本没有“人”的价值。儿女只是光宗耀祖的工具、只是成全父母虚荣心的手段,从来不曾是一个有血有肉,有灵魂、有尊严的生命。至少,父母午夜梦回中不会闪过这样的画面--年轻的孩子昂着头、挺着胸,哼着青春的歌、朗诵岁月的诗,在生命的长廊上,走路有风。

“处处为子女好”的父母只是期待--三年以后,头戴方帽、身穿毕业袍的孩子,手里握着一纸文凭,抱着样子与子女脑袋一样白痴的Hello Kitty,拍一张光宗耀祖的全家福。至于这一千多个日子以来,儿女究竟是不是被当成“人”来教育,根本就无所谓!孩子可以失去说话的权利、毫无思考判断的能力、活在强权散播的恐惧中、被商品化、被奴化、被物化--这一个摧毁人性、扼杀正义感、践踏良知的工程在每日上演,我们的父母,眼睛都不眨一下。

刚结束、但尚未落幕的校园选举,我们亲眼目睹当权如何恐吓校园内的大专生。理科大学的一名女生由于拒绝任由校方主导支配,联合其组织一同发派《学生议题》的传单,为一场只有标签没有内容的选举掀起议题,试图唤醒沉静的大专校园。9月11日凌晨二时,来自保安局的粗汉硬闯女生宿舍,强行单独带走这名女生,到保安局去拷问一个小时。

去年,一名已过投票年龄的22岁大专生,在全国选举中为人民公正党候选人助选,校方以《大专法令》控告她。听证会那一天,两名手握冲锋枪的制服警员出现在校园里,面对几个手无寸铁的学生。

再数上去,两年前,一名文弱书生身上携带数个废除《内安法令》徽章,逻辑思维错乱的署理校长指他破坏校园的安宁,判他停学一个学期。再来,四名辩论员远赴新加坡参与大专辩论比赛,每人被罚款马币150元。

发生这种极其荒谬、恐怖的事件,在我们这个社会里,竟然没有引起多大的回响。暴力固然可怕,但是社会如果选择对暴力沉默,就是无耻!外国的朋友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没有人投诉?为什么你们没有追究?为什么孩子的父母亲没有站出来抗议?为什么你们的社会好像很麻木?

为什么?我告诉你--因为要息事宁人、因为不要把事情闹大、因为害怕得罪校方、因为害怕好不容易挤进大学后却要失去文凭!

其他的父母心里盘算的是--只要你不闹事,这样的事情不会发生在你身上。多少个父母没有这样吩咐过:“孩子你要听话、你不要闹事,你读你的书就好!三年后我要看你戴四方帽、穿毕业袍!”

你说父母世故、现实,是的。他们也许曾经对现实愤怒过,焦头烂耳以后他们选择明哲保身。前人撞得头破血流,你不要再试了,行不通的。然而,从另一个角度,父母也是最天真的。他们单纯地以为,叫孩子屈膝跪在强权的坦克前,坦克就不会辗过去。然而,现实中的情况是--我们今天活在这样的一个制度里,这个制度允许里面一小撮人无时无刻滥用他们的权力来伤害我们,而不必受到任何制裁。

也许有人不同意--我们的社会很有正义感、我们的社会拥有优良的东方传统价值观。你瞧,小学老师在道德教育课堂上孜孜不倦:在未证明某人有罪之前,他是清白的;你走进圣洁堂皇的教堂,看牧师率领众弟兄姐妹,为耶稣被拷打的遭遇而祈祷、忏悔;你观察力稍强一点,你会发现,青年废寝忘食追看着《大长今》,当楚楚可怜的主角被冤枉时,他们心中抽着痛,久久不能平复。

但是,这样的教育、这样的感动、这样的“正义感”,是真诚的吗?你想证明,这就是人性的体现吗?很抱歉,我拒绝天真。我要说的是,这些泪眼汪汪的水牛,恰恰是伪善的体现。如果知道体现“正义感”之际会威胁本身的利益,而我们还可以义无反顾--我坚持--唯有经得起这个考验的,才是真正的正义。

慈悲虔诚的教徒,你要他联署签名,呼吁政府公开审讯《内安法令》扣留者,他说这是政治化的东西,很肮脏;看到大长今从此幸福美满以后,面对《内安法令》扣留者的妻子,她擦干眼角的泪,冷道:谁叫她们的丈夫是恐怖份子!

大专生的冷漠,是无知,还是无情?我姑且假设“知识就是德行”。大专生缺德,是因为他们缺乏知识。然而,我倒想转过来质疑:我们的社会,真的要我们的下一代有良知吗?

那名女生,若发派的是美容产品广告单,她可以安详度过911的凌晨;22岁的助选团员若拉队为足球明星大卫柏罕欢呼打气,甚至献吻,也不会飞来什么莫名其妙的《大专法令》;那个携带废除《内安法令》徽章的书生,换成是戴着印有蔡依林肖像的徽章,保安人员不会把他挟到保安局去;远赴新加坡参与辩论会的四名学生,倘若是去听SHE的演唱会,校方也不会伸手向他们各讨150元。

换句话说,大学宁愿学生为明星献吻鬼叫,也不愿学生参与国家政治民主的建设过程;大学宁愿学生在周末期间到最靠近的购物商场溜达,剩下犹如坟场的象牙塔,也不愿学生组织借用校园场所,举办一场又一场的研讨会、生活营,把校园闹得热烘烘。在博特拉大学,超过五名学生坐在一起参与导读会,因“非法集会”为由而被驱散。本地著名政策研究机构(Institut Kajian Dasar,简称IKD)配合国庆日举办一场“重建马来西亚意义”的研讨会,马来亚大学当局发出警告,禁止学生参与此活动。

若知识即是德行,阻止学生进行学术探讨、阻止学生进行脑力激荡,是不是就等于在学生自我摸索、实践德行的路途中,设下层层障碍?而如果教育的最终目的不是塑造有品德的个体,有良知的社会,那我想问的是--我们的教育,究竟是什么豆腐渣工程?为什么为人师表的讲师、博士、教授,愿意与政客蛇鼠一窝,千方百计地阻止学生获取知识、追求真善美、实践德行?

答案呼之欲出--因为辩论会越辩越明、因为研讨会的思想激荡会让学生有看法、有立场、有主见,学生会开始质疑,质疑当权者的权威--质疑为什么21岁的我可以投票却不能支持政党?质疑为什么受高等教育的我张贴的通告要你来盖章批准?质疑为什么大学生可以去演唱会却不能参加辩论会?

理性会摧毁当权的权威,尤其是建立在谎言之上的权威。为了掩饰自己的心虚,为了保护自己利益,一小撮掌控权力的政客,可以不惜阻碍学生人格的发展、摧毁学生的人性。而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父母,为了一张“养狗执照”,可以默默接受,无怨无悔!

高等教育部长大言不惭,签署学生操守协议书就如同教徒承诺效忠于上帝。害怕神权回教国的华裔父母,看到一个自诩为“神”的政府,以“神”自居的执政党,竟然噤若寒蝉--这也许是上帝最残酷的嘲讽。

一条狗知道它没有欠另一条狗什么,然而我们的父母为什么不愿意让孩子知道,一个人也没有欠另一个人什么?我们没有主人,教育是让子孩子学会当自己的主人,而不用哈腰敬茶,甩着辫子讨好权贵。

也许某一个深夜,父母在梦里猛然发现--大学校园变成一个血淋淋的屠房,孩子的舌头被钉在十字架上、他的脑浆溅在生锈的铁窗上、他的心脏搁在断头台上、他的双手被过时的法令囚铐、他的尸体任由淫威来回践踏。

但愿,恶梦吓醒我们之前,我们还来得及阻止这一刻的到来。

*林宏祥是《独立新闻在线》记者。
时间:14:00 评论(1) 引用(0) 阅读(1161) 
3 Oct.2005

单向度的人(全书转载) 不指定

作者: 安那琪   分类:精华转贴   出处:本站原创   
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

法兰克福学派学者马尔库塞所写的《单向度的人》,曾经在西方青年学生间广泛传阅。这本书可以说是西方1960年代青年造反的教科书。这儿就转载这本书的全文(网络版原载于马克思主义文库网页中),让各位网友慢慢咀嚼(全文很长,有10万字出头)。

转载自:http://marxists.org/chinese/25/marxist.org-chinese-marcuse-1964.htm

《单向度的人——发达工业社会意识形态研究》
赫伯特•马尔库塞 著
张 峰   译
 
目录
中译者序
导 论 批评的瘫痪:无对立面的社会
单向度的社会
第一章 新的控制形式
第二章 政治领域的封闭
第三章 对痛苦意识的征服:压抑性贬黜
第四章 言论领域的封闭
单向度的思想
第五章 否定性思维:被挫败的抗议逻辑
第六章 从否定性思维到实证性思维:技术合理性与统治的逻辑
第七章 实证性思维的胜利:单向度的哲学
抉择的机会
第八章 哲学的历史义务
第九章 自由的灾难
第十章 结论

 


本书作者马尔库塞是当代美国著名哲学家和政治思想家、法兰克福学派和弗洛伊德主义的马克思主义的重要代表人物。六十年代下半期,美国和西欧爆发了大规模的 学生造反运动,造反学生拥戴马尔库塞为他们的精神领袖。当然,就马尔库塞个人的意愿而言,他也许无意追求这种精神领袖的地位,但当造反学生把这个头衔加在 他头上时,他也不反对。

1898年,马尔库塞诞生在德国柏林的一个犹太人家庭。先后在柏林大学和弗莱堡大学就读。1917年至1918年,他参加了德国社会民主党,但随着李卜克内西和罗莎.卢 森堡被暗杀后,他便退出了该党,此后再也没有参加任何政党。为了取得在大学哲学系教书的资格,他在存在主义哲学家海德格尔的指导下,写了《黑格尔的本体论 与历史性理论的基础》一文,发表于1931年。在此期间,他还写了一些文章,这些文章初步奠定了他后来思想的基础。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在马克思的 《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公布于世后,他是最早认识到这篇手稿的重要性的人之一。1933年希特勒掌权后,他移居国外,先在瑞士住了一年,后定居美 国。在美国,起初他在法兰克福学派迁住哥伦比亚大学的社会研究所工作,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在美国战略情报研究所工作。以后他重新执教,先后在哥伦比亚、哈 佛、勃兰第斯和圣地亚哥等大学工作。1970年退休。1979年7月29日,他在赴西德访问和讲学途中,逝世于施塔贝恩克。

马尔库塞的哲学和政治思想,如果可以称作马克思主义的话,那么这种马克思主义也是一种奇特的理论混合物。他毕生致力于把西方的某些哲学思潮同马克思的学说 相结合,他在1941年出版的《理性与革命》中,强调黑格尔哲学的实质是对现实的批判和否定精神,这种精神也是马克思学说的思想根源,并且是同实证主义哲 学对现实的肯定态度正相反对的。不言而喻,马尔库塞的这一思想继承了卢卡奇开创的黑格尔主义的马克思主义传统,而1955年出版的《爱欲与文明》标志着马 尔库塞思想的一个转折。这时,马尔库塞开始对弗洛伊德主义抱有浓厚兴趣,企图用弗洛伊德的理论来补充马克思的学说,并在弗洛伊德的文明理论的基础上建立一 种新的乌托邦。据此,马尔库塞又被当作弗洛伊德主义的马克思主义的一个代表人物。

《单向度的人》(1964年)是马尔库塞的一部读者最为广泛的著作。这部著作标志着马尔库塞思想的又一次转折。这次转折表现在,马尔库塞对现代文明,特别 是美国文明的批判,主要依据的不是弗洛伊德的文明理论,而是他早年研究黑格尔哲学的主题:人类解放的先验理性准则。而且,在这部著作里,马尔库塞还扩展了 法兰克福学派的一些早期论点,如批判工具的合理性,模糊手段和目的的区别。这部著作的基本思想是:在发达的工业社会里,批判意识已消失殆尽,统治已成为全 面的,个人已丧失了合理地批判社会现实的能力。所谓“单向度的人”就是指丧失这种能力的人。①

马尔库塞用“单向度”一词来意指现代资本主义的技术经济机制对一切人类经验的不知不觉的协调作用。他认为,发达资本主义以前的社会是双向度的社会,在这个 社会里,私人生活和公共生活是有差别的,因此个人可以合理地批判地考虑自己的需求。而现代文明,在科学、艺术、哲学、日常思维、政治体制、经济和工艺各方 面都是单向度的。人们失去的“第二向度”是什么呢?就是否定性和批判性原则,即把现存的世界同哲学的准则所揭示的真实世界相对照的习惯。哲学的准则能使我 们理解自由、美、理性、生活享受等等的真正性质。

马尔库塞认为,双向度社会与单向度社会对立的哲学根源是辩证思维与形式思维的冲突,而这种冲突可以追溯到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那里。柏拉图赞美同经验对象相 比较的规①“单向度”(One-dimension)又可译为“单面”和“一维”。我们认为译为“单面”虽通俗易懂,但难以体现其中包含的“趋势”之意; 译为“一维”虽准确严谨,但过于抽象而不便理解,故取“单向度”的译法。

范性概念(理念)具有无比的重要性,而亚里士多德则提出了一种“不结果实的”形式逻辑,从而“把真理同现实割裂开来”。我们必须重新返回到柏拉图的本体论 的真理概念,因为这种概念不仅是命题的特征,而且也是现实本身。我们在一般概念中所知觉到的,不是可直接达到的经验现实,而是一种更高等级的现实。对一般 概念的直觉,引导我们走向一个非经验的但独立存在而且应该存在的世界。“理性=真理=现实,……在这个等式中,理性是颠覆性力量,‘否定性力量’,作为理 论理性和实践理性,它确立了人和万物的真理,即,使人和万物成为其真正样子的条件。”(引文未注明为其它书者,均见本书)这种真理在特点上是规范性的,而 且在其中逻各斯和爱欲是一致的。形式逻辑根本不能把握这种真理,根本不能告诉我们“事物的本质”是什么,并且把“是”一词的意义完全限定在纯经验的陈述 上。其实,在“人是自由的”这样的陈述中,“系动词‘是’就表述着一种‘应该’,一种迫切的需要。”因此,“是”一词具有双重的意义,既是经验的又是规范 的。辩证法承认本质的东西或应该存在的东西同表面的东西(即事实)的张力,所以,辩证法是对现实状况的批判,是社会解放的杠杆。而在形式逻辑中,这种张力 被排除掉了,“思维对它的对象漠不关心”。辩证法在原则上不能被形式化。它是对直接经验的批判,深入进了更深刻的现实中。

亚里士多德的思想方式,把认识限定在直接经验和推理的形式规则上。这种思想方式是一切现代科学的基础。现代科学故意避而不谈事物的规范的“本质”,并把 “何谓应该”的问题归结为个人主观爱好的问题。现代科学以及建立在现代科学的基础之上的技术,已经创造一个使得人对自然的统治与社会对人的奴役并行不悖的 世界。现代科学和技术确实提高了生活标准,但同时也带来了压抑和破坏。所以,马尔库塞说:“自然的定量化,导致根据数学结构来阐释自然,把现实同一切内在 的目的分割开来,从而把真同善、科学同伦理学分割开来。……逻各斯和爱欲之间不稳定的本体论联系被打破了,科学的合理性呈现为本质上中立的。……在这种合 理性之外,人们生活在一个价值世界中,价值脱离了客观现实,成为主观的。”

这种被扭曲了的科学,导致了对人的奴役。它的哲学表现就是实证主义,特别是分析哲学和操作主义。这些哲学学说反对一切不具有“实证”意义的概念,而这些概 念恰恰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它们能使我们超越现存世界。更为糟糕的是,实证主义主张容忍一切价值,鼓励在价值判断上不加任何限制,这实际上起了一种反动作 用。

如果这种实证的思想态度占主导地位,那么社会就一定成了单向度的人的社会。这个社会是虚假意识的牺牲品。尽管大多数人都认可这种社会制度,却并不能使这种 社会制度更合理。由于这种社会制度掏空了对立面的批判内容,所以它能同化各种各样的对立面,而不会给自身造成危害。它能满足大量的人类需求,但这些需求本 身是虚假的,是唯利是图的剥削者为了使不正义、贫困和侵略现象永远存在下去而强加给个人的。“最流行的需求包括,按照广告来放松、娱乐、行动和消费,爱或 恨别人所爱或恨的东西,这些都是虚假的需求。”当代资本主义经济制度是在一种自由的条件下操纵这些人为的需求的,但这种自由的条件本身就是一种统治工具。 所以,“对个人开放的选择范围,不是决定人类自由的程度,而是决定个人能选择什么和实际上选择什么的根本因素。”

在当代资本主义世界里,人和万物都毫无例外地被贬低成一种机能的角色,丧失了其“本质”和自主性。同样,艺术也被纳入顺从主义的轨道,它的文化价值被融合 进现存秩序中。以前,高级的欧洲文化基本上是封建的和非技术的,它独立于商业和工业领域而存在。现在,这种文化已经与商业和工业结合成一体。未来的文明应 该通过创造思想和感情的另一向度,坚持否定精神,恢复普遍的爱欲的王权,来重建文化的独立性。

发达的资本主义制度操纵了虚假的需求,提供了满足这些需求的手段,并用一种虚假的意识把民众束缚起来。那么,有无摆脱这种社会制度的方式呢?马尔库塞认为 是有的。这就是:完全“超越”现存社会,追求一种“质的变革”;摧毁现实的根本结构,使人民能自由地发展自己的需求;建立一种新的技术(不是目前技术的新 应用),重新把握艺术和科学、科学和伦理学的统一;自由地发挥我们的想象力,给科学套上缰绳,使之用于人类的解放。

但是,当大多数人民,特别是工人阶级已被这种社会制度同化,并且对“全球性超越”现存秩序不感兴趣时,由谁来做这些事情呢?马尔库塞提出的答案是;“在保 守的大众基础之下,有一些亚阶层,如被遗弃者和被排除在外者,被剥削被迫害的其他种族和有色人种,失业者和不能就业者。他们全都是在民主过程之外存在的; 他们的生活最直接最现实地要求结束不可容忍的条件和制度。因此,即使他们的意识不是革命的,他们的敌对行为也是革命的。”也就是说,既然工人阶级不再是社 会革命的动力,那么推翻现存社会制度的任务就落在了造反学生、少数民族和流民无产者肩上。

不言而喻,马尔库塞在本书里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社会制度作了尖锐而深刻的批判。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对现存的社会主义国家的社会制度持赞赏态度。他所说的 “极权主义”国家,既指美国,也指苏联。然而尽管他认为苏联的社会制度建立在恐怖之上,因而是极权主义的,但他主要针对的是美国。他说“‘极权主义’不仅 是社会的一种恐怖主义的政治协作,而且也是一种非恐怖主义的经济——技术协作,这种协作的作用是靠既得利益来操纵需求。”“在文化领域,新的极权主义正是 在和谐的多元化中显示出来,在那里最相矛盾的作品和真理也能中立地和平共处。”

最近二十年,西方资产阶级学者关于发达资本主义社会的现状和未来趋势的论著可谓汗牛充栋。令人遗憾的是,这些著作无一不在回避发达资本主义的阶级矛盾以及 对人民的剥削和压迫的实质,陶醉于富裕的繁荣景象之中。与这些学者相比,马尔库塞算得上一个头脑清醒的人物:与这些著作相比,《单向度的人》算得上一本不 同凡响的力作。难能可贵的是,马尔库塞以敏锐的眼光捕捉到了发达资本主义社会的一些实质性的问题。发达资本主义社会的经济繁荣是资产阶级学者不厌其烦地大 肆宣扬的成就,而在这种经济繁荣背后,马尔库塞看到的是日渐加剧的对人民的全面压抑,特别是精神上的压抑。在他看来,普通群众生活水平的提高,并不意味着 阶级和阶级压迫的消失,而只是意味着普通群众被虚假的需求所操纵而丧失了自己的批判能力。所以,他一针见血地指出:“发达工业文明的奴隶,是地位提高了的 奴隶,但仍然是奴隶,”因为人依然处在物的境地。操作主义、实证主义、工具主义和分析哲学等现代西方哲学思潮,一贯标榜“中立”,的确迷惑了不少的人,而 马尔库塞却从这种所谓的“中立”立场背后发现了这些哲学思潮窒息人的实质,并针砭了它们无病呻吟式的、烦琐而脱离现实的研究方式,他的哲学批判有相当强的 力度。发达资本主义社会的“自由”更是为资产阶级学者津津乐道并引以为荣的东西,而马尔库塞从这种自由中看到的却是实质上的不自由。在他看来,这种自由实 际上是一种强有力的统治工具;对于奴隶来说,这种自由不过是挑选哪个主人来统治自己的权利。甚至一向被视为西方世界之楷模的福利国家,也“是一个不自由的 国家”。可以肯定,在对发达资本主义社会的批判上,马尔库塞堪称是勇猛的斗士。他的研究和批判,对我们来说不无可资借鉴的意义。至少在两个问题上马尔库塞 对发达资本主义社会的批判能给我们强烈的昭示。第一,对发达资本主义社会的批判不能仅以传统的经济和生活水平的标准为尺度,还必须从新的角度,着眼于人类 的全面解放来批判,只有这样才能更深刻地揭露当代资本主义社会表面的合理性背后的不合理性。第二,发达资本主义社会决非值得向往的“天堂”和“乐土”,而 是一个应被否定的社会。马尔库塞在《单向度的人》中以翔实的史料充分说明了这一点,这对教育我国青年正确认识发达资本主义社会,不无裨益。

当然,作为一个深受黑格尔主义和弗洛伊德主义思想影响的学者,马尔库塞对资本主义的认识也有很大的局限性,这主要表现在他对社会未来发展所表露出的悲观主 义态度上。而造成这种悲观主义态度的原因大致有三点:首先,他对发达资本主义社会的全面控制和全面管理的力量感触颇深,以致认为这个社会以其经济的繁荣和 技术的进步已经消除了对立面,人成了丧失了否定性向度的单向度的人,任何个人或群体对社会的抗争都是无济于事的。其次,他虽然承认无产阶级仍是发达资本主 义社会的基本阶级,但又认为这个阶级的结构和功能已被完全改变了,不再是历史变革的动因。他甚至说:“发达工业社会中劳动阶级的现实使马克思的‘无产阶级 ’成了一个神话的概念”。这样一来,他很难在发达资本主义社会里找到现实的有力的否定力量,只能寄希望于一些为数不多的被排斥在社会正常体制之外的“亚阶 层”。再次,他把苏联社会主义模式当作资本主义社会的替代品,而苏联社会主义模式的“集权”特征又令他极度失望,他不仅怀疑这种社会主义取代资本主义的可 能性,而且认为这同样是不可取的。因此,他哀叹:“当代社会主义的现实使马克思的观念成为一种梦想。”总之,面对资本主义社会强有力的全面统治,马尔库塞 找不到可以推翻资本主义社会的动力和目标,他不能不走向悲观。所以,他的结论只能是:“社会批判理论并不拥有能弥合现在与未来之间裂缝的概念,不作任何许 诺,不显示任何成功,它只是否定。”

张 峰
1990年2月于北京中共中央党校



献给英奇

鸣  谢

我的妻子至少对本书表达的观点尽了一部分责任。我对她怀有无限感激之情。我的朋友小巴林顿.穆尔曾以他的批评给了我很大的帮助。在长达几年的讨论中,他促使我理清了我的观点。罗伯特.S.科恩、阿尔诺.J.迈耶、汉斯.J.迈耶霍夫和大卫?奥伯阅读了我各阶段的手稿,并提出了有价值的建议。美国学会理事会、路易斯.M.拉比诺维茨基金会、洛克菲勒基金会和社会科学研究会曾为我提供资金,大大促进了本书的完成。



导   论

批评的瘫痪:无对立面的社会

核灾难能够毁灭人类,但这种核灾难的威胁不是也有助于保护那些使这种危险长期存在下去的力量吗?种种力图防止核灾难的努力,掩盖了对当代工业社会中核灾难 的潜在原因的研究。由于这些原因比起其它非常明显的外部威胁——东方对西方的威胁,西方对东方的威胁——来只居第二位,民众便未能识别、揭露和抨击这些原 因。同样明显的是,需要进行准备,需要在边缘上生活,需要迎接挑战。我们屈从于和平地制造破坏手段、登峰造极地浪费,屈从于防御教育,而这种防御教育既扭 曲了防御者,也歪曲了他们所保卫的东西。如果我们把这些危险的原因同组织社会和社会成员的方式联系起来看,我们就会直接碰到这样一个事实,即发达工业社会 越是使这种危险永久化,它就变得越丰富、越强大而且越好。防御结构使得大多数的人更容易生活,并且扩大了人对自然的统治。在这种环境下,我们的大众传播媒 介几乎毫无困难地把特殊利益当作一切懂事的人的利益来兜售。社会的政治需要成了个人的需要和渴望,这些需要的满足推进了商业和公共福利,整体成了理性的根 本体现。

然而,这个社会总的说来是不合理的。它的生产力破坏了人类的需要和能力的自由发展,它的和平是靠连绵不断的战争威胁来维持的,它的增长靠的是压制那些平息 生存斗争——个人的、民族的和国际的——的现实可能性。这种压制完全不同于以前的作为不怎么发达的社会阶段之特点的那种压制,它在今天的作用不是出自自然 的和技术的不成熟性,而是出自实力。当代社会的能力(思想的和物质的)比以前简直大得无法估量,这意味着社会对个人的统治范围也大得无法估量。我们的社会 的特色在于,它在绝对优势的效率和不断增长的生活标准这双重基础上,依靠技术,而不是依靠恐怖来征服离心的社会力量。

考察这些发展的根源和研究它们的历史的替代品,这是当代社会的批判理论的一部分目的。这种理论着眼于用社会使用和未使用的或滥用的改善人类状况的能力来分析社会。但这种批判的标准是什么呢?

肯定,价值判断起了一部分作用。要用那些被认为为缓和人类生存斗争提供更好机会的其它的可能方式来衡量既定的社会组织方式;要用一个特定历史实践自身的历 史替代品来衡量这个特定的历史实践。因此,从一开始社会批判理论就面临着历史的客观性问题,这个问题是在两个要点上产生的,而在这两个要点上,分析意味着 价值判断:







导  论

1.判断:人生是值得生活的,或毋宁说是能够和应该使之成为值得生活的。这一判断构成一切思想努力的基础;它是社会理论的先验性,而且对它的拒斥(这是完全合逻辑的)则拒斥了理论本身。

2.判断:在一个既定社会里,存在着改善人生的特定可能性和实现这些可能性的特定方式以及手段。批判的分析应证明这些判断的客观有效性,而且这种证明应在 经验的基础上进行。既定的社会使得具有确定的数量和性质的精神和物质资源成为可利用的。如何能以最小限度的劳力和不幸,为最理想地发展和满足个人的需要和 才能而使用这些资源呢?社会理论是历史的理论,而历史则是必然性领域中的机会的领域。因此,在各种组织并使用可利用的资源的可能的和实际的模式中,有哪些 模式提供最理想发展的最大机会呢?为了回答这些问题,需要进行一系列基本的抽象。为了鉴别和确定理想发展的可能性,批判理论必须从对社会资源的实际组织和 使用中,从这种组织和使用的结果中进行抽象。这种拒不承认既定的事实领域是最终的有效背景的抽象,这种依据其所限止和否定的可能性对事实的“超验”分析, 符合社会理论的结构。它凭借这种超验之严格的历史特点来反对一切形而上学。①“可能性”应该处在各个社会的范围内,它①“超验的”和”超验”这两个词完全 是在经验的、批判的意义上使用的:它们表达理论和实践中这样一种趋势,即在一个既定社会中,“飞越”既定的言论和行动领域,趋向它的历史替代品(现实可能 性)。

们应该是可确定的实践目标。由于同样的原因,对既定制度的抽象应该是一种实际趋势的表达——这就是说,这些制度的改造应该是基层人民的真正需要。社会理论 关心的是这样一些历史的替代品,这些替代品作为颠覆性的趋势和力量而纠缠着既定的社会。当依附于这些替代品的价值靠历史实践而转化成现实时,它们就成为事 实。理论概念的终端是社会变革。

但在这里,发达工业社会使这种批判面临着似乎丧失它的根本依据的处境。技术进步扩展到整个统治和协作体系,并创造了一些生活(和权力)方式,这些方式显得 能调和同这一体系相对立的力量,并借用从苦难和统治中解放出来的历史展望的名义,击败或驳倒一切抗争。当代社会看起来能遏制社会变革——那种能确立本质上 不同的制度、生产过程的新方向、人类生存的新方式的质变。这种对社会变革的遏制,也许是发达工业社会最独特的成就;普遍赞同国家目标、两党政策,多元论的 衰落,在强大的国家内部劳资双方的串通,这一切都证明了对立面的一体化,这种一体化既是这种成就的结果,也是它的前提。

简明扼要地比较一下工业社会理论的形成阶段和它目前的状况,可以有助于表明这种批判的根据何以起了变化。对工业社会的批判,在十九世纪上半叶产生时,在它 阐发这些替代品的最初概念时,它在理论与实践、价值与事实、需要与目标之间的历史中介中达到了具体性。这种历史中介表现在社会的针锋相对的两大阶级——资 产阶级和无产阶级——的意识和政治行动中。在资本主义世界里,它们现在仍然是基本的阶级。然而,资本主义的发展已经改变了这两个阶级的结构和功能,致使它 们不再象是历史变革的动因。一种维护和改善制度现状的凌驾一切的利益,在当代社会最发达的地区把以前的敌对者联合了起来。而且就技术进步保证着共产主义社 会的成长和团结而言,质变这一概念在关于非爆发性进化的现实主义观念面前退避三舍。由于缺少可以证明的社会变革的力量和动因,批判便被抛回到高层次的抽象 上。不存在理论和实践、思想和行动相汇合的基础。甚至对历史替代品的最经验性的分析也成了非现实主义的思辨,而委身于这些历史替代品成了个人(或集团)爱 好的事情。

然而,这种缺乏状态驳斥这种理论吗?面对着明显矛盾的事实,批判的分析继续坚持认为,象以前一样迫切需要质变。谁需要质变?回答一如既往:整个社会,社会 的每一成员都需要来个质变。增长的生产力和增长的破坏力的结合,毁灭的边缘政策,思想、希望和畏惧屈服于现存权力的决定,在空前的富裕面前保留着贫困,这 一切构成了最公正的控诉——即使这些东西不是这个社会的存在目的,只是它的副产品。它的那种促进效率和增长的普遍合理性,本身就是不合理的。

广大人民接受和被迫接受的事实是这个社会并没有使它更合理一些和更不可指责一些。真实意识和虚假意识、真正利益和直接利益之间的区别仍是有意义的。但应该 使这一区别本身得到证实。人们应该看到这一区别,并找出他们从虚假意识走向真实意识、从他们的直接利益走向真正利益的途径。只有当他们生活在需要改变他们 的生活方式、否定现实的东西并进行拒绝时,他们才能做到这一点。既成的社会着手压制的,正是这种需要,以便在不断扩大的规模上“覆行诺言”,并为了对人的 科学征服而科学地征服自然。

面对发达工业社会的这些成就的这一总特点,批判理论处于未能为超越这个社会而提出基本原理的状态之中。真空状态会掏空理论结构本身,因为批判社会理论的范 畴是在这样一个时期得到发展的,即对拒绝和颠覆的需要就体现在有效的社会力量的行动中。这些范畴本质上是否定性和反对性概念,它们确定着十九世纪欧洲社会 的现实矛盾。“社会”这一范畴本身表达了社会领域和政治领域之间的尖锐冲突——作为同国家相对立的社会。同样,“个人”、“阶级”、“私人”、“家庭”指 那些尚未同既定状况一体化的领域和力量——紧张和矛盾的领域。随着工业社会一体化的增长,这些范畴正在失去它们批判的涵义,并趋向于成为描述性的、靠不住 的或操作的术语。

重新获得这些范畴的批判意向并弄清楚这种意向如何被社会现实所删除,这种尝试从一开始看象是从那种同历史实践相结合的理论复归于抽象的思辨思想:从政治经 济学批判复归于哲学。这种批判的这一意识形态特点产生于这样的事实,即分析不得不从社会中肯定和否定、生产和破坏的趋势“之外”的角度出发。现代工业社会 是这些对立面的普遍同一体——这就是所说的整体。同时,理论的立场不能是一种纯思辨的立场。它应该是一种历史的立场,意思是说,它应该立足于既定社会的能 力之上。

这种模棱两可的状态牵涉到一个更根本的模糊状态。《单向度的人》将在两个矛盾着的假设之间不断摇摆:(1)发达的工业社会能够在可以预见的未来遏制质变; (2)存在着可以破坏这种遏制并炸碎社会的力量和趋势。我认为对此不能做出明确的回答。这两种趋势一起存在,甚至一方就在另一方之中。第一种趋势占主导地 位,而且不论存在什么样的被用来阻止这种趋势的逆转的先决条件,都是如此。也许有一个偶然事件可以改变这种状况,但除非对正做的事情和正防止的事情的认识 改变了人的意识和行动,否则任何灾难也不会引起变革。

这个分析集中在发达的工业社会,在这个社会里,生产和分配的技术设备(随着自动化部门的增长)在起作用,但不是作为那些可以同其社会政治效果分离开来的纯 工具的总和,而是作为先验地决定着设备的产品以及维修和延伸设备的操作的体系。在这个社会里,生产设备不仅决定着社会需要的职业、技艺和态度,也决定着个 人的需要和欲望,就此而言,它倾向于成为极权主义的。因此,它消除了私人生活和公共生活、个人需要和社会需要之间的对立。技术有助于组成社会控制和社会凝 聚的新的更有效和更令人愉快的形式。这些控制的极权主义倾向似乎在另一种意义上也表现出来——向世界的较不发达的甚至前工业的地区扩张,在资本主义和共产 主义的发展中创造一些类似的东西。

面对着这个社会的极权主义特点,技术“中立”的传统观念不能再维持下去了。不能把技术本身同它的用处孤立开来;技术的社会是一个统治体系,它已在技术的概念和构造中起作用。

社会组织它的成员生活的方式,牵涉到最初的在历史的替代品中间的选择,这些替代品是由继承下来的物质文化和精神文化的水平决定的。这种选择本身来自占统治 地位的利益的作用。它预定着改造和利用人和自然的特定方式,并拒①绝其它方式。同别的设计相比,它是一个现实化的“设计”。但一旦这个设计在基本制度和关 系中起作用,它就倾向于成为排他的,并决定着整个社会的发展。作为一个技术的领域,发达工业社会也是一个政治领域,是实现一个特定历史设计——即对作为纯 粹统治材料的自然的体验、改造和组织——的最后阶段。

随着这一设计的展开,它便塑造了整个言论和行动、精神文化和物质文化的领域。以技术为中介,文化、政治和经济融合成一个无所不在的体系,这个体系吞没或抵 制一切替代品。这个体系的生产力和增长潜力稳定了这个社会,并把技术的进步包容在统治的框架内。技术的合理性已变成政治的合理性。

在讨论发达工业文明的为人们熟悉的趋势时,我很少指出特定的资料出处。在关于技术和社会变化、科学管理、合作事业、工业劳动和劳动力特性的变化等方面的众 多社会学和心理学文献中,已搜集并描述了这种资料。出现了许多对①“设计”一词强调在历史的决定因素中自由和责任的因素:它把自主和偶然事件联系起来。让 -保罗.萨特的著作是在这种意义上使用这个词的。本书第八章进一步讨论了这个词。

这些事实的非意识形态的分析——如贝利和米恩斯的《现代协作和私有制》,当代国民经济委员会第七十六次大会关于《经济权力集中》的报告集,美国劳联-产联关于《自动化和主要技术变化》的出版物,而且还有底特律的《新闻通讯》和《通讯》。我想强调一下C.赖特.米尔斯的著作和下列研究著作的至关重要性,这些研究著作因为简单化、夸大或新闻业的悠闲而经常不被赞赏,如万斯.帕卡德的《隐蔽的劝说者》、《想往上爬的人》和《浪费的创造者》,威廉.H.怀特的《组织人》,弗雷德.J. 库克的《战时国家》就属于这个范畴。诚然,这些著作由于缺乏理论分析,掩盖并保护了所描述的状况的根源,但任其自由讲话,这些状况就会非常响亮地表达出 来。也许连续两天看一个小时的电视或听一小时的调幅广播,不关掉广告节目,不要不时地换台,我们就可以获得最有力的证据。

我的分析集中在最高度发达的当代社会的趋势上。在这些社会之内和之外,有广大地区并不盛行所描述的这些趋势——我认为,只是尚未盛行。我将展示这些趋势,并提出一些假说,仅此而已。



单向度的社会





    第一章



 新的控制形式



在发达的工业文明中盛行着一种舒适、平稳、合理、民主的不自由现象,这是技术进步的标志。的确,以社会必要的但痛苦的操作机械化来压抑个性,以更有效更多 产的公司来集中个人企业,调节装备上不平等的经济主体之间的自由竞争,剥夺掉那些妨碍国际资源组织的特权和民族主权,这可能再合理不过了。这种技术秩序还 涉及到一种政治和思想的协调,这也许是令人遗憾然而前途可观的发展。

那些在工业社会初始和早期阶段作为生死攸关的因素和根源的权利和自由,屈从于这个社会的更高阶段:它们正在丧失它们传统的存在理由和内容。思想、言论和良 心的自由——正象它们所助长和保护的自由企业一样——曾在本质上是批判的观念,旨在用一种更丰富更合理的文化来取代一种过时的物质的和精神的文化。这些权 利和自由一旦被制度化,就开始分担它们已作为其一个内在部分的社会的命运。结果取消了前提。

就自由来自要求而言,一切自由的具体实质正变成一种现实可能性,而那些依附于生产力较低的状态的自由,正丧失它们以前的内容。思想的独立、自主和政治反对 权,在一个日渐能通过组织需要的满足方式来满足个人需要的社会里,正被剥夺它们基本的批判功能。这样的社会可以正当地要求人们接受它的原则和政策,并把对 立降低到在维持现状的范围内讨论和赞助可供选择的政策上。在这方面,是靠独裁主义体系还是靠非独裁主义体系来日益满足需求,这似乎没有什么差别。在生活标 准不断提高的情况下,任何同这一体系背道而驰,在社会上都是无用的,特别是当它造成有形的经济和政治的劣势并威胁着整体的平稳运行时,更是如此。的确,至 少就生活必需品而言,没有任何理由认为应通过个人自由的竞争共存来进行商品和服务的生产与分配。

企业的自由经营从一开始就不是一种福祉。作为不工作便挨饿的自由,它对绝大多数人意味着艰辛、无保障和畏惧。假如个人不再被迫在市场上证明自己是一个自由 的经济主体,那么这种自由的消失就会是文明的一个最大的成就。机械化和标准化的技术过程可以使个人的能量释放到一个超出必然性的未知的自由王国中。人类生 存的结构将会被改变;个人将会从把异己的需要和异己的可能性强加于他的那个工作世界中解放出来。个人将会对他自己的生活自由地行使自主权。如果能把生产机 制组织和引导得满足根本需要的话,那么它的控制力可以很好地集中起来;这种控制力将不会妨碍个人的自主权,而是使得这个自主权成为可能。

这是发达工业文明的力所能及的一个目标,技术合理性的“目的”。然而,在事实上,相反的趋势在起作用:设备把它的防御和扩张的经济和政治要求强加于劳动时 间和自由时间,强加于物质文化和精神文化。凭借它组织自己的技术基础的方式,当代社会倾向于成为极权主义的。因为“极权主义”不仅是社会的一种恐怖主义的 政治协调,而且也是一种非恐怖主义的经济一技术协调,这种协调靠既得利益来操纵需求。因此,它就排除了一个反对整体的有效的反对派的出现。不仅特定的政府 或政党形式有助于极权主义,而且特定的生产和分配体系也有助于极权主义,这种体系可以同政党、报纸、“抗衡力量”等等的“多元化”和睦相容。

今天,政治权力表现在它对机械过程、对设备的技术组织的权力上。已发达的和正在发达的工业社会的政府,只有当它成功地动员、组织和开发适合工业文明的技术 的、科学的和机械的生产力时,它才能维持和保护自身。而且这种生产力使整个社会动员起来,凌驾于任何特殊的个人或集团的利益之上。机器的物质的(只是物质 的?)力量超过了个人的力量和任何特殊的个人集团的力量,这一残酷的事实在任何其基本组织是机械过程的组织的社会里,使机器成了最有效的政治手段。但这一 政治趋向是可以倒转的;本质上,机器的力量只是人的储备起来并投射出来的力量。就劳动世界被当作一架机器并因而被机械化而言,它成了人的新的自由的潜在基 础。

当代工业文明证明自己已达到了这样的阶段,即不能再用传统的经济、政治和思想自由来恰当地定义“自由社会”,这并不是因为这些自由已经没有意义,而是因为它们太有意义,以致不能限定在传统的形式中。相应于社会的新的能力,需要有新的实现方式。

这些新的方式只能用否定性术语来揭示,因为它们正是对占统治地位的方式的否定。因此,经济自由将意味着摆脱经济——摆脱经济力量和关系的控制,摆脱日常的生存斗争,摆脱谋生状况。政治自由将意味着个人从他们无力控制的政治中解放出来。

同样,思想自由将意味着恢复现在被大众传播和灌输手段所同化的个人思想,清除“舆论”,连同它的制造者。对这些命题的非现实主义的表达,代表的不是它们的 空想特点,而是那些阻止它们实现的势力。最有效而且最持久的反自由斗争的形式,恰恰镶嵌在那些使过时的生存斗争长期存在下去的物质和精神需要中。

超出生物学水平的人类需求的强度、满足乃至特性,总是被预先决定的。获得或放弃、享受或破坏、捆有或拒绝某种东西的能力,是否被当作一种需求,取决于占统 治地位的社会制度和利益是否认为它是值得向往的和必要的。在这种意义上,人类的需求是历史的需求,而且就社会需要压抑个人的发展而言,个人的需求本身和满 足需求的要求服从于凌驾一切的批判水准。

我们可以区别开真实的需求和虚假的需求。“虚假的”需求是指那些在个人的压抑中由特殊的社会利益强加给个人的需求:这些需求使艰辛、侵略、不幸和不公平长 期存在下去。这些需求的满足也许对个人是最满意的,但如果这种幸福被用来阻止发展那种鉴别整体的疾病并把握治愈这种疾病的机会的能力(他的和别人的)的 话,就不是一种应维持和保护的事情。那么,结果将是不幸中的幸福感。最流行的需求包括,按照广告来放松、娱乐、行动和消费,爱或恨别人所爱或恨的东西,这 些都是虚假的需求。

这些需求具有一种社会的内容和功能,这种内容和功能是由个人控制不了的外部力量决定的;这些需求的发展和满足是受外界支配的(他治的)。不管这些需求可以 多么完全地成为个人本身的需求,并被他的生存条件所再生和增强,不管他同这些需求多么一致并在这些需求的满足中找到自我,这些需求仍将是它们一开始的样子 ——一个靠统治利益来实行压制政策的社会的产物。

压制性需求的盛行是一个在无知和失败气氛中被认可的既成事实,但这一事实从幸福的个人以及一切以其不幸为代价来满足需求的人的利益来看,则是不应有的。唯 一绝对要求满足的需求是必不可少的需求——在可达到的文化水平上的营养、衣着、住房。这些需求的满足是实现一切需求,高尚的需求和低下的需求的先决条件。

对任何意识和道德心来说,对任何拒不承认盛行的社会利益是思想和行为的至上法律的经验来说,既定的需求和满足的领域是一个可怀疑的事实——按真实和虚假之 思想方式来怀疑。这些思想方式完全是历史的,它们的客观性是历史的。在既定条件下对需求及其满足的判断,牵涉到先验性标准——这些标准涉及到在最理想地使 用人类可得到的物质和精神资源条件下个人、所有个人最理想的发展。这些资源是可计算的。就普遍满足必不可少的需求并进一步不断减轻困苦和贫穷是普遍有效的 标准而言,“真实”和“虚假”标示着客观条件。但作为历史的标准,它们不仅随地域和发展的阶段而有所变化,而且它们还只能在和盛行的标准(或大或小)相矛 盾中来确定。什么样的法庭能自称有裁决的权威性呢?

归根到底,什么是真实的需求,什么是虚假的需求,这个问题应该由个人来回答。但也只是归根到底才这么说。也就是说,只有当他们能自由地作出自己的回答时, 才能这么说。只要他们不能够自主,只要他们被灌输和操纵(下降到他们的本能上),就不能认为他们对这一问题的回答是他们自己的。总之,正是由于同样的原 因,任何法庭都无正当权利决定应发展和满足什么样的需求。任何这样的法庭都是应受谴责的,尽管我们的厌恶并没有排除这样的问题:那些一直作为有效生产统治 对象的人民怎能创造自由的条件?

社会的压制性管理愈是成为合理的、生产的、技术的和全面的,被管理的个人借以打碎他们的奴役枷锁并获得自由的手段和方式也就愈不可想象。可以肯定,把理性 强加于整个社会,这是荒谬不堪的和丑恶可耻的观念——尽管人们可以非难一个在嘲笑这种观念的同时又使其人民成为全面管理对象的社会的正当性。一切自由都取 决于对奴役状态的意识,而这种意识的产生总是受占统治地位的需求和满足所阻碍,而且这些占统治地位的需求和满足在很大程度上已成为个人自身的需求和满足。 这一过程总要用另一种体系来取代一种预先确定的体系;最理想的目标是用真实的需求取代虚假的需求,放弃压制性的满足。

发达工业社会的显著特点是,它有效地窒息了那些要求解放的需求——也是从可容忍的、报偿性的和舒适的东西中解放出来——同时它维护和开脱富裕社会的破坏力 和压制性功能。这里,社会控制急需的压倒一切的需求是:浪费的生产和消费;不再具有真正必要性的麻木般的劳动;缓和和延长这种麻木状况的娱乐方式;维持一 些骗人的自由,如管理价格下的自由竞争、自行审查的自由出版、自由选择商标和小配件。

在一个压制性总体的统治下,自由可以成为一种强有力的统治工具。个人可以进行选择的范围,不是决定人类自由的程度,而是决定个人能选择什么和实际上选择什 么的根本因素。自由选择之标准决不可能是一个绝对的标准,但也不是完全相对的标准。自由选举主人并没有废除主人或奴隶的地位。如果广泛多样化的商品和服务 维持着社会对艰难困苦和担惊受怕的生活的控制——即,如果它们维持着异化——那么在这些商品和服务之间进行自由选择并不意味着自由。个人自发地再生被强加 自己的需求,并不能建立自主权;它仅仅证明着这些控制的效率。

我们关于这些控制的深度和效率的看法,碰到了这样一种异议,即我们大大过高估计了“媒介”的灌输力量,人民本身会感觉到并满足那些现在强加给他们的需求。 这一异议忽视了要害问题这种预先决定作用并不是随着广播和电视的大众生产、它们的集中控制而开始的。人民是作为被预先决定的常设容器而登上这一舞台的;决 定性的差别在于消除既定的需求和可能的需求、满足了的需求和未满足的需求之间的反差(或冲突)。在这里,所谓的阶级差别平等化显示了它的意识形态功能。如 果工人和他的老板享受同样的电视节目并游览同样的娱乐场所,如果打字员打扮得象她的雇主的女儿一样花枝招展,如果黑人挣到了一辆卡德拉牌汽车,如果他们都 读同样的报纸,那么这种同化并不表明阶级的消失,而是表明那些用来维护现存制度的需求和满足在何种程度上被下层人民所分享。

的确,在当代社会最高度发达的地区,社会需求向个人需求的移植是非常有效的,以致它们之间的差别看起来纯粹是理论的。人们真的能把作为信息和娱乐工具的大 众媒介同作为操纵和灌输力量的大众媒介区别开来吗?把有危害的汽车同提供方便的汽车区别开来吗?把实用建筑造成的恐怖感同舒适性区别开来吗?把为国家防御 而工作同为公司收益而工作区别开来吗?把增加出生率中牵涉到的私人快感同商业和政治功利区别开来吗?

我们再次面临着发达工业文明的一个最令人苦恼的方面:它的不合理性的合理特点。它的生产力和效率,它增加和扩大舒适面,把浪费变成需求,把破坏变成建设的 能力,它把客观世界改造成人的心身延长物的程度,这一切使得异化概念成了可怀疑的。人民在他们的商品中识别出自身;他们在他们的汽车、高保真度音响设备、 错层式房屋、厨房设备中找到自己的灵魂。那种使个人依附于他的社会的根本机制已经变化了,社会控制锚定在它已产生的新需求上。

在一种新的意义上来说,正盛行的社会控制形式是技术的。可以肯定,生产性设备和破坏性设备的技术结构和效率,已经成为现阶段使人民隶属于既定的社会劳动分 工的一个主要工具。而且,这种一体化曾一直伴随有较明显的强制形式:剥夺生计、司法管理、警察、武装力量。现在仍是如此。但目前阶段,技术的控制象是增进 一切社会集团和利益群体的福利的理性之体现——以致所有矛盾似乎都是不合理的,所有反作用都是不可能的。

所以,毫不奇怪,在这种文明最发达的地区,社会控制已投入要害之处,甚至个人的抗争也从根本上受到侵袭。思想上的和情感上的拒绝“服从”,显得神经过敏和 苍白无力。这就是作为目前阶段之标志的政治事件的社会心理学方面:那些在工业社会的以前阶段代表新的生活方式的可能性的历史力量消逝了。

但“投入作用”这一术语也许不再表达个人借以再生并永久保留他那个社会行使的外部控制的那种方式。投入作用暗示着各种相对自发的过程,一个自我(Ego) 靠这些过程而把“外在的”转换成“内在的”。因此,投入作用意味着存在着一个不同于甚至敌对于外部迫切要求的内在向度——处在①公共舆论和行为之外的个人 的意识和个人的无意识。“内在的自由”观念在这里有它的现实性:它标志着那种人在其中①家庭功能上的变化在这里起了决定性作用:它的“社会化”功能日渐为 外部的集团和媒介所接管。见我的《爱欲和文明》(波士顿:灯塔出版社,1955)第96页以下。

可以成为“他自身”并保持着“他自身”的私人地盘。今天,这个私人地盘被技术的现实所侵犯和削弱。大众生产和大众分配断定的是总的个人,工业心理学早已不 再限定在工厂上。多种多样的投入过程看起来凝固在几乎机械的反应中。结果不是适应,而是模仿:个人同他的社会,因而同整个社会直接同一。

这种直接的自动的同一(也许曾是原始的联系形式的特点)在高度的工业文明中再现出来;然而,它的新的“直接性”是复杂的科学管理和组织的产物。在这一过程 中,心灵的“内在”向度被削弱了,而正是在这一向度内才能找到同现状相对立的根子。在这一向度内,否定性思维的力量——理性的批判力量——是运用自如的。 这一向度的丧失,是发达工业社会平息并调和矛盾的物质过程的意识形态方面的相应现象。进步的冲击使理性服从于生活事实,服从于产生更多更大的同一种生活事 实的动态能力。这一体系的效率使个人不能明确认识到,它包含着传播整体的压制性权力的事实。如果个人在那些塑造他们生活的事物中寻找自身,那么他们这样做 不是因为提出了事物的法则,而是因为接受了事物的法则——不是物理的法则,而是他们社会的法则。

我刚才曾指出,当个人同强加于他们的生活相同一,并在其中寻求他们的发展和满足时,异化概念似乎成了可怀疑的。这种同一不是幻想,而是现实。然而,这一现 实构成了异化的一个更进一步的阶段。后者已成了完全客观的;异化了的主体被它的异化了的存在所吞没。只存在一个向度,它以各种形式无所不在。进步的成就公 然蔑视意识形态的控告和辩护;在它们的法庭面前,它们的合理性的“虚假意识”成了真实意识。

然而,这种意识形态被现实同化,并不意味着“意识形态的终结”。恰恰相反,在一种特定意义上,由于今天的意识形态就在生产过程本身中,所以发达工业社会比 起它的前辈来更是意识形态的。①这个命题以挑衅的形式揭示了盛行的技术合理性的政治方面。生产设备和它产生的商品和服务,“出卖”或欺骗着整个社会体系。 大众运输和传播手段,住房、食物和衣物等商品,娱乐和信息工业不可抵抗的输出,都带有规定了的态度和习惯,都带有某些思想和情感的反应,这些反应或多或少 愉快地把消费者同生产者,并通过生产者同整体结合起来。产品有灌输和操纵作用;它们助长了一种虚假意识,而这种虚假意识又回避自己的虚假性。随着这些有益 的产品在更多的社会阶级中为更多的个人所使用,它们所具有的灌输作用就不再是宣传,而成了一种生活方式。它是一种好的生活方式——比以前的要好得多,而且 作为一种好的生活方式,它阻碍着质变。因此,出现了一种单向度的思想和行为型式,在这种型式中,那些在内容上超出了既定言论和行动领域的观念、渴望和目 标,或被排斥,或被归结为这一领域的几项内容。它们被既定体系及其量的扩张的合理性所重新定义。

①西奥多.W.阿道尔诺《棱镜:文化批判和社会》(法兰克福,苏尔坎普,1955)第24页开始。

这一趋势也许关联到科学方法的发展:物理科学上的操作主义,社会科学上的行为主义。它们共同的特点是以彻底的经验主义来对待概念;概念的意义被限定在对特殊的操作和行为的表象上。P.W.布里奇曼对长度概念的分析很好地解释了操作的观点:①

  如果我们能说出任何一个对象的长度,我们显然就知道我们所说的长度的意思是什么,对物理学家来说不需要别的东西。为了发现一个对象的长度,我们不得不 进行某些操作。当测量长度所凭借的操作被确定时,长度的概念因而也就确定下来:也就是说,长度的概念所包含的恰恰是确定长度所凭借的一套操作。总的说来, 我们用任何概念所意味的不过是一套操作;概念和相应的一套操作是同义的。

在很大程度上,布里奇曼看出了这种思维方式对社会的广泛含义:②

  采纳操作的观点,不仅牵涉到纯粹限定我们据以理解“概念”的那种意义,而且还意味着我们一切思维习①P.W.布里奇曼《现代物理学的逻辑》(纽约:麦 克米兰,1928)第5页。从那时以来,操作主义学说已得以精练和定性。布里奇曼本人曾把“操作”的概念扩大到包括理论家的“纸和笔”的操作(见菲利普?J.弗兰克《科学理论的有效性》,波士顿,灯塔出版社,1954,第二章)。基本动力是一样的:“可以想象”,纸和笔的操作“最终能同工具的操作相联系,尽管可能是间接地。”

②P.W.《现代物理学的逻辑》第31页。


惯上的一种意义深远的变化,因为在我们不能根据操作给予充分说明的那些思维概念中,我们将不再当作工具来使用。

布里奇曼的论断已经成为真实的。今天,这种新的思维方式是哲学、心理学、社会学及其它领域里占统治地位的倾向。许多最严重复杂的概念,因为不能根据操作得 到充分说明,正在被“排除掉”。彻底经验主义的冲击(在本书第七章和第八章我将考察它的经验主义主张)为知识分子揭露心灵提供了方法论的证明——一种实证 主义,它在对理性的超越性因素的否定中,构成了与社会要求的行为相一致的学术现象。

在学术领域之外,“我们一切思维习惯上的意义深远的变化”更为严重。它有助于把观念和目标同占统治地位的体系所急需的东西协调起来,把它们封闭在这一体系 中,并排斥那些同这一体系不相和谐的东西。这种单向度现实的统治,并不意味着唯物主义占主导地位,精神的、形而上学的和浪漫豪放的作用正在消失。恰恰相 反,存在着大量的“全周崇拜”、“为什么不试试上帝”、禅宗、存在主义和颓废的生活方式之类的东西。但这些抗议和超越方式小再同现状相矛盾,而且不再是否 定的。它们毋宁是实践的行为主义的仪式部分,是它的无害的否定,而且很快就被现状当作它的一部分有助于健康的饮食而消化掉。

政治的制造者和他们的大众信息供应商系统地助长了单向度的思想。他们的言论领域充斥着自行生效的假设,这些假设不停地而且垄断性地一再重复,成了催眠性的 定义或命令。例如,“自由”是在自由世界的各国中起作用的(和被操纵的)制度;其它超越这个范围的自由方式,按照定义,要么是无政府主义、共产主义,要么 是宣传。“社会主义”是由非私人企业(或政府契约)从事的对私人企业的侵犯,如普遍而全面的健康保险,或保护自然免受压倒一切的商业化危害,建立可以损害 私人利润的公共服务业。这一关于既成事实的极权主义逻辑在东方有它的对立物。在那里,自由是靠共产主义政权建立的生活方式,其它一切超越这个范围的自由方 式要么是资本主义的或修正主义的,要么是极左宗派主义。在这两个阵营中,非操作的观念是非行为的和颠覆性的。思想的运动停留在作为理性之界限的栅栏之内。

这种思想限制肯定不是新的。正在上升的现代理性主义,以其思辨的和经验的形式,显示出科学和哲学方法上的极端的批判激进主义同对现存的起作用的社会制度的 非批判的寂静教态度之间的强烈对照。因此,笛卡尔的我思根本未触及到“伟大的共和体”,而且霍布士主张,“现状总应受到偏爱、维护,并被当作最好的。”康 德同意洛克的意见,只有当革命成功地组织整体并防止颠覆之时,才能证明革命合理。

然而,这些随和的理性概念,总是同“伟大的共和体”的明显不幸和不公平、同那种有效的或多或少自觉的造反相矛盾的。存在着一些社会条件,这些条件引起并且 允许同既定事态真正决裂。出现了一种个人的和政治的向度,在其中这种决裂能发展成有效的对抗,证明它的力量和它的目标的有效性。

随着这一向度被社会逐渐封闭,思想的自我限制具有更大的重要意义。科学——哲学的过程同社会的过程、理论理性同实践理性之间的相互关系,躲藏在科学家和哲 学家的“背后”。社会禁止一切敌对性的操作和行为;结果,这些操作和行为所拥有的概念成了幻想的或无意义的。历史的超越表现为形而上学的超越,不被科学和 科学思维所接受。在很大程度上作为一种“思维习惯”来实践的操作主义和行为主义观点,成了既定的言论和行动、需求和渴望领域的观点。“理性的狡诈”象它以 前经常做的那样,迎合现存的权力来起作用。坚持操作的和行为的概念,进而反对那些使思想和行为摆脱既定现实并拥护被压制的替代品的企图。理论理性和实践理 性、学术的行为主义和社会的行为主义在共同的基础上结合起来:发达社会使科学技术进步成为一种统治工具。“进步”不是中性词;它有特定的目的,这些目的是 由改善人类条件的可能性来确定的。发达的工业社会正接近这样一个阶段,即继续的进步将要求彻底破坏正盛行的进步方向和组织。当物质生产(包括必要的服务 业)得以自动化,以致一切必不可少的需求都能得到满足,同时把必要劳动时间降低到边际时间时,就会达到这一阶段。从这一点看,技术进步将超越必然性王国, 而正是在这一王国它过去曾作为统治和剥削的工具,限制了自己的合理性;技术将有利于在争取自然和社会安定中自由地发挥才能。

马克思的“废除劳动”思想预见了这种情况。“生活安定”一词似乎更适于表达一个濒临全球战争——通过国际冲突,国际冲突转移或暂时中止了既定社会内部的矛 盾——的世界的历史替代品。“生活安定”意味着在竞争着的需求、欲望和向往不再由在统治和匮乏中被赋予的利益来组织的条件下——这种组织使斗争的破坏形式 长期存在下去——发展人与人、人与自然的斗争。

今天,反对这种历史替代品的战争,在下层人民中找到了一个坚实的群众基础,并在对既定事实领域的刻板思想和行为倾向中找到了它的意识形态。科学和技术的成 就使现状发挥效力,它增长的生产力证明现状合理,所以现状公然蔑视一切超越性行为。成熟的工业社会面对着在它的技术和思想成就基础上安定生活的可能性,使 自身封闭起来反对这种替代品。在理论和实践上,操作主义成了遏制性的理论和实践。在其明显的动态背后,这个社会是一个完全静态的生活体系:自行推进它的压 制性生产力和富有效益的协作。对技术进步的遏制,同它按既定方向增长,并行不悖。尽管有现状强加的镣铐,技术越是能为安定创造条件,人的心身则越能组织起 来反对这种替代品。

工业社会最发达的地区,到处显示出两个特点:趋于完善技术的合理性,和在既定的制度内进一步遏制这种趋势。这里存在着这种文明的内在矛盾:其合理性中的不 合理因素。这是它的成就的标志。那种把技术和科学攫为己有的工业社会,为更有效地统治人和自然,为更有效地使用它的资源而组织起来。当这些努力的成就打开 了人类现实的新向度时,这个社会就成了不合理的。和平组织不同于战争组织;有助于生存斗争的制度不会有利于生活安定。作为目的的生活,在性质上不同于作为 手段的生活。

决不能把这种新质的生活方式当作经济和政治变化的纯粹副产品,当作构成必要前提的新制度的或多或少自发的效果。质变还牵涉到社会依赖的技术基础上的变化 ——它维持着经济和政治制度,正是这些制度把人的“第二天性”确定为不驯服的管理对象。工业化的技术是政治的技术;正因为这样,它们也就预断了理性和自由 的可能性。

诚然,劳动一定先于劳动强度的减轻,工业化一定先于人类需求和满足的发展。但由于一切自由都取决于征服异己的必然性,所以自由的实现取决于这种征服的技 术。最高级的生产力能用来使劳动永久存在下来,最有效的工业化能有助于限制和操纵需求。如果达到了这一点,统治(以富裕和自由为伪装)便扩展到一切私人的 和公共的生活领域,使一切真正的对立达到一体化,同化一切替代品。随着技术合理性成为更好的统治的巨大载体,便创造了一个真正极权主义的世界,使社会和自 然、心和身为维护这个世界而处于长期动员状态,技术合理性也就显示出它的政治特点。







    第二章



 政治领域的封闭



工业文明最发达的地区,形成了全民动员的社会,这个社会在生产联合方面,同时具有福利国家和战时国家的特色。与先前的社会相比,这确实是一个“新的社 会”。传统的污点正被清除或缩减,各种导致分裂的因素正被控制。人所共知的主要趋势是:因有政府作为推动、支持有时甚至控制的力量,国民经济集中于大公司 的需求上;国民经济与世界范围的众多的军事同盟、金融机构、技术组织和发展组合结合在一起;蓝领群众与白领群众之间、劳资双方的领导层之间以及不同社会阶 级的闲暇活动与向往之间,逐渐同化;学术与国家目标之间形成了一种前定和谐;公众舆论的结合侵挠了私人家庭;寝室已向大众传播媒介敞开。

在政治领域里,这种趋势以对立双方引人注目的统一或结合形式表现出来。在国际共产主义的威胁面前,两党在对外政策上超脱了竞争着的集团利益,并扩大到对内 政策上,两大政党的纲领在对内政策上更别无二致,以致虚伪和陈词滥调甚嚣尘上。对立党派的这种联合影响了社会变革的可能性,它掌握了那些把这一制度的进步 置于脑后的社会阶层,即那些其生活一度体现着同整个制度相对立的社会阶级。

在美国,人们注意到资方与有组织的劳工之间的勾结和联盟。民主制度研究中心1963年出版的《劳工看劳工;对话》一书中写道:

  “现在的情况是:工会在它自己看来,与公司几乎无甚区别。我们今天看到了这样的现象:工会与公司共同进行院外活动。当工会与公司为更大的导弹合同而进 行院外活动,并力图把其它国防工业也纳入这一地区时,或者当工会与公司怀着碰巧能签订什么合同的希望,共同奔赴国会,共同要求生产导弹而不生产炸弹,或者 生产炸弹而不生产导弹时,工会将不能使制造导弹的工人相信他们为之工作的公司是一个工贼集团。”

英国工党的领袖们为了增进国家利益而同保守党对手竞选,这个党很难保全哪怕最温和的部分国有化纲领。在已经剥夺了共产党合法地位的西德,社会民主党正式放 弃了它的马克思主义纲领,令人信服地证明它是温文尔雅的。这就是西方主要工业国家的情形。在东方,直接政治控制的逐渐减弱,表明对作为统治工具的技术控制 效率的信赖感正在增长。至于法国和意大利的强大的共产党,则坚持这样的最低纲领,即收起革命夺权的主张,遵守议会竞选的规则,从而证明了环境的总趋势。

尽管那种因为法共和意共受外来力量的支持而认为它们是“外来的”党的说法是不正确的,但这种宣传有着某种非故意捏造的真理内核:只要这两个党在当前现实中 是过去(或未来?)历史的见证人,那么它们就是“外来的”。如果它们同意在既定体系的框架内活动,那么这不只是基于战术的基础,不是短期策略,而是因为它 们的社会基础已被削弱,它们的目标已因资本主义制度的转变而改变(正如默认这种政策转变的苏联的目标已经改变一样)。这些国家的共产党扮演着“被指责”为 非激进的合法反对党的历史角色。它们证明着资本主义一体化的深度和广度,并证明着那些使得相互冲突的利益之间质的差别表现为既定社会内部中量的差别的条 件。

为找出这些发展变化的理由,看来不必作深入的分析。在西方国家,社会内部以前的冲突,在技术进步和国际共产主义这双重(而且相互关联的)影响下,得到了缓 和与调解。在来自外部的威胁面前,阶级斗争被冲淡了,“帝国主义的矛盾”也被束之高阁。资本主义社会被动员起来反对这种威胁,显示出一种在工业文明早期阶 段所不知晓的内在统一和凝聚力。这是一种有物质基础的凝聚力;同仇敌忾的总动员,起到了全面刺激生产和就业的作用,因而维持着高标准的生活水平。

在这些基础上,出现了一个行政管理的领域,在这个领域,生产力的增长和核战争的现实威胁的有利结果,就是使萧条受到控制,社会冲突得到稳定。这种稳定,就 其未触及马克思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中发现的这些冲突的根源(生产资料的私有制与社会的生产力之间的矛盾)来说,是“暂时”的呢,还是这种以容忍矛盾来解决 矛盾的对抗性结构本身的转变?如果是后一种情况,那么,它又如何改变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之间的关系即后者是前者的历史否定呢?



对社会变革的遏制

马克思主义经典理论认为,资本主义向社会主义的转变是一场政治革命:无产阶级要摧毁资本主义的政治机器,但保留其技术设备,并使之为社会化服务。革命当中 有连续性:从不合理的束缚和破坏下解放出来的技术合理性,在新社会里将继续下去,并达到尽善尽美。读一读一位苏联马克思主义者关于这种连续性的论述,是很 有趣的,这对于理解社会主义是资本主义的决定性否定的观点,至关重要:

  “(1)虽然技术的发展从属于某个社会形态的经济规律,但如同其它经济因素一样,它并不随着这个社会形态的规律失效而告终。在革命过程中,在旧的生产 关系被打碎时,技术仍然存在,并从属于新的经济形态的规律,以更快的速度向前发展。(2)与对抗性社会中经济基础的发展相反,技术不是通过飞跃,而是通过 新质因素的逐渐积累和旧质因素的消失而发展的。(3)〔与本书无关,故略——作者注〕。”①

①A.沃里金:“技术作为一种科学和一门学问的历史:一种苏维埃观点”,见《技术和文化》(底特律:韦恩州立大学出版社,1961年冬)第2页。



在发达资本主义国家,技术的应用尽管是不合理的,但在生产设备中还是体现了技术的合理性。这不仅适用于机械化的工厂、工具和资源开发,而且也适用于“科学 管理”所安排的适合机器操作程序的劳动方式。国有化或社会化本身并没有改变技术合理性的这种物质体现。相反,后者仍然是社会主义发展一切生产力的前提。

诚然,马克思主张,“直接生产者”对生产设备的组织与指导将在这种技术的连续性中引起质的变化,也就是说,生产将趋于满足自由发展的个人需求。但是,既定 的技术设备在社会的一切领域吞没了公共生活和私人生活,也就是说,它成为把各劳动阶级组合在一起的政治世界里的控制和凝聚中介,这样一来,这种质的变化将 牵涉到技术结构本身的变化。

而且这种变化预先决定于劳动阶级在根本生存上同这个世界相异化,他们的意识是对他们完全不可能在这个世界中继续生存下去这一状况的意识,以致对这种质变的 需要竟成为生死攸关的事情。因此,否定性先于这种质变本身而存在,那种认为自由的历史力量在现存社会内部发展的观点,乃是马克思理论的一块基石。

今天,社会所禁止的恰恰是这种意识,这种“内部空间”,亦即超越性的历史实践的空间。在这个社会里,主体和客体成了总体中的工具,而总体以其极为强大的生 产力的成就获得了它的存在理由。这个社会的最高承诺,就是为日益增多的人们提供更为舒适的生活,而这些人们,严格地说,想象不出有一个性质不同的言论和行 动世界,因为遏制和操纵颠覆性想象力和行动的能力,是现存社会的一个组成部分。那些生活在富裕社会的地狱里的人,因使中世纪和近代早期的做法死灰复燃的残 暴行为而被迫循规蹈矩。对其较少丧失特权的人来说,社会关心自由的要求,满足了那些使奴役变得轻快甚至不引人注意的要求,而且社会是在生产过程中做到这一 点的。在这种影响之下,发达的工业文明地区的劳动阶级,正经历着一场决定性的转变。这种转变已成为广泛的社会学研究的课题。这种转变的重要因素,列举如 下:

(1)机械化使花费在劳动中的体力的数量和强度日益减少。这种演变对马克思的工人(无产者)概念有很大影响。在马克思看来,无产者即便使用机器劳动,也基 本上是在劳动过程中花费和消耗体力的体力劳动者。为了私人攫取剩余价值而以非人的条件购买和使用这种人力,引起了对非人的剥削现象的反抗。马克思的思想谴 责劳动者肉体上的痛苦和悲惨状况。这是在工资奴役制和异化——古典资本主义的生理学和生物学向度——中可感触到的物质内容。

  “在前几个世纪里,异化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人类使自己的生物个性适合于技术设备的需要:人是工具的附属物;不把人作为工具的附属物纳入其中,技术的联合体就不能建立。这种占有的本性,在其结果上,既是心理上的畸形也是生理上的畸形。”①


①吉尔伯特.西蒙顿《技术对象的存在方式》(巴黎:1958年秋)第103页注释。

在发达资本主义国家,虽然仍维持着剥削,但日臻完善的劳动机械化改变了被剥削者的态度和境况。在技术组合内部,由自动化和半自动化的反应占据了大部分(如 果不是全部的话)劳动时间的机械化劳动,作为终生职业,仍然是耗费精力、愚昧头脑的非人的奴役——由于控制机器操作者(而不是产品)的速度加快和劳动者的 彼此孤立,更使得精力消耗①殆尽。可以肯定,这种奴役形式表现了有限制的、局部的自动化,以及同一个工厂里自动化、半自动化和非自动化生产环节并存的情 况,但甚至在这种状况下,“就肉体疲劳来说,技术已取代了紧张操作和(或)脑力的奋争。”②对更为先进的自动化工厂来说,体力向技术技巧和智力技巧的转变 更为显著:

  “……与其说是手的技巧,不如说是脑的,如其说是工匠的技巧,不如说是逻辑学家的;与其说是肌肉的技巧,不如说是神经的;与其说是轮机工的技巧,不如说是导航员的;与其说是操作工的技巧,不如说是维修③工的。”

这种技艺上的奴役,与对打字员、银行出纳员、超级市场男女售货员和电视播字员的奴役,并无本质区别。标准化和程式化,使生产性工作与非生产性工作同化了。资本主义初期的无产者,的确是负重的牛马,以自己的体力劳动获取生存①见查尔斯?登比“工人周自动化斗争”(《新闻通讯》,底特律,1960)。②查尔斯?R.沃尔克《走向自动化工厂》(纽黑文:耶鲁大学出版社,1957)第19页。

③同上书,第195页。



的必需品和奢侈品,同时又生活在肮脏和贫困中。因此,他们曾经是他们社会的活生生的否定力量。①相反,在技术社会的先进地区,被组织起来的工人身上的这种 否定性却非常不明显了,象社会劳动分工的其他人类对象一样,他们也被结合进被管理的民众的技术共同体中。而且,在自动化最成功的地方,某种技术共同体看来 已经把工作岗位上的每个人,都融为一体了。机器向操作者逐渐输入了某种单调乏味的均匀节拍:

  “人们普遍认为,一群人按一种节拍演奏交织的曲子,会使人产生满足的感受,更不消说这种曲子所完成②的东西了。”

而且这位社会观察家还认为,这就是“既有利于生产,又有利于人类某种重要满足”的“一般时尚”逐渐发展的缘由。他谈到了所谓“每个人群中的强烈的类感情的 增长”,并引用了一位工人的话说:“我们大家都处在摇荡不定的境遇中……。”③这句话形象地描绘了机械化的奴役上的变化:境遇不是压迫性的,而是摇荡不定 的。这种境遇摇荡着人类器官,①应该承认,马克思的剥削概念和贫困化概念之间有某种内在的联系,但后者有了一些新的定义,如贫困化或是文化方面的,或是相 对于备有自动化设施、电视机等的别墅那样的水平而言的。贫困化意味着有绝对需要和必要推翻不能容忍的生活条件,而且在一切反对社会根本制度的革命的初期, 都表现出了这种绝对必要性。

②查尔斯.R.沃尔克《走向自动化工厂》(纽黑文:耶鲁大学出版社,1957)第104页。

③同上书,自第104页起。



不仅摇荡人的肉体,而且摇荡人的心灵,甚至灵魂。萨特的评论阐释了这一过程的深度:

  “调查表明,引入半自动化机器后不久,熟练女工们在工作时会沉缅于一种性生活的梦幻中;她们会想起寝室、床、夜晚以及仅与一对男女独居时的个人有关的一切。但是,她们心中梦幻着的爱抚,却正是机器①……。”

技术领域的机械化过程,泄露了最深处的自由隐私,以一种下意识的、均匀单调的自动性,把性生活同劳动联系起来——这是一个与各种职业的同化过程相同步的过程。

(2)在职业分层中进一步显示出这种同化趋势。在关键的工业体制里,“蓝领”工人的劳动力相对于“白领”工人来说正在衰减;非生产性工人的数量在增加。②这种量的变化反过来涉及到基本生产工具的特点上的变化。在先进的机械化阶段,机器作为技术现实的一部分,并不是

  “一种绝对的统一体,而仅仅是在两个方向上——同各种因素的关系,技术整体中个人之间的关系——展①让-保罗.萨特《辩证理性批判》第一卷(巴黎:加利马德,1960)第29页。

②《自动化和主要技术变化:对工会规模、构成和功能的影响》(劳联-产联工业工会部,华盛顿,1958)第5页以下诸页。索罗蒙.巴尔金《劳工运动的衰落》(圣巴巴拉,民主制度研究中心,1961)第10页以下诸页。



①开的一种个体化的技术现实。”

机器本身变成了机械工具和关系的体系,并因此而远远超越了个别的劳动过程,就此而言,机器削弱了劳动者的“职业自治”,并使劳动者与参与并指挥这个技术组 合的其它职业融为一体,从而建立了它的更大的统治权。诚然,劳动者以前的“职业”自治,毋宁说是职业奴役。但是,这种特定的奴役形式同时也是他的特定的、 职业的否定力量之源泉,即阻止奴役过程对他的人身灭绝威胁的力量之源泉。今天的劳动者正在失去这种职业自治,而过去这种自治因体现了对现存社会的抗拒,曾 把他造就成与其他职业集团不同的阶级的成员。

技术变化趋于废除作为个别生产工具、作为“独立单位”的机器,这种变化似乎一笔勾销了马克思的“资本有机构成”概念和关于剩余价值形成的理论。马克思认 为,机器从不创造价值,只是把它的价值转移到产品上,而剩余价值依然是对活劳动的剥削的结果。机器是人类劳动力的体现,通过它,过去的劳动(死劳动)得以 保存并制约着活劳动。今天,自动化看来已从性质上改变了死劳动和活劳动的这种关系;它走到这样一步:决定生产力的,“不是个别产品,而是机器。”②而且, 对个别产品的精确计量,也成了不可能的:

  “在最广泛的意义上说,自动化实际上意味着工作①吉尔伯特.西蒙顿《技术对象的存在方式》(巴黎:1958年秋)第146页。②赛奇.马利特,见《论证》第12—13期,巴黎1958年,第18页。



计量的结束……。自动化使你无法计量单个人的产品;现在你不得不仅仅计量设备利用率。如果把这概括成一种概念,……就没有任何理由,例如,按产品件数或按劳动时间付酬了”,也就是说,没有任何理由继续坚持计时工资和计件工资这种“双重付酬制”了。①

这个报告的作者丹尼尔?贝尔甚至走得更远,他把这种技术变化同工业化的历史体系联系起来:

  工业化〔的意义〕不是随着工厂的引入而产生的,它“产生于对劳动的计量。一旦能够计量劳动,一旦你能把一个人拴在职业上而使他有固定岗位,并按单件计 量他的产品,计件或计时付酬,你也就有了现代工业化。”②在这些技术变化中,最关键的东西远不是付酬制度、工人同其他阶级的关系和劳动组织。关键的是技术 进步同发展工业化的根本制度相适应的问题。

(3)劳动特点和生产工具的这些变化,改变了劳动者的态度和意识。这一点明显地表现在广泛讨论的劳动阶级同资本主义社会的“社会的和文化的一体化”上。这 仅仅是意识上的变化吗?马克思主义者通常给予的肯定性回答,看来有着惊人的矛盾。不假定在“社会存在”方面也有相应的变化,

①《自动化和主要技术变化:对工会规模、构成和功能的影响》(劳联-产联工业工会部,华盛顿,1958)第8页。

②《自动化和主要技术变化:对工会规模,构成和功能的影响》(劳联-产联工业工会部,华盛顿,1958)第8页。



能理解意识上的这种根本变化吗?即使承认意识形态的高度独立性,这种变化与生产过程的转变之间的联系也不利于作出这种理解。需求和愿望上的同化,生活标准 上的同化,闲暇活动上的同化,政治上的同化,均来自工厂自身即物质生产过程的一体化。能否在并非讽刺的意义上谈论“自愿的一体化”(赛奇?马 利特语),确实值得怀疑。在目前情况下,自动化的消极方面占据主导地位:急剧增长的技术性失业,经理地位的增强,工人日渐软弱和无能为力。晋升的机会减少 了,因为经理更偏向工程师和大学毕业生。①然而,也存在着其它的趋势。那种有利于现行机械共同体的技术组织,也产②生了把工人同工厂融为一体的更大的相互 依赖性。人们注意到工人“参加解决生产问题”的“热忱”,即“积极为解决明显与工艺有关的技术和生产问题而出谋献策的欲望。”③在某些技术最先进的部门, 工人们甚至表现出对这种部门的持久兴趣——这是在资本主义企业中经常可见的“工人参与”的结果。关于法国阿姆贝斯高度美国化的卡尔台克斯炼油厂的动人描 绘,也许有助于刻划这种趋势。这个工厂的工人意识到了使他们依附于这家企业的关系:

①查尔斯.R.沃尔克《走向自动化工厂》(纽黑文,耶鲁大学出版社,1957)第97页以下各页。另见伊利.奇诺伊《汽车工人与美国之梦》(加登城,双日出版社,1955),随处可见。

②弗劳伊德.C.曼和L.里查德.霍夫曼《自动化与工人:对电厂里社会变化的研究》(纽约,亨利.霍尔特,1960)第189页。③查尔斯.R.沃尔克《走向自动化工厂》(纽黑文,耶鲁大学出版社,1957)第213页开始。

  职业的、社会的、物质的关系:他们在炼油厂学到的技艺,他们已经习惯了在那里建立的某些生产联系;在突然死亡、身患重病、丧失劳动能力以及最终年老体 衰的情况下,他们仅仅因为自己属于这家工厂就可望获得各种社会福利,在他们一生中的生产时期之外也可以继续保证他们安全。因此,这种同卡尔台克斯炼油厂活 生生的、不可断绝的联系,使得工人能够以出乎意料之外的关切和精明来思考有关这家工厂的财政经营问题。“企业委员会”的代表们,以股东们贡献于企业的忠实 热忱,来检查和讨论公司的帐目。当工会因为需要新的投资而同意暂不满足自己的工资要求时,卡尔台克斯董事会的董事们,确实松了一口气。但是当代表们严肃地 对待法国分厂伪造的资产负债表,并为这些分厂做出的不利交易而担忧的时候,董事们就开始表现出“合情合理的”焦虑,甚至敢①于在产品成本上竞争,提出节省 费用的措施。

①赛奇.马 利特“技术工资”,见《舟》(巴黎1959年第25期)第40页。关于美国的一体化趋势,汽车工人联合会的一位工会领袖有一段令人吃惊的话:“许多 次,……我们打算在工会大厦聚会,讨论工人已提出来的困难和我们解决困难的办法。到第二天我安排和经理会面时,问题已经解决了,工会没有因解决困难而博得 信赖。这是争宠的战斗……。我们为公司所奋争的一切东西,现在正给予工人。我们必须找到的东西,是工人想要的而雇主却不情愿给他们的另外一些东西……。我 们正在找这样的东西,我们正在找。”《劳工看劳工:对话》(圣巴巴拉:民主制度研究中心,1963)第16页以下。

(4)这样,新技术的劳动世界迫使工人阶级的否定立场日益衰弱:它不再表现为同现存社会活生生的矛盾。这一趋势因生产的技术组织对另一方,即对经理和指挥 的影响,而①强化了。统治让位于行政管理。资本主义的老板和所有者正在失去作为责任总督的身份;他们在公司机器中正发挥着官僚的职能。行政人员和管理委员 会的庞大等级制度,远远超出了个别机构而进入科学实验室和研究所、国家政府和国民活动中,剥削的有形根源消失在客观合理性的伪装背后。仇恨和破坏失去了其 特定的目标,技术的面纱掩盖了不平等和奴役的再生产。在人隶属于他的生产设备的意义上,不自由随着作为它的工具的技术进步,以众多自由和舒适的形式被永恒 化和强化。新的特点是,在这种不合理的企业中有压倒一切的合理性,以及那种塑造个人的个别冲动和激情,并模糊真假意识之区别的深刻的先决条件。事实上,无 论是采用行政管理的控制(而不是采用饥饿、人身依附、暴力等肉体的控制),还是繁重劳动特点上的变化,无论是各个职业阶级的同化,还是消费领域里的平等, 都没有弥补这样的事实:有关生与死、个人安全和国家安全的决定,都是在个人不能控制的地方做出的。发达工业文明的奴隶,是地位提高了的奴隶,但仍然是奴 隶,因为决定奴役的

①还有无必要去指责“经理革命”的思想?资本主义生产是通过为私人吸取和攫取剩余价值而发放私人资本投资来进行的,资本是人对人统治的社会工具。推行股票持有权,使所有者与经营权相分离等等,”都不能改变这个过程的本质特点。

  “既不是顺从,也不是艰苦劳动,而是处于纯粹工具的地位,人退化到物的境地。”①

作为工具,作为物而存在,这就是纯粹的奴役形式。如果这物有生命,并择取物质和精神养料,如果它没有感觉到它是一种物,如果它是漂亮、洁净、自动的物,这 种奴役的存在方式并没有被消除。相反,由于物化凭借其技术形式而走向极权主义,组织者和管理者本人便越来越依赖于他们组织和管理的机器。这种相互依赖,不 再是主人和奴隶之间的辩证关系(这种关系在争取相互承认的斗争中已被破坏),毋宁说是一种将主人和奴隶都封闭在内的恶性循环。是专家统治着那些把专家当作 设计者和执行者来信赖的人,还是专家的统治就是那些人的统治?

  “……当代技术手段激烈竞赛的压力,已从责任政府官员们的手中夺回了创制权和做出重要决策的权力,并把这些权力交到技术专家、计划者和科学家的手中, 这些人受雇于庞大的工业帝国,并对其雇主的利益负责。他们的职业是,发明新的武器系统,并说服军人相信其戎武生涯和国家的未来全仰仗于购买他们发明的东 西。”②正如生产部门信赖军队是为了自卫和发展一样,军队也信赖

①弗朗西奥斯.佩罗克斯《和平共处》(巴黎,大学出版社,1958)第三卷,第600页。

②斯图亚特.梅查姆《劳工与冷战》(美国友谊服务委员会,费城1959)第9页。

公司,“不仅是为了它所需要的武器,而且也为了了解它需要哪种武器,这些武器值多少钱,以及需要多长时间才能得到这些武器。”①恶性循环的确是社会的本来面目,这个社会由它所产生同时又遏制的增长着的需求所推动,按它预定的方向自我扩充并自我延续。




这种生产力和压抑同时增长的链条,有没有被截断的前景呢?回答这个问题,需要根据当前的发展来设想未来,假设一种相对规范的演进,即不考虑核战争的现实可 能性。根据这种假设,敌人将“长期存在”,即共产主义将继续与资本主义并存。同时,资本主义有能力继续为日益增多的人维持甚至提高生活水平——尽管靠的是 加紧生产破坏性手段、有条理地浪费资源和才能。即便有过两次世界大战和法西斯制度造成的不可估量的物质和精神损失,这种能力还是表现出来了。

这种能力的物质基础将继续体现在以下方面:

(1)不断增长的劳动生产率(技术的进步);

(2)基本人口出生率的提高;

(3)永久性国防经济;

(4)资本主义各国经济-政治的一体化,以及建立它们与不发达地区的联系。

①斯图亚特?梅查姆《劳工与冷战》(美国友谊服务委员会,费城1959)第9页。

但是,社会生产能力与其破坏性、压制性的使用之间的持续冲突,必然极力把技术装置的要求强加于群众,即取消多余的能力,创造购买为利润而销售商品的需求, 以及为生产和增加商品而工作的欲望。这样一来,资本主义制度使趋于全盘行政管理,趋于完全依赖占统治地位的公共和私人的经理们的管理,加强了大型公有和私 有公司的利益与其顾客和雇员的利益之间的前定和谐。只要劳动者本身仍然是一种支柱和肯定力量,无论是部分国有化还是劳动者广泛参与管理和利润分配,都不能 改变这个统治制度。

存在着各种来自内部和外部的离心倾向。其中之一在技术进步即自动化中是内在固有的。我认为,广泛的自动化不只是机械化量的增长——它是基本生产力特点上的 变化。受技术可能性限制的自动化,似乎同建立在生产过程中私人剥削人类劳动力基础上的社会不相容。在自动化成为一种现实以前近一个世纪的时候,马克思就预 见了这个爆发性前景:

  随着大工业的发展,现实财富的创造较少地取决于劳动时间和已耗费的劳动量,较多地取决于在劳动时间内所运用的动因的力量,而这种动因本身——它们的巨 大效率——又和生产它们所花费的直接劳动时间不成比例,相反却取决于一般的科学水平和技术进步,或者说取决于科学在生产上的应用。……劳动表现为不再象以 前那样被包括在生产过程中,相反地,表现为人以生产过程的监督者和调节者的身份同生产过程本身发生关系。……工人不再是生产过程的主要当事者,而是站在生 产过程的旁边。……在这个转变中,表现为生产和财富的宏大基石的,既不是人本身完成的直接劳动,也不是人从事劳动的时间,而是对人本身的一般生产力的占 有,是人对自然界的了解和通过人作为社会体的存在来对自然的统治,总之,是社会个人的发展。现今财富的基础是盗窃他人的劳动时间,这同新发展起来的由大工 业本身创造的基础相比,显得太可怜了。一旦直接形式的劳动不再是财富的巨大源泉,劳动时间就不再是,而且必然不再是财富的尺度,因而交换价值也不再是使用 价值的尺度。群众的剩余劳动不再是发展一般财富的条件,同样,少数人的非劳动不再是发展人类头脑的一般能力的条件。于是以交换价值为基础的生产便会崩 溃……。①

自动化确实表现为发达工业社会强大的催化剂。在质变的物质基础上,它是爆炸性或非爆炸性的催化剂,是量转化为质的技术动因。因为,自动化的社会过程表达了 这种转变,或者说劳动力的变质;在这个过程中,劳动力与个人相分离而成为一种独立的生产对象,因而成为一个主体自身。自动化一旦成为这种物质生产过程,会 使整个社会发生革命。趋于完善的人类劳动力物化,将通过割断个人与机器

①卡尔.马克思《政治经济学批判大纲》,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文版,第46卷下,第217—218页。



相联系的纽带——人的劳动对人的奴役机制——而打碎这种被物化的形式。在必然性王国里的完全自动化,将开辟自由时代的向度,人类的私人生活和社会生活将得以形成。这将是通往新文明的历史超越。

在发达资本主义的目前阶段,组织起来的劳工有理由反对无助于解决就业情况的自动化。他们坚持在物质生产中广泛利用人的劳动力,于是反对技术进步。但与此同 时,他们也反对更为有效地使用资本,抵制提高劳动生产率的各种强化措施。换言之,持续不断地阻挠自动化,可以削弱资本在本国和国际上的竞争地位,引起大规 模的萧条,最终使阶级利益的冲突再度发生。

当资本主义同共产主义的竞争,由军事领域转向政治和经济领域时,这种可能性便变得更现实了。苏联体制内的自动化,一旦达到某种技术水平,就能靠全盘行政管 理的力量来更迅速地进行。这种对西方世界在国际上竞争地位的威胁,将推动西方世界加速生产过程的合理化。这种合理化遇到了本国劳动者的抵制,但这种抵制没 有政治上的激进化相伴。至少在美国,劳工领袖的目的和手段并没有超出国家利益和集团利益的共同框架,而且集团利益服从或归属于国家利益。在这个框架内,这 些离心力量仍是可驾驭的。

在这里,生产过程中人的劳动力所占的比例日益缩小,也意味着敌对者的政治力量的衰减。由于生产过程中白领阶层的份量不断增长,政治上的激进化应随着白领集 团中独立的政治意识和行动的出现而产生——在发达工业社会中,这是一种不大可能的发展过程。把工业工会中不断增加的白领人员组织起来的每一步骤,如果成功 的话,可以促进这些集团的工联意识增长,但很难导致他们政治的激进化。

  “在政治上,更多的白领工人在劳动工会里出现,将使得自由和劳工的代言人们有更可靠的机会,把‘劳工的利益’同整个共同体的利益统一起来。作为一种压力集团的劳工群众基础将进一步扩大,劳工代言人将不可避免地卷入关于国民政治经济的更有长远意义的各种交易中。”①

在这样的环境里,对这些离心倾向的流线式遏制的前景,主要取决于能否调节既得利益及其经济以适合于福利国家的要求。这些要求有:大幅度地增加政府开支和政 府指令,按全国和国际的范围制订计划,扩大援外项目,全面实行社会保险,大规模进行公共事业,甚至实行部分国有化。②我认为,统治利益会逐渐地和犹豫地接 受这些要求,并把它们的特权让给一个更有影响的力量。

当我们转而讨论另一工业文明体系,即苏联社会中对社③会变化的遏制前景时。一开始就碰到双重的不可比性:(1)

①C.赖特.米尔斯《白领阶层》(纽约:奥克斯福德大学出版社,1956)第319页以下。

②在不怎么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部分强大的战斗性的劳工运动仍很活跃(法国、意大利),它们集中力量反对以权力主义形式加速技术和政治的合理化。在最发达的工业地区,国际竞争的迫切需要也许会强化后者,有助于迎合根本趋势,并与之联盟。

③以下论述请参见拙著《苏联的马克思主义》(纽约:哥伦比亚大学出版社,1958)。

从年代上看,苏联社会处在工业化的一个早期阶段,很多部门仍处在前技术阶段;(2)从结构上看,它的经济制度和政治制度是本质上不同的(全部国有化而且实行专政)。

这两方面之间的相互联系,加重了我们分析上的困难。这种历史的落后性,不仅能使而且必然使苏联的工业化进程没有有计划的浪费和废弃,没有为谋取私人利润而对生产力的限制,而是在优先满足军事需要和政治需要之后或同时,有计划地满足尚未实现的生活需要。

这种工业化的更大的合理性,仅仅是那种一旦达到发达程度就可能消失的历史落后性的标志和优越之处吗?另外,在同发达资本主义竞争共存的条件下,这种历史落 后性是否靠专制政权来全面发展和支配一切资源?因而,在实现了“赶上并超过”的目标之后,苏联社会能否放松极权控制以致达到发生质变的地步?

根据历史的落后性做出的论证认为,在物质上和精神上的不成熟性占主导地位的条件下,解放必然是强力和行政管理的事情。这种论证不仅是苏联马克思主义的核 心,而且也是从柏拉图到卢梭主张“教育治国”的理论家们的核心。嘲笑这种论证容易,但驳倒它很难,因为它的优点在于它几乎赤裸裸地承认那些有利于保护真正 明智的自决权的(物质的和精神的)条件。

而且,这种论证还揭穿了那种压抑性的自由意识形态,即人类自由能够在艰辛、自私和愚昧的生活中开花吐蕊。的确,社会在能够成为一个自由的社会之前,首先必 须为一切社会成员创造自由的物质前提;在它能够按照个人自由发展的需求分配财富之前,首先必须创造财富;在它的奴隶们认识到正在发生的事情和他们为变革它 而做的事情之前,首先必须使他们能够学习、观察和思维。如果奴隶们被预定为奴隶而存在并安于此种角色,那么,他们的解放必然表现为来自外部的和来自上面 的。他们一定是“被迫而为自由的”,“把对象看作是其现实的样子,有时看作是其应是的样子”,一定要给他们指出他们在寻找的“善的道路”。①

但是,这种论证连同其全部真理性都不能回答一个由来已久的问题:谁教育教育者?教育者拥有“善”的证据何在?这个问题仍然有效地证明它同样适用于某些民主 的政府形式,即有关国家利益的重大决定均由选举出的代表们做出(或者说经他们通过)——选举是在有效的并被自由认可的灌输条件下进行的。对于“教育治 国”,唯一可能的宽宥之处(这是非常软弱无力的!)在于,它所包含的可怕危险,也许并不比自由的或专权的社会目前正在经历的危险更可怕,付出的代价更高。

然而,辩证逻辑反对这种关于残酷事实和意识形态的语言,坚持认为,奴隶们在能够成为自由的之前,必须自由地赞成自身的解放,目的必须在达到目的的手段中起 作用。工人阶级的解放必须是工人阶级自己的行动,马克思的这个观点就表明了这种先验性。社会主义一定随着第一个革命行动而变成现实,因为在进行革命的人们 的意识和行动中,必然已经包含了社会主义。

①卢梭《社会契约论》第一卷第七章;第二卷第六章——见本书第22页。



诚然,社会主义建设有其“第一阶段”,在这个阶段,新社会“还带着它脱胎出来的那个旧社会的痕迹”,①但是,自这个阶段一开始就发生了从旧社会向新社会的 质变。在马克思看来,“第二阶段”正是在第一阶段中构成的。由新的生产方式形成的新质的生活方式,是在社会主义革命中出现的,社会主义革命是资本主义制度 的结束和终点。社会主义建设开始于革命的第一阶段。

同理,从“按劳取酬”向“按需取酬”的转变,也取决于第一阶段——不仅取决于技术基础和物质基础的创立,而且也取决于(这是决定性的!)创立这种基础的方 式。“直接生产者”对生产过程的控制,应该开创一个把自由人的历史同人类史前史区别开来的发展过程。这是这样一个社会,在其中,以前的生产力对象第一次变 成人类个人,他们有计划地使用他们的劳动工具,以实现他们自身的人的需要和能力。在历史上人们第一次能够受制于并依赖于限制他们自由和人性的必然性,而自 由地和集体地行动。因此,必然性所强加的一切约束,将确实成为自我施加的必然性。与这个观点相反,目前共产主义社会的实际发展情况,推迟了(或者说因为国 际形势而不得不推迟了)向第二阶段的质变;从资本主义向社会主义的过渡,尽管有革命发生,也仍然表现为量变。人的劳动工具对人的奴役,仍以高度合理化的、 广泛有效而且有前途的形式继续存在着。

①马克思《哥达纲领批判》,见《马克思恩格斯选集》中文版第3卷第10页。



敌对性共存的局面,可以说明斯大林主义工业化的恐怖主义特点,但它也调动了旨在使技术进步永久化为统治工具的各种力量;手段损害了目的。假如没有核战争或 其它灾祸中断其发展过程,技术进步将有利于生活水平的持续增长,有利于控制的持续松弛。国有经济在显著地减少劳动时间、增加生活舒适程度的同时,能够开发 劳动和资本的生产力而不遇到结构性阻力。①而且,它可以实现所有这一切而无需放弃对人民的全盘行政管理。认为技术进步加国有化会导致“自动的”解放,并释 放否定性力量,这是毫无根据的。相反,不断增长的生产力与其奴役性组织之间的矛盾——甚至斯大林也公开承认这是苏联社会主义发展的一个特点②——有可能缓 和,而不会激化。统治者所能提供的消费品愈多,下层人民对各种占统治地位的官僚们的依附,也就愈牢固。

这些关于苏联社会中遏制质变的前景,看来好象是与发达资本主义社会中的那些前景平行的,但同时社会主义的生产基础又引入了一种决定性的差别。在苏联制度内 部,生产过程的组织确实使“直接生产者”(劳动者)同对生产资料的支配权相脱离,从而加剧了这一制度根本基础上的阶级区别。这种同生产资料支配权的脱离, 早在短暂的布尔什维克革命的“英雄时代”之后,已由政治决定和权力确立起来了,而

①关于内在固有阻力和易消除的阻力的区别,见拙著《苏联的马克思主义》第109页以下各页。

②“苏联社会主义经济问题”,见《斯大林选集》(中文版)下卷第590页等页。



且自那时以来一直如此。但是,它不是生产过程本身的动力,也没有作为生产资料私有制产生的资本与劳动的分化而纳入这个生产过程中。因此,统治阶层本身是可 以同生产过程相脱离的,也就是说,他们的更替无需摧毁社会的基本制度。苏联马克思主义认为,“落后的生产关系和生产力的性质”之间的主要矛盾,可以非爆发 性地解决,这两种因素之间的“一致”可以通过“渐变”而产生。①这种论点有一半真理。另一半真理是,量变仍需转变为质变,转变为国家、政党、计划等凌驾于 个人之上的独立力量的消亡。只要这种变化不触动社会的物质基础(国有化生产过程),它就仍将限于政治革命。如果这种变化能导致人类生存基础,即必要劳动方 面的自决,那么它将是历史上最彻底和最完整的革命。不考虑劳动表现而分配必需品,把劳动时间减至最低限度,以及旨在促进职业交流的普遍的全面教育,这一切 是自决的前提,而不是它的内容。尽管这些前提的创造是居高临下的行政管理的结果,但这些前提的确立将意味着行政管理的终结。当然,一个成熟而自由的工业社 会,将继续依赖于牵涉到职业不平等的劳动分工。真正的社会需要、技术上的要求以及个人之间体力和脑力的差别,必然造成这样的不平等。但是,行政和管理的职 能将不再享有以某种特殊利益支配他人生活的特权。向这种状态的转变,即使在全盘国有化的计划经济的基础上,也是一场革命的而不是进化的过程。

①同上书,下卷。





能否设想,共产主义制度以其现存形式将发展(或者说由于国际的竞争而被迫发展)那些有助于这种转变的条件?许多强有力的证据不利于这种设想。人们强调指出 了这种顽固的官僚政治造成的强大阻滞力——但这种阻滞力正是在促进创造解放的先决条件,即同资本主义世界的生死竞争的先决条件这样的基础上,有其存在理 由。

人们不需要关于人类天性中有一种天赋“动力”这样的观念。这是一个极其含混的心理学观念,完全不适合用来分析社会的发展。问题不在于,一旦达到有可能发生 质变的时候,共产主义的官僚们是否“放弃”其特权地位,而在于他们能否防止达到质变的程度。为了做到这一点,他们必将阻碍物质和精神的发展,以使得统治仍 然是合理和有利可图的,而下层群众仍然依附于职业、国家利益或现存制度。在这里决定性的因素,看来还是全球性的并存格局,这一格局早就是两个对峙社会的国 内局势的一个因素了。全面应用技术进步的要求,在优越的生活水平上生存的要求,可以证明比固有的官僚政治的阻滞力更为强大。

常听到一种说法,认为落后国家的新发展不仅会改变发达工业国家的前景,而且会组成“第三种力量”,这种力量可以成长为相对独立的力量。我想就这种说法作几 点评论。根据前面的讨论,有无证据表明,以前的殖民地或半殖民地,会走上与资本主义和当代共产主义根本不同的工业化道路呢?在这些地区固有的文化和传统 中,有无迹象表明了这样一种替代品呢?我的评论将限于那些在工业化进程中已经落后的模式,即工业化与尚未破坏的前工业文化和反工业文化并存的国家(印度、 埃及)。

随着这些国家一起进入工业化进程的群众,是在自行推进的生产力、效率和技术合理性的价值上未经训练的群众,换句话说,是尚未变成脱离生产资料的劳动力的广 大基本群众。这种状况有利于工业化同解放的新的合流吗?也就是说,有利于一种本质上不同的工业化方式,这种方式既着眼于下层群众的生活需求又着眼于平息生 存斗争的目标来建造生产设备吗?

这些落后国家的工业化,不是在真空中发生的。它所发生的历史条件是,原始积累所需要的社会资本,大部分必定来自外部,来自资本主义阵营或共产主义阵营,或 来自这二者。而且还有一个流行很广的设想,即现存的独立将要求迅速工业化,使生产力达到在同两大巨人的竞争中至少保证相对自主权的水平。

在这种情况下,不发达社会向工业社会的转变,必须尽快地抛弃前技术的形式。在那些连群众的最基本的需求都远未满足的国家,即首先要求在整体的数量上维持低 劣的生活水平,要求机械化和标准化的大众生产和分配的国家,情况更是如此。在这些国家,前技术的甚至前“资产阶级的”习惯和环境的腐朽力量,对于这种外加 的发展形成了强大的阻力。机械化过程(象社会过程一样)必须服从于一种无形的力量体系——把那些几乎一直奉若神明的价值和制度全部世俗化和毁灭掉。能否合 乎情理地设想,在全盘技术管理的两大制度冲击下,将会以自由和民主的形式消除这种阻力呢?不发达的国家能否实现从前技术社会向后技术社会的历史飞跃,而在 这个飞跃中,已被掌握的技术设备可以为真正的民主提供基础呢?恰恰相反,更有可能的是,这些国家外加的发展将产生一个全面管理的时代,这种全面管理将比建 立在自由主义时代成就上的发达社会所经历过的管理,更为残酷,更为严密。总之,落后地区极有可能要么屈服于形形色色的新殖民主义中的一种,要么屈服于原始 积累的或多或少恐怖主义的制度。①

但是,另一种替代品似乎也有可能。如果落后国家的工业化和技术引进,遇到本国的和传统的生活方式和劳动方式的阻力——甚至在可感触到的更好更舒适的生活前景里也不能避免这种阻力——那么,这种前技术的传统本身会成为进步和工业化的源泉吗?

这种国内的进步,将要求实行一种有计划的政策,这种政策不是把技术外加给传统的生活方式和劳动方式,而是在其自身的基础上推广和改进这些方式,消除那些不 是利用这些方式来保证人类生存发展的压迫和剥削力量(物质的和宗教的)。必不可少的前提是社会革命、土地改革和减少过剩人口,而不是模仿发达社会类型的工 业化。本国的进步在一些地区看来是确实可能的,这些地区自然资源充足,只要摆脱了压制性侵占,自然资源不仅能维持生计,而且足以保证体面的生活。在缺乏资 源的地方,不是也能通过逐步的零星的技术援助(在传统形式的框架内)而使资源充足吗?

①以下参见勒内.迪蒙写的优秀著作,特别是《充满活力的地区》(巴黎,普隆,1961)。



如果是这样,那么这些在老牌的发达工业社会里并不存在(而且从不存在)的条件,将会占统治地位,也就是说,“直接生产者”本身将有机会靠自己的劳动和闲暇 去创造他们自身的进步,并决定进步的速度和方向。自我决定将由这个基础开始,为获得必需品而劳动能超出自身而趋于为满意的幸福而工作。

但是,即使在这些抽象的假设之下,也必须承认有对自我决定的严格限制。那种通过废除精神的和物质的剥削,为新的发展创造先决条件的早期革命,几乎不能认为 是自发的行动。而且,本国的进步也以今天左右着世界的两大工业阵营的政策变化——抛弃各种形式的新殖民主义——为前提。目前,还没有这种政策变化的迹象。



福利国家与战时国家



可以这样来概括:由技术合理性的政治所造成的遏制变革的前景,取决于福利国家的前景。福利国家似乎能够提高被行政管理的生活标准,这是一切发达的工业社会 所固有的能力。在这些社会里,作为支配并超越个人之上的独立力量而建立起来的流水线技术装置,在其作用上则取决于生产力的猛烈发展和扩张。在这种情况下, 削弱自由和对立,不是道德或精神的堕落与腐败的事情。毋宁说,就大量增长的商品和服务的生产与分配使顺从成为一种合理的技术态度而言,这是客观的社会进 程。

然而,福利国家尽管有其一切合理性,却是一个不自由的国家,因为它的全面行政管理限制了(1)“技术上”可得

①到的自由时间,(2)“技术上”可得到的满足个人根本需求的商品和服务的数量与质量,(3)能理解并实现自决能力的(有意识和无意识的)智慧。

后期工业社会(如果不是对个人来说,而是对整个社会来说)已经增加了而不是减少了对于寄生和异化职能的需要。广告、公共关系、灌输、有计划的废弃商品,都 不再是非生产性的管理费用开支,而是基本的生产性开支的因素。这种社会必需的浪费性生产,为了更有效,则要求不断合理化,即冷酷无情地应用先进技术和科 学。因此,一旦克服了某种落后状态,政治上操纵的工业社会的几乎不可避免的副产品,就是生活水平的提高。不断增长的劳动生产力创造了日益增多的剩余产品, 无论是由私人还是由中央占有和分配,都能容纳已增长起来的消费——尽管生产力的闲置业已增长。只要这个天体雄居天穹,它就会减少自由的使用价值;只要被管 理的生活是舒适的,甚至是“好的”生活,就没有理由执着于自决权。这是对立面的统一,即单向度政治行为的合理物质基础。在这个基础上,社会内部越轨的政治 力量被遏制了,质变可能只表现为来自外部的变化。



为了抽象的自由观念而拒绝福利国家,这很难令人信服。经济自由和政治自由曾经是前两个世纪的真正业绩,而在能够使得被管理的生活安逸而舒适的国家里,这两 种自由的丧失似乎是微不足道的损失。如果个人都满足于行政管理带给①“自由”时间不同于“闲暇”时间。后者在发达工业社会是充裕的,但就其受商业和政治的 管理而言,并不是自由的。

他们的商品和服务的幸福,他们为什么非要为不同商品和服务的不同生产而执着于不同的制度呢?而且,如果个人都被这样地预先制约着,以致令人满足的商品中也 包括思想、感情和向往,他们何必非要自己思索、感觉和想象呢?的确,提供的物质和精神商品也许是坏的、浪费的、低劣的,但绝对精神和知识并没有提出拒绝满 足需求的论据。

用自由主义和保守主义(带有或不带有“新的”这一前置词)去批判福利国家,就其有效性而言,根据的是福利国家已超越的状况,即较低水平的社会财富和技术。这种批判的凶险方面,表现在反对全面社会立法和政府开支充分用于非军事防卫事务的斗争中。

斥责福利国家的压制能力,因而有助于保护福利国家以前社会的压制能力。在资本主义最发达的阶段上,这种社会是一种被征服的多元体系,其中,相互竞争的制度 共同把整体凌驾于个人之上的权力凝固化。而且,对被管理的个人来说,多元管理较之全盘管理要好得多。一种制度可以保护他免受其它制度之害;一种组织可以缓 和其它组织的冲击;逃避和矫正的可能性是能被预测到的。无论怎样受限制,法律的统治也比超越法律或没有法律的统治,不知安全多少倍。

然而,鉴于这些主要倾向,必然提出这样的问题:这种形式的多元化是否加速多元化本身的灭亡。发达的工业社会确实是各种起抵销作用的力量的体系。但是在更高 度的统一中,即在保卫和扩大既定状况、抵制各种历史替代品并遏制质变的共同利益中,这些力量却彼此抵销了。这些相互抵销①的力量,并不包括那些反对整体的 力量。这些相互抵销的力量趋于使整体形成免疫力,以克服来自内部和外部的否定。对外的遏制政策表现为对内的遏制政策的延伸。

多元化的现实变成了意识形态的靠不住的东西,看来是扩大而不是减少了操纵和定向,推进而不是阻碍了命定的一体化。自由制度与专制制度的竞争,都把敌手当作 这个体系内部的死敌。这个死敌刺激了增长和创造力,但不是通过“扇形”防御的大规模的经济冲击,而是通过使整个社会成为一个防御社会。因为敌人是长期存在 的。敌人并不处在非常紧迫的局势中,而是处在正常的状态中。他在和平时期的威胁如同在战争时期(而且或许不止是在战争时期)的威胁一样大,因此他正被当作 一种凝聚力而纳入这个体系中。

不断增长的生产力或高标准的生活水平,都不取决于来自外部的威胁,但它们对遏制社会变革并使奴役永久化的用途,却取决于来自外部的威胁。敌人是一切行动和毁灭的公分母。敌人不能等同于实际上的共产主义或实际上的资本主义——在这两种情形中,他都是自由的真正幽灵。

再说一遍:整体的精神错乱消除了特殊的精神错乱,并把违反人性的罪行变成合理的事业。当易受公众权威和个人权威激励的人们准备过总动员的生活时,他们所以通情达理,不仅是因为面前的敌人,而且也因为在工业和娱乐上投资和

①对加尔布雷思的意识形态观的现实主义批判评价,见厄尔.莱瑟姆“公司的主体政治”,见E.S.马森《现代社会中的公司》(坎布里奇:哈佛大学出版社,1959)第223、235页等页。



就业的可能性。甚至最疯痴的计算都是合理的:五百万人的灭绝总比一千万、两千万人的灭绝要好,如此等等。不要指望以这种计算来证明其防卫正当的文明会宣告它自身的终结。

在这种气氛里,甚至现有的自由和逃避行为也摆脱不了有组织的整体的控制。在被严密组织的市场这个舞台上,竞争是缓和还是加剧了更大更迅速的倾覆和毁灭的竞 赛?政党之间是为和平安定还是为更强大而且代价更高的军事工业在激烈竞争?“富裕”的生产是在推进还是在推迟满足仍未实现的生活需求?如果选择前者是正确 的,那么当代的多元化形式就会加强这种遏制质变的潜力,从而防止而不是推进这种自决权的“灾难”。民主将会成为最有效的统治制度。

以上各段所概括的福利国家的形象,描述了组织起来的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奴役与自由、极权主义与幸福之间的一种历史反常现象。技术进步的现行趋势足以表明 它的可能性,而爆炸性势力也足以构成对它的威胁。当然,最强大的危险,还是核大战的准备可以变为现实:威慑也有助于威慑各种消除威慑要求的努力。另一些因 素也在起作用,它们可以排除专制和幸福、操纵和民主、他治和自治的友好结合——简言之,有组织的行为和自发的行为、受制约的思想和自由的思想、权宜之计和 坚定信念之间的前定和谐的永恒化。

甚至最高度组织起来的资本主义,作为经济调节者,也保留着对私人占有和分配利润的社会需要。也就是说,它继续把实现一般的利益同实现特殊的既得利益联系起 来。与此同时,它继续面临着不断增长的缓解生存斗争的潜力同强化生存斗争的需要之间的冲突,以及进一步“废除劳动”同保存作为利润之源泉的劳动之间的冲 突。这种冲突永久保存了那些构成人类社会金字塔基底的人们的非人生活,即外来者、穷汉、失业者和无力就业者、受歧视的有色人种、监狱的囚徒和精神病院的病 人的非人生活。

在当代共产主义社会里,外部敌人、落后状况和恐怖传统,使得“赶上并超过”资本主义成就的压抑性特点永久化了。由此便加强了手段对于目的的优先地位——这 种优先地位唯有达到缓和才能被打破。共产主义同资本主义继续在全球规模上并通过全球性设施而非武力性地展开竞赛。这种缓和意味着真正的世界经济的诞生,即 民族国家、国民利益、民族事务以及它们的国际联盟寿终正寝。这正是当前世界得以动员起来的可能性:

  民族主义继续流行,是如此无知无识。二十世纪的军备或工业,不以在军事和经济事务上在世界规模上举足轻重的组织,则不能保障“祖国”的安全和生存。但 是,在东方以及在西方,集体的信仰并不适应现实的变化。那些大国形成了它们的帝国或修补了它们的大厦,而不承认经济领域和政治领域的变化,正是这些变化给 了这种或那种联盟以效力和意义。

并且:

被国家所欺骗,被阶级所蒙蔽,受苦受难的民众到处都被卷入冲突的氛围中,在这氛围中他们唯一的敌人是那些故意利用工业和权力的神秘性的主人。

现代工业和恐怖权力的勾结是一种罪恶,这种罪恶较之资本主义和共产主义的制度,要现实得多,必然性①的辩证法并不必然地消除这种罪恶。

当代世界上仅有的这两种“君主式”社会制度之间命中注定的相互依赖性,表明了这样的事实:进步与政治的冲突、人与其主人的冲突,已经变成全面的。当资本主 义遇到共产主义的挑战时,它就遇到了它自身能力的挑战:在削弱了阻碍生产力发展的私人谋取利润之后,使全部生产力取得惊人的发展。当共产主义遇到资本主义 的挑战时,他也就遇到了它自身能力的挑战:提供惊人的舒适、自由,并减轻生活负担。两种制度都有这些未被认识到而被歪曲的能力,而且在这两种制度中,归根 到底理由都是一样的,即反对那种会使统治的基础解体的生活方式。

①弗朗西奥斯.佩罗克斯《和平共处》第3卷,第631、632、633页。





第三章



 对痛苦意识的征服:



 压抑性贬黜



我们已经讨论了发达工业社会的政治一体化,这个成就之所以可能,靠的是不断增长的技术生产力和不断扩大的对人和自然的征服。现在我们转来看看文化领域中相 应的一体化。在本章,我们将用一些关键的概念和文学形象及其命运,来解释技术合理性的进步正在怎样肃清“高级文化”中的敌对性和越轨性因素。实际上,这些 因素屈从了当代社会发达地区盛行的贬黜过程。

这个社会的成就与失败使得它的高级文化失去效力。对自立的人格、人道主义、悲剧的和浪漫的爱情的赞美,象是倒退了一个发展阶段的理想。现在正发生的事情不 是高级文化退化为大众文化,而是用现实来驳倒高级文化。现实压倒了它的文化。人们今天所能做的超过了文化英雄和半神似的人物所能做到的;人们已解决了许多 难以解决的问题。但人们也背叛并破坏了那些在高级文化的升华中得以保存的希望和真理。可以肯定,高级文化一直是同社会现实相矛盾的,而且只有少数特权者享 受了这种文化的幸福并代表着它的理想。社会的这两个对抗领域一直是共存的;高级文化一直是随和的,它的理想和它的真理极少挠乱现实。

今天的新特点是,通过消除高级文化中敌对的、异己的和越轨的因素(高级文化借此构成现实的另一向度),来克服文化同社会现实之间的对抗。这种对双向度文化的清洗,不是通过对“文化价值”的否定和拒绝来进行的,而是通过把它们全盘并入既定秩序,在大众规模上再生和展现它们。

实际上,这些文化价值成了社会凝聚力的工具。自由的文学艺术的伟大性、人道主义的理想、个人的悲欢、个性的实现,是东西方之间竞争斗争中的重要项目。它们 被用来激烈抨击目前的共产主义形式,每天都受到管理和出卖。人们未能考虑到它们同出卖它们的社会相矛盾这一事实。由于人们知道或感到广告和政治讲坛不一定 必须是真实的或正确的,而且聆听和阅读这些东西,甚至听任它们来指导,所以他们接受传统的价值,并使之成为他们精神资质的一部分。如果大众传播工具和谐地 而且经常不引人注意地把艺术、政治、宗教和哲学同广告节目混成一体,它们就使得这些文化领域成为它们的公分母——商品形式。灵魂的音乐也是推销商品的音 乐。计算的是交换价值,而不是真理价值。现状的合理性集中在这种交换价值上,而且一切异化的合理性都服从于它。

由于竞选领袖和政治家在屏幕、广播和舞台上奢谈自由和实现抱负的伟大言词,这些言词便成为无意义的声音,只是在宣传、生意、训练和休息的语境里才有意义。 这种理想与现实的同化证明着理想已经堕落的程度。它从灵魂、精神或内在的人的崇高领域堕落下来,转化成操作的术语和问题。这里有大众文化的进步因素。这种 堕落表明,先进工业社会正面临着理想被物质化的可能性。这个社会的能力正进一步降低那个使人的状况得以表现、理想化和控诉的崇高领域。高级文化成了物质文 化的一部分。在这个转变中,它丧失了它的大部分真理性。

西方的高级文化——工业社会仍然承认它的道德、美学和思想的价值——在功能以及年代的意义上说,是前技术的文化。它的效力来自对一个不复存在而且不能重新 得到的世界的体验,因为在严格意义上说,技术社会会使它失去效力。而且,甚至在资产阶级时代给了它某些最持久的配方时,它在很大程度上依然是一种封建的文 化。它之所以是封建的,不仅是因为它限于少数特权者,不仅是因为它具有内在浪漫的因素(一会儿我将论述这一点),而且还因为它的典型作品在方法上表现出自 觉疏远整个商业和工业领域,疏远其斤斤计较和注重赢利的秩序。

当这种资产阶级秩序在艺术和文学中找到它丰富的甚至是肯定性的表现时(如在十七世纪的荷兰画家中,在歌德的《威廉.麦斯特》中,在十九世纪的英国小说中,在托马斯.曼那里),这种秩序仍然受到另一向度的贬损、破坏和拒绝,这另一向度势不两立地同商业秩序相对抗,控诉它并否定它。

这另一向度的代表人物,不是宗教、精神和道德的英雄(他们经常支持既定秩序),而是象艺术家、妓女、奸妇、大罪犯和流浪汉、武士、造反诗人、恶魔、蠢汉这样的破坏性人物——他们不靠挣工资生活,至少不按有秩序的规范方式生活。

诚然,这些人物并没有从发达工业社会的文学中消失,但他们的残存有了根本的改变。勒索金钱的荡妇、民族英雄、垮了的一代、神经过敏的家庭主妇、匪徒、明 星、有超凡魅力的巨头,起了一种和他们的文化前辈非常不同乃至相反的作用。他们不再是另一种生活方式的形象,而是同一种生活的畸形者或典型,与其说是对既 定秩序的否定,毋宁说是肯定。肯定,他们前辈的世界是以前的一个前技术世界,一个对不平等和劳苦状况怀有良心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劳动仍然是命中注定的不 幸;但是,在这个世界里,人和自然还没有被当作物和工具组织起来。这个过去的文化,以它的形式和方式的准则,以它的文学和哲学的风格与词汇,表现了一个宇 宙的旋律和内容,在这个宇宙中,山谷和森林、村庄和客店、贵族和恶棍、沙龙和宫廷都是所体验到的现实的一部分。在这种前技术文化的诗歌和散文中,其旋律表 现的是那些漫游或乘马车的人,那些有冥想、沉思、感觉和叙述的时间和快乐的人。

这是一种过时的被超越了的文化,只有梦幻和幼稚的倒退才能重新得到它。但在它的某些决定性因素上,这种文化也是一种后技术文化。它最先进的形象和立场似乎 幸免于被同化进管理的舒适和刺激中;它们继续意识到在技术进步的完善中它们再生的可能性。它们表现了同既定生活方式的自由和自觉的疏远,文学艺术甚至在它 们装饰这些既定生活方式的地方,也以这种疏远来反对这些既定生活方式。

马克思的异化概念表明了在资本主义社会中人同自身、同自己劳动的关系。与马克思的概念相对照,艺术的异化是对异化了的存在的自觉超越——一种“高水平”或 中介了的异化。同进步世界的冲突、对商业秩序的否定、资产阶级文学艺术中的反资产阶级因素,既不归结为对这一秩序的美学贬低,也不归结为浪漫的反应——对 一个正在消失的文明阶段的怀旧式忠诚。“浪漫的”是一个用恩赐态度进行诽谤的术语,容易用来诽谤先锋派立场,正如“颓废的”一词更经常斥责的是一种垂死文 化的真正进步的特性,而不是真正的腐朽因素一样。艺术异化的传统形象,就它们在美学上同发展中的社会不相容而言,的确是浪漫的。这种不相容性是它们的真理 性的标志。它们在记忆中唤起并保存的东西涉及到未来:将使压制性社会解体的一种满意的形象。二三十年代伟大的超现实主义艺术和文学,以它们颠覆性和解放性 作用,已经恢复了这些形象。在基本的文学词汇中偶尔有例子可以表明这些形象的范围和血缘关系,以及它们显示的向度:如“灵魂、精神和心灵”;“绝对之探 求”,”不舒服的花”,“妻子儿女”;“海边王国”;“陶醉的船”和“长腿的诱饵”;“远方和家乡”;而且还有精灵朗姆酒,魔机和魔钱;唐璜和罗米欧; “建造大师”和“当我们死而复醒之时”。



单纯枚举这些词例便可表明,它们属于一个丧失了的向度。它们之所以失去效力,不是因为它们在文学上被废弃。有一些这样的形象适合于当代文学,并在当代文学 最先进的创作中幸存下来。已经失效的东西是它们的颠覆性力量,它们的破坏性内容——它们的真理性。在这个转变中,它们在日常生活中找到了它们的家园。思想 文化的被异化了和正在异化的作品成了人们熟悉的商品和服务。它们大规模的再生产和消费只是量的变化,即不断增长的对文化的欣赏、理解和民主化吗?

文学艺术的真理性一直被视为(如果过去被视为的话)一种“高级”秩序,它不应该而且的确也没有挠乱商业秩序。在目前阶段,已经变化的是这两种秩序同它们真 理性之间的差异。社会的同化力量通过吸收其对抗的内容而耗空了这一艺术的向度。在文化领域,新的极权主义正是在和谐的多元化中显示出来,在那里最相矛盾的 作品和真理也能中立地和平共处。

在这种文化上的调和到来之前,文学艺术本质上曾是异化,维持和保存着矛盾——即对分化的世界、失败的可能性、未实现的希望和被背叛的前提的痛苦意识。它们 是一种理性的认识力量,揭示着在现实中被压抑和排斥的人与自然的向度。它们的真理性就在于唤起的幻想中,在于坚持创造一个留心并废除生活恐怖——由认识来 支配——的世界。这就是杰作之谜;它是坚持到底的悲剧,即悲剧的结束——它的不可能的解决办法。要使人的爱和恨活跃起来,就要使那种意味着失败、顺从和死 亡的东西活跃起来。社会的罪恶,人为人造成的地狱,成了不可征服的宇宙力量。

现实的东西与可能的东西之间的紧张关系,转化成一种不可解决的冲突,在冲突中调和作用以作品的宽厚作为形式:

美成为“幸福的许诺”。在作品的形式上,实际的环境被置于另一向度上,在那里既定现实表现为它存在的样子。因此,它讲出关于自身的真理;它的语言不再是欺 骗、无知和顺从的语言。虚构坦率地说出事实和事实的统治崩溃;虚构颠覆了日常经验,并表明这经验是残缺不全的和虚假的。但艺术只有作为否定性力量才具有这 种神奇的能力。只有当形象活生生地拒绝和驳斥既定秩序时,艺术才能说出自己的语言。

福楼拜的《包法利夫人》不同于当代文学同样悲哀的爱情故事,因为她的现实生活对应者的谦卑词汇仍然包含了女英雄的形象,或者说她理解了那些仍然包含这些形 象的故事。她的焦虑是命中注定的,因为当时还没有精神分析学家,而当时没有精神分析学家乃是因为在她的世界里这种精神分析学家还不能治愈她。她会把精神分 析学家当作毁掉了她一生的那个永镇制度的一部分来反对。她的故事是“悲剧的”,因为发生这个故事的社会是一个倒退的社会,有着尚未解放的性道德和尚未制度 化的心理学。当时即将产生的这个社会,现在已经通过压抑手段“解决了”她的问题。诚然,说她的悲剧或罗米欧和朱丽叶的悲剧在现代民主中得到解决了,这是废 话,但否定这种悲剧的历史本质也是废话。不断发展的技术现实,不仅彻底破坏了艺术异化的传统形式,也彻底破坏了艺术异化的基础——也就是说,它不仅趋于使 某些“风格”失去效力,而且也趋于使艺术的实质失去效力。

可以肯定,异化不是艺术的唯一特点。本书不打算分析甚至陈述这个问题,但为澄清问题起见,可以做几点提示。在文明的各个时期,艺术都象是完全被合并进社会 中。埃及的、希腊的和哥特的艺术是大家熟悉的例子;巴赫和莫扎特一般也被用来证明艺术的“肯定性”方面。在前技术和双向度的文化中,艺术作品的地位完全不 同于在单向度文明中的地位,但异化既标志着否定性艺术的特点,也标志着肯定性艺术的特点。

决定性的差别不是喜悦中创作的艺术同悲哀中创作的艺术、精神健全同神经过敏之间的心理学差别,而是艺术的现实同社会的现实之间的心理学差别。同后者的决 裂,即神奇的或合理的超越,甚至是最肯定性艺术的根本性质;它还疏远了它力图影响的公众。不管庙宇或教堂对生活在它们周围的人民是多么密切和熟悉,它们依 然对奴隶、农民和工匠的日常生活,甚至对它们主人的日常生活形成恐怖的或高高在上的反差。

不管是否被仪式化,艺术都包含着否定的合理性。在其先进的立场上,它是大拒绝——抗议现实的东西。人和万物得以表现、歌唱和言谈的方式,是拒绝、破坏并重 建它们实际生存的方式。但这些否定方式歌颂的是它们与之相联的那个对抗的社会。它们创造的艺术世界,脱离社会再生自身和自己的悲惨生活的劳动领域,以其全 部真理性保持着一种特权和一种幻想。

艺术尽管有过各种民主化和普及化,但它以这种形式经历了十九世纪,并进入了二十世纪。那种赞美这种异化的“高级文化”,有其自身的仪式和自身的风格。沙龙、音乐会、歌剧、戏院,旨在创造和产生现实的另一向度。它们的参加者要象过节一样进行准备;它们割断并超越了日常经验。

这种在艺术异化中展现的艺术同时代秩序之间的基本裂痕,正在逐渐被发达的技术社会所弥合。而且随着它的弥合,大拒绝反倒被拒绝;“另一向度”被同化进占主 导地位的状态中。异化的作品被结合进这个社会中,并作为对盛行状态的装饰品和精神分析设备的一部分来传播。因此,它们成了广告节目,它们起销售、安慰或激 励的作用。

大众文化左翼批评家的新保守主义批评,嘲笑那种抗议把巴赫的音乐当作厨房背景音乐,把柏拉图和黑格尔、席勒和波多雷、马克思和弗洛伊德摆在药房里的作法。 相反,他们坚持认为,古典作品已离开了陵墓,重新苏醒过来,人民由此获得教养。的确如此,但作为古典作品而苏醒,它们却成了不同于自身的东西;它们被剥夺 了它们的对抗性力量,丧失了作为它们真理性之向度的外化。因此,这些作品的意图和功能已根本改变了。如果它们一度同现状是矛盾的,那么现在这种矛盾已被克 服了。

但是,这种同化在历史上是不成熟的;它建立了文化上的平等,同时却保留了统治。社会正在排除封建贵族文化的特权和专权,连同它的内容。美术的先验真理性、 生活和思想的美学,过去只是极少数有教养的富人才能得到的,这一单向度的社会事实是过去的压抑性社会的过失。但这一过失不是靠平装本、普及教育、慢转密纹 唱片和在剧院及音乐厅里不规定礼仪服①装新能纠正的。文化特权表现了不公平的自由、意识形态同现实的矛盾、精神生产力同物质生产力的脱离;但它们也提供了 一个受保护的领域,使得被禁忌的真理能以抽象的完整性幸存下来——疏远压制这些真理的社会。

现在这种疏远已被克服——连同超越和控诉。乐谱和乐音仍然存在,但使它们成为另一个行星的空气的那段距离已被克服。②艺术的异化,象它在其中演出的新剧院 和音乐厅的建筑一样,成了从实用角度来设计的。毫无疑问,这种新建筑比维多利亚时代的古怪建筑更好,即更美更实用。但它也是更“一体化的”——文化中心正 在成为销售中心、市政中心或管理中心的一个合适部分。统治有自己的美学,而且民主统治也有自己的民主美学。不错,几乎每一个人旋开他的音响组合旋钮或跨入 他的乐房,随时都可以得到优美艺术。然而,在这种普及中,优美艺术成了一架翻新优美艺术内容的文化机器上的齿牙。

艺术的异化,连同其它的否定方式,都屈从于技术合理性的进程。如果把这一变化视作技术进步结果的话,便可以看出它的不可逆转性的深度和广度。现阶段按其可利用的新

①请不要误解:在其所及的范围内,平装本、普及教育和慢转密纹唱片确实是一种福祉。

②斯蒂芬.乔治,见阿诺德.舍恩伯格的升F小调四重唱。参见T.W.阿道尔诺《新音乐哲学》(图宾根,J.C.B.摩尔,1949)第19页以下几页。



的实现手段,重新确定了人和自然的可能性,据此看来,这些前技术的形象正在丧失它们的力量。

它们的真理价值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人和自然的一个未被理解和未被征服的向度,取决于对组织和操纵上的狭窄限制,取决于那种抵制一体化的“不可消除的核 心”。在充分发达的工业社会里,这个不可消除的核心逐渐被技术合理性所清除。对世界的物质改造,要求对它的象征、形象和观念进行精神改造。显然,当城市、 公路和国家公园取代了村庄、山谷和森林时,当摩托艇竞驰湖面,飞机划破长空时,这些区域也就失去了它们作为一种性质不同的现实,作为矛盾领域的特点。

既然矛盾是逻各斯的作用——“不现实的东西”同“现实的东西”的合理对立,那么它一定具有一种交流媒介。争取这种媒介的斗争,或者说反对它被同化进占统治地位的单向度中的斗争,在先锋派力图创造的疏远状态中表现出来,这种疏远使得艺术的真理重新成为可交流的。

伯托尔特.布莱希特为先锋派的努力构画了理论基础。

现存社会的总特点使剧作家面临着还能否“在剧院里表现当代世界”的问题,即对世界的表现能否使观众认识到剧中所传递的真理。布莱希特回答说,只有在当代世 界被表现为可①变化的东西,即表现为应被否定的否定状态时,它才能得到表现。应该学习、理解并据之行动的是学说,而戏剧是而且

①伯托尔特.布莱希特《戏剧作品》(柏林和法兰克福,苏尔坎普,1957)第7,9页。



应该是娱乐、乐趣。然而,娱乐和学习不是对立的;娱乐可以是最有效的学习方式。为了讲出处于意识形态和物质之网后面的当代世界是什么,它如何被改造,戏剧 应该割断观众同舞台上事件的自居作用。所需要的不是移情作用和感情,而是保持距离和作出反应。“间离效果”(Verfremdungseffekt)应产 生这种把世界当作它的现实样子来认识的分离作用。“日①常生活的事物被抬高到超出不证自明的领域……。”“‘自然的’东西应具有超日常的特点。只有以此方 式,因果规律才②能显示出来。”

这种“间离效果”不是附加在文学上的。它毋宁是文学本身对整个行为主义威胁的回答——企图挽救否定的合理性。以这种企图,文学的大“保守”同激进的行动主义齐心协力。保罗?瓦 莱利坚持诗的语言具有不可摆脱的否定义务。这种语言的诗句“从不谈论不在眼前的事物”。③它们谈论那种尽管不在眼前却把既定言论和行为领域当作它最禁忌的 可能性来纠缠不休的东西——既非天堂亦非地狱,既非善亦非恶,只是“幸福”。因此,诗的语言谈论那种属于这个世界的东西,在人和自然中可见的、可触知的和 听得见的东西——和那种看不见、摸不着、听不到的东西。

诗的语言以表现不在眼前的东西为中介来创造和运动,

①同上书,第76页。

②同上书,第63页。

③保罗.瓦莱利“诗和抽象思想”,见《作品》(巴黎,加利马德,1957)第1卷,第1324页。



它是一种认知的语言——但这种认知彻底破坏了肯定的东西。在其认知功能上,诗履行着思想的伟大任务:

“努力在我们身上使不存在的东西获得生命”。①说出“不在眼前的事物”就是破除现存事物的迷惑力;此外,它是一种不同的事物秩序对现存秩序的超越——“一个世界的开始”。②

为了表现在一个世界内部作为一种超越的另一种秩序,诗的语言依赖于日常语言中的越轨因素。然而,一切媒介为维护既定现实的总动员,已经协调了各种表现手 段,以致越轨性内容的传播在技术上成为不可能的。自马拉美以来一直对艺术意识纠缠不休的幽灵——说出非物化的语言、传播否定东西的不可能性——已不再是一 个幽灵。它已被物质化。真正先锋派的文学作品传播着同传播的决裂。先是在里姆鲍德那里,然后在达达主义和超现实主义那里,文学反对在整个文化史上把艺术语 言同日常语言联系起来的论述结构。命题体系(有作为它的意义单位的句子)是现实的两个向度得以汇合、交流和被交流的媒介。最崇高的诗和最低下的散文都共有 这种表现媒介。所以,现代诗“破坏了语言关系,并使论述返回到语词阶段”。③



语词拒绝句子的统一的可感知的规则。它破除前定的意

①同上书,第1333页。

②同上书,第1327页(涉及到音乐语言)。

③罗兰.巴特《文字的零等级》(巴黎,杜.塞维尔出版社,1953)第72页(我加的着重号)。



义结构,而且成为一个“绝对的客体”,标志着一个不可容忍的、自拆台脚的宇宙——一个不连续体。这种对语言结构的破坏意味着对自然经验的破坏:

  由于孤独而可怕的客体只具有虚的联系,自然便成了这些客体的不连续体。任何人都不能为它们选定一个特定的意义、用途或效用。任何人都不能认为它们意味 着一种精神态度或一种意图,也就是说,归根到底,意味着一种脆弱……。这些语词客体没有联系,都武装上了它们爆发性力量的暴力……,这些诗的语词排斥人 们,根本不存在“新式”的诗的人道主义:这种暴躁的论述是一种充满恐怖的论述,意味着它不是把一个人同别人相联系,而是同最非人的自然形象相联系,如天 堂、地①狱、圣者、稚童、疯子、纯物质等等。

传统的艺术材料(形象、协调、色彩)只重视为“引语”,即在拒绝的语境中过去意义的残余。因此,超现实主义的绘画把机能主义用禁忌所包含的东西汇集一起, 因为它背叛了作为物化和物化合理性中的不合理性的现头。超现实主义重新获得了机能主义对人否定的东西;这些歪曲证明着禁忌对所欲的东西所做的事情。因此, 超现实主义挽救过时的东西——一些特质,幸福的要求蒸发掉

①同上书,自第73页开始。





①技术化的世界对人拒绝的东西。

另外,伯托尔特.布 莱希特的作品保留了在浪漫文学和拙劣文艺作品中包含的“幸福的许诺”(月光和蓝海;悦耳的音调和甜蜜的家庭;忠诚与爱情),使之成为政治酵素。他的人物歌 唱失去的乐园和不能忘记的希望(“情人,你看见索霍区天上的月亮了吗?”“但有一天晴空万里”,“当初,那是个星期天”,“一艘张帆起航的船”,“毕尔巴 鄂时代的月亮,那里值得爱”)——这歌是关于残忍、贪婪、剥削、欺诈和谎言的歌。被欺骗者唱出了他们的欺骗,但他们了解(或已经了解)了欺骗的原因,而且 只是在了解这些原因(和如何去对付它们)时,他们才重新获得他们梦想的真理性。

这些在文学语言中重新进行大拒绝的努力,遭受了被它们拒绝的东西所同化的命运。作为现代古典派的先锋派和垮了的一代,都具有娱乐的功能,而不会危害善意的 人们的良心。技术进步证明这种同化是合理的;发达工业社会中对悲惨状况的缓和,拒绝了这种大拒绝。对高级文化的清理,是征服自然的一个副产品,不断征服匮 乏的一个副产品。

这个社会把珍贵的越轨形象结合进它无所不包的日常现实中,从而使这些形象失去效力,证明了不可解决的冲突已达到了可管理的程度——悲剧和浪漫文学、原型的梦想和焦虑正听任技术来解决和溶解。精神病学医生关心唐璜、罗米欧、哈姆雷特、浮士德,就象他关心奥狄蒲斯一样,为他们

①T.W.阿道尔诺《文学笔记》(柏林-法兰克福,苏尔坎普,1958)第160页。



治疗。这些世界的统治者正在失去他们形而上学的特点。他们在电视上、记者招待会上、议会上和公共意见听取会上的出现,对超出广告剧的戏剧是很难适合的,①但他们行动的结果超出了戏剧的范围。

非人性和不公平的旧习惯,正被合理组织起来的官僚所管理,而这种官僚的生命核心却是无形的。灵魂极少包含不能被敏感讨论、分析和民意测验的秘密和渴望。即 使个人能反对并超越他的社会条件,孤独在技术上已成为不可能的。逻辑和语言学的分析证明,旧的形而上学的问题是幻想的问题;对事物的“意义”的探索,可被 重新概括为对语词意义的探索,现存的言论和行为领域可以提出非常充分的解答标准。正是这合理的世界,单靠设备的份量和能力,封闭了一切逃避行为。过去的高 级文化,在其同日常生活现实的联系中,是多样化的——敌对和装饰、呐喊和顺从。但它也是自由王国的表现:拒绝循规蹈矩。如果没有比这种拒绝更令人满意的补 偿物,这种拒绝就不能被封闭。对对立面的征服和同一,在高级文化向通俗文化的转变中找到了它的意识形态的荣誉。这种征服和同一是在增长起来的满足的物质基 础上进行的。这种物质基础也是荡涤一切的贬黜之基础。

艺术的异化是升华。它创造着那些同既定现实原则不相协调的状况的形象,但这些形象作为文化形象,是宽容的,甚

①传说中的革命英雄仍然存在,他可以蔑视电视和出版——他的世界是“不发达的”乡村世界。



至是有教益和有用的。现在这类形象失去了效力。它被纳入厨房里、办公室里和商店里;它开始为生意和基金而在商业上发行,在某种意义上说这就是贬黜——用直 接的满足来取代间接的满足。但它是从社会的“力量角度”来实践的贬黜,比以前更能得到社会的认可,因为社会的利益已成为它的公民们最内在的推动力,因为它 承认的喜悦有助于社会的凝聚和满足。

快乐原则同化了现实原则;性在社会结构形式上获得了解放(或者说自由化)。这一观念意味着存在着压抑的贬黜方①式,,与这些贬黜方式相比较,升华了的动力 和目标意味着更加偏离、更加摆脱、更不留心社会的禁忌。看来,这种压抑性的贬黜在性领域里的确是有效的,在这里如同在对高级文化的贬黜中一样,它是作为技 术现实的社会控制之副产品而起作用的。社会控制扩大了自由,同时又加强了统治。也许讨论一下本能力量的社会用途上的变化,最能解释贬黜和技术社会之间的关 系。

在这个社会里,并非在机器上和操作机器上所花费的一切时间都是劳动时间(即不令人愉快但又必要的苦力),并非机器节省的一切精力都是劳动力。机械化还“节 省了”里必多,生命本能的精力——也就是说,使它避免了以前的实现方式。这是对现代司机同流浪诗人或工匠,流水线同手工艺、乡镇同城市、工厂生产的面包同 家制的面包、帆船同摩托艇进行浪漫对照的真理内核。的确,这个浪漫的前技术世界充

①见拙著《爱欲与文明》(波士顿:灯塔出版社,1954),特别是第十章。





满了不幸、艰辛和污秽,而这些东西反过来又是一切快乐和喜悦的背景。而且,过去存在着一种现在不再存在的“风景”,里比多体验的媒介。

随着它的消失(本身是进步的一个历史前提),整个人类主动和被动的向度已被非性欲化。个人从中得到快乐的环境——他几乎是把这个环境当作身体的延长地带而 满意地神往的——已被苛刻地缩小了。结果,里必多神往的“宇宙”同样被缩小了。从而导致里必多的定点化和收缩,爱欲的体验和满足降低成性欲的体验和满足。 ①

不妨可以比较一下在一块草地上做爱和在一辆汽车里做爱,在城墙外边情人活动场所里的做爱和在曼哈顿大街上的做爱的不同感受。在前一种情形中,环境参与并促 进里必多的精神集中,而且趋于被性欲化。里必多超越了直接的性感应带——一个非压抑性的升华过程,相比之下,一个机械化的环境似乎封闭了这种里必多的自我 超越。里必多不得不力图扩大爱欲满足的领域,成了不怎么“多形的”,而且在定点化的性活动之外不怎么能产生性冲动,而这种定点化的性活动却得以增强。

因此,技术现实减弱了爱欲的能量并增强了性欲的能量,它限制了升华的范围。它还减弱了对升华的需要。在精神机制上,所欲望的东西同所允许的东西之间的紧张状态似乎被大大缓和了,而且现实原则看起来不再要求全面而痛苦地改

①根据弗洛伊德后期著作使用的术语,性是“专门化”的部分的动力,而爱欲是整个机体的动力。



造本能的需求。个人应该使自身适应一个似乎不主张否定他的需求的世界——一个本质上非敌意的世界。

因此,机体注定要自发接受所提供的东西。只要更大的自由意味着缩小而不是扩大和发展本能的需求,那么这种自由就拥护而不是反对普遍压抑的现状——人们所说的“制度化的贬黜”。这种贬黜在我们时代的权力主义人格的形成中,是一个致命的因素。

人们可以经常注意到,发达工业文明是在更大程度的性自由上起作用的——“起作用”的意思是说,性自由成了一种市场价值和一种社会习俗的因素。身体依然是一 种劳动工具,但可以在日常的劳动世界和工作关系中显示出它的性特点。这是工业社会的一个独一无二的成就——它之所以可能,靠的是减轻了肮脏和繁重的体力劳 动,靠的是廉价而绚丽多彩的衣着、美的文化和生理卫生的便利性,靠的是广告工业的要求,等等。性诊所和女售货员、英俊而年轻的男性职员和招待员,是高级市 场的商品;对称心如意的情妇的占有——一度是王公贵族的特权——推进了商业共同体中不怎么高贵的行当。

现存的艺术的机能主义助长了这种倾向。商品和办公室敞开了巨大的玻璃窗,把它们的全体人员暴露于外;在内部,高柜台和不透明的隔板拆除了。大公寓和别墅里单间的废弃,打破了以前把个人同公共生活隔离开来的遮栅,并且很容易暴露出别人妻子和别人丈夫的引人注目的特性。

这种社会化不是同环境的非爱欲化相矛盾的,而是相补充的。性被结合进工作和公共关系中,因此更容易得到(受控制的)满足。技术进步和更舒适的生活能够系统 地把里必多的成分包含进商品生产和交换的领域。不管本能活力的动员如何被控制(它有时等于对里必多的科学管理),不管它如何成为现状的一个支柱,对被管理 的个人来说,还是令人满意的,就如同摩托艇比赛、推割草机和开快车是一种娱乐一样。

这种对里必多的动员和管理,可以说明志愿的服从、恐怖事件的消失的主要原因,可以说明个人需求同社会要求的欲望、目标和激情之间前定和谐的主要原因。对人 类生活中越轨因素的技术和政治征服,作为先进工业文明的特点,在本能领域也表现出来了:通过鼓励顺从、削弱抗议的合理性来满足需求。

社会允许的和向往的满足范围,大大扩大了,但正是通过这种满足,削弱了快乐原则,它被剥夺了同现存社会不协调的要求。这样一调整,快乐便导致服从。

同被调整的贬黜的快乐相对照,升华开始意识到了压抑性社会借以打击个人的遗弃作法,因而保留了对自由的需要。诚然,一切升华都受到社会力量的强制,但对这种力量的痛苦意识已冲垮了异化。诚然,一切升华都接受社会对本能满足的禁闭,但升华也超越了这种禁闭。

超自我,在审查无意识并嵌入道德心时,也审查潜意识压抑力,因为发展起来的道德心不仅审核个人的,也审核他那个社会的被禁止的邪恶行动。相反,因一个不自 由的社会所认可满意的自由而造成的道德心丧失,则有利于幸福意识,这种意识促使人们接受这个社会的罪行。这是日渐衰落的自主性和理解力的标志。升华要求有 高度的自主性和理解力;它是意识和无意识、第一过程和第二过程、思想和本能、放弃和造反之间的中介。在其最完善的方式上,如在艺术作品中,升华成为认识力 量,在服从压抑的同时战胜压抑。

着眼于这种升华方式的认识功能来看,在发达工业社会中猖獗一时的这种贬黜,显示了它真正循规蹈矩的功能。这种性自由(和侵略的自由)使本能的动力摆脱了不 幸和不安,而正是这种不幸和不安说明了既定的满足领域的压抑力量。可以肯定,存在着普遍的不幸,幸福意识是非常不稳固的——在畏惧、挫折和厌恶之上建立的 一种贫瘠的外观。这种不幸,很容易促进政治动员;用不着为自觉的发展留下余地,它就可以成为新的法西斯主义生活和死亡方式的本能水库。但是,幸福意识之下 的不幸,可以经由多种方式变成社会秩序的外力和内聚力源泉。这些不幸个人的冲突,现在比起那些造成弗洛伊德的“文明中的不满”的东西,更容易治愈;用“我 们时代的神经过敏的人格”比用爱欲与死亡的斗争,更能充分确定这些冲突。

有控制的贬黜可以削弱对既定现实原则的造反,这种情况也许可以通过古典和浪漫文学中的性表现同我们当代文学中的性表现之间的对照来解释。如果人们从那些在 实质和内在形式上为爱欲义务所决定的作品中,选择一些本质上不同的例子,如拉辛的《费德拉》、歌德的《选亲》、波德莱尔的《恶之花》、托尔斯泰的《安娜?卡 列尼娜》,那么,性始终如一地是以高度升华的、“间接的”、反映的形式出现的——但在这些形式中,它是绝对的、不妥协的、无条件的。爱欲的统治从一开始也 是死亡本能的统治。在本体论的意义上,而不是在道德或社会学的意义上,实现就是毁灭。它超出了善和恶,超出了社会道德,因而它超出了这种爱欲拒绝并破除的 既定现实原则的范围。

相比之下,在奥尼尔的酗酒者和福克纳的粗鲁者那里,在《欲望号街车》中,在《躁热的铁皮屋顶》下,在《罗丽塔》中,在好莱坞和纽约的狂欢、别墅主妇的冒险 的一切故事中,性泛滥猖獗。这是无限地更现实主义的、大胆的、无所顾忌的。它是它发生在其中但从不被否定的这个社会的一部分。所发生的事情,肯定是粗野的 和淫秽的、雄浑的和可口的,相当不道德的——而且正是因为这样,才是完全无害的。

性摆脱了作为它的不协调的梦想标志的升华形式(作为讲故事的风格、语言的形式),变成了压抑性畅销书的载体。不能说当代文学中的风流女人都象巴尔扎克所说 的妓女埃赛尔一样:她是无限繁茂的温柔之花。这个社会把它接触的一切事物都变成进步和剥削、艰辛和满足、自由和压抑的潜在源泉。性也不例外。

关于被控制贬黜的概念,意味着可同时发泄被压抑的性和侵略性的可能性,这种可能性似乎同弗洛伊德的关于在两个原动力之间分配固定量的本能活力的概念不相 容。在弗洛伊德看来,性(里必多)的加强必然引起侵略性的减弱,反之亦然。然而,如果社会允许和鼓励里必多发泄是部分定点的性发泄的话,它将等于实际压缩 爱欲能量,而且这种贬黜将同非升华的和升华的侵略形式的增长是相容的。后者在当代工业社会中极为盛行。

这种情况是否已达到了规范化的程度,以致个人在正常的国民准备过程中已逐渐习惯了自身被分解和解体的冒险呢?或者说,他们的默认是否完全归因于他们无能为 力对付这种冒险?总而言之,不可避免的人为的破坏的冒险,已在人民精神和物质家务中成了家常便饭,以致不再能用它来指责或拒绝现存社会制度。而且,作为他 们日常家务的一部分,它甚至可以使他们依附于这种社会制度。绝对的敌人和高标准的生活水平(和所欲望的就业水平!)之间的经济和政治联系是非常容易识破 的,但也是完全被合理地接受的。

假定破坏本能(归根到底:死亡本能)是培育着技术上征服人和自然的那种活力的很大成分,那么,社会在不断增长操纵技术进步能力的同时,也增强了它操纵和控 制这种本能的能力,即“生产上”满足本能的能力。因而,社会的凝聚力会在最深刻的本能根源上得到加强。最大的冒险,甚至战争事实,不仅会和无可奈何的接 受,而且会和对罪行的本能认可相汇合。在这里我们也碰到了被控制的贬黜。

因此,制度化的贬黜表现为单向度的社会取得的“征服越轨行为”的一个方面。正如这个社会趋于减少甚至同化政治和高级文化领域里的对立(质的差别!)一样, 在本能的领域亦是如此。结果是使把握矛盾和替代品的精神器官萎缩了,而且在剩下的技术合理性的向度里,幸福意识开始盛行起来。

这种幸福意识反映着这样的信念,即现实的就是合理的;不管怎么说,现存制度提供了商品。人民被引向到生产设备中去寻找有效的思想和行动的动因,而他们个人 的思想和行动能够而且应该归结为这种动因。在这一转变中,这种生产设备还具有道德动因的作用。物化、万物的一般必然性解脱了道德心。

在这种一般必然性中,内疚感没有任何地位。一个人可以发出消灭成千上万的人民的指令,然后声称自己根本不受良心的谴责,并心安理得地生活。在战场打击法西 斯主义的反法西斯主义力量,收获了纳粹科学家、将军和工程师的利益;他们具有后来者居上的历史优势。最初作为集中营的恐怖东西,现在成了训练人民适应反常 状况的实践——人类的地下生活和每日摄取放射性物质。一个基督教牧师声称,以一切可利用的手段来阻止你的邻居进入你的避弹所,这同基督教的原则并不矛盾。 另一个基督教牧师和他的同事意见相左,说这违背了基督教的原则。谁正确呢?技术合理性的中立立场表明它凌驾于政治之上,但它也表明这是虚假的,因为在这两 种情形中,它都是为政治统治服务的。

  “集中营的世界……不是例外的畸型社会。我们在那里看到的是我们每天都身陷其中的地狱社会的形象,在某种意义上说,是这个社会的典型。”①

看来甚至最隐蔽的越轨行为也可以被压抑住,以致对一切实践目的来说,它们已不再是社会的危险。或者说,即使

①E.爱奥奈斯库,见《法国新闻杂志》,1956年7月号;引自1960年3月4日《伦敦时代文学副刊》,赫尔曼在1959年的一份兰德研究报告(RM— 2206—RC)中提出:“应该研究在象非常拥挤的避弹所那样的环境里(集中营、俄国和德国使用的拥挤不堪的货车、部队运输船、人满为患的监狱……等等) 人口的幸存,从中也许可能发现一些有用的指导原则适用于避弹所方案。”

它们的爆发会导致个人的功能素乱(如一个广岛领航员的情况),但这种爆发并不会扰乱社会的功能。精神病院治疗个人的功能紊乱。

幸福意识没有任何界限——它安排着同死亡和破坏的演习,在演习中娱乐、协同作战和战略意义结合起来鼓励社会的和谐。兰德公司把学术、研究、军事、气象和健 康生活统一起来,在它的《兰德信息》第9卷第1期中以“安全胜于悲伤”为题,以开脱性的装腔作势风格报导了这些演习。火箭在跃跃欲试,氢弹在弯弓待发,宇 宙飞船在太空遨游,问题是“如何保卫民族和自由世界”。尽管如此,军事计划者仍忧心忡忡,因为“把握时机的代价,试验和犯错误的代价,也许高得可怕。”于 是,兰德公司应运而生;兰德公司伸手救援,而且“象兰德安全计划那样的计策开始进入画面”。它们进入的画面是不分类别的。它是这样一幅画面,在这幅画面上 “世界成为一幅地图,导弹纯属象征〔象征主义的安慰性力量万岁!〕,战争只是〔只是〕写在纸上的计划和计算……”。在这幅画面上,兰德公司已把世界美化成 一种有趣的技术比赛,人们不必紧张——“军事计划者用不着冒险便能获得有价值的‘综合’经验”。



演  习



  为了理解演习,人们应该参与演习,因为理解就是“体验”。

由于防卫计划的演习者差不多都来自兰德公司和空军的每一部门,所以我们可以在蓝方设置一个物理学家、一个工程师和一个经济学家。红方也将有类似的配置。演 习的第一天是就有关演习的一切事情下达共同简令并制定规则。当两方在地图上各自的地盘就位时,演习就开始了。两方都从演习指挥者那里得到它的政策报告。这 些报告一般是由控制集团的一个成员准备的,他对演习期间的世界形势做出评价,提供关于敌军政策的情报,指出军队应达到的目标、军队预算。(由于每一次演习 都要考察范围广泛的战略可能性,这些政策应有变化)。

在我们假设的演习中,蓝方的目的是在演习的始终保持威慑能力,即保持能击退红方的力量,这样红方就不愿冒险进攻。(蓝方还获得关于红方政策的情报)。红方的方针是获得优于蓝方的力量。蓝方和红方的预算同实际的防卫预算相一致……。

我们不胜宽慰地听说,自1961年以来兰德公司已“在我们迷宫似的地下室——快餐部下面的某个地方”进行了这种演习,“贴在蓝房间和红房间墙上的菜单上, 列举了双方可购买的武器和导弹构件……大约七十项”。演习有一个“演习指挥者”,他负责解释演习规则,因为尽管“用图表和说明书制定的规则达66页”,但 在演习期间还是不可避免出现一些问题。这个演习指挥者还有另一个重要职能:“无需事先通知演习者”,“他可以引入战争来检验现存军事力量的效力。”但接 着,字幕打出“咖啡、饼子和意见”。休息!“在此后的时间演习继续进行——直到1972年结束。那时蓝方和红方都销毁了火箭,在‘善后’会议上坐在一起喝 咖啡吃饼。”然而,不能太松懈了:实际上存在着“一种现实的世界形势,它不能被有效地变换成安全”,于是就需要“谈判”。我们感激它:这种在现实的世界形 势中留下的希望是超出兰德公司所及范围之外的。

显然,在幸福意识的领域里,内疚感没有任何地盘,算计清除了道德心。当整体危若累卵时,唯一的犯罪就是反对整体或不维护整体的罪。犯罪感、过失感和内疚感 成了一种私事。弗洛伊德在个人的心理中揭示了人类的罪行,在个人的病史中揭示了整体的病史。这种致命的联系被成功地压抑了。那些同整体相同一的人,那些作 为整体的领袖和维护者而就职的人,可以犯错误,但他们不会不舒服——他们没有内疚感。只有当不再坚持这种同一性时,只有当他们离任时,他们才开始内疚。





    第四章



 言论领域的封闭



  在目前的历史情况下,一切政治作品只能证实着一个警察世界,犹如一切思想作品,只能产生不再敢说出自己名字的庇护文学一样。

——罗兰.巴特斯

幸福意识相信现实的就是合理的,现存制度提供着商品。这种幸福意识反映着新的顺从主义,这种顺从主义是转化为社会行为的技术合理性之一面。它之所以是新 的,乃因为它在前所未有的程度上是合理的。它维持着一个社会,这个社会已经减少了——而且在其最发达的地区已经排除了——以前阶段的较原始的不合理性,因 而比以前更有规则地延续和改善生活。毁灭性的战争未曾发生;纳粹灭绝人口的集中营已被清除。幸福意识拒斥这类东西。严刑,只是在文明世界的边缘上发生的殖 民战争中,才被当作正常事物起用。在因为战争而问心无愧地实行严刑的地方,仍然有战争。但这种战争也是在边缘地带发生的,它只蹂躏“不发达的”国家。其它 国家则是和平统治。

这个社会的效率和生产力,每天都在为它达到的对人的统治权进行开脱。如果这个社会能同化它接触的一切,如果它能吸收对立面,如果它即使有矛盾也能运转自 如,那么它便证明了它有文化上的优势。同样,资源的破坏和浪费的激增,证明着它的富裕和“福利高水平”;“共同体太富裕了,所以无忧无虑!”①



全面管理的语言



这种福利,这种凌驾于不幸的社会基础之上的多产的上层建筑,充满了把主人与其奴仆联接起来的“媒介”。它的公共力量塑造着传播领域,使得单向度的行为在其 中表现出来。它的语言有助于同一和统一,有助于系统地彰扬肯定性思维和行为,有助于一致攻击越轨的批判性观念。在流行的言语方式上,双向度的辩证思维方式 同技术行为或社会“思维习惯”之间的对照显示出来。

①约翰.K.加尔布雷思《美国资本主义》(波士顿,霍夫顿.米夫林,1956)第96页。

在这些思维习惯的表达上,现象与现实、事实与因素、实质与属性之间的紧张状态趋于缓解。自主、发现、证明和批判的因素,退居于指派、断定和模仿之后。魔术 般的、权力主义的和仪式性的因素充斥了言语和语言。言论丧失了作为认识和认识评价过程之环节的媒介。那些理解事实并因而超越事实的概念,正在失去它们真正 的语言表现力。没有这些媒介,语言便趋于表现和助长理性与事实、真理与既定真理、本质与存在、事物与其功能的直接同一。

这些同一性,曾表现为操作主义的一个特点,现在在社会行为上重现为言论的特点。在这里,语言的机能化有助于拒斥言语结构和运动上的非循规蹈矩的因素。词汇 和句法同样受到影响。社会直接在语言材料中表现它的要求,但不是没有对立面;在官方和半官方的言论中,通俗语言以恶意和挑衅性的幽默在博动着。俚语和口语 从没有象今天这样富有创造性。仿佛普通人(或他的无名代言人)会以他的言语来表现他的反现实权力的人性,仿佛在政治领域里被压抑的拒绝和造反行为,会以坦 率粗俗的词汇爆发出来。例如,说精神病医师是“割敌人的头颅作为战利品来保存的人”,称知识分子为“鸡蛋脑袋”,把电视机叫做“笨蛋管”,说“打它”、 “挖它”即是滚,而说“滚,人,滚”却是在说“了不起,人”。

然而,国防实验室和办公室、政府和行政机构、计时员和经理、效率专家和政治美容厅(它为领袖们提供合适的化妆品)却说一种不同的语言,很快它们似乎就有了 最终的辞令。正是用这种辞令发布命令、进行组织工作,引诱人民去行动、去购买、去接受。这种辞令正以一种风格来传播,而这种风格则是十足的语言学创造。它 是一种句法,使句子的结构得以节约和压缩,以致句子的各部分之间不留下任何张力,任何“空白”。这种语言形式阻碍了意义的发展。待一会儿我将试图阐释这种 风格。

操作主义的特点是认为概念与相应的一套操作是同义的。操作主义的这一特点也表现在这样的语言倾向上,即“认为事物的名称同时标明事物的作用方式,性能和过程的名称是用于察觉或产生这些性能和过程机制的象征”。①这就是技术的推理,它超于“使事物与其功能相同一。”②

这种推理,作为科学技术语言之外的思维习惯,塑造着一种特定的社会政治行为主义的表现。在这一行为领域里,语词和概念趋于一致,或者说,概念趋于被语词同 化。概念所具有的内容仅仅是在公布的标准化用法上语词指派的内容,而语言能反应的不过是公布的标准化的行为(反应)。语词成了陈词滥调,而且作为陈词滥调 来支配言语或写作。因此,大众传播阻碍了意义的真正发展。

可以肯定,任何语言都包含数不胜数的用语,这些用语并不要求发展它们的意义,这些用语标示着日常生活的物体和工具、明显可见的性质、至关重要的需要和渴求。这些用语是普遍被理解的,它们一出现,便会产生同说出它们的实际语境相一致的反应(语言的或操作的)。

①斯坦利.格尔“语言和科学”,见《科学哲学》1942年6月,第156页。

②斯坦利.格尔“语言和科学”,见《科学哲学》1942年6月,第156页。



这种情况完全不同另外一些用语的情况,这些用语是在无争议的语境之外来标示事物或现象的。在这里,语言的机能化表现了具有政治涵义的意义省略。事物的名称 不仅“标志它们的作用方式”,而且事物的(实际的)作用方式也规定并“封闭”事物的意义,排除其它的作用方式。名词以权力主义和极权主义的样式支配着句 子,句子成为应被接受的断言——它拒绝对它的被编纂和断定的意义进行证明、定性和否定。

在公共言论领域的关节点上,出现了不证自灵的分析命题,它们的功能象是巫术-宗教公式的功能。它们被硬塞进和一再塞进接受者的头脑里,它们产生的效果是把接受者的思想封闭在公式所规定状况的圈子里。

我已经提到,不证自灵的假说是政治言论领域里的命题形式。“自由”、“平等”、“民主”和“和平”之类的名词,在分析上意味着一些特定的属性,当说出或写 下这些名词时,这些属性便一定呈现出来。在西方,这种分析的论断表现在象自由企业、创制、选举、个人这样的用语中;在东方则表现在象工人和农民、建立共产 主义或社会主义、消除敌对阶级这样的用语中。无论在哪一方,尽管强化真理的手段和惩罚的程度是很不相同的,只要言论超越了被封闭的分析结构,都是不正确的 或宣传性的。在这个公共言论领域里,言语是同义反复的;实际上,它决不会趋于发生质的差异。分析的结构,使支配性名词脱离了它的一些内容,而这些内容在政 策和舆论陈述上会取消或者至少会干扰这个名词被认可的用法。仪式化了的概念,避免了矛盾。

因此,现行的自由方式是奴役,现行的平等方式是被强加的不平等,这是事实。然而,这些概念被封闭的定义,依靠支配有关言论领域的权力,禁止表现这一事实。 结果造成大家所熟悉的奥韦尔的语言(“和平是战争”和“战争是和平”等等),这种语言决不单是恐怖主义的极权主义语言。如果这种矛盾在句子中不明确,但又 被封闭在名词中,也同样会出现奥韦尔的语言。那种维护和加强资本主义的政党被叫做“社会主义的”,那种专横的政府被叫做“民主的”,那种被操纵的选举被叫 做“自由的”,这些是早在奥韦尔之前很久大家就已熟悉的语言(和政治)的特点。

相对新一点的是,公众意见和个人意见普遍接受这些谎言,压制它们怪异的内容。这种语言的传播和影响证明,社会战胜了它包含的矛盾。这些矛盾的再现,并不能 炸毁这种社会制度。正是坦率的大叫大嚷的矛盾,成了言语和宣传的计策。省略的句法通过把对立面缠绕进一种固定的习以为常的结构,从而宣布对立面重新和谐。 我将力图表明,“无放射性尘埃的炸弹”和“无害的放射尘埃”只是一种规范风格的极端创造物。一旦把这当作违背逻辑的主要过错,那么,矛盾就成了操作逻辑的 原则——辩证法的现实主义漫画。这种逻辑是一个可以不要逻辑而从事破坏工作的社会的逻辑,一个用技术来统治精神和物质的社会的逻辑。

重新协调对立面的言论领域,有着统一的坚实基础——它的有利的破坏性。全盘商业化在形式上结合了对抗的生活领域,这种统一表现在言语的冲突着的各部分顺利 地联结起来。对一个尚未被充分制约的头脑来说,许多公共演说和出①版物是完全超现实主义的。象“劳工在寻求导弹均衡”这样②的标题,象“豪华的防放射性尘 埃避难所”这样的广告,仍会使人们朴素地认为,“劳工”、“导弹”和“均衡”是不可调和的矛盾,任何逻辑和语言都不能正确把豪华同放射性尘埃组合一起。然 而,当我们知道“弹道导弹核潜艇”“带有一亿两千万美元的价格标签”,“一千美元规格的避难所备有地毯、保护装置和电视机”时,这种逻辑和语言就成为完全 合理的。效力并不主要在于这种语言是在推销商品(看来放射性尘埃的事情不是那么好),而在于它推进了特殊利益和一般利益、生意和国家力量、繁荣和潜在的灭 绝之间的直接同一。如果把一出戏宣布是“演出斯特林贝格的《死亡之舞》前夕的特定选举”,③那么这只是真理的疏忽。这一声明以较少意识形态色彩的形式,而 不是以正常被认可的形式,揭示了二者的联系。

作为商业和政治风格特点的对立面同一,是许多用来避免抗议和拒绝行为的言论和交流方式之一。当现存社会机关承认并宣扬和平是战争的边缘,极限武器带有可观 的价格标签,避难所带来了舒适时,这种抗议和拒绝还怎能找到它们的正当言词呢?这个言论领域显示自己的矛盾就是自己的真理标志,从而封闭了自身,抵挡其它 无自身根基的言论。它

①《纽约时报》,1960年12月1日。

②同上刊物,1960年11月2日

③同上刊物,1960年11月7日。





有着把所有其它主张同化于自身的能力,它提供了把最可能的宽容同最可能的同一结合起来的前景。然而,它的语言证明了这种同一有压抑性特点。这种语言,以强加于接受者的句法结构,谈论被歪曲和节略的意义、被阻止的内容发展,以及接受按提供这种语言的方式所提供的东西。

这种分析性论断是一种压抑的句法结构。一个专有名词并不总是与同样的“解释性”形容词和定语相配对的,从而使得句子成为催眠性的无止境重复的公式,在接受 者的头脑里形成了固定的意义。他想不到这名词还有本质上不同的(而且可能真实的)涵义。后面我们将考察其它显示这种语言的权力主义特点的句法结构。它们都 缩短和节略了句法,使得句法创造了一些具有普遍僵化的具体性的自欺欺人的固定形象,从而割断了意义的发展。正是众所周知的广告工业的技术,在方法上促进 “建立一种”依附思想和产品的“形象”,并帮助出卖人们和商品。言论和写作麕集在“冲击线”上和“观众唤起者”周围,来传播这种形象。这种形象也许是“自 由”或“和平”,也许是“好人”、“共产主义者”或“莱茵金仙女”。读者或听众可以联想(而且实际上也在联想)起一种固定的制度、态度和激情的结构,并以 一种固定的特殊方式做出反应。

在这种相对无害的商业领域之外,结果更为严重,因为这种语言同时也是“威胁和炫耀”。①命题采取了暗示性命令的形式——命题是启示性的,而不是证明性的。论断成了规①罗兰.巴特斯《文字的零等级》(巴黎,杜?塞维尔出版社,1953)第33页。



定;整个大众传播过程具有一种催眠的特点。同时它被染上一层虚伪的亲近的色彩——这是不断重复的结果。是对传播过程的熟练管理指导的结果。这种大众传播直接同接受者相联系——没有地位、教育和职务的距离,并在起居室、厨房和卧室不拘礼节的气氛中射中他或她。

那种在发达的大众传播中起重大作用的语言,也确立了一种同样的亲近感。①例如,“你的”国会议员,“你的”公路,“你”满意的药店,“你的”报纸;带给 “你”,“邀请你”等等。这样一来,附加的、标准化的和一般的事物和功能表现为“专为你的”。听到这话的人是否相信它,这无关鸿旨。它的成功表明,它助长 了个人同他们及别人履行的功能自我同一。

在机能化的和被操纵的传播领域最发达的部分,语言以真正惊人的句法结构兜售着个人和功能的权力主义同一。《时代》杂志可以作为这种倾向的一个极端例子。它 使用了曲折变化的所有格,使得个人象是他们的地位、他们的工作、他们的雇主或企业的附庸或属性。例如,它介绍的个人是弗吉尼亚的伯德、美国钢铁公司的布 劳、埃及的纳瑟等等。用连字号连接的定语句法结构,创造了一种固定的综合症:“佐治亚州专-横的、低-前额的州长……,现在为他下一周的野蛮政治联盟做了 准备。”这个州长②,他的功能、他的生理特点和他的政治实践,熔炼成一种

①见利奥.洛温塔尔《文学、通俗文化和社会》(学徒厅,1961)等109页以下和理查德.霍格特《文学的用途》(波士顿,灯塔出版社,1961)第161页以下。

②这段话不是指目前的州长,而是指塔尔梅奇先生。



不可分割和不可改变的结构,这种结构以其自然的天真和坦率征服了读者的头脑。这种结构没有为意义的区分、发展和差异留下任何地盘:它只是作为一个整体而运 动和生活。文章被这种人格化和催眠的形象所统治,甚至能继续提供本质的消息。这种叙述能安全地保存在或多或少人们感兴趣的故事被剪辑的框架里,这种框架是 被出版者的政策所确定的。用连字号连接进行节略的用法广泛流行。例如,“毛刷-眉毛的”特勒,“氢-弹之父”,“公牛-肩臂似的导弹手冯?布朗”,“科学-军事餐”①和“核-动力、弹道-导弹-燃料”潜水艇。这些句法结构在一些把技术、政治和军事结合一起的短语中特别常见,也许不是偶然的。那些标示着完全不同的领域或性质的术语,被迫组合成一个坚固不可抗拒的整体。

效果也是巫术般的和催眠性的——散布那些表示矛盾不可避免的同一和和谐的形象。因此,是可爱而又可畏的天父,生命的挥霍者,为消灭生命而产生了氢弹;“科 学-军事”齐心协力用那种制造焦虑和苦难的工作来减轻焦虑和苦难。另外,也有无需连字号的短语,如“冷战专家的自由学院”②和“无放射性尘埃的炸弹”—— 认为是毁灭促成了道德的和物质的一体化。那些说出并接受这种语言的人民,似乎不受每一事物影响——但又易受每一事物影响。这种语词连接法(明

①后三个术语引自《民族》,1958年2月22日。

②《生命》杂志的一个提法,引自《民族》,1960年8月20日。据大卫?萨尔诺夫说,国会曾收到一个建立这种学院的议案。见约翰.K.杰瑟普、阿德莱.史蒂文森等人的《国家目标》(在《生命》杂志编辑部的监督和帮助下出版,纽约,霍尔特、莱因哈特和温斯顿,1960)第58页。



显的或不明显的)并不总是调和不可调和的东西。通常,这种连接显得非常顺眼,如“公牛-肩膀似的导弹手”,或者它表达一种威胁或一种鼓舞人心的动力。但结 果都是类似的。这种加强于人的结构,闪电般地把暴力、权力、保护和宣传的行动者同行动本身统一起来。我们是在操作中而且只是在操作中看到人或物,不可能是 别的情况。

注意一下缩略语。NATO(北约组织)、SEATO(东南亚条约组织)、UN(联合国),AFL-CIO(美国劳联-产联)、AEC(原子能委员会),以 及USSR(苏联)、DDR(民主德国)等等,这些缩略语大多数是非常合理的,这些指示词如果不被缩略也显得太长了。然而,人们可以大胆从一些这样的缩略 语中看出“理性的狡计”——缩略语有助于压制不想碰到的问题。NATO并没有指明“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所说的东西,即北大西洋沿岸各国之间的条约——否则 人们可以质疑希腊和土耳其作为它的成员国的地位是否合理。USSR缩略了“社会主义和苏维埃”的意思;DDR缩略了“民主”的意思。UN省略了对“联合” 的突出强调;SEATO使人忽略了那些并不属该组织的东南亚国家。AFL-CID掩盖了一度使劳联和产联这两个组织各自独立的根本政治差别。AEC显得只 是众多组织中的一个行政管理机关。这些缩略语表明而且只表明那种以割除越轨涵义的方式而被制度化的东西。意义被固定、修改并负载。一旦它成为一个在通常用 法上被不断重复、被知识分子“认可”的官方言词,它也就丧失了它的一切认识价值,并仅仅用于承认不加怀疑的事实。



这种风格具有一种压倒一切的具体性。“与自身功能相同一的事物”比与自身功能相分别的事物更现实,而且这种同一性的语言表达(在实用的名词上,在许多句法 节略形式上)创造了阻碍分化、分离和区别的基本词汇和句法。这种语言不断兜售形象,妨碍了概念的发展和表达。它直接而径直地阻碍了概念性思维,因而阻碍了 思维。因为概念并不使事物与其功能相同一。这种同一可以是合法的,甚至是操作和技术的概念的唯一意义,但操作和技术的定义是概念的有特定目的的用法。此 外,这些定义把概念溶解在操作中,并排除那种同这种溶解相对立的概念意图。概念先于概念的操作用途,否定事物与其功能的同一;它把存在的事物同事物在既定 现实中的偶然功能区别开来。

盛行的言语趋势,排斥这些区别,表现了前几章论述的思维方式上的变化——这种被功能化、节略和同一的语言是单向度思维的语言。为了说明它的新颖之处,我想把它同一种古典语法哲学对比一下。这种语法哲学超越了行为领域,并把语言范畴同本体论范畴联系起来。

在这种哲学看来,一个句子的语法主语首先是一个“实体”,而且在该句子论断主语的各种状态、功能和性质中均是如此。这个主语积极地或消极地同它的谓语相关 联,但不同于谓语。如果这主语不是一个专有名词,那么它就包含着一个名词之外的涵义:它命名着一个事物的概念,即该句子在一个特定状态或功能中所定义的一 般概念。因此,语法的主语具有一种超出了句子所表达意义的意义。

用威尔海姆.冯.霍 姆勃尔特的话说:作为语法主语的名词,标示着某种“能进入某些关系中”的东西,①但又不等同于这些关系。而且,它一直是处在这些关系之中并“反对”这些关 系的东西;它是这些关系的“一般的”和实质的核心。命题的综合把行动(或状态)同主语联系起来,以致主语被指定为行动者(或负担者),因而有别于它在其中 发生的状态或功能。当人们在说“闪电”时,人们“不仅想到引人注目的闪光,而且想到闪击的雷电本身”,想到一个“投入行动”的主体。如果一个句子对它的主 语有了定义,那么它并不把主语溶解在其状态和功能中,而是确定它存在于这种状态中或发挥这种功能。主语既不会湮灭在它的谓语中,也不会在它的谓语之前或之 外作为一个实体而存在,而是在它的谓语中构成自身——这是句子中体现的中介过程的结果。②

在阐述语言上的缩略在何种程度上标志着它们促成的思想上的缩略时,我已间接提到了语法哲学。坚持语法中有哲学因素,坚持语法的、逻辑的和本体论的“主体” 之间有联系,旨在指出在实用语言中有被压抑的内容,这些内容被禁止表现和传播。用固定形象来节略概念,用不证自灵的催眼性公式来约束意义的发展,回避矛 盾,使事物(人)与其功

①W.V.霍姆勃尔特《论人类语言构造之差异》,柏林1936年重印本,第254页。

②关于辩证逻辑的这种语法哲学,见《精神现象学》序言中黑格尔的“作为主语的实质”和“思辨性句子”的概念。



能相同一,这些趋势在其语言上显示了单向度的思想。如果语言行为封闭概念的发展,如果它阻碍抽象和中介,如果它向直接的事实投降,那么它也就拒绝承认事实 背后的因素,因而拒绝承认事实,承认历史的内容。在社会中,并且对社会来说,这种实用言论的组织工作是至关重要的。它成了协调和奴役的载体。统一起来的实 用语言,是一种不可调和的反批判和反辩证的语言。在这种语言中,操作和行为的合理性同化了越轨、否定和敌对的理性因素。

我将根据“是”和“应该”之间,本质和现象、潜在性和现实性之间的紧张状态来讨论这些因素——逻辑的否定性的决定因素进入了逻辑的肯定性的决定因素中。这 种得以维持的紧张状态弥漫了作为批判的抽象的思想领域的双向度言论领域。这两个向度是彼此对抗的;现实带有这二者的特征,而且辩证概念发展了这些现实的矛 盾。辩证思想在自身的发展中,开始理解了这些矛盾的历史特点和它们作为历史过程的中介过程。因此,思想的“另一”向度表现为历史的向度——即作为历史可能 性的潜在性,作为历史事件的潜在性实现。

在操作的合理性的社会领域里,压制这一向度就是压制历史,这不是一个学术问题,而是一个政治问题。这种压制是压制社会自身的过去——就未来将引起质变并否 定现在而言,这种压制也是压制社会的未来。如果一个言论领域使得自由的范畴和它的对立面成为可互换的,甚至相同一的,那么这个言论领域不仅使用着奥韦尔或 伊索的语言,而且是在排斥和遗忘历史的现实——法西斯主义的恐怖、社会主义的观念、民主的先决条件、自由的内容。如果一种官僚专政统治决定着共产主义社 会,如果法西斯主义是自由世界的好伙伴,如果开明的资本主义福利纲领因被贴上“社会主义”的标签而失败,如果在民主过程中反而和谐地废除了民主的基础,那 么旧的历史概念就会因新式的重下的操作定义而失效。这些重下的定义是虚假化的东西,现存权力和实际权力把它们强加于人,用来把谎言变成真理。

实用的语言是一种彻底的反历史的语言:操作的合理性几乎没有为历史的理性留下任何地盘和任何用场。①在反单向度心灵的斗争中,离心的才能和力量可以发展起 来,可以阻碍个人同社会的完全协调。实用的语言不是在反对这场斗争的历史部分吗?对过去的记忆可以产生危险的见解,现存社会似乎担心记忆的破坏性内容。记 忆是同既定事实相离异的方式,一种短暂地破坏既定事实的至上权力的“中介”方式。记忆使人想起了逝去的恐怖和希望。但一旦二者在现实中重新复活,前者能以 新的形式表现出来,而后者依然是希望。在个人记忆中重现的个人事件里,人类的畏惧和向往表现了出来——特殊中的一般。这种个人事件是记忆保存的历史。它屈 服于行为领域的权力主义力量:

①这并不意味着个人或一般的历史从言论领域中消失。人们经常想起过去:如奠基之父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或者总统候选人的卑贱出身。然而,这些回想也是宗教仪式化的祈祷,这些祈祷并不允许所想起的内容有所发展。通常,纯粹的祈祷是封闭这种发展的,使其显示出历史不适当性。

  “无记忆的人的幽灵……不止是衰落的一个方面——它必然同资产阶级社会中的进步原则相联系。”“象弗纳?松巴特和马克斯?韦伯这样的经济学家和社会学家,把传统原则与封建原则相提并论,把合理性原则同资产阶级社会形式相提并论。这不过意味着发达的资产阶级社会把记忆、时间、回忆当作不合理的过去遗物来清除……。”①

如果发达工业社会的进步的合理性,想把时间和记忆的干扰性因素当作“不合理的残余”来清除,那么它也会清除这种不合理的残余包含的干扰的合理性。承认作为 现在的过去,并与之相联系,这会抵制既定现实中的并因既定现实而造成的思想机能化。它阻碍着言论和行为领域的封闭;它把那些动摇并超越被封闭领域的概念发 展理解成历史的领域,从而使这种发展成为可能。批判思想面对着作为它的反映对象的既定社会,而发展成为历史的意识;这样一来,它本质上就是判断。它根本不 需要中立的相对主义,而是在人的现实历史中寻求真理与虚假、进步与倒退的标准。把过去同现在沟通起来,便能揭示那些造成事实的因素,这些因素决定了生活方 式,确定了主人和奴仆的关系。这种沟通制定了界限和替代目标。一旦这种批判意识说话,它就说出“认识的

①T.W.阿道尔诺“更新的过去作何解释?”见《在威斯巴登11月6—7日教师会议上的报告》,法兰克福1960年,第14页。我将在第七章进一步讨论这种反历史的斗争。



语言”(罗兰.巴特斯语),这种语言能打破被封闭的言论领域日渐僵化的结构。这种语言的关键术语不是那些无止境地造成同样僵化的谓语的催眠性名词。相反,它们允许公开的发展;它们甚至用矛盾着的谓语来展示它们的内容。

《共产党宣言》提供了一个经典例子。这里的两个关键术语,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每一个都“支配”一些相反的谓语。“资产阶级”既是技术进步、自由、征服自 然、创造社会财富的主语,也是滥用并破坏这些成就的主语。同样,“无产阶级”既具有全面压抑的定语,也具有全面击败压抑的定语。

在命题之中并依靠命题而形成的这种对立面的辩证关系之所以成为可能,乃在于它承认主体是一种历史的动因,这种动因的地位是在它的历史实践中并靠这种历史实 践而形成的,是在它的社会现实性中并靠这种社会现实性而形成的。这种论述提出并陈述了事物与其功能的冲突,这种冲突在那些把矛盾着的谓词结合成一个逻辑单 位的句子中,找到了它的语言表现——客观现实的概念对应物。同一切奥韦尔的语言相对比,矛盾现在得到了证明,成为明白的,解释了的和被斥责的。

我曾涉及马克思的理论风格,阐明了这两种语言之间的对比,但批判的、认识的性质不是马克思的风格专有的特点。在那些对正在展开的资产阶级社会进行保守的和 自由的伟大批判的风格中,也能找到这些特点(尽管是以不同的方式)。例如,一方面有伯克和托克威尔的语言,另一方面有约翰?斯图亚特.穆勒的语言,它们都是高度证明的、概念的、“开放的”语言,并未屈服于现代新保守主义和新自由主义的催眠-仪式性公式。

然而,言论的权力主义仪式化对辩证语言的侵袭,是很惊人的。竞争的工业化的要求、人对生产设备的完全屈服,表现在马克思主义的语言向斯大林主义和后斯大林 主义语言的根本转变中。这些要求,由于是由控制设备的领导人来解释的,所以便决定着什么是正确的和错误的、真实的和虚假的。它们没有为会提出分裂性替代品 的讨论留下任何机会和余地。这种语言本身根本不会引起“言论”。它断定了事实,并凭借设备的力量确定了事实——它是不证自灵的公告。这里,应该充分引用罗 兰?巴特斯的一段话,这段话描述了这种语言的巫术-权力主义式的特点:“命名和判断之间不容有一点耽搁,而且语言是完全封闭的……。”

这种封闭的语言不去证明和解释——它只是传达决定、裁决、命令。如果它下了定义,那么定义就会“把善与恶分离开来”;它确定着不可置疑的正确和错误,一种 价值便是另一种价值的证明。它一直在同义反复,但这些同义反复是极有效力的“判决”。它们以“预断的形式”进行裁决;它们宣判定罪。例如,“客观的意 图”,即对“异端分子”、“修正主义者”之类术语的定义,是刑事法典的定义。这种效果助长了一种意识,对这种意识来说,现存权力的语言是真理的语言。

不幸的是,事情并不到此为止。现存的共产主义社会的生产增长,还谴责自由的共产主义反对派;这种力图回想并保存最初真理的语言,屈从了它的宗教仪式化。用 “无产阶级”、“工人委员会”、“斯大林主义机构的专政”之类的术语进行言论(和行动)的倾向,成了依据于宗教仪式性公式的倾向,在这里,“无产阶级”不 再存在或尚未存在,“自下而上”的直接控制会妨碍大众生产的进步,反官僚的斗争会削弱在国际规模上能动员起来的反资本主义的唯一现实力量的效率。在这里, 过去被刻板地保留下来,但并未和现在相沟通。人们反对那些理解历史状况的概念,不把它们纳入现实状况内——人们封闭了概念的辩证法。

这种宗教仪式-权力主义的语言,通过民主的和非民主①的、资本主义的和非资本主义的国家而遍布当代世界。在罗兰?巴 特斯看来,这是“专制政权特有的”语言。今天在发达工业文明的势力范围内,还能存在一个不受专制政权统治的社会吗?既然各种政权的实质不再表现在可供替代 的生活方式上,那么它就开始静止在可供替代的操纵和控制技术上。语言不仅反映着这些控制,而且甚至在它不传达命令而传达信息的地方,它本身也成了一种控制 工具,尽管它要求的不是服从而是选择,不是屈服而是自由。

这种语言的控制方式是,贬低关于反映、抽象、发展、矛盾的语言形式和象征,用形象取代概念。它否定或同化越轨性因素;它不是探求,而是确立并兜售真理和虚假。但这种

①关于西德的情况,见法兰克福社会研究所1950—1951年在美因进行的深入细致的研究:《群体经验》,F.波洛克编(法兰克福,欧洲出版社,1955)特别是第545页以下。亦见卡尔?科恩《被管理的世界中的语言》(法兰克福,海因里希.舍弗勒,1958)有关德国的两部分。





言论不是恐怖主义的。看起来不能确有把握地断定,接受者相信或被迫相信他们得知的东西。这种巫术-宗教仪式的语言的新格调是,人民并不相信它或不关心它, 然而却据之行动。人民并不相信一个操作概念的陈述,但这个陈述在行动中——在已做过的工作中,在买卖中,在拒绝听别人所言中——证明了自身的合理性。

如果政治的语言趋于成为广告的语言,因而沟通了这两个形式上很不相同的社会领域,那么这种趋势似乎表明统治和管理在很大程度上已不再成为技术社会一个孤立 的独立职能。这并不意味着职业政治家的权力已经减少,恰恰相反,他们为了满足权力欲而进行的挑战越是全球性的,全面破坏的逼近也就显得越正常,他们越有更 大的自由来摆脱有力的公众统治。但他们的统治已经结合进公民的日常工作和休息中,政治的“象征”也成了工作、商业和娱乐的象征。

语言的变迁和政治行为的变迁是相平行的。在推销避弹所的休息娱乐设备时,在竞选国家领袖的候选人的电视演说中,政治、商业和娱乐完全结合起来了。但这种结合是欺骗性的,命中注定是不成熟的——生意和娱乐仍然是统治的政治。这不是悲剧之后的讽刺剧,也不是悲剧的结束——也许

悲剧刚刚开始。作为这仪式牺牲品的将不是英雄,而是人民。全面管理的研究实用的大众传播只是单向度世界的外层,它训练人们忘记否定的东西,或把否定的东西 变成肯定的东西,这样人们就能继续发挥自己的功能,虽被贬低,却心安理得。言论自由和思想自由的制度并不妨碍同既定现实的精神协调。所造成的事情是对思想 本身及其功能和内容进行全面的重新定义。个人同其社会的协调深及心灵的各个层次,对概念的详尽阐释旨在理解既定现实。这些概念来自思想传统,被转换成操作 术语。这种转换削弱了思想的否定力量,从而缓和了思想和现实之间的紧张状态。

这就是哲学的发展。为了表明它同传统决裂的程度,分析将不得不日益成为抽象的和意识形态的。正是脱离具体社会最远的领域,恰恰最明显地显示了社会征服思想前程度。而且,分析将不得不返回到哲学传统的历史中,并试图统一趋于分崩离折的各种倾向。

然而,在深入讨论哲学的分析之前,作为向更抽象的理论领域的过渡,我想简单明了地讨论一下经验研究的直接领域的两个(在我看来有代表性的)例子,并直接涉 及到作为发达工业社会之特点的某些状况。语言的问题或思想、语词、概念的问题,语言学的或认识论的分析,都是应加以讨论的妨碍做出明确学术区分的问题。纯 语言学的分析同概念的分析相分离,这本身就是思想改变方向的表现,在以下几章我将试图解释这个问题。为了给以后的哲学分析做准备,必须先对经济研究进行批 判。有鉴于此,初步陈述一下“概念”一词的用途来指导这一批判,可以作为一个导言。
 

我们用“概念”来标示某种事物的精神表象,这种事物是被当作一个反映过程的结果来理解、领会和认识的。这种事物可以是日常实践的一个对象,或者是一种状 况、一个社会、一本小说。不论在何种情形中,如果它们被领会了,它们就成了思想的对象,这样一来,它们的内容和意义就与直接经验的现实对象相同一,但又不 同于这些现实对象。“同一”是就概念指示着同一个事物而言的;“差别”是就概念是一种反映的结果而言的,这种反映联系到(或根据)其他并未出现在直接经验 中而又“解释”这一事物的事物,来理解这一事物。

如果概念并不标志一个特定的具体事物,如果它一直是抽象的和一般的,那么之所以如此,乃是因为这一概念理解的不单是一个特定事物,还有某种一般的条件或关 系,这种条件或关系对这一特定事物是根本的,并且决定着它作为一个具体经验对象而呈现的形式。如果任何具体事物的概念都是精神分类、组织和抽象的产物,那 么,只有当这些精神过程在某一般条件和关系中重新构造特定事物,因而超越它的直接现象而超于它的实在性时,这些精神才开始去理解。

同理,一切认知的概念都具有一种及物的意义:它们超出了描述性的指称特殊事实。而且,如果这些事实是社会事实的话,那么认知的概念也超出事实的任何特殊语 境——进入这个社会所依据的过程和条件,而这些过程和条件深深触及到一切具体事实,塑造、维持并毁灭这个社会。认知的概念由于涉及这一历史的总体,便超越 了一切操作的语境,但它们的超越是经验的,因为这种超越使可认识的事实成为它们真正的样子。

这种意义对操作概念的“超越”,解释了事实得以被经验的有限甚至欺骗的形式。因而解释了概念与直接事实(具体事物)之间,指称概念的语词与指称事物的语词 之间的张力、差异、冲突;解释了“一般概念的实在性”观念。同时也解释了这样一些思想方式的非批判的随和的特点,即把概念当作精神计策,并把一般概念转换 成有特殊的客观指称的术语。如果这些被贬低的概念支配了对人类现实的(个人的或社会的,精神的或物质的)分析,那么,这些概念就达到了一种虚假的具体性 ——这种具体性脱离了构成它的实在性的条件。在这种语境里,对待概念的操作态度,具有了一种政治功能。在疗法的意义上个人和他的行为——适应他的社会—— 受了分析。思想和表现、理论和实践不得不同他的生存事实保持一致,而没有对这些事实进行概念批判的余地。

如果概念性思维在方法上被限于在现存社会制度的框架内来探索和改进现存社会条件,即限于工业社会学、动机研究、市场和舆论研究上,那么操作概念的疗法特点就表现得最为明显。

如果既定的社会形式是而且仍将是理论和实践的最终参照系,那么这种社会学和心理学就没有任何运行不正常的东西。如果有良好的劳动管理关系,而不是恶劣的关 系,如果有愉快的工作条件,而不是不愉快的工作条件,如果消费者的欲望与商业和政治需要之间是和谐的,而不是冲突的,那么这就是更人道的而且更丰富的。

但是,如果现存社会在保持这个参照系的同时又成为那种针对这个社会根本结构的批判理论的对象,体现在一切特殊事实和条件中并决定着这些事实和条件的地位和 功能,那么,这种社会科学的合理性就会从一个不同的角度显示出来。于是,它们的意识形态和政治的特点就成了显而易见的,如果想精心阐释完全认知的概念,就 必须超越实证的经验主义虚幻的具体性。疗法的和操作的概念之所以虚假,乃在于它孤立了事实并使事实原子化,使它们稳定在压抑性总体中,并把这个总体的术语 当作分析的术语来接受。于是,一般概念向操作概念的方法论转化,成了对思想的压抑贬低。①我想举一个工业社会的“经典”例子:对西方电力公司霍索恩工厂劳 工关系的研究。②这是约四分之一世纪以前进行的一项老研究,自那时以来,方法已经大大精确化了。但在我看来,方法的实质和作用仍是一样的。而且,自那时以 来,这种思想方式不仅已经扩及到社会科学的其它分支中,扩及到哲学中,而且它还帮助塑造了它所关心的人类主体。这①在机能主义理论中,分析疗法和意识形态 的特点并未出现;它被概念(“体系”、“部分”、“单位”、“项”、“多样结果”、“功能”)的抽象一般性所模糊。这些概念在原则上可应用于社会学家所选 择的作为他的分析对象的任何“体系”——从最小的集团到现存社会。实用的分析被封闭在所选择的体系中,这个体系本身并不接受批判分析,因为批判的分析要超 越体系的界限而趋于历史连续体,使得体系的功能和反常功能表现为它们现实的样子。因此,机能理论显示出错误抽象的荒谬。它的概念之所以获得一般性,靠的是 抽象掉一些根本的性质,而正是这些性质使体系成为一个历史的体系,并使其功能和反常功能具有批判-超越的意义。

②引语搁自罗特利斯伯格和迪克森《经理与工人》(坎布里奇,哈佛大学出版社,1947)。见洛伦?巴里兹《权力的奴仆:美国工业中社会科学用途的历史》中精彩的论述(米德尔城,韦斯利大学出版社,1960)第五、六章。



些操作概念的目的在于改善了的社会控制的方法上:它们成了管理科学的一部分,人际关系的一部分。《劳工看劳工》中记述了一位汽车工人的话:

  经理们“不能把我们阻挡在纠察线上;他们不能靠伸手硬拦的策略来阻止我们,所以他们一直在研究经济、社会和政治领域里的‘人际关系’,以便找到阻止工会的办法。”

在调查工人对工作条件和工资的抱怨时,研究者偶然碰到这样的事实:这些抱怨的大多数说法都包含着“模糊而不确定的用语”,缺乏对“公认的标准”的“客观指 称”,而且①具有的特点“本质上不同于通常与共同事实相关的性质。换句话说,表达抱怨的一般说法是,“盥洗室不卫生”,”工作危险”、“计件工价太低”。

在操作性思维原则指导下,研究者们开始转换或重新概括这些表述,把它们模糊的一般性还原成特殊的指称和术语,标明产生抱怨的具体情况,从而“精确地”描绘出“公司的状况”。一般形式被分解成鉴别产生抱怨的特定操作和条件的表述,并通过改变这些特定操作和条件来消除抱怨。

例如,“盥洗室不卫生”这一表述被转换成“在某某时候,



①罗特利斯伯格和迪克森《经理与工人》(坎布里奇,哈佛大学出版社,1947)。见洛伦?巴里兹《权力的奴仆:美国工业中社会科学用途的历史》(米德尔城,韦斯利大学出版社,1960)第255页以下。



我进这个盥洗室,发现脸盆有点脏”。于是,要求查明这“主要归因于某个雇工的粗心”,制定反对乱扔废纸,随地吐痰等规矩,规定每个使用者对盥洗室都有永久性义务。“这样一来,①许多抱怨被重新解释了,并用来促进进一步的改善。”

再举一个例子:工人B做出一般陈述,认为他工作的计件工价太低。通过访问证明,“他的妻子正住医院,他为自己承担的医疗费用忧心忡忡。在这种情形里,抱怨的潜在意图在于,B因妻子生病,他目前的收入不足以应付他目前的财政支出。”②

这种转换手法大大改变了实际命题的意义。那种未经转换的表述,以其一般性而概括了一种一般状况(“工资太低”)。它超出了特定工厂的特定条件,并超出了工 人的特定状况。以这种一般性,而且只能以这种一般性,这个表述表达了一个普遍的控诉,把具体情形当作一般事态的表现,并暗示改善前者不一定会改变后者。







    第五章



   否定性思维:被挫败的抗议逻辑



“……现存的不可能是真实的”。对我们训练有素的耳朵和眼睛来说,这个陈述既是轻率无礼的,也是滑稽可笑的,或者象另一句似乎相反的陈述“凡是现实的,就 是合理的”,一样令人憎厌。然而,在西方思想传统上,这两个陈述都以挑衅的简略公式,显示了一种作为自身逻辑指南的理性观念。而且,二者都表达了同样的概 念,即现实的对抗性结构,以及力图理解现实思想的对抗性结构。应该理解、改造甚至颠覆我们发现自己生活在其中的直接经验的世界,以便使之成为它真正的样 子。

理性=真理=现实,这一等式把主观的和客观的世界结合成一个对立统一体。在这个等式中,理性是颠覆性力量、“否定性力量”,作为理论理性和实践理性,它确 立了人和万物的真理,即使人和万物成为其真正样子的条件。西方思想的最初旨趣和它的逻辑——不是哲学一个专门学科意义上的逻辑,而是借以把现实的理解为合 理的那种思维方式的逻辑——的起源在于,力图证明这种理论和实践的真理不是主观的,而是客观的条件。

极权主义的技术合理性领域是理性观念的最后变形。在本章和下一章中,我将努力阐明理性观念发展的几个主要阶段,即逻辑成为统治逻辑的过程。这种意识形态的 分析,就其集中注意历史过程中理论和实践、思想和行动的统一(和分离)——理论理性和实践理性在一体中展现——而言,将有助于理解现实的发展。

发达工业文明的被封闭的操作领域,造成了自由与压制、生产与破坏、增长与倒退之间可怕的和谐。这个操作领域在理性观念中是作为一种特定的历史设计被预先指 定的。技术阶段和前技术阶段共有某些基本的关于人和自然的概念,这些概念表现了西方思想的连续性。在这个连续体内,不同的思维方式彼此摩擦;它们属于不同 的理解、组织、改造社会和自然的方式。稳定性倾向同理性的颠覆性因素相冲突,肯定性思维的力量同否定性思维的力量相冲突,直到发达工业文明的成就使单向度 的现实取得了战胜一切矛盾的胜利。

这种冲突可以追溯到哲学思想本身的起源,并在柏拉图的辩证逻辑同亚里士多德工具论的形式逻辑之间的对比中找到了令人惊奇的表现。此后的对古典辩证思维模式的概括,可以为分析技术合理性的鲜明特点提供基础。

在古希腊哲学中,理性是把真实的东西同虚假的东西区别开来的认识能力,因为真理(和虚假)是存在、现实的首要条件,而且只是在这一基础上才有命题的属性。 真实的言论、逻辑,揭示并表达着真正存在的东西——有别于象是存在(现实)的东西。由于真理和(真正的)存在之间有这种等同关系,所以就存在胜于非存在而 言,真理是一种价值。非存在并不就是虚无;它是存在的潜在性和对存在的威胁——破坏。为真理而斗争就是反对破坏的斗争,“拯救”存在的斗争(如果它攻击既 定现实是“不真实的”,那么它就表现为一种破坏性的努力,如苏格拉底反对雅典城邦)。只要争取真理的斗争“拯救”现实免于破坏,那么真理就担负并保证着人 类生存。真理在本质上是人类的设计。如果人学会了观察和认识什么是真正存在的,那么他将按照真理来行动。认识论本身就是伦理学,而且伦理学也是认识论。

这种思想反映着对一个本身对抗性的世界的经验——这个被匮乏和否定所侵扰的世界,不断受到破坏的威胁,但它也是一个和谐的世界,是按终极原因来构造的。就 那种对一个对抗性世界的经验指导着哲学范畴的发展而言,哲学是在一个本身断裂的(本体论的断裂)——双向度的——领域里运动的。现象和实在、非真理和真理 (正如我们将看到的那样,还有不自由和自由)是本体论的条件。

这一区别不是凭借或依仗抽象的思维;它毋宁是扎根在思想从理论和实践上参与的世界的经验中。在这个世界中,存在着人们和万物“独立”和“自在”的存在方 式,也存在着它们并非如此的存在方式,即它们是在对自身的性质(本质)的歪曲、限制或否定中存在的。克服这些否定的条件,是存在和思维的过程。哲学起源于 辩证法;它的言论领域是对抗性现实的事实的反应。

这种区别的标准是什么?根据什么,把“真理”的地位指定给一种方式或条件,而不指定给另一种方式或条件?古希腊哲学在很大程度上依据的是后来所谓的(有点 贬损意思的)“直觉”的东西,这种认识形式使思维的对象明显表现为它真正存在的样子(在其根本性质上),并同它偶然的直接状态处于对抗关系。的确,这种直 觉的证据同笛卡尔的直觉的证据没有太大差别。它不是心灵的一种神秘才能,也不是一种陌生的直接经验,而且它也不脱离概念分析。毋宁说,直觉是概念分析的 (初步的)目标——条理分明的精神中介的结果。这样一来,它就是具体经验的中介。

可以用人的本质的概念做个解释。如果人分析了他发现自己所处世界的条件,人似乎就拥有了某些才能和力量,能使他过一种“善的生活”,即尽可能摆脱苦难、依附和丑陋的生活。达到了这种生活就是达到了“至善的生活”:按照自然或人的本质去生活。

可以肯定,现在这仍然是哲学家的格言;正是哲学家,分析了人类状况。他使经验服从于他的批判判断,而且这包含着一种价值判断,即,摆脱苦难的自由比苦难更 可取,聪明的生活比愚蠢的生活更可取。幸好,哲学过去生而具有这些价值。科学的思想不得不破坏价值判断和分析的这种统一,因为它日渐明白,哲学的价值并不 指导社会的组织,也不指导对自然的改造。这些价值是无效的、不现实的。希腊的观念包含着历史的因素——在奴隶身上和在自由民身上,在希腊人身上和在野蛮人 身上,人的本质是不同的。文明已经克服了对这一差别的本体论稳定化(至少在理论上)。但这一发展并未使本质的自然与偶然的自然、真实的生活方式与虚假的生 活方式之间的区别失效——只是因为这一区别来自对经验状况的逻辑分析,并理解了它的潜在性和它的偶然性。

对柏拉图的晚期对话来说和对亚里士多德来说,存在的方式就是运动的方式——从潜在性向现实性的过渡,即实现。有限的存在是不完全的实现,易于变化。它产生 的是腐化;它充满了否定性。因此,它不是真实的实在——真理。哲学的探索从有限的世界出发去构造实在,实在不具有潜在性同已支配了其否定性的现实性之间的 痛苦差别,它本身是完全的和独立的——自由的。

这个发现是逻各斯和爱欲的作用。这两个关键术语标志着两种否定方式;爱欲的以及逻辑的认识,破坏了现存的偶然现实的阵防,并寻找一种与之不相容的真理。逻 各斯和爱欲集主观的和客观的于一身。由实在性的“低级”形式向“高级”形式的上升,既是物质的运动,也是精神的运动。在亚里士多德看来,完善的实在、神吸 引着人间的世界,他是一切存在的终极原因。逻各斯和爱欲本身是肯定和否定、创造和破坏的统一。在思维的迫切感中,在爱的疯狂中,有对现存生活方式的破坏性 拒绝。真理改造着思维和存在的方式。理性和自由汇聚在一起。

然而,就现实的对抗性特点,它以真实的和不真实的生活方式扩张,就它表现为一种不可改变的本体论条件而言,上述动态有其内在的界限。存在着一些决不可能 “真实的”生活方式,因为这些方式决不可能在它们的潜在性的实现中,在存在的喜悦中静止下来。在人类现实中,一切力图实现生存先决前提的生存,因而都是一 种“不真实的”和不自由的生存。显然,这反映着基于如下命题的社会的根本非本体论的条件:自由同实现生活必然性的活动是不相容的,这个活动是一个特定阶级 的“自然的”功能,对真理和真实生活的认识意味着摆脱这种活动的整个向度。的确,这是前技术的和反技术的灿烂明星。

但是,前技术的合理性和技术的合理性之间的现实分界线,不是那种建立在不自由基础上的社会同那种建立在自由基础上的社会之间的分界线。对社会的组织,仍然 使得特定社会阶级的全部时间和毕生时间都用来实现生活的必然性,因此这些社会阶级是不自由的而且被阻止在人类生活之外的。在这种意义上说,那种认为就社会 必要劳动来说真理与奴役不相容的古典命题,仍然是有效的。

这种古典思想蕴含着这样的命题:只要这种奴役在盛行,那么思想和言论自由就一定是一个阶级的特权。因为思想和言论是思维和说话的主体的思想和言论,如果这 主体的生活依赖于执行被强加的功能,那么它就要依赖于实现这种功能的要求——因而它也就依赖于那些控制这些要求的人。前技术的设计和技术的设计之间的分界 线毋宁说在于对生活必然性的屈从(屈从“挣工资养家糊口”)的组织形式上,在于与这种组织相应的新的自由和不自由、真理和虚假的方式上。

在古典思想中,谁是理解真理和非真理的本体论条件的主体呢?是纯思索(理论)的大师和受理论指导的实践的大师,即哲学家-国务活动家。可以肯定,他认识并 解释的真理,潜在地说是每一个人都可达到的。在柏拉图的“美诺”篇中,奴隶在这位哲学家的引导下,能够把握几何公理的真理,即超越变化和腐败的真理。但 是,既然真理既是一种存在状态也是一种思想状态,既然思想状态是存在状态的表达和表现,那么,只要不是生活在真理中并靠真理生活,接近真理就依然是纯粹的 潜在性。这种生活方式对奴隶是禁止的——而且对任何不得不毕生去实现生活必然性的人,也是禁止的。

其结果是,假如人们不再毕生处在必然王国里,那么在真正严格的意义上,真理和真实的人类生存会是普遍的。哲学正视人的平等,但同时它屈从于对平等的实际否 定。因为在既定现实中,实现必然性是大多数人的毕生职业,而且必然性不得不被实现和满足,这样真理(它是摆脱物质必然性的自由)才能存在。

在这里,这一历史的障碍约束并歪曲了对真理的探索;社会劳动分工达到了本体论条件的高位。如果真理以摆脱艰苦劳作的自由为先决条件,如果这种自由在社会现 实中是大多数人的特权,那么现实只是近似地准许一个特权集团拥有这种真理。这种状态同真理的普遍性特点是相矛盾的,真理不仅确定和“规定着”一个理论目 标,而且还着眼于人的本质,确定和规定着人作为人的最好生活。对哲学来说,这一矛盾是不可解决的,否则它就不成其为矛盾,因为它是哲学并未超越的奴隶或农 奴社会的结构。因此,哲学把历史甩在背后,没有支配它,并安全地把真理抬高到凌驾于历史现实之上。在那里,真理不受触动地保存下来,但不是作为天堂或天上 的成就,而是作为思想的成就——不受触动的原因是,真理的概念表达了这样的见解,那些毕生靠劳作养家糊口的人不能过一种人的生活。

本体论的真理概念是一种作为前技术的合理性模式的逻辑的核心。这种双向度言论领域的合理性,同在实施技术的设计中发展起来的单向度思想和行为模式是相矛盾 的。亚里士多德用“apophantic logos”一词,来区分出一种专门的逻各斯类型(言语、交流)——它揭示了真理和谬误,而且在它自身的发展中 又是受真理和谬误之间的差别决定的(《解释篇》,16b—17a)。它是判断的逻辑,但在突出的意义上是一个(审判的)句子的逻辑:当且仅当(p)从属于 (s),作为(s)的一个属性,那么便把(p)归因于(s);或者,当且仅当(p)不从属于(s),那么便对(s)否定(p),等等。从这一本体论的根本 出发,亚里士多德的哲学进而去建立一切可能真实的(和虚假的)论断的“纯形式”;它成了判断的形式逻辑。

当胡塞尔复活这种逻辑的观念时,他强调它最初的批判意图。他恰恰是在判断逻辑的观念中——即在思想并不直接涉及存在,而是涉及关于存在的“要求”、命题这一事实中——发现了这个意图。①胡塞尔在这一判断的倾向中看出了对逻



①胡塞尔《形式的和超验的逻辑》(哈雷.尼梅耶,1929),特别是第42页和第115页。





辑任务和范围的限制和偏见。

古典的逻辑观念的确显示出一种本体论的偏见——判断(命题)的结构指称着一种分化的现实。言论在关于存在与非存在、本质与事实、生育与腐败、潜在性与现实 性的经验之间运动。亚里士多德的工具论从这种对立面的统一中抽象出命题及其(正确或不正确的)联系的一般形式;而且,这种形式逻辑的决定性部分促成了亚里 士多德的形而上学。①

在这种形式化之前,关于分化世界的经验,可以在柏拉图的辩证法中找到它的逻辑。在这里,“存在”、“非存在”、“运动”、“一与多”、“同一性”和“矛 盾”等术语,在方法上是开放的、模糊的、未被充分定义的。它们具有一种开放的地带,一个完整的意义领域,这个领域是在交流过程中逐渐构造起来的,但从未被 封闭。命题通过对话而得以驯服、发展和证明。在对话中,对话者被引导去质疑常规上不成问题的经验和言语领域,并进入言论的新向度中——另外,他是自由的, 言论有助于他的自由。他应该超越对他既定的东西——作为说话者,他应该在他的命题中超越术语起初的设定。这些术语有多种意义,因为它们所指的条件有多种不 能被孤离和稳定的方面、含义和效果。它们的逻辑发展是对现实过程或事物本身的反应。思维的规律就是现实的规律,或者说,如果思维把直接经验的真理理解为另 一种真理(现实的真实形式的真理,即理念)的现象,思维的规律就成为现实的规



①卡尔普兰特尔《西方逻辑史》(达姆施塔特,1957)第1卷第135,211页。反对这种解释的论述见本书有关论述。



律。因此,辩证思维和既定现实之间与其说是一致的,毋宁说是矛盾的;真实的判断对这个现实的裁决,不是依据这个现实本身的术语,而是依据那些正视对现实的破坏的术语。而且在这种破坏中,现实成为它自身的真理。

在古典逻辑中,这种构成辩证思维核心的判断,被形式化为“S是P”这种命题形式。但这种形式掩盖而不是揭示了这种表达经验现实的否定性特点的基本辩证命 题。按其本质和理念来判断,人和万物的存在不同于它们现在的样子,这样一来,思想就同现存(既定)的东西相矛盾,使它的真理同既定现实的真理相对立。思想 所注视的真理是理念。这样,在既定现实看来,它是“纯”理念,“纯”本质——潜在性。但这种根本的潜在性,并不类似于在现存言论和行动领域中所包含的多种 可能性;这一根本的潜在性具有一种很不相同的秩序。它的实现牵涉到要颠覆现存秩序,因为同真理相符合的思维必须根据真理而存在。(在柏拉图那里,阐明这种 颠覆的极端概念是:死亡是哲学家生命的开端,以及从洞穴中解放出来的强烈自由感。)因此,真理的颠覆性特点使思想具有一种绝对命令的性质。逻辑集中注意那 些作为证明性命题、绝对命令的判断——谓词“是”意谓着“应该”。

这种矛盾的、双向度的思想风格,不仅是辩证逻辑的,而且是一切力图对付现实的哲学的内在形式。这些定义现实的命题,证明某种并非(直接)现存的东西是真实 的;因此,这些命题同现存的东西是矛盾的,而且它们否定现存东西的真理性。这种证明性判断包含着在命题形式(S是P)中消失的否定。例如,“美德是知 识”,“正义是每一个人履行对自己的本性最为合适的职能”,“完全现实的是完全可认识的”,“凡是真实的,就是有理由的”,“人是自由的”,“国家是理性 的现实”。

如果这些命题是真实的,那么系动词“是”就表述着一种“应该”,一种迫切的需要。它判断在何种条件下美德不是知识,人们不履行对自己的本性最为合适的职 能,他们不是自由的,等等。或者说,范畴的S—P形式陈述着(S)不是(S);(S)被定义为非它自身的它者。这种命题的证实,既牵涉到一个实际上的过 程,也牵涉到一个思想上的过程:(S)应该成为它的实际样子。因此,这种明确的陈述成为一种明确的绝对命令;它陈述的不是一个事实,而是产生一个事实的必 然性。例如,能把它读作如下:人(事实上)不是自由的,不具有非异化的权利等等,但他应该是自由的,因为在上帝①的眼里、在本性上他是自由的等等。

辩证思维首先把“是”和“应该”之间的批判的紧张状态理解为一种本体论的条件,从属于存在本身的结构。然而,承认这种存在状态(它的理论),从一开始就意 味着一种具体①但是,如果这一命题意味着“应该”,为什么它不说出“应该”呢?为什么否定消失在肯定中呢?逻辑的形而上学起源是否决定着这种命题形式呢? 前苏格拉底的思想以至苏格拉底的思想在时间上早于逻辑同伦理学的分离。如果只有真实的东西(逻各斯,理念)真正存在,那么直接经验的现实带有非存在的性 质。然而,这种非存在是存在的,而且对直接经验(这对绝大多数人来说是独一无二的现实)来说,它是唯一存在的现实。因此,“是”的双重意义将表现一个世界 的双向度结构。



的实践。根据在既定事实中显得被虚假化或被否定的真理来看,既定事实本身表现为虚假的和否定的。

结果,思维对象的状况引导思维根据另一种逻辑,另一个言论领域来衡量对象的真理性。这种逻辑设计着另一种生活方式:在人的言论和行动中实现真理。只要这种 设计牵涉到作为“社会动物”的人,那么,城邦、思维运动就具有一种政治内容。因此,只要苏格拉底的言论同既定政治制度相矛盾,他的言论就是政治言论。对正 确定义的探索,对美德、正义、虔诚和知识“概念”的探索,成为一种颠覆性事业,因为这种概念意指着一种新城邦。

除非思维超越自身而投入实践,否则思维没有力量产生这样的变化;哲学一旦脱离它起源于的物质实践,哲学思维便带有了抽象的和意识形态的性质。由于这种脱 离,批判的哲学思维必然是超验的和抽象的。哲学同一切真正的思维共有这种抽象性,因为任何真正进行思维的人都要从既定事物中进行抽象,都要把事实同造成事 实的因素联系起来,都要——在头脑里——消除事实。抽象是思维的生命,它的权威性的标志。

然而,存在着虚假的抽象和真实的抽象。抽象是历史连续体中的一个历史事件。它在历史的基础上进行,它保持着同它疏远的基础的联系:既定的社会领域。甚至在批判的抽象否定了既定言论领域的地方,这一基础仍然存在于否定(颠覆)之中,并限制着新立场的可能性。

在哲学思想的古典起源中,这些超验的概念一直献身于盛行的精神劳动和手工劳动的分离——献身于既定的奴隶制社会。柏拉图“理想的”国家在按永恒真理来组织 奴役的同时,又保持并更新着奴役。在亚里士多德那里,哲学家-国王(在这种人身上,理论和实践还是相结合的)把至上地位让给生命思辨家,生命思辨家很难再 主张颠覆性的功能和内容。那些在不真实的现实面前首当其冲的人,即那些看来最需要颠覆现实的人,是不关心哲学的。哲学从他们中间抽象出来了,并且继续从他 们中间抽象出来。

在这种意义上,“唯心主义”这个提法对哲学思维是贴切的,因为思想(意识)至上性的观念也断定了思想在哲学——从思想上——超越和纠正的经验世界中是软弱 无力的。哲学以合理性的名义进行它的判断,而这种合理性达到了抽象的和一般的“纯洁性”,使得哲学回避了人们不得不生活在其中的世界。除了那些唯物主义的 “异教徒”而外,哲学思维极少为人类生存的苦难而苦恼。

自相矛盾的是,正是哲学思维中的这种批判意图走向了唯心主义的净化——这种批判意图针对的是整个经验世界,而不仅仅是这个世界中的某些思维或行为方式。哲 学的批判,依据具有本质上不同的思想和存在秩序的潜在性来定义它的概念,它发现自身被它与之分离的现实所封闭,进而去构造一个净化掉经验偶然性的理性王 国。真理的两个向度——本质真理的向度和外观真理的向度——不再彼此抵触,它们具体的辩证关系成为一种抽象认识论的或本体论的关系。对既定现实的判断,被 那些定义思想的一般形式、思想的对象、思想与其对象关系的命题所取代。思想的主体成为摆脱一切殊相的纯粹而一般的主体形式。



对这种形式的主体来说,存在与非存在、变化与持久、潜在性与现实性、真理与谬误之间的关系,不再是一种生活上①的事情,毋宁是一件纯哲学的事情。柏拉图的辩证逻辑和亚里士多德的形式逻辑之间的反差是惊人的。

在亚里士多德的工具论中,三段论法的“项”是“完全缺乏实质意义的,以致一个字母就是完全相等的替代物”。它完全不同于“形而上学的”项(也用horos 一词),这种项标②示着本质定义的结果,对“是什么?”问题的回答。卡普反对普兰特尔,坚持认为这“两种不同的意义是彼此完全独立的,而且亚里士多德本人 从未把它们混同起来”。总而言之,在形式逻辑中,组织思维的方式是一种与柏拉图的对话方式大不相同的方式。

在这种形式逻辑中,思维对它的对象漠不关心。不管这些对象是精神的还是物质的,不管它们是从属于社会还是从属于自然,它们都服从于同样的组织、演算和结论 的一般规律——但它们被抽象掉它们特殊的“实质”,成了可移换的符号或记号。这种一般性质(量的性质)是规律和秩序(在逻辑中以及在社会中)的先决条件 ——普遍控制的代价。

①请不要误认为我不相信后存在的问题和类似的问题是或应该是一种生活上的事情。在哲学思想的起源上有意义的东西,也许在其终点会成为无意义的,而且意义的 丧失也不是因为缺乏思维能力。人类历史已经对“存在的问题”做了确定的回答,并且已经以证明有效的非常具体的术语做了回答。技术的领域是其中的一个回答。 进一步的讨论见本书第六章。



②恩斯特卡普《传统逻辑的希腊基础》(纽约,哥伦比亚大学出版社,1942)第29页。



  “推理逻辑发展起来的这种一般概念,在统治的现实中有其基础。”①

亚里士多德的《形而上学》,表述了概念和控制之间的联系:对“第一原因”的认识,作为对一般的认识,是最有效和最确定的认识,因为处理原因就是处理原因的 结果。凭借这种一般概念,思想达到了对特殊原因的支配。然而,最形式化的逻辑领域,也要涉及既定的被经验的世界最一般的结构;纯形式仍然是它加以形式化的 内容的形式。形式逻辑的观念本身就是发展普遍控制和演算的精神和物质工具的一个历史事件。在这一过程中,人不得不从实际的不协调中创造出理论的和谐,使思 想净化掉矛盾,在复杂的社会和自然过程中使可辨别的和可替换的单位实体化。

在形式逻辑的统治下,关于本质和现象相冲突的概念,如果不是无意义的,也是可牺牲掉的;物质的内容被中性化;同一原则与矛盾原则(矛盾是不正确思维的过 失)相分离;终极原因脱离了逻辑的秩序。概念在范围和功能上被充分定义,成为预言和控制的工具。因此,形式逻辑是走向科学思维的漫长道路上的第一步——仅 仅是第一步,因为更高程度的抽象和数学化仍应调整思维方式以适应技术的合理性。

在古代逻辑和现代逻辑中,逻辑的程序方法是很不相同的,但在这所有差别背后,建立了一种普遍有效的、在物质内容上中立的思维秩序。早在技术的人和技术的自然呈现为



①M.霍克海默和T.W.阿道尔诺《启蒙的辩证法》(阿姆斯特丹,1947),第25页。



合理控制和演算的对象之前,头脑就已经变得易受抽象概括的影响。那些能被组织进一种齐一的逻辑体系中、不具有矛盾或具有可管理的矛盾的术语,同一些并非这 样的术语相分离;于是形成了思想的一般的、可演算的、“客观的”向度同特殊的、不可演算的、主观的向度之间的区别;后者只有通过一系列还原,才能进入科 学。

形式逻辑预示着第二性质向第一性质的还原,在还原中前者成为可衡量和可控制的物理学属性。于是,思维的因素能被科学地组织起来,正如人的因素能在社会现实 中被组织起来一样。前技术的合理性和技术的合理性、本体论和工艺靠一些思维的因素而联接起来,这些思维的因素调整思维的规则以适应控制和统治的规则。前技 术的统治方式和技术的统治方式是根本不同的,就象奴隶制不同于自由雇佣劳动制、异教不同于基督教、城邦不同于民族、对被占领的城市的人民的屠杀不同于纳粹 集中营一样。然而,历史仍然是统治的历史,思维的逻辑仍然是统治的逻辑。

形式逻辑意味着思维规律的普遍有效性。的确,没有普遍性,思维就会是私人的一种非义务性的事情,甚至连生活的最微不足道的一部分也不能理解。思维总是有别 于个别思维。如果我开始思考特定情况下的个人,我会发现他们处在他们参与的一种超个人的环境中,我是以一般概念来思考的。一切思维的对象都是一般。但同样 真实的是,这种超个人的意义,一个概念的一般性,决非一种形式的东西;它是在(思维着和行动着的)主体和他们的世界之间的相互关系中被①构造的。逻辑的抽 象也是社会学的抽象。存在着一种逻辑的模仿,它在同社会规律的保护性符合中概括了思维规律,但它只是其它思维方式中的一种方式.

人们经常注意到,亚里士多德的形式逻辑是不结果的。哲学思想是在这种逻辑的旁边甚至之外发展起来的。不论是唯心主义学派还是唯物主义学派,不论是理性主义 学派还是经验主义学派,在其主要倾向上,并不把任何东西归功于它。形式逻辑在根本结构上是非超越的。它在任何三段论所不能超越的一副框架内,使思维神圣化 并组织起来——它保持了“分析”。逻辑在哲学思想的基本发展的旁边,继续作为一个专门学科而存在,尽管出现了标志这种发展的新概念和新内容,逻辑本质是没 有变的。

的确,不论是经院哲学家还是近代早期理性主义和经验主义,都不曾有理由反对这种在亚里士多德逻辑中使其一般形式神圣化的思维方式。它的意图至少符合科学的有效性和准确性,而且其余的也并不同对新经验和新事实的概念性阐释相抵触。

当代数理逻辑和符号逻辑肯定大不同于它的古典前辈,但它们都是同辩证逻辑彻底对立的。依据这种对立,旧的和新的形式逻辑表达着同样的思维方式。它被净化掉 了在逻辑和哲学起源时普遍隐隐呈现的“否定性”——关于现存社会否定的、骗人的、虚假力量的经验。随着这种经验被排除,那



①见T.W.阿道尔诺《论认识论的形而上学》(斯图亚特,1956)第一章“逻辑绝对论批判”。



种保持“是”和“应该”之间的张力并以自身的真理来颠覆既定言论领域的概念力量,很可能从一切客观的、准确的和科学的思想中被排除掉。因为对直接经验的科 学颠覆,确立反直接经验的科学真理,并不要发展那些本身带有抗议和拒绝色彩的概念。这些概念用来反对既定真理的新科学真理,本身并不包含谴责既定现实的判 断。

相比之下,如果辩证思想是这种谴责既定现实的判断,那么它就是而且仍将是非科学的,而且这种判断是被它的对象的性质——它的客观性——强加在辩证思想上 的。这一对象是有真正具体性的实在;辩证逻辑排除一切把具体内容孤立地甩在背后而不予理解的抽象。黑格尔在他的时代的批判哲学中,觉察出这种“对对象的畏 惧”,他要求真正科学的思想克服这种畏惧立场并在它的对象的具体性中理解“逻辑的和纯理性的”。①辩证逻辑不能是形式的,因为它是由具体的实在之物决定 的。这种具体性,根本不是反对一般原则和概念的体系,而是需要这种体系,因为它是在有助于实在之合理性的一般规律下运动的。正是矛盾的合理性,力量、趋 势、因素的对立的合理性,构成了实在的运动和(如果被理解的话)实在的概念。

思维的对象,作为本质和现象之间活生生的矛盾而存在,②具有“内在的否定性”,这种否定性是对象的概念的特定性质。辩证的定义规定着事物从它们的不存在向它们的存在的



①《逻辑学》,拉松编(莱比锡,迈纳,1923)第1卷,第32页。②同上书,第38页。



运动。矛盾因素的发展既决定着它的对象的结构,也决定着辩证思维的结构。辩证逻辑的对象既不是抽象的一般的客观性形式,也不是抽象的一般的思维形式——但 也不是直接经验的材料。辩证逻辑消除了形式逻辑和先验哲学的抽象物,但它也否定了直接经验的具体性。就这种直接经验随着表面的和碰巧发生的事物一起静止而 言,它是有限的甚至虚假的经验。如果它摆脱了那种掩盖事实背后的因素的骗人的客观性,如果它把它的世界理解成一个历史的领域,从而使既定事实成为人的历史 实践的作用,那么它就达到了它的真理性。这种实践(精神的和物质的)是经验材料中的实在性,也是辩证逻辑理解的实在性。

当历史的内容进入辩证的概念中,并在方法论上决定着它的发展和功能时,辩证思维就达到了把思维的结构同现实的结构连接起来的具体性。逻辑的真理成为历史的 真理。本质和现象、“是”和“应该”之间的本体论的张力,成为历史的张力,对象-世界的“内在否定性”被理解成历史主体——同自然和社会进行斗争的人—— 的作用。理性成为历史的理性。它同人和万物的现存秩序相矛盾,代表着那些揭示现存秩序不合理特点的现存社会力量——因为“合理的”是那种力图减少无知、破 坏、残酷和压迫的思想和行动方式。

本体论辩证法向历史辩证法的这种转变,获得了作为批判的否定性思维的哲学思想的双向度性。但此时,本质和现象、“是”和“应该”在社会的各种实际力量和能 力之间的冲突中互相对抗。它们不是作为理性和非理性、正确和错误互相对抗的,因为二者都是同一个既定世界的一部分,都具有理性和非理性、正确和错误。奴隶 能够废除主人,能和主人合作;主人能够改善奴隶的生活并改进对奴隶的剥削。理性的观念从属于思维和行动的运动。它是一种理论上的迫切需要,也是一种实践上 的迫切需要。

辩证逻辑之所以把矛盾理解为服从于“思想本性”的①“必然性”,乃是因为矛盾服从于思想对象的本性,服从于现实,在现实中理性仍是非理性,不合理的仍是合 理的。相反,一切既定现实都反对矛盾的逻辑;这种现实喜爱的思维方式,维持着现存生活方式和再生并改进这种生活方式的行为方式。既定现实有其自身的逻辑和 真理;对这种逻辑和真理的理解与超越,是以一种不同的逻辑、一种矛盾着的真理为前提的。这后一种逻辑和真理属于那些在根本结构上非操作的思维方式之列;它 们对科学的以及常识的操作主义是异己的;它们的历史具体性,一方面阻碍定量化和数学化,另一方面阻碍实证主义和经验主义。因此,这些思维方式象一切非科学 的和非经验的哲学一样,是过去的遗物。它们在一种更有效的理性的理论和实践面前退避三舍。



①《逻辑学》,拉松编(莱比锡,迈纳,1923)第1卷,第38页。







    第六章



 从否定性思维到实证性思维:技术合理性与统治的逻辑



在社会现实中,不管有什么变化,人对人的统治都是把前技术的理性与技术的理性联结起来的历史连续体。然而,提出并从事对自然进行技术改造的社会,逐渐用对 “万物客观秩序”(对经济规律、市场等等)的依附取代了人身依附(奴隶对主人的依附,农奴对庄园主的依附,庄园主对采邑授与者的依附等等),从而改变了这 种统治的基础。诚然,“万物的客观秩序”本身是统治的结果,但是,现在的统治也确实产生了一种更高的合理性——社会在维持它的等级结构的同时,又更有效地 开发自然的和精神的资源,并更大规模地分配这种开发的收益。这种合理性的局限性和它的邪恶力量表现在生产设备对人的进一步奴役上,这种设备使生存斗争永久 化,并把它扩及到毁灭那些建造并使用这种设备的人的生命的整个国际斗争中。

显然,在这个阶段,这个体系的合理性本身一定出了某种差错。错就错在人们组织自己的社会劳动的方式上。目前,一方面是大企业家为了政府秩序和管理的福祉而 自愿牺牲私人企业和“自由”竞争的幸福,另一方面是社会主义建设继续通过进一步的统治来进行,这已不再是什么问题了。然而,疑问不能就此止步。需要根据发 达工业社会的状况来进一步说明社会的这种错误组织方式。在发达工业社会里,以前的否定性和越轨性力量同现存制度并为一体,似乎创造了一种新的社会结构。

由否定性立场向肯定性立场的这种转变指出了问题:如果“错误的”组织在内在的基础上成为权力主义的组织,便会拒绝其它替代目标。非常自然,似乎用不着深刻 的解释便可以看出,这种制度的明显效益被认为是值得维护的——特别是鉴于存在着表现为历史替代目标的当代共产主义的抵制力量。但这只是对一种思想和行为方 式来说才是自然的,这种思想和行为方式不愿意甚至不能理解发生了什么事和为什么发生,它阻碍任何不同于现存合理性的东西。就思想和行为与既定现实相符合而 言,它们表达着一种虚假意识,同事实的虚假秩序相呼应并有助于保存这一虚假秩序。这种虚假意识已经体现在占统治地位的技术设备中,技术设备反过来又再生产 出这种虚假意识。

我们合理地、不断地生生死死。我们知道,正如死亡是生命的代价一样,破坏是进步的代价,克制和艰辛是满足和喜悦的前提,商业应该继续下去,别的替代品是空 想的。这种意识形态服从于现存的社会机制;就这种意识形态继续下去的功能和它的一部分社会合理性而言,它是必不可少的。然而,如果社会机制的目的是在人化 自然的基础上创造一种人类生活的话,那么这种机制就使自身的目的失败了。如果这不是它的目的,那么它的合理性甚至更可疑。但它也是更合逻辑的,因为从一开 始否定就处在肯定之中,非人性就处在人化之中,奴役就处在自由之中。这种动态是现实的动态,而不是心灵的动态,但在现实中,科学的心灵在把理论理性和实践 理性结合在一起上起了一种决定性的作用。

社会在不断增长的事物和关系的技术大合唱(包括对人的技术利用)中再生了自身——换句话说,生存斗争和对人与自然的开发,成为更科学的和更合理的,在这种 背景下,说“合理化”有双重意义”,并且是贴切的。科学的管理和科学的劳动分工大大增长了经济、政治和文化事业的生产率,结果造成更高的生活水平。同时又 在同样的基础上,这一合理的事业产生了一种精神和行为的类型,这种类型证明这一事业最有破坏性和压抑性的特点是合理的,并为之开脱责任。科学的-技术的合 理性和操纵被焊接到新的社会控制形式上。人们能心安理得地假定,这种非科学的产物是科学的特定社会应用的结果吗?我认为,科学开始被应用的总方向在纯科学 中是内在的,即使并未抱有任何实际目的;在理论理性变成社会实践的地方,这一点是能被鉴别出来的。为此目的,我想简要提一下新合理性的方法论起源,把它同 前一章论述的前技术模式的特点对照一下。

自然的定量化,导致根据数学结构来阐释自然,把现实同一切内在的目的分割开来,从而把真与善、科学与伦理学分割开来。不管科学现在多么能确定自然的客观性 和它各部分的相互关系,但它不能科学地根据“终极原因”来看待自然。不管作为观察、测量和演算之尖兵的主体作用是多么根本,但这一主体不能象伦理学或美 学、政治的动因那样发挥它的科学作用。理性同下层人民(这曾是理性的对象,但极少是理性的主体)的需要和需求之间的紧张状态,从哲学的和科学的思想开始时 起就是存在的。“万物的性质”,包括社会的性质曾被充分确定,以致可以证明压抑甚至压迫是完全合理的,真实的知识和理性要求统治(如果不是摆脱)声色之 欲。逻各斯和爱欲的统一,在柏拉图那里导致逻各斯的至高无上;在亚里士多德那里,神和神驱动的世界之间的关系,只是根据类推才是“爱欲的”。于是,逻各斯 和爱欲之间不稳定的本体论联系被打破了,科学的合理性呈现为本质上是中立的。自然(包括人)可以为之努力的东西,只有根据一般的运动规律(物理的、化学的 或生物学的),在科学上才是合理的。

在这种合理性之外,人们生活在一个价值世界中,价值脱离了客观现实,成为主观的。唯一能挽救价值的某种抽象而无害效力的途径,似乎是一种形而上学的法令 (神圣的和自然的规律)。但这种法令不是可证实的,因而不是真正客观的。价值也许具有一种更高的尊严(在道德上和精神上),但价值不是现实的,因而在真正 生活事务中很少考虑它们——越是很少考虑它们,它们越是更高地居于现实之上。

这种非现实化也影响了一切在本性上不能被科学方法证实的观念。不管它们怎样被人们承认、敬重并视若神明,但凭它们本身的资格,它们难免成为非客观的东西。 但正是由于它们缺乏客观性,它们才成为社会凝聚力的因素。人道主义的、宗教的和道德的观念仅仅是“理想的”;它们并不过分干扰现存生活方式,并没有因为同 商业和政治的日常必然性所要求的行为相矛盾,而失去它们的效力。

如果善和美、和平和正义既不能来自本体论的条件,也不能来自科学的-合理的条件,那么它们在逻辑上就不能享有普遍的有效性和现实性。在科学的理性看来,它 们仍然是参照物,即使复活亚里士多德或托马斯主义的哲学也不能挽救这种状况,因为科学的理性已经先验地拒绝了这种哲学。这些观念的非科学的特点,注定削弱 了同既定现实的对立;这些观念成了纯粹的理想,它们具体的批判内容挥发成伦理学或形而上学的气氛。

然而,自相矛盾的是,只用可定量的性质装备起来的客观世界,在它的客观性上开始愈来愈依赖于主体。这一漫长的过程开始于几何学的代数化,用纯精神的操作取 代“可见的”几何图像。在当代科学哲学的某些概念中,可以找到它的极端形式。在当代科学哲学看来,一切物理科学的东西都可以分解为数学的和逻辑的关系。同 主体相搏斗的客观实体的概念,似乎趋于瓦解。从各个不同的方向,科学家们和科学哲学家们在排除特殊种类的实体的基础上,得出了类似的假说。

例如,物理学“并不测定外部物质世界的客观性质——这些性质仅仅是完成这些操作而达到的结果。”①对象仅仅是作为“方便的中介”,作为逐渐废弃的“文化假 定”而继续存在。②事物的不透明性和阻光性消失了:客观世界失去了它的“讨厌的”特点,它同主体的对立。只要不用毕达哥拉斯-柏拉图的形而上学来解释,数 学化的自然、科学的现实就表现为观念化的现实。

这些是极端的表述,为一些较保守的解释者所不齿。这些解释者坚持认为,当代物理学的命题仍然指称“物理事物”。③但物理事物又表现为“物理事件”,于是这些命题指称着(而且仅仅指称着)作为各种物理事物和过程之特点的属



①赫伯特丁格勒,见《自然》第168卷(1951)第630页。

②W.V.O.奎因《从逻辑的观点来看》(坎布里奇,哈佛大学出版社1953)第44页。

奎因谈到“物理对象的神话”时说:“就认识论的基础而言,物理对象和〔荷马的〕神只是在程度上,而不是在性质上不同”(同上)。但物理对象的神话在认识论 上是优越的,“因为它已经比其它神话更灵验地证明是一种把可管理的结构纳入经验之流的计策。”用“灵验的”、“计策”和“可管理的”术语来评价科学概念, 便可揭示它的操作的-技术的因素。

③H.赖欣巴哈,见P.G.弗兰克(编)《科学理论的有效性》(波士顿,灯塔出版社,1954)第85页开始。(引语来自阿道夫格律恩鲍姆)





①性和关系。马克斯博恩说:

  “……相对论……一直试图把属性归于物质……。”但“通常,一种可测定的量不是一个事物的属性,而是它同其它事物的关系的一种属性……。物理学上的大多数测定并不直接同那些引起我们兴趣的事物相关,而是直接同某种设计(就这个词最可能广泛的意义而言)相关。”②

另外,W.海森堡说:

  “我们在数学上确定的东西,只有一小部分是‘客③观事实’,大部分是对可能性的测量。”

这样一来,“事件”、“关系”、“设计”、“可能性”,只有对一个主体来说,在意义上才是客观的——不仅根据可观察性和可测定性,而且根据事件或关系的结 构。换言之,这里涉及到的主体是一个组成的主体——即,对这一可能的主体来说,某种材料应该或能够被设想为事件或关系。如果是这么回事,那么赖欣巴哈的表 述也就是说:概括物理学的命题可以不涉及到一个实际的观察者,观察手段的干扰不归因于人类观察者,而归因于作为“物理事物”的工具。

①阿道夫格律恩鲍姆,H.赖欣巴哈,见P.G.弗兰克(编)《科学理论的有效性》(波士顿,灯塔出版社,1954)第87页开始。

②同上书,第88页以下。(着重号系我加)

③“论‘封闭的理论’的概念”,见《辩证法》第2卷第1章,1948,第333页。





当然,我们可以承认,数理物理学建立的方程式,表达(概括)着原子的实际星座,即物质的客观结构。尽管主体A“之外”的任何观察和测定可以“包括”B、 “先于”B、“导致”B,B可以在C“之间”、“大于”C,等等,然而千真万确,这些关系意味着A、B、C差别上的地点、区别和同一。因此,它们意味着能 够在差别上是同一的,是以一种特定方式相关于或对立于其它关系的,等等。这种能力只会在物质本身中,因此物质本身在客观上会具有心灵的结构——一种包含着 浓厚唯心主义的解释:

  “……无生命的客体,毫不犹豫、毫不错误地仅靠自身的存在,正把它们一无所知的等式一体化。在主观上,自然不具有心灵——她并不用数学术语来思维。但在客观上,自然具有心灵——可以用数学术语来思维她。”①

卡尔波普提出了一个较少唯心主义色彩的解释。②他认为,在物理科学的历史发展中,物理科学揭示并确定了同一个客观现实的不同层次。在这个过程中,历史上被超越的概念正在被勾销,它们的意图正被并入此后的概念中。这种解释似乎意味着向现实的真正核心,即绝对真理前进。要不



①G.F.冯威茨萨克《自然史》(芝加哥:芝加哥大学出版社,1949)第20页。

②见《本世纪中叶的英国哲学》(纽约:麦克米兰,1957)C.A.马瑟编,第155页以下诸页。亦见马里奥邦奇《形而上学的质疑》(斯普林菲尔德:查理斯C.托马斯,1959)第108页以下诸页。



然,现实就会表现为一个没有核的洋葱头,科学真理的概念就会处于危险之中。

我认为,当代物理学哲学并没有否定甚至怀疑外部世界的实在性,而是以这种或那种方式中止对现实本身可以是什么这一问题的判断,或者认为这个问题是无意义的 和不可回答的。在方法论原则上,这种中止判断具有双重结果:(1)它在理论上促进了从强调形而上学的“是什么?”向强调功能的“如何?”转变;(2)它确 立了一种实践的(尽管决非绝对的)确定性,这种确定性在其物质操作中和良心一起,摆脱了对操作领域之外的任何实体的义务。换言之,在理论上,改造人和自然 所碰到的唯一客观限制,来自物质的残酷事实性,物质未被支配的对知识和控制的抵抗。就这一概念在现实中是可应用的和有效的而言,现实可被视若一种(假设 的)工具体系;形而上学的“是如此”让位于“是工具”。此外,从其效果上来证明,这一概念作为一种先验性而起作用——它预先决定着经验,它设计改造自然的 方向,它把整体组织起来。

我们刚才看到,当代科学哲学似乎正同一种唯心主义因素斗争,而且以其极端的公式正危险地逼近唯心主义自然观。然而,新的思维方式重使唯心主义“站立起来 了”。黑格尔概括了唯心主义的本体论:如果理性是主体和客体的共同统治者,那么它是作为对立面的综合而成为统治者的。以这样的观念,本体论把握了主体和客 体之间的张力;它饱含了具体性。理性的现实是自然、历史、哲学中这种张力的穷竭。因此,甚至最极端的一元论体系也坚持认为,实体在主体和客体中展现自身 ——一种对抗性的实在。科学的精神已日益削弱了这种对抗性。现代科学哲学起始于两个实体概念:思维和存在。但由于存在的物质成了在数学的等式中可理解的, 而这些等式被转换成技术,并“改造着”这种物质,那么存在也就失去了它作为独立实体的特点。

  “过去把世界划分成时空中的客观过程和反映这些过程的心灵,即,笛卡尔关于思维和存在的区别。今天对我们理解现代科学来说,这种划分已不再是一个合适的出发点。”①

笛卡尔对世界的划分,在其基础上也受到了质疑。胡塞尔指出,笛卡尔的自我归根到底决非一种真正独立的实体,而是定量化的“残数”或界限;看来,伽利略关于 作为“普遍和绝对纯粹的”存在的世界之观念,先验地统治了笛卡尔的概念。②在这种情况下,笛卡尔的二元论就会是靠不住的,笛卡尔的思维着的自我-实体就会 近似于存在之物,预示着可定量的观察和测量的科学对象。笛卡尔的二元论已经包含着



①W.海森堡《物理学家的自然概念》(伦敦,哈钦森,1958)第29页。在《物理学和哲学》(伦敦:艾伦和昂温,1959)第83页中,海森堡写道: “‘自在之物’,如果对原子物理学家来说,如果他使用这一概念的话,最终是一种数学结构;但这一结构(同康德的看法相反)是直接从经验中推演出来的。”

②《欧洲科学的危机和先验现象学》,W.毕梅尔编(哈格,内伊霍夫,1954)第81页。





自身的否定;它会清扫而不是封闭通向建立单向度科学领域的道路,在这个科学领域中,自然“在客观上具有心灵”,即具有主体。这个主体以一种非常特殊的方式同它的世界相关联:

  “……自然被打上活动着的人的标记,即那些把技①术刻在自然之上的人的标记。”

自然科学在技术的先验性之下发展起来,这种先验性把自然设计成控制和组织的潜在工具及材料。把自然理解成(假设的)工具,这预示着要发展一切特殊的技术组织:

  “现代人把存在的整体当作生产的原材料,并使整个对象-世界服从生产的视野和秩序。”“……使用机械和生产机器本身并非技术,而纯粹是在其客观原材料中实现技术本质的一种适当工具。”②

只要对自然的改造牵涉到对人的改造,只要“人为的创造”来自社会总体并重返社会总体,那么技术的先验性就是一种政治的先验性。人们可以继续认为,技术领域的机器对政治目的“如此”漠不关心——它能使一个社会革命化,也能阻碍一个社会。一个电子计算机能同样地既服务于资本主



①加斯东巴歇拉尔《当代物理学积极的理性主义者》(巴黎,大学出版社,1951)第7页。其中提到马克思和恩格斯的《德意志意识形态》。

②马丁海德格尔《错路》(法兰克福,修道者,1950)第266页以下诸页(自译)。另见他的《学术讲演和文章》(普福林根,根特奈斯克,1954)第22,29页。



义行政管理,也服务于社会主义行政管理;一个回旋加速器对一个好战党和一个和平党都可以是同样有效的工具。这种中立性受到了马克思的驳斥。马克思指出: “手推磨产生的是封建主为首的社会,蒸汽磨产生的是工业资本家为首的社会。”①这句话在马克思主义理论本身中被进一步修正了,认为基本的历史因素是社会的 生产方式,而不是技术。然而,当技术成为物质生产的普遍形式时,它便约束着整个文化;它设计了一个历史的总体——一个“世界”。

我们能否说,科学方法的进化仅仅“反映着”在工业文明进程中自然的现实转化为技术的现实?这样概括科学和社会之间的关系,就是假定有两个单独的彼此对立的 领域和事件,即(1)有其内在概念和内在真理的科学和科学思维,(2)在社会现实中科学的使用和应用。换言之,不管这两种发展过程之间的联系多么密切,它 们并不互相蕴含和定义。纯科学不是被应用的科学;它撇开了它的功利性,保持自身的身份和有效性。而且,这种关于科学根本中立性的观念还被扩展到技术上。即 使机器的社会用途仍属于机器的技术能力范围之内,机器对这些用途也是漠不关心的。

从科学方法内在的工具主义特点上来看,这种解释显得不充分。看来在科学思想和它的应用之间、科学言论领域和日常言论行为领域之间,似乎盛行起一种更密切的关系。在



①《哲学的贫困》第二章“第二个说明”,见《马克思恩格斯选集》(中文版)第1卷,第108页。



这种关系中,二者都在同一种统治的逻辑和合理性之下运动。在自相矛盾的发展中,科学努力建立严格的自然客观性,同时又导致自然日渐非物质化:

  “我们不得不放弃这种关于无限的自在自然的观念,因为它是现代科学的神话。科学曾经摧毁了中世纪的神话,由此而起程出发。现在,科学因自身的一致性而被①迫承认,它仅仅是以另一种神话取而代之。”

这种以排除独立的实体和终极原因为开端的过程,达到了对客观性的观念化。但它是一种非常特殊的观念化,使得客体在同主体的一种实践关系中构成自身:

  “什么是物质?在原子物理学上,物质是由它对人类实验的可能反应,是由它服从的数学——即思想——规律来定义的。我们正在把物质定义为人的操作的一个可能对象。”②

如果是这么回事,那么科学本身就成为工艺的:

“实用科学具有适合技术时代的自然观。”③就这种操作



①G.F.冯威茨萨克《自然史》第71页。

②同上书,第142页(着重号系我加的)。

③同上书,第71页。





主义成为科学事业的中心而言,合理性采取了方法上的构造形式;把物质当作控制的纯材料、当作导向一切目标和目的的工具(“自在的”工具本身)来组织和操纵。

“正确”对待工具的态度是技术的方式,正确的逻辑是技术论,它设计并反应着一种技术的现实。①在这种现实中,物质和科学是“中性的”;客观性既不具有一种 自在的目的,也不是朝着一种目的而构造成的。但正是它的中立特点,把客观性同一个特定的历史主体联系起来——这个历史主体即是这种中立性依靠的并为之而确 立自身的那个社会盛行的意识。它是在构造新的合理性的抽象中起作用的——作为一种内在的而不是外在的因素。纯粹的操作主义和应用的操作主义、理论理性和实 践理性、科学事业和商业事业都执行着把第二性质还原为第一性质、定量化和从“特殊种类的实体”中进行抽象的任务。

诚然,纯科学的合理性是自由价值,并不规定任何实践目的,它对任何强加于它的外来价值都是“中立的”。但这种中立性是一种肯定性特点。科学的合理性之所以 有助于一个特定的社会组织,正是因为它提供了能在实践上服从一切目的的纯形式(或纯物质——在这里,所有别的对立方面都结



①我希望人们不要误以为我提出数理物理学的概念被指定为“工具”,它们具有一种技术的、实践的意图。“技术-逻辑的”毋宁是对这样一个领域的先验“直觉” 或理解,即科学在这个领域中运动,使自身构成纯科学。纯科学仍然具有它从中抽象出来的先验性。用数理物理学的工具主义地带这种提法,可以更清楚一些。见 S.巴歇拉尔《理性的良心》(巴黎,大学出版社,1958)第31页。



合在一起)。先于一切应用的形式化和机能化,是具体社会实践的“纯形式”。在科学使自然摆脱内在的目的,并使物质丧失除可量化之外的一切性质时,社会也使 人们摆脱了人身依附的“自然的”等级制度,并使他们按可量化的性质彼此联系起来,即作为在时间单位上可计算的抽象劳动力单位。“由于劳动方式的合理化,对 性质的排除从科学领域转到了日常经验领域。”①

在科学的定量化和社会的定量化这两个过程之间,是否存在着平行和因果联系,或者说,它们的联系是否纯属社会学事后认识的结果?前面的论述提出,只要新的科 学合理性是在一种工具主义的水平上发展起来的,那么,在它抽象性和纯粹性上它本身就是操作的。观察和实验,对材料、命题和结论进行方法上的组织和协调,决 不是在一个非结构的、中立的理论空间中进行的。认识的设计牵涉到对客体的操作,或对那些在一个既定言论和行动领域中发生的客体的抽象。科学是从这个领域的 一个角度上进行观察、计算和理论概括的。伽利略观察的星星和古典时代的星星是一样的,但不同的言论和行动领域——简言之,不同的社会现实——敞开了新的观 察方向和范围,以及整理观察到的资料的可能性。在这里,我关心的不是近代开始时科学合理性和社会合理性之间的历史联系。我的目的是证明,这种科学合理性有 内在的工具主义特点,由此它成为先验的技术或特定技术的先验性,即作为社会控制和统治形式的技术。



①M.霍克海默和T.W.阿道尔诺《启蒙的辩证法》第50页(自译)。





现代科学思想,只要是纯粹的,就不设计特殊的实践目标,也不设计特殊的统治形式。然而,并不存在着统治本身这种东西。随着理论的发展,它从一种实际的目的 论背景中抽象出来或反对这种背景——既定的具体的言论和行动领域的背景。正是在这个领域内,科学的设计出现或不出现,理论设想或不设想可能的替代目标,它 的假说颠覆或扩展前既定的现实。

现代科学的原则是先验地构造起来的,所以它们能成为一个自行推进生产控制领域的概念工具;理论的操作主义开始和实践的操作主义相一致。因此,趋于更有效地 统治自然的科学方法,开始通过对自然的统治来为人对人更有效的统治提供纯概念和工具。理论理性虽然仍是纯粹的和中立的,但开始为实践理性服务。这种结合证 明对二者都有利。今天,统治不仅通过技术而且作为技术而使自身永久化并不断扩大,技术为不断扩大的同化所有文化领域的政治权力提供了很大的合法性。

在这个世界上,技术还为人的不自由提供了很大的合理性,并且证明,自主、自己决定自己的生活“在技术上”是不可能的。因为这种不自由既不表现为不合理的, 也不表现为政治的,而表现为服从于扩大生活的舒适面并增加劳动生产率的技术设备。因此,技术合理性是保护而不是取消统治的合法性,理性的工具主义地平线在 一个合理集权的社会上展开:

  “人们可以把技术哲学叫做独裁的,因为它把技术整体当作靠机器来获得权力的地方。机器只是一个手段;目的是征服自然,通过原始的奴役驯化自然力:机器 是一个用于制造其他奴隶的奴隶。这种盛气凌人的奴役性的推动力,可以和人类自由的要求结合起来。但它很难通过把奴隶变成其他存在物、人、动物或机器,来解 放自身;对遍布全世界的工业人口的统治,仍然意味着统①治,一切统治都包含着认可屈从的先验图式。”

连续不停的技术进步的动态,已经充满了政治内容,技术的逻各斯已经成为继续奴役的逻各斯。技术的解放力量——物的工具化——变成自由的枷锁:人的工具化。

这种解释将把先于一切应用和功利化之前的科学设计(方法和理论),同一种特定的社会设计联系起来,将在科学合理性的内在形式中,即在它的概念的功能特点中 找出这种联系。换言之,科学的领域(不是关于物质结构、能量及其相互关系等等的特定命题,而是把自然设计成可定量的物质,指导假说上的对客观性的接近和数 理逻辑上的表达)将是具体的社会实践的地带,而这种实践将在科学设计的发展中保留下来。

但是,即使我们承认科学合理性内在的工具主义,这也没有确立科学设计的社会逻辑的有效性。即使承认最抽象的科学概念的形态仍然在既定言论和行动领域中保留了主体和客体的相互关系,但理论理性和实践理性之间的联系仍可以



①吉尔伯特西蒙顿《技术对象的存在方式》(巴黎,奥毕尔,1958)第127页。



按各种不同的方式来理解。

让皮亚杰在他的“发生认识论”中提出了一种不同的解释。皮亚杰根据对主体和客体的一般相互关系的不同抽象,来解释科学概念的形成。抽象并非来自纯客体,主 体不是只作为观察和测量的中立点而起作用的;抽象也不是来自作为纯认知理性之载体的主体。皮亚杰区别了数学中的认知过程和物理学中的认知过程。前者是“行 动本身内部的”抽象:

  “同通常所说的相反,数学的实体不是在客体基础上抽象的结果,而毋宁是在行动本身中间进行抽象的结果。集合、整理、运动等等,比起思维、推动来说,是更一般的行动,因为它们坚持一切特殊行动的协调,因①为它们作为协调因素进入它们每一者之中。”

因此,数学的命题表达着“客体的一般协调”,同作为物理学真实命题之特点的特殊调整形成对照。逻辑和数理逻辑是“关于任何客体的一种行动,即一种调节一般方式的行②动”;而且这种“行动”具有普遍有效性,因为

  “由于这种行动的协调机制在其源泉上总是依附于反映和本能的协调,所以这一抽象或区别扩及到遗传的③协调核心。”

在物理学中,抽象来自客体,但归因于主体方面的特定

①《发生认识论导论》第3卷(巴黎,大学出版社,1950)第287页。②同上书,第288页。

③《发生认识论导论》第3卷(巴黎,大学出版社,1950)第289页。



行动,因此抽象必然采取一种逻辑-数学的形式,因为

  “如果特殊行动之间要协调的话,如果这种协调在本性上是逻辑的-数学的,那么,特殊行动就产生知①识。”

物理学中的抽象必然返回到逻辑-数学的抽象,后者作为纯粹的协调,是行动的一般形式——“行动本身”。这种协调由于保持着遗传的“反映的和本能的”结构,因而构成了客观性。

皮亚杰的解释承认理论理性内在的实践特点,但这个特点是从行动的一般结构中派生出来的,而这种一般结构归根到底是一种遗传的生物学结构。科学的方法最终落 脚在一种超历史的生物学基础上。此外,即使承认一切科学知识都以协调特殊行动为前提,我也看不出为什么这种协调“本性上”是逻辑-数学的——除非这些“特 殊行动”是现代物理学的科学操作,在这种情况下这一解释才能行得通。

同皮亚杰的有点心理学和生物学色彩的分析相对照,胡塞尔提出了一种集中注意科学理性的社会-历史结构的发生认识论。在这里我只涉及胡塞尔的一本著作,②这本著作强调现代科学是前既定的历史现实的“方法论”,现代科学在这个历史现实的领域中运动。



①同上书,第291页。

②《欧洲科学的危机和先验现象学》。



胡塞尔的出发点是,自然的数学化产生了有效的实践知识,从而建立一个能有效地同经验现实“相联系”的“观念化”现实(第19,42页)。但这种科学成就可 以回溯到一种前科学的实践,而正是这种实践构成了伽利略科学的最初基础。伽利略并未质疑实践世界(它决定了理论的结构)中的这种前科学的科学基础,反而这 一基础被科学的进一步发展所掩盖。结果造成了一种幻觉,认为自然的数学化创造了一个“自主的绝对真理”(第49页以下),同时在现实中它仍是实践世界的一 个特定方法和技术。因此,数学科学的观念面纱是符号的面纱,这些符号代表着同时又掩饰着实践世界(第52页)。

这种在科学的概念结构里保存下来的最初前科学的意图和内容是什么呢?实践上的计量发现了使用某些基本形式、形状和关系的可能性,这些东西“对精确确定和计 算经验的对象和关系来说”,是普遍地“同等地可利用的”(第25页)。运用所有抽象和概括,科学方法保持(和掩饰)着它的前科学技术的结构;前者的发展代 表(并掩饰)着后者的发展。因此,古典几何学使考察和丈量土地的实践“观念化”。几何学是实践客体化的理论。

诚然,代数学和数理逻辑构造了一个绝对的观念现实,摆脱了实践世界和生活在其中的主体的不可计算的不确定性和特殊性。然而,这种观念的构造就是使新的实践世界“观念化”的理论和技术:

  “在数学实践中,我们获得了在经验实践中对我们来说被否定的东西,即精确性。因为根据绝对同一性来确定观念形式是可能的……。这样,这些观念形式成为普遍可利用的和可自由使用的……。”(第24页)

观念的世界同经验的世界的协调,使我们能够“设计实际生活世界被预期的规则”:

  “一旦人们拥有了公式,人们也就拥有了在实践中所向往的预见”,即在具体的生活经验中所期望的那种预见(第43页)。

胡塞尔强调数学的精确性和可互换性具有前科学技术的内涵。现代科学的核心概念的出现,不是作为纯科学的纯粹副产品,而是从属于它的内在概念结构的东西。科 学对具体性的抽象,对性质的定量化产生了精确性和普遍有效性,但牵涉到实践世界的一种特定的具体经验——一种特定的“观察”世界的方式。这种“观察”,尽 管具有“纯洁的”、无偏见的特点,却是在一个有目的的实践背景中的观察。它是预期和设计。伽利略的科学是关于有条理而系统的预期和设计的科学。但是(这是 决定性的),它是关于特定的预期和设计的科学,也就是说,这种科学根据确切同一的单位之间可计算、可论断的关系,来体验、理解和塑造世界。在这种设计中, 普遍的可定量性是统治自然的一个先决条件。不可分割的、非定量化的性质,阻碍着按照从这些性质中抽象出来的可测定的力量来组织人和万物。但这是一个特定的 社会历史的设计,从事这种设计的意识是伽利略科学的隐蔽主体;这种科学是无限扩展的预见的技术和艺术(第51页)。

正是由于伽利略的科学在概念形态上是一个特定实践世界的技术,所以它没有而且也不可能超越这个实践世界。它本质上仍处于基本的经验框架之中,这个现实所设 定的目的领域之中。胡塞尔概括说,在伽利略的科学中,“具体的因果性领域成为被应用的数学”(第112页),而在知觉和经验的世界中,

  “我们过着完全实践的生活。这个世界在本质结构上,在自身的具体的因果性上仍保持它的实际样子,没有改变……。”(第51页,我加的着重号)

这是一个容易被极度轻视的挑衅性陈述,我有自由尽可能突出地强调解释一下。这一陈述并不简单地意指,尽管出现了非欧几里德几何,我们仍然在三维空间中知觉 和行动;或者说,不管“统计学的”因果概念如何,我们仍然在常识上按照“旧的”因果性规律行动。这一陈述也不同作为“应用数学”之结果的日常实践世界循环 往复的变化相矛盾。它更根本的意图是指明现存科学和科学方法的内在限制,由于这种限制,现存科学和科学方法可以使占主导地位的实践世界得以扩展、合理化并 得到保证,而不改变它的存在结构——也就是说,用不着建立一种新质的“观察”方式,建立人们之间和人与自然的新质关系。

因此,在制度化的生活方式问题上,科学(纯科学和应用科学)具有一种稳定化的、静态的、保守的功能。甚至它最革命的成就,也不过是根据现实的特定经验和组 织来进行的建设和破坏。科学的连续自我更正——建立在科学方法中的科学假说的革命——本身推进并扩大了同样的历史的领域,同样的基本经验。它保持着同样形 式的先验性,这种先验性有助于一种物质的实践的内容。胡塞尔的解释,根本不是轻视随着伽利略科学的确立而发生的根本变化,而是指出了同前伽利略传统的彻底 决裂;思维的工具主义眼界,的确是一种新的眼界,它创造了一个新的理论理性和实践理性的世界,但它仍然效力于一个在理论上和实践上、在纯方法上和应用方法 上有明显局限性的特定历史世界。

上述论述看起来不仅指出了科学方法的内在局限性和偏见,而且也指出了它的历史的主观性。此外,这种论述似乎意味着需要某种“定性物理学”,复活目的论哲学等等。我承认这种怀疑是有证据的,但在这一点上我只能确定,决不是想要那些蒙昧主义的观念。

不管人们如何定义真理和客观性,真理和客观性都是同人类的理论和实践力量相联系的,同人类理解并改变其世界的能力相联系的。这种能力反过来又取决于在何种 程度上承认和理解物质(不管它是什么)是在一切特殊形式中自在的东西。在这些方面,当代科学具有它的过去无法比拟的客观有效性。人们甚至可以补充说,目前 科学方法是唯一能自认这种有效性的方法;假说和可观察的事实的相互作用,使假说具有效力,并确立了事实。我力图提出的要点是,科学凭借它的方法和概念,已 经设计并促成了一个领域,在这个领域中对自然的统治和对人的统治仍是联系在一起的——这种联系对这整个领域来说超于成为命定的。在科学上理解和支配的自 然,重现在生产和破坏的技术设备中,这种设备维持并改善了个人的生活,同时又使他们屈服于设备的主人。因此,理性的等级制度同社会的等级制度结合在一起。 如果是这么回事的话,那么,那种可以割断这种命定联系的进步方向上的变化,也会影响社会的根本结构——科学的设计。科学的假说,无需丧失它们合理的特点, 也会在一个本质上不同的经验环境(安定的世界)中发展起来;结果,科学将会达到本质上不同的自然概念,并确立本质上不同的事实。这一合理的社会颠覆着理性 的观念。

我曾经指出,这种颠覆的因素,另一种合理性的概念,从一开始就体现在思想史中。在古代的国家观念中,存在得到了实现,以一种永恒复归的循环来消除“是”和 “应该”之间的紧张关系。这种观念带有统治的形而上学的性质,但它也从属于自由的形而上学——从属于逻各斯和爱欲的和谐。这种观念设想理性的压抑性生产率 行将停息,统治将在满足中终结。

这两种形成对照的合理性,不能简单地分别同古典的思想和现代的思想相提并论,不象约翰杜威所概括的那样,“从沉思的乐趣到积极的操纵和控制”,“从作为对自然财富的美学享受的认识……到作为世俗控制手段的认识。”①古典思



①约翰杜威《对确定性的探求》(纽约,明顿和鲍尔奇公司,1929)第95、100页。

想对世俗控制的逻辑有丰富的贡献,在现代思想中也存在着大量的谴责和拒绝的成分,所以约翰杜威的概括是无效的。理性,作为概念的思想和行为,必然是支配、 统治。逻各斯是借助知识力量的法则、规则、命令,把特殊情形归类于一个一般概念之下,使特殊情形服从它们的一般概念,思想便达到了对特殊情形的支配。它不 仅能理解它们,而且还能作用于它们,控制它们。然而,尽管一切思想都处在逻辑统治之下,但这种逻辑的展现在各种思想方式中是不同的。古典的形式逻辑和现代 的符号逻辑,先验的逻辑和辩证的逻辑,每一者都统治着一个不同的言论和经验领域。它们都是在它们歌颂的统治的历史连续体内发展起来的。这个连续体使实证性 思维方式具有顺从主义和意识形态的特点,使否定性思维方式具有思辨和空想的特点。

总之,我们现在可以努力更清楚地识别科学合理性的隐蔽主题和它的纯形式中的隐蔽目的。科学关于普遍可控制的自然的概念,把自然设计成无终点的功能物质、理 论和实践的纯材料。以此形式,对象-世界参与构造一个技术领域——自在的精神和物质工具、手段的领域。因此,它是一个真正“假设的”体系,依赖于一个有效 的证实性的主题。

这些生效和证实的过程,也许纯粹是理论的过程,但它们决不是发生在真空中的,决不停止在私人、个人的头脑里。这一假设的形式和功能体系,开始依赖于另一个 体系——它在其中并为其而发展的前定的目的领域。那种表现为在理论设计之外的外来东西,又表明是它的根本结构(方法和概念)的一部分;纯客观性显示自身是 一种提供目标和目的的主观性的对象。在技术现实的构造中,决不存在着作为纯合理的科学秩序的东西;技术合理性的过程是一个政治过程。

只有通过技术的媒介,人和自然才能成为可互换的组织对象。它们被归属于设备之下,设备的效率和生产力给组织这种设备的特殊利益罩上了一层面纱。换句话说, 技术已成为物化的巨大载体——这种物化是具有最成熟最有效形式的物化。个人的社会地位以及他同别人的关系,不仅是由客观的性质和规律来决定的,而且这些性 质和规律看来也要丧失它们神秘的和不可控制的特点;它们成了(科学)合理性的可计算的表现。世界趋于成为全面管理的材料,这种材料甚至同化了管理者。统治 之网已经成为理性之网,这个社会命中注定要陷入其中。越轨的思想方式看来要超越理性本身。

在这种情况下,物理科学之外的科学思想(由于同混乱的、形而上学的、经验的、非逻辑的思维相对立,因而在更大的意义上是科学的)一方面采取了一种纯粹的自 我包容的形式主义(符号主义)的形式,另一方面采取了彻底经验主义的形式。(这种对照不是冲突,例如电子工业中对数学和符号逻辑的经验应用。)与现存言论 和行为领域相关联,无矛盾和无超越是共同的特点。彻底经验主义显示了它在当代哲学中的意识形态作用。着眼于这种作用,下一章将讨论语言分析的某些方面。这 个讨论是基础性的,以便进一步揭示一些障碍,这些障碍阻止这种经验主义同现实相搏斗,阻止它确立(或重新确立)一些可以打破这些障碍的概念。





    第七章



 实证性思维的胜利:单向度的哲学





把精神操作同社会现实中的操作协调起来而重新界说思维,其目的在于治疗。当思维被纠正,不再超越一个要么是纯公理的(逻辑、数学),要么同现存言论和行为 领域共存的概念框架时,思维便和现实处于同一个水平。因此,语言分析要求治愈思维和言论,使其免遭混乱的形而上学概念侵袭,免遭不怎么成熟不怎么科学的过 去的“幽灵”侵袭,因为尽管这些幽灵不言不语,也仍然在纠缠着心灵。哲学分析的重点是它的治疗功能,即纠正思维和言语上的反常行为,清除模糊之词、幻想和 怪念头,或至少揭露它们。

在第四章中我论述了社会学的疗法上的经验主义,这种经验主义揭露并纠正工厂里的反常行为。它的这一步骤意味着要排除那些能把这种行为同整个社会联系起来的 批判性概念。凭借这种限制,这一理论的步骤直接成为实践的步骤。它提出了更好的管理、更安全的计划、更大的效率、更精确的计算方法。这种分析,经过纠正和 改进,终止于证实;经验主义证明自身是实证性思维。

哲学的分析不具有这种直接的应用性。同社会学和心理学的现实化相比较,对思维的治疗仍然是学术的。的确,精确的思维,从形而上学的幽灵和无意义的概念中解 放出来,这本身可以被当作目的。此外,在语言分析中治疗思维,这是它自己的事务,它自己的权利。不能把反对概念超越现存言论领域的斗争同反对政治超越现存 社会的斗争相提并论,以此来预断它的意识形态特点。

象任何名副其实的哲学一样,语言分析也为自己说话,并确定自己对现实的态度。它认为自己主要关心的是揭穿越轨的概念;它声称自己的参照系是语词的通常用 法、占主导地位的行为的变化。它以这些特点,规定了自己在哲学传统中的立场,即,反对那些在同现行言论行为领域的紧张状态甚至矛盾状态中阐释其概念的思维 方式。

从现存领域的角度来看,这些相矛盾的思维方式是否定性思维。“否定性力量”是支配概念发展的原则,矛盾成为理性的独具性质(黑格尔)。思维的这一性质并不 限定在某种类型的理性主义上;它也是经验主义传统上的一个决定性因素。经验主义并不必然是实证的;它对既定现实的态度取决于作为知识来源和作为基本参照系 而起作用的特殊的经验向度。例如,感觉论和唯物主义本身对一个未实现基本的本能物质需求的社会,都是否定性的。相形之下,语言分析的经验主义却一直想不出 一个并不允许这种矛盾的框架——这种自愿限于占统治地位的行为领域之内的作法,有利于本能上实证的态度。尽管哲学家有严格中立的方式,未受约束的分析仍然 服从于实证性思维的力量。

在力图表明语言分析的这一本能上的意识形态特点之前,我应先简单明了地评论一下“实证的”和“实证主义”这些术语的起源,以便证明我明显专横而贬损地对待 这些术语是合理的。“实证主义”一词的最早使用,可能是在圣西门学派那里。自那时以来,这个术语已经包含:(1)认知的思想靠事实经验而生效;(2)认知 的思想重视的是作为一种确定性和精确性模式的物理科学;(3)相信认识的进步取决于这种重视。结果,实证主义把一切形而上学、先验主义和唯心主义都当作蒙 昧主义的倒退的思想方式来加以反对。就既定现实被科学地理解和改造而言,就社会成为工业的和技术的社会而言,实证主义在社会中找到了实现它的概念(并使之 生效)的中介——理论和实践、真理和事实之间的和谐。哲学的思想变成了证明性思想;哲学的批判是在社会的框架内的批判,并把非实证的概念诬蔑为纯粹的思 辨、梦幻或幻想。①



①实证主义的顺从主义态度同彻底的非顺从主义思想方式的对立,也许最早出现在实证主义对傅立叶的斥责中。傅立叶本人(在《扭曲的工业》,1835,第1卷 第409页)曾把资产阶级社会的整个商业主义视为“我们理性主义和实证主义上的进步”的成果。引自安德烈拉兰德《技术词汇与哲学批判》(巴黎,法兰西大学 出版社,1956)第792页。关于“实证的”一词在新的社会科学中与“否定的”一词相对立的各种涵义,见《圣西门的学说》,多格勒和哈勒维编(巴黎,江 河,1924)第181页以下。



在圣西门的实证主义中开始表现出来的言论和行为领域,是技术现实的领域。在这个领域中,对象-世界正被改造成一种工具。大多数仍处在这个工具世界之外的东 西——未被征服的盲目的自然——现在已属于科学技术进步的所及范围之内。形而上学的向度,即形式上真正的合理思想的领域,成了不合理的和非科学的。理性在 自身现实化的基础上抵制着超越。在当代实证主义的后期阶段,科学技术进步不再鼓励这种抵制;然而,思想的矛盾十分严重,因为这种矛盾是自己强加的——哲学 自身的方法。当代这种削弱哲学的范围和真理性的作法是可怕的,哲学家本人也声明哲学是稳重的和无效力的。哲学不触及现存现实,它憎恶超越。

奥斯汀轻蔑地对待那种想取代语词通常用法的东西,他诽谤“坐在扶手椅上一个下午想出来”的东西,维特根斯坦担保哲学会“让每一事物仍保持它现实的样子”。 在我看来,这些说法①显示出知识分子学究式的施虐-受虐狂、自卑和自责,这种知识分子的劳动并不产生科学技术之类的成就。这些对稳重性和依赖性的证明,似 乎想重新模仿休谟津津乐道于理性限制的口气;一旦人们认识到并接受理性限制,便不会从事无用的精神冒险,便完全能够在既定环境中确定自己的方向。然而,当 休谟揭露实质时,他反对强有力的意识形



①类似的观点见恩斯特盖尔纳《语词和事物》(波士顿,灯塔出版社,1959)第100、256页等页。哲学让每一事物仍保持它现实的样子,这一命题在马克 思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的语境中(在那里它同时也被否定),或作为新实证主义的自我特征,也许是真实的,但作为关于哲学思维的一般命题,则是不正确的。



态,而他今天的后继者们,却为社会早就完成的东西提供一种思想证明,即诽谤那些同现存论域相矛盾的可作为替代品的思想方式。

这种哲学行为主义表现出来的风格是值得分析的。它时而装作一种有教皇气派的权威,时而又是随和亲昵的。这两种气质完全融合起来,体现在维特根斯坦周期性地 使用带有亲昵或恩赐态度的“你”的绝对命令中,①或者体现在吉尔伯特赖尔《心的概念》的开首章里。在那里,赖尔把“笛卡尔的神话”表述为关于身心关系的 “官方学说”,接着试图去证明它的“荒谬性”,这种证明唤醒了张三李四和他们关于“普通纳税人”所想到的东西。

通过语言分析的作用,形成了同大街上的小伙子的亲昵关系,这种小伙子的言谈在语言哲学中起着一种主导作用。言语的亲昵性,就它一开始就把文绉绉的“形而上 学”词汇排除在外而言,它是根本的;它抵制思想上的不一致;它嘲笑知识分子。张三李四的语言是大街上的人实际上所说的语言;它是表达了这种人的行为的语 言;因而它是具体性的标志。然而,它也是虚假具体性的标志。这种为分析提供了大部分素材的语言,是一种净化过的语言,不仅净化掉了它的“非正统性”,而且 净化掉了用来表达不同于社会为个人提供的内容



①《哲学研究》(纽约:麦克米兰,1966):“你的疑虑是误解。你的问题本身同语词有关……。”(第49页)。“对作为‘心灵事件’的理解力,百思不得 一解!那么,使你困惑的就是说话方式。你应把问题区分开……。”(第61页)“你应考虑一下此后的情况……。”(第62页)随处可见。





的其它内容的手段。语言分析家发现这种净化过的语言是一种既成事实,他把这种枯竭了的语言当作他找到的东西,使它同它本身未表达出来的东西孤立开来,即使它已开始作为意义的因素和要素进入既定论域。

语言哲学关心流行的各种意义和用法,关心日常语言的权力和常识,但封闭(作为外来的素材)对这种语言关于社会(这个社会说这种言语)的说法的分析,这样一 来,它再一次压制了在这个言论和行为领域连续被压制的东西。哲学的权威庇护那些造成这个领域的力量。语言分析从日常语言在实际言论中所揭示的东西中进行抽 象,使人和自然残缺不全。

此外,人们经常可以看到,指导这种语言分析的甚至不是日常语言,而是语言四分五裂的原子,婴儿咿呀学语般的愚蠢的只言片语,如“这在我看来象是一个吃鸦片 的人”,“他看到了一只知更鸟”,“我有一顶帽子”。维特根斯坦不惜花费大量的脑筋和篇幅来分析“我的扫帚在墙角。”作为一个有代表性的例子,我想引用一 下J.L.奥斯汀“其他心灵”一文中的一段分析:①

  “可以区别开两种不同方式的犹豫。

(1)以我们正在品尝某种滋味的情形为例。我们会



①见《逻辑和语言》第二辑,A弗卢编(牛津,黑墙,1959)第137页以下(省略了奥斯汀的脚注)。在这里,哲学也通过使用日常言语的缩略词“Don’t”、“isn’t”来证明它对日常用法忠诚的一致性。



说:‘我简直不知道这是什么。我以前从未尝过和这相似一点的东西。……唉,真没法子。我越是想一想它,我就越糊涂。在我的体验中,它是十分独特的,完全与 众不同的,简直是独一无二的!’这说明了在我过去的体验中找不到能和目前情形相比较的情况:我肯定在我的感觉上它不象我以前品尝过的东西,不足以使我能象 描述其它东西那样来描述它。这种情形,尽管非常独特,但也属于较一般类型的情形,即,我不完全肯定,或能清楚地肯定,或实际上肯定,它是(例如)月桂的滋 味。在所有这些情形中,我都是通过在我过去的体验中搜寻某种和它相象的东西,某种使得我能或多或少肯定地用同样的描述性言词来进行描述的相象性,力图鉴别 目前的东西。而且我将取得不同程度的成功。

(2)另一种情形尽管很自然地同上一种情形相联系,却是不同的。在这里,我努力做的事情是鉴赏目前的体验,注视它,生动地感觉它。我并不确信这是菠萝的滋 味:也许正好有点菠萝的东西,一种浓烈的气味,有刺,没有刺,给人一种饱腻感,不是有充分理由把它视为菠萝吗?也许它的绿色给人一种特定的暗示,排除了紫 红色的可能性,不是很难把它当作天芥菜属植物吗?或许它没有明显的奇特之处,我更应该目不转睛地观察,一再细细地看,也许碰巧出现非自然的微弱启示,它看 起来不象是普通的液体。我们对我们实际感觉的东西缺乏敏锐性,这不是通过或仅仅通过思维来治愈的,而是靠更敏锐的识别,靠感官的辨别(当然,思考我们过去 经验中其它更明确的情形,能够而且实际上的确有助于我们的辨别力)。”

在这段分析中,要不得的东西是什么呢?在精确性和明晰性上,这段分析或许是卓越的,是正确的。但不过如此而已。我认为,它不仅是不充分的,而且对哲学思想 和批判思想来说也是破坏性的。从哲学的观点看,提出了两个问题:(1)这样阐释概念(或语词),能否趋向于并终止于实际的日常论域?(2)精确性和明晰性 本身就是目的,还是服务于别的目的?

就其第一部分而言,我肯定地回答第一个问题。大多数陈腐的言语例子,正是因为它们的陈腐特点,才可以阐释现实中的经验世界,并有助干解释我们关于这世界的 思索和言论——如萨特对一群等公共汽车的人的分析,或卡尔克劳斯对日报的分析。这些分析之所以能阐释某种状况,是因为它们超越了这种状况的直接具体性及其 表现。它们超越这种具体性,走向那些构成这种状况和在这种状况下说话(或沉默)的人的行为因素。(在刚才引用的例子中,这些超越的因素可以追溯到社会劳动 分工。)因此,分析并不终止于日常论域,它超出了这个论域,展开了一个性质不同的领域,这个领域的用语甚至可以同日常论域相矛盾。

看看另一个例子:象“我的扫帚在墙角”这样的句子也可以出现在黑格尔的逻辑中,但这些句子在那里表现为不适当甚至虚假的例子。它们只会是被拒绝的东西,会 被一种在概念、风格和句法上具有不同秩序的论述所超越。对这种论述来说,决非“显而易见,我们语言中的每一句子‘实际上①都井井有序’”。情况正相反,每 一句子都象这种语言所表达的世界一样,几乎毫无秩序。

几乎受虐狂似地把语言贬低到谦卑和普通的地位,成了一种程序。维特根斯坦说:“如果‘语言’、‘经验’、‘世界’这些词有一种用处,那么一定象‘桌子’、 ‘灯’、‘门’之类②的词一样谦卑。”我们应该“坚守我们日常思维的主题,不要误入迷途,想象我们应该描述极其微妙之物……。”③仿佛这是唯一的选择,仿 佛这些“极其微妙之物”不是维特根斯坦语言游戏的合适题目,而是康德《纯粹理性批判》的合适题目。思维(至少它的表现)不仅被迫穿上日常用法的拘束衣,而 且还被责成不能超出已经存在的东西去探询和寻求解决办法。“问题的解决,不是靠拿出新的消息,而是靠整理我们已经知道的东西。”④

哲学自封的贫困,把它的一切概念奉献于既定事态,不相信有新经验的可能性。对既定现实统治的服从是全面的——可以肯定,唯一的语言事实不过是社会用其语言 说出来的,并要求我们服从的事实。这些禁令是严肃的权威性的:⑤“哲学和语言的实际用处决不可以互相干涉。”“我们不可以提出任何一种理论。在我们的考虑 中不一定有假设的东西。我



①维特根斯坦《哲学研究》,第45页。

②同上书,第44页。

③维特根斯坦《哲学研究》,第46页。

④同上书,第47页。这段译文不准确,因为德文本表达“拿出新的消息”之意用的是Beibringen neuer Erfahrung一词。

⑤同上书,第49页。





①们应该消除一切解释,只有描述才有地位。”人们不禁要问,哲学留下了什么呢?如果没有任何假设的东西,没有任何解释,那么思维、智慧留下了什么呢?然 而,关键的不是哲学的定界或尊严,而是有无机会保留和保护用不同于日常用法的术语(这些术语之所以是有意义的、合理的和有效的,正是因为它们是别的术语) 来思考和说话的权利和需要。所牵涉到的是扩展一种新的意识形态,这种意识形态排除那些能理解正发生的(和意味的)东西,来描述正发生的(和意味的)东西。

首先,日常的思维和语言领域同哲学的思维和语言领域之间存在着一种重大的差别。在正常的环境里,日常语言的确是行为的——实践的工具。当某人说“我的扫帚 在墙角”时,他可能意指,别的问及扫帚的人想到那里取扫帚或把扫帚放到那里,正感到满意或生气。总之,这个句子通过引起一种行为反应而实现了它的作用: “效果吞没了原因,目的同化了②手段。”

相比之下,如果在一篇哲学文章或论述中,“实体”、“观念”、“人”、“异化”等词成为一个命题的主语,那么决不会发生把意义转化成行为反应的作法,而且这种作法也不会有什么地位。语词实际上是未实现的,除非它在思想上引起别

①同上书,第47页。

②保罗瓦莱利“诗歌和抽象思维”,见《作品》第1331页。另见“在语言问题上诗人的权利”,载于《艺术简论》(巴黎,加利马德,1934)第47页以下。





的思想。这种命题可以通过历史连续体的一系列中介,帮助形成并指导一种实践。即便此时,这种命题仍是未实现的——只有绝对唯心主义的傲慢,才主张思维与其对象最终同一的论点。因此,哲学所关心的语词,决不具有“象‘桌子’、‘灯’、‘门’之类的词一样谦卑”的用途。

所以,在日常论域中不可能获得哲学上的精确性和明晰性。哲学的概念针对的是事实和意义的一个向度,这个向度“从外部”来阐释日常言论原子化的短语或语词, 表明这种“外部”对理解日常言论是根本的。或者说,如果日常论域成为哲学分析的对象,那么哲学的语言就成为“元语言”。甚至在它用日常言论的谦卑术语来活 动的地方,它仍是对抗性的。它把现存的经验的意义背景溶解到它的现实背景中;它从直接的具体性中抽象出来,以便获得真实的具体性。

从这种立场来看,上面引用的语言分析的例子,能否作为哲学分析的有效对象,是大可怀疑的。最精确地和最明晰地描述品尝某种象或不象菠萝滋味的东西,能有助 于哲学的认识吗?它能否作为有关可争议的人类状况(这些状况不同于医学或心理学品尝试验,肯定不是奥斯汀分析的意图)存亡攸关的批判吗?分析的对象,如果 脱离了说话者在其中说话和生活的更大更稠密的语境,也就丧失了概念得以形成并成为语词的普遍中介。实证主义的分析被例子以及分析本身孤立开来,在实证主义 的分析中并没有出现人们在其中说话和行动,并使他们的语言获得意义的这种普遍广泛的语境。那么这种语境是什么样的呢?

这种更广泛的经验语境,这个现实的世界,今天仍然有死刑毒气室和集中营、广岛和长崎、美国的卡迪拉克斯和德国的梅塞德斯、五角大楼和克里姆林宫、核城市和 中国公社、古巴、洗脑筋和大屠杀。但在这个现实的经验世界里,所有这些却被认为是理所当然的,或被遗忘、抑制、不为人知,而且在这个世界中人民是自由的。 也正是在这个世界里,墙角的扫帚或品尝菠萝似的东西成了非常重要的,日常的艰难和日常的舒适也许是构成一切经验的唯一项目。这第二个受限制的经验领域是前 者的一部分;支配前者的权力也塑造着这种受限制的经验。

可以肯定,建立这种关系不是日常语言上的日常思维的职业。如果它是一件寻找扫帚或品尝菠萝的事情,那么,用不着转移到政治领域,便可证明这种抽象是合理 的,便可弄清并描述其意义。但是,在哲学中,问题不是寻找扫帚或品尝菠萝,更何况在今天经验哲学应建立在抽象经验基础上呢!而且,如果语言分析应用到政治 术语和短语上,这种抽象也是不正确的。分析哲学的整个一个分支从事着这一任务,但这种方法已经封闭了政治的即批判的分析的概念。操作的或行为的转换,把 “自由”、“政府”、“英格兰”之类的术语同“扫帚”和“菠萝”同化起来,把前者的现实同后者的现实同化起来。

日常语言在其“谦卑的用处”上,的确对批判的哲学思想有致命的关系,但在这种思想的媒介上,语词失去了它们朴素的谦卑,并显示了维特根斯坦丝毫不感兴趣的 “隐蔽的”东西。不妨考虑一下黑格尔现象学中对“此地”和“此时”的分析,或列宁关于如何充分分析桌子上的“这杯水”的提示。这种分析揭示了在日常语言中 作为隐蔽的意义向度的历史——社会对社会语言的支配。这个发现打破了既定论域最初呈现的自然的和物化的形式。语词不仅在语法和形式逻辑的意义上,而且在内 容的意义上,表现为真正的术语,即表现为决定意义及其发展的界限——社会强加给言论,强加给行为的术语。这一历史的意义向度再也不能靠“我的扫帚在墙角” 或“桌子上有乳酪”之类的例子来阐释。诚然,这些表述能够揭示许多模糊性、疑惑和怪念头,但它们难以超出同样的语言游戏和无聊学术的王国。

语言分析在物化的日常论域上调整自身,按照这个物化的论域来揭示和澄清这种言论,因而抽象掉了否定性,抽象掉了异化的和对抗性的不能按既定用法来理解的东 西。这种分析通过分类和区别意义,把意义割裂开来,从而使思想和语言净化掉矛盾、幻想和超越。但这些超越不是“纯粹理性”的超越。它们不是超出可能的认知 界限的形而上学超越,毋宁说它们打开了一个超出常识和形式逻辑之外的认识王国。

实证主义哲学阻碍向这个王国的接近,从而建立了它自己的封闭的排斥外来干扰因素的自给自足的世界。在这一方面,有效的语境是数学、逻辑命题的还是习惯用法 的,这几乎没有什么差别。它以这样或那样的方式,预断了一切可能有意义的论断。这种预断的判断也许象英语口语、辞典、法典或惯例那样广泛。它一旦被接受, 就先验地构成了一种不能被超越的经验。

但彻底接受这种经验,就要侵犯这种经验,因为残缺不全的“抽象的”个人是以这种经验来表现的,这种个人只体验(或表达)对他既定的东西(实实在在地既定 的),他只拥有事实而不拥有因素,他的行为是单向度的和被操纵的。由于实际的压制,经验到的世界是被限制的经验的结果,实证主义对心灵的澄清是使心灵与这 种受限制的经验相符合。

以这种被删节的形式,经验的世界成了实证思维的对象。新实证主义探究、揭露并澄清一切模糊之物和含混之处,但它不关心大的和一般的模糊性和含混性,即现存 的经验领域。它肯定是不关心的,因为这种哲学采用的方法怀疑或“转换”那些有助于理解既定现实的压抑和不合理的结构的概念,即否定性思维的概念。这种由批 判性思维向实证性思维的转变,主要发生在对一般概念的治疗上。一般概念向操作和行为术语的转换,是和前面讨论的社会学的转换密切配合的。人们曾极力强调哲 学分析的这种疗法特点,治疗幻想、骗术、含混之物、难解之谜、不可回答的问题,治疗幽灵和鬼怪。那么,谁是病人呢?显然是某种知识分子,他们的思想和语言 不符合日常言论的用语。在这种哲学中的确有一大群精神分析家,他们进行分析,却不用弗洛伊德的基本见解,即病人的病根就在一种不能靠分析疗法来治愈的总疾 病中。或者在某种意义上说,弗洛伊德认为,病人的疾病是对他生活在其中的病态世界的抗议反应。但医生应该漠视这个“道德”问题。他应该恢复病人的健康,使 他能够在他的世界中正常起作用。

哲学家不是医生,他的职业不是治疗个人,而是理解个人生活在其中的世界,根据世界已为人做的事情和能为人做的事情来理解它。因为哲学(在历史上,而且它的 历史仍是有效的)同维特根斯坦想使它成为的样子相反。维特根斯坦宣称,哲学是对一切理论的抛弃,是“听任每一事物自便”。哲学知道的最无用的“发现”,莫 过于“给哲学以和平,这样它就不再被那些自身成问题的问题所折磨”。①最非哲学的格言,莫过于巴特勒主教修饰G.E.穆尔《伦理学原理》的声明:“每一事 物都是它现实的样子,唯此而已”——除非这个“是”被理解为意指真正存在的东西同被造成的东西之间质的差别。

新实证主义的批判仍然不遗余力地反对形而上学的概念,而促动它的东西是精确性概念,这种概念既非形式逻辑的,亦非经验描述的。不论是到逻辑和数学的分析纯 粹性中去寻找精确性,还是到与日常语言保持一致中寻找精确性(这是当代哲学的两极),都同样是拒斥或贬低那些超越被认可的有效体系的思想和言论因素。这种 敌意,即使在它采取宽容形式的地方——即,在意思和意义的一个孤立方面权且承认这些超越因素有某种真理价值(诗的真理、形而上学的真理)——也是最广泛 的。因为正是留出特定的保留地,允



①维特根斯坦《哲学研究》,第51页。



许思想和语言合法地不精确、模糊甚至矛盾,才是最有效地保护规范的言论领域免遭不合适的观念严重干扰的方式。凡在文学中包含的任何一种真理,都是“诗的” 真理,凡在批判的唯心主义中包含的任何一种真理,都是“形而上学的”真理——即使它有效力,也无补于日常言论和行为,而且哲学也不去适应日常言论和行为。 这种新形式的“双重真理”学说,否定超越性语言同日常语言的相关性,宣称它们完全是互不干涉的,从而认可了一种虚假意识。而实际上前者的真理价值正在于它 同后者相关联并互相干涉。

在人们的思维和生活受到压抑性的条件下,思想(任何在现状中不局限于实用倾向的思维方式)只有靠“躲在”事实“背后”,才能认识事实并对事实作出反应。经 验面前出现了一块进行遮掩的幕布,如果这个世界是直接经验幕布后面的某种东西的现象的话,那么用黑格尔的话来说,居于这幕后的正是我们本身。我们本身,不 象在语言分析中那样,作为常识的主体,也不是作为“净化了的”科学计量的主体,而是作为人同自然和社会的历史斗争的主体和客体。事实就是它们在这种斗争中 所表现的东西。它们的实际性即使仍然具有野蛮的未征服的本性,也是历史的。

这一在思想上对既定事实的解决乃至颠覆,是哲学和哲学向度的历史任务。科学方法也超越了这些事实,甚至反对直接经验的事实。科学方法在现象和实在之间的紧 张状态中发展起来。然而,思想的主体和客体之间的中介是根本不同的。在科学中,中介是被剥掉一切其它性质的观察、测定、计算、试验的主体;抽象的主体设计 并确定着抽象的客体。

相比之下,哲学思想的客体同意识相关联,意识把具体的性质引入概念,引入它们的相互关系中。哲学的概念保持并解释了前科学的中介(日常实践、经济组织、政 治行动的作用),这些中介已经创造了实际上存在的对象-世界。在这个世界中,一切事实都是一个历史连续体内的事件、现象。

科学同哲学的分离,本身就是一个历史的事件。亚里士多德的物理学过去是哲学的一部分,因而是“第一科学”(本体论)的准备。亚里士多德的物质观有别于伽利 略和后伽利略的物质观,不仅表现在科学方法发展的不同阶段上(对现实的不同“层次”的发现),而且还可能最主要地表现在不同的历史设计上,以及旨在建立不 同的自然和社会的不同的历史事业上。亚里士多德的物理学在客观上不利于对自然的新经验和理解,不利于历史地建立新的主体和对象-世界,因此,亚里士多德物 理学的虚假化退回到了过去的被超越的经验和理解。

不管哲学的概念是否被并入科学之中,哲学的概念都是同日常论域相矛盾的,因为这些概念仍然包含着一些在说出的言词、公开的行为、可知觉的条件或倾向、盛行 的嗜好中未实现的内容。因此,哲学的领域仍然包含着“幽灵”、“虚构”和“幻想”,这些东西也许比它们的对立面更合理,因为它们识别了盛行的合理性的界限 和骗术。它们表达了维特根斯坦反对的经验,即,“同我们预先接受的观念相反,思考①‘如此这般’是可能的,不管它意味着什么。”

忽视或清除这一特定的哲学向度,已使当代实证主义陷



①维特根斯坦《哲学研究》,第47页。



入一个在综合上枯竭的学术具体性的世界,并制造了比它所摧毁的虚幻问题更虚幻的问题。哲学表现的最深奥的严肃精神,莫过于在“形而上学的和表意符号的语 言”研究中对三个瞎耗子的解释那样的分析中所显示的严肃精神,它讨论“根据纯粹表意符号原理来人为建造的三个天生瞎耗子的不①对称顺序。”

也许这个例子用得不公正。然而,可以公正地说,最深奥的形而上学也未曾表现出象那些在归纳、转化、描述、名称、专名等问题上产生的担心一样人为而费解的担 心。既严肃又开玩笑似地熟练举出一些例子:司各脱和《波动》的作者之间的差别;法兰西现国王的秃头;张三在大街上碰到或不碰到“普通纳税人”李四;我此时 此地看到了一块红补丁,我说“这是红的”;或者表明人们经常描述激动、剧痛、悲痛、震动、扭疼、发痒、刺痛、寒冷、热烈、沉重、眩晕、渴望、②冻结、消 沉、紧张、咬痛和震惊之类的感觉。

这种经验主义用一个概念或感觉上的零碎、只言片语(后被组织成哲学)的世界,来取代它所仇恨的形而上学幽灵、神话、传说和幻想的世界。所有这一切不仅是合 理的,甚至也是正确的,因为这显示了非操作的观念、激情、记忆和形象在何种程度上已成为可牺牲的、不合理的、混乱的或无意义的。



①玛格丽特马斯特曼,见《本世纪中叶的英国哲学》,C.A.梅西编(伦敦,艾伦和昂温,1957)第323页。

②吉尔伯特赖尔《心的概念》,第83页。



在清除这种大杂烩时,分析哲学使目前的现实技术组织中的行为概念化了,但它也接受了这种组织的裁决;对旧的意识形态的抛弃,成了新的意识形态的一部分。不 仅抛弃了幻想,而且也抛弃了这些幻想中的真理。这种新的意识形态表现在这样的表述上:“哲学只陈述每一个人所赞同的东西”,或者,我们语词的共同主干蕴含 着“人们发现值得描绘的一切特性”。

这一“共同主干”是什么呢?它能以任何适当的转换而包含柏拉图的“理念”、亚里士多德的“本质”、黑格尔的“绝对精神”、马克思的“雇佣劳动”吗?它能包 含诗的语言的关键词和超现实主义散文的关键词吗?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它是否按它们的否定涵义来包含它们(即,使日常用法的领域失效)?如果不是这样的 话,那么人们发现值得描绘的一整套特性便被拒斥,被清除到虚构或神话的王国;一个残缺不全的虚假意识便被确立为真实意识,决定着现存之物的意义和表现。其 余的被斥责(和认可)为虚构或神话。

然而,我们并不清楚,哪一方卷入了神话。当然,神话是原始的不成熟的思想,文明的进程使神话失去了效力(这几乎是进步的一个定义),但它也可以使合理的思 想返回到神话的地位。在后一种情形中,那些鉴别并设计历史可能性的理论,可以成为不合理的,或者说表现为不合理的,因为它们同既定言论和行为领域的合理性 相矛盾。

因此,在文明的进程中,黄金时代和至福一千年的神话服从于进一步的合理化。(历史上)不可能的因素同可能的因素分离开来,梦想和虚构同科学、技术和实业分离开来。在

十九世纪,社会主义理论把原始的神话转换成社会学的术语,或者说在既定的历史可能性中揭示了神话的合理内核。然而,接着便发生了相反的运动。今天,当面临 实际状况时,昨天合理的和现实的概念又表现为神话的。发达工业社会中劳动阶级的现实使马克思的“无产阶级”成了一个神话的概念;当代社会主义的现实使马克 思的观念成为一种梦想。这种倒转是由理论和事实之间的矛盾造成的——这种矛盾本身并没有使理论虚假化。批判理论的非科学的思辨的特点来自它的概念的特定特 点,这些概念指明并确定了合理中的不合理性、现实中的神秘性。它们的神话性质反映着既定事实的神秘性质——社会矛盾骗人的调和。

发达工业社会的技术成就,对精神和物质生产力的有效操纵,已经造成了神秘化的地点的转移。如果有理由说意识形态开始蕴含在生产过程本身中的话,那么也有理 由指出,不是不合理的东西,而是合理的东西成了神秘化最有效的载体。有种观点认为,当代社会不断增长的压抑,表现在意识形态领域里,首先表现在不合理的伪 哲学(生命哲学,反社会的共同体概念,血土论等等)的兴起中。这种观点被法西斯主义和国家社会主义驳倒了。这些政权依靠设备的全面技术合理化,否定了这些 伪哲学和它们自身的不合理的“哲学”。正是物质和精神机器的总动员,从事着这种工作,并确立了它对社会的神秘权力。它使个人看不到机器“背后”的那些使用 机器的人,那些从中渔利的人和那些为之付出代价的人。今天,在生产的广告、宣传和政治中已经掌握并雇佣了这些神秘的因素。在家庭、商店和办公室的日常规矩 中到处是神秘的、巫术般的和入迷的弃权行为,合理的成就掩盖了整体的不合理性。例如,科学对互相毁灭这一苦恼问题的研究(数学上计算杀伤力和核杀伤力,测 定扩散或不扩散的放射性尘埃,试验反常情况下的持久力),促使(甚至要求)人们认可疯狂的行为,因而这种研究是神秘的。因此,它同真正合理的行为(拒绝顺 从,努力消除导致疯狂的条件)正相反对。

这种新的神秘化使合理性走向了它的反面。为了反对这种神秘化,必须坚持上述区分。合理的不是不合理的,对事实的精确认识和分析同模糊的富有情感思辨之间的 差别,一直是根本的。问题在于,经验社会学和政治科学的统计、计量和场研究不是非常合理的。它们脱离了产生事实并决定其功能的真正具体的环境,所以它们成 了神秘的。这种环境比起调查的工厂和商店的环境、考察的乡镇和城市的环境、征询其舆论或计算其生存机会的地区和集团的环境,更广大而且更不同。由于这种环 境创造并决定着调查、征询和计算的事实,所以它也是更现实的环境。在这种现实的环境中,特殊的主体获得了它们现实的意义,但这种环境只是在一种社会理论中 才是可确定的。因为事实中的因素不是观察、计量和调查的直接材料。它们只是在一种分析中才成为材料,这种分析能够鉴别出那种把社会的各部分和各过程结合在 一起并决定它们的相互关系的结构。

认为这种超环境是(大写的)社会,这就把凌驾于部分之上的整体实体化了。但这种实体化是在现实中发生的,是现实,而且只有认识它并理解它的范围和原因,才 能克服它,社会的确是一个整体,行使着它对个人的独立权力,这个社会决不是不可捉摸的“幽灵”。它的经验硬核就在制度体系中,这些制度就是人们之间现存的 僵硬关系。如果脱离了它,那么计量、查问和计算就会虚假化——但这种虚假化是在一个向度上产生的,这个向度并不表现在计量、查问和计算中,因而并不同它们 相冲突和相干扰。它们保持着它们的精确性,而且正是在它们的精确性上,它们是神秘的。

语言分析在揭露超越性术语、模糊概念、形而上学的一般概念等等的神秘特点时,把日常语言的用语留在现存论域的压抑环境中,从而使它们神秘化。正是在这种压 抑领域中,出现了对意义的行为解释,这种解释祓除笛卡尔和其它过时神话的旧语言“幽灵”。语言分析坚持认为,如果张三李四说出他们心灵里的东西,那么他们 只是涉及他们碰巧具有的特定知觉、概念或气质;心灵是一个可用词语描述的幽灵。同样,意志不是灵魂的一个现实功能,而只是特定气质、嗜好和激情的特定方 式。“意识”、“自我”、“自由”也是这样,都可以根据所标明的特定的行动和行为的方式方法来解释它们。后面我将再回过头来看看这种对一般概念的态度。

分析哲学经常制造出用委员会来谴责和调查的气氛,把知识分子摆到了被审席上。当你说某某话时,你意指着什么?你没有掩盖某种东西吗?你说的是一种可疑的语 言。你不象我们其他人,象大街上的人那样说话,而象个不属于这里的外国人那样说话。我们不得不打倒你,抓住你,揭露你的诡计,净化你。我们将教给你说出你 头脑里的东西,“弄得一清二白”,“把你的牌摊到桌面上”。当然,我们并不干涉你和你的思想言论自由,你可以随心所欲地去思维。但一旦你说出来,你就应该 向我们交流你的思想,用我们的语言或用你的语言。诚然,你可以说你自己的语言,但它应该是可翻译的,而且它将被翻译。你可以谈论诗,这完全对。我们喜爱 诗。但我们想理解你的诗,只有当我们能按日常语言来解释你的符号、隐喻和形象时,我们才能理解你的诗。

诗人可以回答说,他的确想使他的诗成为可理解的并被理解的(这就是他为什么要写诗的原因),但假若他想说的东西能按日常语言来说出的话,他或许早就这样做 了。诗人可以说:理解我的诗的先决条件,是瓦解并破坏你们用来翻译这诗的那个言论和行为领域。如果我的语言能象别的语言(实际上也包括你们的语言)一样, 被弄明白,那么我的符号、隐喻等等也就不是符号、隐喻之类的东西了,而是准确地意指着它们说的东西。你们的宽容是骗人的。你们在为我保留一个特定意思和意 义的壁龛时,权且准许我精神不健全和缺乏理性,但在我看来,疯人院和我风马牛不相及。

诗人还会感到,固执庄重的语言哲学说着一种带有偏见和情感的语言——愤怒的老年人或年轻人的语言。他们的词汇里充满了“不适当”、“奇怪”、“荒谬”, “疑惑”、“古怪”、“废话”和“含糊不清”之词。如果感官的理解力强盛的话,这些不适当或迷惑人的古怪物应该被清除掉。交流不应该凌驾于人们的头脑之 上;那些超越常识和科学意义的内容,不应该挠乱学术的和日常的论域。

但是,批判的分析应该脱离它力图理解的东西,哲学术语应该有别于日常用语,以便阐明日常用语的全部意义。①因为现存论域浑身上下都带有社会成员所屈从的特 定统治、组织和操纵方式的标记。人民为了谋生而依附于工头、政客、、股票经纪人和邻居,这些人使人民象他们一样说话和言谈;人民被社会必然性所迫,把“事 物”(包括他们自己的身体、头脑、感情)与其功能相同一。我们如何了解情况呢?我们靠的是看电视,听广播,读报刊杂志,同人们交谈。

在这种环境里,口头的话语表现了说话的个人,也表现了那些迫使个人这样说话的人们,还表现了把他们相互联系起来的张力或矛盾。人民在说出自己的语言时,也 说出了他们主人、恩人、广告商的语言。因此,他们不仅表达了自身、自己的认识、感情和激情,而且也表达了不同于他们自身的别的东西。不论是在他们的家乡还 是在国际舞台上,当他们“亲自”描述政治形势时,他们(“他们”包括我们,认识政治形势和批评政治形势的知识分子)也就描述了“他们的”大众传播媒介告诉 他们的东西——这同他们实际上思考、观看和感觉的东西是结合在一起的。

当我们彼此描述我们的爱和恨、柔情和不满时,我们不得不使用我们广告、电影、政客和优秀推销商的用语。我们不得不使用同样的用语来描述我们的汽车、食物和 家具、同事和竞争对手,我们彼此完全能理解。必然是这样的,因为语言决非私人和个人的东西,或者说私人和个人是靠可利用①当代分析哲学以自己的方式承认了 这种作为元语言问题的必要性。的语言材料来沟通的,而这种语言材料是社会的材料。但这种状况使日常语言无法实现它在分析哲学中的有效功能。“当人们说某某 话时,他们所意指的东西”是同他们未说的东西相联系的。或者说,他们意指的东西不能按表面价值来看待。这不是因为他们撒谎,而是因为他们生活在其中的思想 和实践领域是一个被操纵的矛盾的领域。

这些环境也许对分析下列陈述来说是不相干的,如“我痒”,“他吃鸦片”或“这在我看来是红的”。但当人们真的言之有物的时候(“她爱他”,“他没有心”, “这是不公平的”,“我对它能做些什么呢?”)这些环境便成为非常相干的,对伦理学、政治等等的语言分析便是致命的,如不这样,那么语言分析所能达到的经 验精确性只能是既定事态强加给人民的精确性,所达到的明晰性只能是在这种事态中允许人民具有的明晰性,也就是说,它仍停留在神秘和骗人的言论界限内。

它看起来超越了这种言论(如在它的逻辑净化中),但骨架仍属于同样的领域——这是比语言分析反对的幽灵更鬼怪得多的幽灵。如果哲学不是一种消遣,那么它将 揭示在什么基础上言论成了一种残缺不全的骗人的领域。如果把这一任务留给社会学或心理学系的同事,那么这就是使现存的学术劳动分工成为一种方法论原则。此 处,也不能谦虚地说语言分析只从事澄清“浑浊的”思维和语言的谦卑任务,而把这一任务本身丢弃一边。如果这种澄清不单是纯粹列举和分类可能语境中的可能意 义,而为每一个人留下根据环境而广泛选择的权利,那么这就根本不是一种谦卑的任务。这种澄清会牵涉到在真正可争议的领域里分析日常语言,在看来最不浑浊的 地方识别浑浊的思维,在非常规范和明确的用法中揭示虚假。于是,语言分析将能看出并理解那些塑造并限制论域的特定社会进程。

这样一来,就产生了“元语言”的问题;有些术语是用来分析别的术语的意义的,它们一定不同于或有别于别的术语。它们一定不同于那些仍属于同样的(直接的) 论域的纯同义词。但是,如果这种元语言真的要冲破现存论域(在这个论域中,语言的不同向度被一体化和同化)的极权主义范围,那么它一定能揭示那些决定并 “封闭”现存论域的社会进程。结果,它不可能是一种主要着眼于语义学或逻辑的明晰性来构造的技术元语言。迫切需要的是现存语言亲口说出它掩盖或排除的东 西,因为应被揭露和斥责的东西是在日常言论和行动领域内部起作用的,流行的语言包含着元语言。

这种迫切需要的东西已经在卡尔克劳斯的著作中得到了实现。他已经证明了对语言和写作、标点符号甚至印刷错误的“内在”考察,如何能揭示整个道德的或政治的 体系。这种考察仍然是在日常论域中进行的,它不需要用任何人工的“高水平的”语言来推论并澄清被考察的语言。对语词、句法形式的读解是在它们出现在其中的 语境中来进行的——例如在一份报纸上,在一个特定的城市或乡村里,报纸通过特定人物的笔来采纳特定的观点。因此,词典编纂的和句法的语境对另一个向度是开 放的,这另一向度不是外来的,而是语词的意义和功能的组成因素,如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和之后维也纳出版界的倾向,它的编辑们对屠杀、君主政体、共和制度 等等的态度。根据这一向度,语词的用法、句子的结构采取了一种在“直接的”阅读中并不出现的意义和功能。在报纸的风格中表现的反语言的罪行从属于报纸的政 治风格。

句法、语法和词汇成了道德的和政治的行为。或者说,语境可以是一种美学的和哲学的语境,文艺批评可以是一种学会里的讲演之类的东西。在这里,对一首诗或一篇散文的语言分析,使既定的(直接的)材料(这首诗或这篇散文的语言)同作者在文艺传统中发现并加以改造的东西相对立。

对这种分析来说,一个术语或形式的意义需要在多向度的领域中发展,在那里任何表达出来的意义都带有几个相互联系、部分重叠和对抗的“体系”的性质。例如,它属于:

  (1)一个个别的设计,即在一个特定场合下为一个特定目的而形成的特定传播(一篇报纸文章,一次讲演);

(2)一个既定的超个别的观念、价值和目标体系,个别设计带有这个体系的性质;

(3)一个特殊的社会,这个社会把不同的甚至冲突着的个别的和超个别的设计合为一体。

我来解释一下。某次讲演、某篇报纸文章、甚至某次私人交流,都是在一个特定社会中由作为一个特殊集团(职业的、居住地的、政治的、思想的)的发言人(权威 或不权威)的某个人做出的。这个集团有自己的思想和行为的价值、目标、准则,这些东西以不同程度的自觉性和明确性进入——证实或反对——个人交流。因此, 个人交流使一种超个体的意义体系“个体化”,这个体系构成一个言论向度,这个向度同个人交流的向度是不同的,然而又是结合在一起的。这一超个别的体系进而 又是一个广泛的无所不在的意义领域的一部分,交流发生在其中并由之而来的社会制度发展了这个领域,而且通常也“封闭了”这个领域。

社会的意义体系的范围和程度,在不同的历史时期相应于所达到的文化水平而大不相同。但如果交流涉及的东西不限于日常生活不可争议的工具和关系,那么可以非 常明确地确定这一体系的界限。今天,各种社会的意义体系把不同的民族国家和语言区域联合起来,这些大的意义体系一方面趋于符合或多或少发达的资本主义社会 的轨道,另一方面趋于符合发展中的共产主义社会的轨道。虽然社会的意义体系的决定作用最明显地表现在有争议的政治论域中,但它也以一种更隐蔽的、无意识的 和情感的方式在日常论域中起作用。真正哲学的意义分析不得不考虑意义的所有这些向度,因为语言表现出具有所有这些向度的性质。结果,哲学上的语言分析具有 一种超语言的义务。如果它确定着合法的用法和不合法的用法、真正的意义同虚幻的意义、感觉同非感觉之间的区别,那么它也就牵涉到一种政治的、美学的或道德 的判断。

有人提出了反对,说这种“外在的”分析(之所以用引号,是因为它实际上不是外在的,而是意义的内在发展)是不适当的,特别是当我们的意图是靠分析术语在日 常言论中的功能和用法来把握术语的意义之时。但我的意见是,这恰恰是当代哲学的语言分析做不到的事。只要它把日常言论转移到一种特定的学术领域上,而这种 领域即使在充满日常语言的地方也是被净化和综合的领域,它就做不到这一点。在这种对日常语言的分析治疗中,实际上是消毒和麻醉了日常语言。多向度的语言变 成了单向度的语言,其中不同的冲突着的语言不再互相渗透,而是互相隔离;意义的爆炸性历史向度沉寂了。

维特根斯坦用堆积石头或谈论张三李四来进行的无止境的语言游戏,可以再次成为我们的例子,尽管这种例子具有简单的明晰性,但说话者及其状况仍需弄明白。不 管他们多么亲密地交谈,他们都是X和Y。而在现实的论域里,X和Y是“幽灵”。他们并不存在,他们是分析哲学家的产物。诚然,X和Y的交谈是完全可理解 的,语言分析有权诉诸于普通人的正常理解。但在现实中,我们只能通过各种误解和矛盾的领域来彼此理解。现实的日常语言领域是生存斗争的领域。它的确是一个 模糊、混乱、昏暗的领域,肯定需要澄清。而且,这种澄清可以很好地起到一种疗法的作用。假如哲学能成为疗法的,那么它将真正成为它自身。

就哲学使思想摆脱现存言论和行为领域的奴役,阐明既定状况(它的积极方面是充分大众化)的否定性并提出它的替代目标而言,哲学接近了这一目的。可以肯定, 哲学只是在思想上提出矛盾并进行设计。它是意识形态,这种意识形态特点是任何科学主义和实证主义都不能克服的哲学命运。而且,它的意识形态的努力也是真正 疗法的,即表明真正存在的现实,表明这个现实防止产生的东西。

在极权主义时代,由于现存日常论域趋于凝结成一个被全盘操纵和灌输的领域,所以哲学的疗法任务将是一个政治任务。于是政治将出现在哲学中,既不是作为一种 特定的学科或分析对象,也不是作为一种特定的政治哲学,而是作为去理解未被肢解的现实的概念的意图。如果语言分析不去推进这种理解,如果它反而力图把思想 封闭在残缺不全的日常论域的圈子里,那么它最好的命运,则是完全微不足道了。而它最坏的结局,是逃避到非争论,非现实的东西中,逃避到那种只在学术上可争 论的东西中。











    第八章



 哲学的历史义务



分析哲学效命于残缺不全的思想和语言的现实,这最明显地表现在它对待一般概念的作法上。我们前面提到过一般概念的问题,那是当作哲学概念的内在历史特点和 超越性的一般特点的一部分来提的。一般概念的地位问题,远远不单是一个认识论的抽象问题或一个关于语言及其用途的虚假的具体问题,而是哲学思想的根本核 心。因为对待一般概念的作法显示了思想文化上的一种哲学立场——它的历史功能。当代分析哲学要祓除象心灵、意识、意志、灵魂、自我这样的“神话”或形而上 学“幽灵”,把这些概念的意图分解成关于特殊的可鉴别的操作、表演、权力、气质、嗜好、技巧等等的陈述。结果是以一种奇怪的方式表明了这种破坏的软弱无 力,幽灵们继续在游荡。虽然每一个解释或转换都可以充分描述一个特殊的精神过程、一种想象的行动,例如当我说“我”时我意指什么,或当一位牧师说玛丽是一 个“好姑娘”时他意指什么。但是,任何这样的概括或它们的总和都不能把握甚至定义象心灵、意志、自我、善这类术语的充分意义。这些一般概念继续象“诗的” 用法一样普遍存在,而且哪一种用法都能把它们同各种行为或气质方式(在分析哲学家看来,这些方式实现了概念的意义)区别开来。

诚然,不可能因为断定一般概念标示着一个不同于其部分的整体,这些一般概念便有了效力。它们显然是标示着这个整体的,但这个“整体”要求对未被肢解的经验 语境作出分析。如果拒绝作出这种超语言的分析,如果按表面价值来看待日常语言,也就是说,如果用人们中间靠不住的一般理解领域来取代这个盛行的误解的和被 管理的交流领域,那么,这些被认为有罪的一般概念的确是可转换的,它们“神话的”实质能分解成行为和气质方式。

然而,这种分解本身应受到质疑,不仅是为了哲学家的利益,而且也是为了普通人民的利益,因为这种分解就发生在他们的生活和言论中。这种分解不是他们自己的 做法和说法;它是碰巧给他们造成的,它依靠“环境”强制性地迫使他们把自己的心灵同精神过程相同一,把他们的自我同他们在自己的社会中不得不履行的作用和 功能相同一。如果哲学不把这些转换和同一过程理解成社会过程,即理解成社会使个人遭受的心灵(和身体)的肢解,那么哲学与之斗争的就只不过是它想使之非神 秘化的实质的幽灵。神秘化特点不是粘附在“心灵”、“自我”、“意识”等概念上,而是粘附在它们的行为转换上。这种转换之所以是骗人的,正是因为它把信仰 上的概念转换成实际的行为、嗜好和气质方式,而且在进行转换时,它用残缺不全的被组织起来的现象(本身非常现实!)来取代实在。

然而,甚至在这场幽灵之战中,也需要一些能把这场假战争进行到底的力量。分析哲学的一个干扰性问题是关于“民族”、“英国政体”、“牛津大学”、“英格 兰”这些一般概念①的陈述问题。任何特殊的实体都不符合这些一般概念,但是说“民族”被动员起来,“英格兰”宣战了,我在“牛津大学”学习,这仍然可以形 成完整的意思,甚至是不可避免地要这样说的。任何对这些陈述的还原转换看来都会改变它们的意义。我们可以说大学不是凌驾于它的各个学院、图书馆等等之上的 特殊实体,而是一种把各个学院、图书馆等等组织起来的方式。我们也可以对其他陈述作同样的稍有变化的解释。然而,这种把这些事物和人们组织起来,归为一体 并加以管理的方式,是作为一种不同于其组成部分的实体而起

①见吉尔伯特赖尔《心的概念》第17页以下,随处可见;J.威兹德姆“形而上学与证实”,见《哲学与精神分析》(牛津1953年);A.G.N.弗卢《逻 辑和语言》导言第一辑(牛津1955年);D.F.皮尔斯“一般概念”,同上书第二辑(牛津1959年);J.O.厄姆森《哲学分析》(牛津1956 年);B.罗素《我的哲学发展》(纽约1959年)第223页以下;彼德拉斯莱特(编)《哲学、政治和社会》(牛津1956年)第22页以下。



作用的,以致能处理生与死的问题,如在民族和政体的情形中。那些执行判决的人,如果他们是有身份的话,就不是作为个人,而是作为民族、公司、大学的“代 表”来执行判决的。会议举行期间的美国国会、中央委员会、政党、董事和经理会、总统、理事和全体行政人员,在开会进行决策时,是凌驾于作为组成因素的个人 之上的有形而有效的实体。在记录上,在他们的法律结果上,在他们命令生产的核武器上,在他们发布的任命、薪水和规定制度上,他们是有形的。集合起来开会, 个人便成了在组织中蕴含的制度、影响、利益的代言人(经常是无意识的)。按他们的决定(投票、压力、宣传——本身是竞争制度和利益的产物),民族、政党、 公司、大学得以运转、保存和再生,作为一个(相对)最终的一般现实,压倒从属于它的特定制度或人民。

这一现实已经采取了一种额外的独立的存在方式;因此,关于它的陈述意味着现实的一般概念,并且不能被妥当地转换成关于特殊实体的陈述。然而,迫切要求进行 这种转换,否定转换的不可能性,这意味着这里有某种错误的东西。出于善意,“民族”或“政党”应该可以转换成它的组成部分和组成因素。但事实上它不能,这 是一个历史的事实,这个事实妨碍着语言和逻辑的分析。

个人需求和社会需求之间的不和谐,以及缺乏个人为自己工作并为自己说话的代议制度,造成了象民族、政党、政体、公司、教会这样的一般概念的实在性,这种实 在性同任何特殊的可识别的实体(个人、集体或制度)不是等同的。这些一般概念表达了物化的各种程度和方式。由于它们的独立性具有组织社会整体的特殊权力, 所以这种独立性是假造的,尽管也是现实的,重新转换会消除一般概念假造的实质,这种重新转换仍是一种迫切需要,但这是一种政治上的迫切需要。

  “他们相信他们正在为阶级而死,他们却是在为党的儿子而死。他们相信自己正在为祖国而死,他们却是在为实业家而死。他们相信自己正在为人的自由而死, 他们却是在为红利的自由而死。他们相信自己正在为无产阶级而死,他们却是在为无产阶级的官僚而死。他们相信自己在国家的命令下而死,他们却是为掌握国家的 金钱而死。他们相信自己正在为民族而死,他们却是在为窒息民族的匪徒而死。他们在相信着,但为什么人们要相信这种黑暗呢?当问题在于要学会生存时,为什么 要相信这种死亡呢?”①

这是真正地把实体化的一般概念“转换”成了具体性,然而也坦率地承认了一般概念的实在性。这种实体化的整体抵制分析性的分解,并不是因为它是特殊实体和表 现背后的一种神话实体,而是因为它是它们在既定社会历史背景中起作用的具体客观的基础。所以,它是个人在行动、环境和关系中所感觉到的并受其影响的一种现 实力量。个人分享这种力量(以完全不平等的方式);它决定着个人的存在和能力。这一现实的幽灵具有非常有力的实在性,具有属于个人之上的



①弗朗西奥斯佩罗克斯《和平共存》第3卷,第631页。





整体的独具的独立力量。这种整体既不纯粹是一种被知觉到的形态(如在心理学中),也不是一个形而上学的绝对者(如在黑格尔那里),还不是一种极权主义国家(如在贫乏的政治科学中),而是决定着个人生活的现存事态。

然而,如果我们认可这些一般政治概念的这种实在性,那么,所有其它的一般概念具有一种非常不同的地位吗?是的,它们具有这种地位,但它们的分析太容易限制 在学术哲学的界限内了。以下论述并不打算深入讨论“一般概念的问题”,只是试图阐明哲学分析(人为地)限定的范围,并指明需要超越这些限制。我的论述还将 集中注意那种同逻辑-数学的一般概念(集、数、类)相区别的实质,而且在实质中又集中注意那些真正向哲学思想挑战的更抽象和更可争论的概念。

实质的一般概念不仅是从具体的实体中抽象出来的,而且它还标志着一种不同的实体。心灵不同于自觉的行动和行为。可以尝试性地把它的实在性描述为个人用来综 合这些特殊行动并使之一体化的方式或样式。人们可以大胆地说这是一种靠“超验的知觉”综合起来的先验性,意即,这种一体化的综合使特殊的过程和行动成为可 能,先于它们,塑造它们,使它们有别于“其他心灵”。但是,这种概括有违于康德的概念,因为这种意识的先验性是一种经验的先验性,它包括着特殊社会集团的 超个人的经验、观念、激情。

鉴于这些特点,意识可被叫做意向、嗜好或才能。然而,它不是一种个人的意向或才能,而是严格意义上的一种在不同程度上为一个集团、阶级、社会的个体成员所 共有的一般意向。在这些基础上,真实意识和虚假意识的区别成了有意义的。前者将把那些尽可能充分而妥当地反映既定事实上的既定社会的概念中所包含的经验材 料综合起来。这种“社会学的”定义之所以被提出,不是因为出于对社会学的偏爱,而是因为社会实际上进入了经验材料中。结果,在概念形态上社会的压制也就等 于一种学术上的经验限定,一种意义限制。再者,正常的经验限制造成了“心灵”和精神过程、“意识”和自觉行动之间的普遍的紧张状态,甚至冲突。当我谈到一 个人的心灵时,我并不单纯指在他的表达、语言、行为等等中显示出来的他的精神过程,也并不单纯指他的被经验到的或从经验中推论出来的意向或才能。我还意指 着他并未表达、他对之没有表现任何意向的东西,但这种东西是存在的,并且在相当大的程度上决定着他的行为、他的理解、他的概念的形态和范围。

因此,特定的“环境”力量是“否定地呈现的”,它们预定着个人的心灵自发地排斥某些材料、条件、关系。它们呈现为被拒绝的内容。它们的不在眼前,是一种现 实,一种解释他的实际精神过程、他的言语和行为的意义的实证因素。对谁有意义呢?不仅是对职业哲学家(他们的任务是纠正充斥日常论域的错误),而且也是对 那些犯有这种错误或许没有意识到错误的人。当代语言分析逃避这一任务,用枯竭的被预定的心灵来解释概念。因此,至关紧要的是某些关键概念的未节略和未删改 过的意图,它们未被压抑的理解现实的功能,即非顺从主义的批判的思想。



刚才我们评论了象“心灵”和“意识”这样的一般概念的实在性内容,这些评论能否应用到别的概念上,即那些抽象的然而实质的一般概念上,如美、正义、幸福以 及它们的反义词?看起来,对这些作为思想要点的不可转换的一般概念的坚持,反映着对一个分化的世界的痛苦意识,在这个世界中,“存在的东西”不符合甚至否 定“能存在的东西”。一般和它的殊相之间的这种不可低估的差别,看来根子在关于潜在性和现实性之间(一个被经验的世界的两个向度之间)不可克服的差别的基 本经验中。在一个观念中,一般包含着种种可能性,这些可能性在现实中被实现的同时也被束缚了。

当我谈论一个美丽的姑娘、一种美丽的风景、一幅美丽的图画时,我头脑里肯定有着一些很不相同的事物。这些事物共有的“美”,既不是一个神秘的实体,也不是 一个神秘的语词。恰恰相反,也许最直接最清楚地经验到的东西不过是各种美丽对象的“美”的外观。男朋友和哲学家、艺术家和殡葬承办人可以用很不相同的方式 来“定义”美,但他们都是在定义着同一种特定状态或条件——使这美丽的东西同其它对象形成反差的某种性质或某些性质。以这种模糊性和直接性,美在美的东西 中被体验到,也就是说,它被看到、听到、闻到、触觉到、感觉到、领会到,美几乎是作为一种震惊感而被体验到的,这也许归因于美的反差特点,这一特点打破了 日常经验的圈子,并展现了(短暂一瞬)另一种现实(畏惧也许是这种现实的一个组成因素)。①

这一描述恰恰具有形而上学的特点,实证主义分析想通



①里尔克《第一哀歌》。



过转换来消除这一特点,但转换却消除了要被确定的东西。在美学上关于美有许多或多或少令人满意的“技术”定义,但似乎只有一种定义保留了美的经验内容,因 此它是最不精确①的定义,即美是“幸福的许诺”。这个定义指出了人和万物的条件、人和万物的关系,这些条件和关系在消失之时又短暂出现,在个人身上以多种 不同的形式呈现,而且在消失中又表明了能存在的东西。

反对这些一般概念的模糊、昏暗、形而上学的特点,坚持常识和科学感觉熟悉的具体性和受保护的可靠性,这仍然显示出了某种原始焦虑的东西,这种东西指引了有 文字记载的进化中哲学思想的起源从宗教走向神话,并从神话走向逻辑;防卫和安全仍然是智力投资和国家预算的大项目。未净化的经验似乎比分析哲学更抽象和一 般;它似乎被埋置在形而上学的世界中。

一般概念是经验的首要因素——这些一般概念不是哲学的具体概念,而是人们每天所面对的世界的根本性质。例如,所被经验到的东西是雪或雨、暑热、一条大街、 一个办公室或一个工头、爱或恨。特殊的事物(实体)和事件,只能作为它们与之不可分离的总构造中的偶然事物和部分,而出现在(甚至成为)一组连续不断的关 系中;它们不可能以别的方式出现,而又不丧失它们的身份。只有与不同于普通背景的总背景相对照,它们才是特殊的事物和事件。正是在这一



①司汤达语。



具体基础上,它们开始产生、存在并消失。这一基础是在象色彩、形状、密度、坚硬或柔软、明亮或黑暗、运动或静止这些一般概念中被构造的。在这种意义上说,一般概念似乎标志着世界的“材料”:

  “我们也许可以把世界的‘材料’定义为语词所标示的东西,当这些语词被正确使用时,就呈现为论断的主语或关系的术语。在这种意义上,我应该说世界的材 料是由象白色这样的事物构成的,而不是由具有白色属性的客体构成的。”“在传统上,象白、硬、甜这些性质被当作一般概念,但如果上述理论是有效的,那么它 们①在句法上就更近似于实质。”

“性质”的实质特点指明了实质的一般概念的经验起源,指明了概念起源于直接经验的方式。霍姆勃尔特的语言哲学强调同语词相关联的概念的经验特点,从而他假 定不仅在概念和语词之间,而且在概念和语音之间有一种最初的血缘关系。然而,如果语词作为概念的载体,是语言的现实“因素”,那么它既不传播现成的概念, 也不包含已经固定和“封闭的”概念。语词仅仅暗示一个概念,使自身同一个一般概念相关联。②

但在霍姆勃尔特看来,正是语词和一个实质的一般(概



①伯特兰罗素《我的哲学发展》(纽约,西蒙和舒斯特,1959)第170—171页。

②威尔海姆冯霍姆勃尔特《论人类语言的多样化》第197页。



念)的联系,使得人们不可能想象语言的起源来自客体同语词而发生的意义化,以及它们的进一步结合:

  ”在现实中,语言不是由以前的语词拼凑起来的,而①是相反,语词来自语言整体。”

这里开始评论的这个“整体”,应该避免一切误解,也就是说,不要把它当作一个独立的实体、一个“完形”之类的东西。这个概念表达了潜在性和现实性之间的差 别和张力——这种差别中的同一。它表现在性质(白的、硬的,还有美的、自由的、正义的)和相应概念(白、硬、美、自由、正义)之间的关系上。后者的抽象特 点似乎标示着一些更具体的性质,这些性质是一种具体地被经验到的更一般而且更“卓越”的性质的部分现实化、方面、表现。

由于这种关系,具体的性质似乎既代表着一般概念的实现,也代表着它的否定。雪是白色的,但不是“白”;一个姑娘可以是美丽的,甚至是一美,但不是“美”; 一个国家可以因为它的人民享有某些权利而是自由的(同其它国家相比较而言),但它不是自由的根本化身。另外,概念只有在同它们的对立面的被经验到的对照 中,才是有意义的,如白同不白的对照,美同不美的对照,否定性陈述有时能转换肯定性陈述,如“不白”代表“黑”或“灰”,“不美”代表“丑陋”。这些概括 并不改变抽象概念和它的具体实现之间的关



①同上书,第74—75页。



系:一般概念标志着特殊实体是或不是的东西。转换可以通过重新概括非矛盾命题的意义而排除隐藏的否定,但未被转换的陈述则暗示着一种现实的要求。在抽象名 词(美、自由)中,比在特殊的人、物或条件所具有的性质(“美的”、“自由的”)中,有更多的东西。实质的一般概念意指超越一切特殊经验的性质,但这些性 质既不是作为想象力的虚构物,也不是作为纯逻辑的可能性,而是作为我们的世界由之组成的“材料”而固守在头脑里。任何雪都不是纯白,任何残忍的野兽或人都 不是人们所知道的一切残忍,尽管人们在历史上和想象中具有一种几乎无穷无尽的认识力量。

现在,在一大批概念(我们敢说,这些是哲学上中肯的概念)上,一般和特殊之间的量的关系具有着一种质的意义,抽象的一般似乎标明着在具体的历史的意义上的 各种潜在性。不管对“人”、“自然”、“正义”、“美”或“自由”如何定义,它们都把经验内容综合成一些观念,这些观念超越了它们作为某种应被超越和克服 的东西的特殊实现。因此,美的概念包括一切尚未实现的美,自由的概念包括一切尚未达到的自由。

或者用另一个例子说,“人”这一哲学概念着眼于充分发展起来的人类才能,这些才能是人的独特才能,表现为人们实际生活在其中的状况的可能性。这一概念清楚 地表达了被视为“典型人类”的性质。这一模糊的术语可以阐明这样的哲学定义的模糊性,即,这些定义汇集了那些同其它生物相对照而从属于一切人的性质,同时 要求这些性质是人的最充①分或最高的实现。

因此,这些一般概念是根据事物的潜在性来理解事物的特殊状况的概念工具。它们是历史的和超历史的;它们使构成经验世界的材料概念化;它们着眼于这种材料的 可能性,根据这些可能性的实际限制、压制和否定,使这种材料概念化。不论是经验还是判断,都不是私人的。这些哲学概念是在对历史连续体内的总条件的意识中 形成并发展起来的;它们受到了一个特定社会的个人立场的精心阐释。不管思想的材料在哲学或科学理论中变得多么抽象、一般或纯粹,都是历史的材料。怀特海的 《科学和现代世界》承认并明确陈述了思



①这种强调一般概念的规范特点的解释,可以同希腊哲学中的一般概念观联系起来,即,认为最一般的是最高的、最“卓越的”,因而是真正的实在:“……一般性 不是一个主语,而是一个谓语,正是指称在最高级的优秀表现中蕴含的第一性。这就是说,一般性之所以是一般的,正是因为而且仅仅因为它‘象’第一性,所以, 它不是在逻辑的一般概念或类概念的意义上是一般的,而是在一种规范的意义上,这种规范只是靠普遍的粘合剂而打算把多样化的部分统一成一单个整体。至关重要 的是要相信。这个总体和它的部分的关系不是机械的(整体=它的部分之和),而是内在地目的论的(整体=有别于它的部分之和)。这种内在地目的论的观点把整 体当作机能的而无意图的,这种观点就它同生命现实的关联来说,并不唯一地甚至首要地是一个“有机论”范畴。相反,它扎根在卓越性内在固有的机能上,这种机 能正是在使其‘高贵化’的过程中来统一多样化的,卓越性和统一性是多样化充分实现的根本条件,甚至是多样化本身的条件。”哈罗德A.T.赖歇“因为第一而 一般”,见《亚里士多德神学中的前苏格拉底动机》(马萨诸塞州技术研究所,坎布里奇,1961,人性出版物,第52期)第105页以下。



想的这些“永恒对象”的抽象一般的同时又是历史的特点:①

  “永恒对象……在其本性上是抽象的。我用‘抽象的’意指一个永恒对象本身所是的东西,即它的本质,无需涉及某种特殊经验便可理解的东西。成为抽象的, 就是去超越实际发生的特殊场合。但超越一个实际场合并不意味着同它脱离联系。恰恰相反,我认为每一个永恒对象都同一个这样的场合有它自己的妥当联系,我把 这称作它侵入这个场合的方式。”“因此,一个个永恒对象的形而上学地位,就是对一种现实性来说一种可能性的地位。在其特点上,它对每一实际场合的确定,靠 的是这些可能性对这一场合来说如何被现实化。”

关于现实可能性的经验、设计和预期的因素,以假说这样的体面形式,或以“形而上学”这样的不体面形式,进入了概念的综合中。不论在何种程度上,这些因素都是非现实的,因为它们超越了既定的行为领域,从简洁性和精确性上来看,它们甚至是要不得的。肯定,在哲学分析中,

  “很难指望有真正的进展,把我们的世界扩展到足②以包括所谓可能的实体”,

但这完全取决于如何应用奥康剃刀,也就是说,应切除哪些可能性。一个完全不同的社会生活组织的可能性,同一个戴



①怀特海《科学和现代世界》(纽约,麦克米兰,1926)第288页以下。

②W.V.O.奎因《从逻辑的观点来看》第4页。





绿帽子的人明天出现在门口的可能性,没有丝毫共同之处,但用同一种逻辑来对待它们,则可以诽谤要不得的可能性。奎因批评把可能的实体引进来,他写道,这种

  “人口过剩的世界在许多方面是不可爱的。它触犯了我们欣赏荒凉风景的美感,但这还不是它最坏的东西。①〔这种〕可能事物的贫民窟是混乱因素的培养基。”

当代哲学极少对它的意图和它的功能之间的冲突做出比这更真实的概括。“可爱性”、“美感”和“荒凉风景”的这种语言综合症,唤醒了尼采思想的自由气氛,去 侵犯法律和秩序,而“混乱因素的培养基”则属于调查和情报当局说出的语言。从逻辑的观点看不可爱而混乱地出现的东西,可以包含着一种不同秩序的可爱的因 素,因而可以用来作为建造哲学概念的一部分本质材料。不论是最精细的美感还是最精确的哲学概念,都不阻碍历史。混乱的因素进入了最纯洁的思想中。这些因素 还脱离了社会基础,而且它们从中抽象出来的内容指导着抽象过程。

于是,“历史决定论”的幽灵产生了。如果思想的出发点是继续在抽象过程中起作用的历史条件,那么,是否存在着客观的根据,能把思想设计的各种可能性区别开 来,把各种不同的冲突着的概念超越方式区别开来?而且,对这一问题的讨论不能只涉及不同的哲学设计。就哲学设计是意识形态

①W.V.O.奎因《从逻辑的观点来看》第4页。





的而言,它是历史设计的一部分,即,它从属于社会发展的一个特定阶段和水平,而批判的哲学概念涉及到(不管多么间接!)社会发展的多种可供选择的可能性。

因此,寻求判断不同哲学设计的标准,导致寻求能够判断不同的历史设计和选择目标、判断不同的理解和改造人与自然的实际的或可能方式的标准。我将只提出一些命题,表明哲学概念的内在历史特点远不是排除客观的有效性,而是为哲学概念的客观有效性确定基础。

当哲学家为自己说话和思考时,他是从他的社会的一个特定立场上来说话和思考的,而且他的说话和思考具有被这个社会传播和利用的内容。但他在这样做时,他的 言论和思考进入了一个共同的事实和可能性领域中。通过各种经验的个别力量和层次,通过各种不同的指导思想方式从日常生活事务走向科学和哲学的“设计”,一 个集合主体和一个共同世界的相互作用继续保持着一般概念的客观有效性。它之所以是客观的:

(1)靠的是同进行欣赏和理解的主体相对立的物质(材料)。概念形态是由不能分解成主观性的物质结构(即使这一结构完全是数理逻辑的)决定的。概念如果靠 那些并不属于它的对象的属性和功能来定义对象,那么概念就不可能是有效的(例如,不能把一个人定义成同另一个人同一的,不能把人定义成永远年轻的)。然 而,物质正视历史领域中的主体,客观性是在一种开放的历史地平线上出现的;它是可变化的。

(2)靠的是概念在其中得以发展的特定社会结构。这一结构对各个领域的一切主体都是共同的。这些主体存在于同



样的自然条件、同样的生产制度、同样的开发社会财富的方式、同样的过去遗产、同样的可能性范围之内。阶级、集团、个人之间的一切差别和冲突都是在这一共同框架内展现的。

思想和知觉的对象,因为它们都先于一切“主观的”解释而呈现于个人,所以共同具有某些首要性质,从属于实在性的两个层次:(1)从属于物质的物理(自然) 结构;(2)从属于物质在集体的历史实践(这种实践使物质成为主体的对象)中所获得的形式。客观性的这两个层次或方面(物理的和历史的)是相互联系的,以 致不能彼此相隔离;历史的方面决不可能被彻底排除掉,只剩下“绝对的”物理方面。

例如,我曾力图表明,在技术的现实中,客观世界(包括主体)被经验为工具的世界。技术的背景预先决定着对象呈现的形式。对象在科学家面前先验地表现为在一 个有效的数理逻辑体系中易于组合的自由价值因素或关系复合体;而且对象在常识面前表现为劳动或闲暇、生产或消费的材料。因此,对象-世界是一个特定历史设 计的世界,而且在这种把物质组织起来的历史设计之外是决不可达到的,对物质的组织同时既是理论事业,也是实践事业。

我之所以一再使用“设计”一词,是因为在我看来这个词最清楚地强调了历史实践的特点。它来自在许多理解、组织和改造现实的方式中对一种方式的决定性选择和把握。这一最初选择确定了在这种方式上展开的可能性范围,并排除了和这种方式不相容的可以替代的可能性。

现在我要为不同历史设计的真理价值提出一些标准。这些标准应涉及到一个历史设计实现既定可能性(不是形式的可能性,而是那些牵涉到人类存在方式的可能性) 的方式。这种实现实际上是在各种历史状况中进行的。每一既定的社会都是这样的实现;而且,它总要预断可能的设计的合理性,把这些设计保持在它的框架内。同 时,每一既定的社会都面临着一种性质上不同的历史实践的现实性或可能性,这种实践可以摧毁现存的制度框架。既定的社会已经证明了它作为历史设计的真理价 值。它已成功地组织了人与人、人与自然的斗争;它(或多或少充分地)再生并保护了人类生存(总存在着一些例外,如那些被叫做被遗弃者、外来敌人和这种制度 的其他牺牲品的人)。但作为对这一充分实现的设计的反对,出现了其它设计,其中一些会全盘改变既定设计。这尤其是指这样一种超越性设计,即客观历史真理的 标准最好能被概括为它的合理性的标准:

(1)超越性设计应符合在已达到的物质文化和精神文化水平上展现的现实可能性。

(2)超越性设计为了证明既定总体是假的,必须在以下三重意义上证明自身有更高的合理性.

(a)它提出一种保存并改进文明的生产成就的前景;

(b)它在其根本结构、基本倾向和关系上来确定既定总体;

(c)它的实现将在一种制度的框架内为生存安定提供更大的机会,而这种制度又为人类需求和才能的自由发展提供更大的机会。

显而易见,特别是在这后一陈述中,这种合理性概念包含着一种价值判断。我再重复一下我前面说过的话:我相信,理性的概念起源于这种价值判断,真理的概念不能脱离理性的价值。

“安定”,“人类需求和才能的自由发展”,这些概念可以根据可利用的精神和物质资源及才能以及它们为减少生存斗争时系统的使用,从而在经验上得以确定。这就是历史合理性的客观基础。

如果历史连续体为确定不同的历史设计的真理性提供了客观基础,那么它是否还决定着这些设计的后果及它们的界限呢?历史的真理性是可以比较的;可能之物的合 理性取决于实际之物的合理性,超越性设计的真理性取决于实现过程中设计的真理性。亚里士多德的科学是在它的成就的基础上被证明虚假的;如果资本主义被共产 主义证明是虚假的,那么根由就在它自身的成就之中。连续性是通过决裂而保留下来的。如果量的发展触及到了一个既定体系的根本结构,那么它就成了质的变化; 如果在体系的内在发展过程中,体系的潜在性在速度上超过了它的制度,那么现存的合理性就成了不合理的。这种内在的反驳依赖于现实的历史特点,而且这一历史 特点给了理解这个现实的概念以批判的意图。这些概念认识到并预见到既定现实中的不合理之处,它们设计着历史的否定。

这种否定是一种“决定性的”否定吗?也就是说,一种历史设计一旦成为一个总体,它的内在连续性是否必然被这一总体的结构所预定?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设 计”一词就是靠不住的。凡作为历史可能性的东西,或迟或早会是现实的;把自由定义为被理解的必然性,这会具有一种它并不具有的压抑性涵义。所有这一切也许 无关紧要。紧要的是这种历史决定性会(尽管有各种精致的伦理学和心理学)为文明继续在犯的反人道罪行开脱责任,因而促使这种罪行继续存在下去。

我提出“决定性的选择”一词,以便强调自由侵入历史必然性之中!这个词不过是精练了这样一个命题:人们创造着自己的历史,却是在既定条件下创造的。被决定的是:

(1)在一个历史体系内作为潜在性和现实性的冲突表现而发展起来的特定矛盾;(2)这个体系可利用的物质和精神资源;(3)理论自由和实践自由同这个体系相容的程度。这些条件敞开了发展和利用现有资源的可供替代的可能性,“谋生”和组织人与自然的斗争的可供替代的可能性。

因此,在既定状况的框架内,工业化可以以不同的方式,在集体或私人的控制下,甚至只在私人的控制下,按不同的进步方向并以不同的目的来进行。选择首先(只 是首先!)是那些已经控制了生产过程的集团的特权。他们的控制为整体设计了生活方式,继之而来的奴役的必然性是他们的自由的结果。能否消除这种必然性,取 决于引入新的自由,这种自由只能是那些把既定必然性理解成不可忍受的痛苦,理解成非必然性的人们的自由。

这一辩证过程,作为历史的过程,牵涉到意识,即识别并把握解放的潜在性。因此,它牵涉到自由。就意识是由现存社会的迫切需要和利益来决定的而言,它是“不 自由的”;就现存社会是不合理的而言,对那种只在反对现存社会的斗争中存在的更高的历史合理性来说,意识成了自由的。否定性思想的真理性和自由在这个斗争 中获得了它们的基础和理由。因此,在马克思看来,无产阶级是唯一作为革命力量的历史解放力量;如果无产阶级已经意识到自身,意识到构成这个社会的条件和过 程,便会发生对资本主义的决定性否定。

这种意识既是否定性实践的一个因素,也是它的一个前提。这种“如果”对历史进步是根本的,它是一种自由(和机会)的因素,这种因素展现了征服既定事实的必然性的可能性。离开了它,历史就会重新陷入未征服的自然之黑暗中。

我们前面遇到过自由和解放的“恶性循环”;在这里它再现为决定性否定的辩证法。对现存条件的(思想和行动的)超越,以这些条件内部的超越为前提。这种否定 性自由,即摆脱既定事实的压抑性的意识形态权力的自由,是历史辩证法的先验性;它是在历史决定中并违背历史决定的选择和决策的因素。任何既定的替代品,本 身都不是决定性的否定,除非它被自觉地把握,以便打破不可容忍的条件的权力,获得靠占主导地位的条件而成为可能的更合理、更合逻辑的条件。

无论如何,在思想和行动的运动中产生的合理性和逻辑,都是应被超越的既定条件的东西。否定是在经验的基础上进行的;它是在一个处在现行的设计之内并超越这个设计的历史设计,它的真理性是在经验的基础上被决定的机会。

然而,一个历史设计的真理性,不是因为成功而事后生效的,也就是说,不是因它被社会所接受并实现,它就是有效的。伽利略的科学在它受到谴责时,就是真实 的;马克思的理论在《共产党宣言》时期就已是真实的;法西斯主义即使在它国际范围内的上升时期,仍是虚假的(“真实的”和“虚假的”总是在上面确定的历史 合理性的意义上而言的)。现时期,一切历史的设计都趋于围绕着两个冲突着的总体(资本主义和共产主义)而两极分化,结果似乎取决于两类对抗性因素:(1) 更大的破坏力量;(2)更大的无破坏性的生产力。换言之,更高的历史真理性属于那种提供更大的安定机会的体系。



    第九章



 自由的灾难



实证思维及其新实证主义哲学,敌视合理性的历史内容。这种内容决不是那种能或不能被包括在分析之中的外来因素或意义。它作为组成因素而进入概念思维中,并 决定着它的概念的有效性。由于现存社会是不合理的,所以依据历史合理性而进行的分析便把否定性因素(批判、矛盾和超越)引入概念中。

这种否定性因素不能和实证性因素相同化。它在整体上、意图和效力上改变了概念。因此,在对作为凌驾于个人之上的“独立”力量的资本主义经济或非资本主义经 济的分析中,只要否定性特点(生产过剩、失业、不稳定、浪费、压制)只表现为或多或少不可避免的副产品,表现为增长和进步事情的“另一面”,这些否定性特 点就没有被理解。

诚然,极权主义的管理可以促进有效的开发资源;核军备可以通过巨大的购买力而提供成百万个职业;艰难和溃疡可以是获得财富和责任的副产品;领导人致命的差 错和罪行可以只是生活方式问题。人们自愿赞同经济和政治的疯狂性,并且相信它。但是,这种对“阴暗面”的认识是稳固事态、统一对立面、抵制质变的一部分, 因为它从属于一种彻底无望或完全预定的生活方式,这种生活方式把自己的家园建立在一个把不合理的东西当作理性的世界上实证思维的宽容是一种被迫的宽容,但 不是被恐怖主义的力量所迫,而是被技术社会压倒一切的无形的权力和效率所迫。这样一来,它就渗透进了一般意识之中,包括批评家的意识。否定的东西被实证的 东西所同化,这在日常经验中是有效果的,这种日常经验模糊了合理的现象和不合理的实在之间的区别。下面是关于这种和谐的几个平庸例子:

  (1)我开着一辆新汽车。我体验到它的漂亮、明亮、功力和便利性。但后来我意识到,在相对不长的时间内,这车将坏掉,需要修理,它的漂亮外观是廉价 的,它的功力是不必要的,它的设计尺寸是愚蠢的,而且我也找不到一个停车场。我开始考虑,我的汽车是三大汽车公司之一的产品。这些公司决定着我的汽车的出 现,使它既美观又廉价,既有大功力又有防震性,既起作用又很快被废弃。在某种意义上,我感到自己受骗了。我相信这辆汽车不是它能是的样子,造更好的汽车可 能只需要更少的钱。但我又想到,别的家伙也得生活,工资和税收太高,赚点钱是必要的,我们现在有车总比以前没车要好得多。于是,现象和实在之间的紧张状态 消失了,二者合并进一种有点令人愉快的感情中。

(2)我在乡间散步。万物皆是其本来面目,自然处在最佳状态。小鸟、太阳、柔软的青草、山上的树木尽收眼底,周围空旷无人,没有收音机的声音,闻不到汽油 味。我走着走着,小道转了弯,来到了公路上。我又回到了广告牌、加油站、汽车游客旅馆和客栈中间。此时我醒悟过来,我刚才是在一个国家公园里,现在这已不 是现实。它是一种“保留地”,是象稀有货币一样被保留起来的东西。如果不是有了政府,广告牌、红肠面包摊和汽车游客旅馆早就侵占了这块自然保护区。于是, 我感激政府,我们有这块自然保护区总比没有强……。

(3)晚间高峰期的地铁里。我看到人们个个都四肢疲惫无力,一脸怒容,仿佛有一触即发之势。但也不过如此。他们读着书,或者说沉浸在报纸杂志和通俗读物 中。然而,两小时过后,这些人除去身上的汗臭味,洗得干干净净,换上新衣服,还是愉快的和温和的,并发出真正的笑声,忘记(或者记住)了一天的辛苦。他们 大多数人将在家里享受庄重的团聚幸福或孤独感。

这些例子可以解释实证性东西和否定性东西的幸福联姻,即粘附在经验材料上的客观模糊性。它之所以是客观模糊性。乃因为我的感觉和反映上的变化符合经验事实 实际上相互联系的方式。但这种相互联系,一旦被理解,便驱散了和谐的意识及其虚假的现实主义。批判的思想力图确定现存合理性(它开始日渐明显起来)的不合 理特点,并确定那些使得这种合理性自身发生变化的趋势。这种变化之所以是合理性“自身”的变化,乃是因为这种合理性作为历史的总体,发展起一些力量和能 力,这些力量和能力本身已成为超越现存总体的设计。它们是先进技术合理性的可能性,所以,它们牵涉到整个社会。技术的转变同时也是政治的转变,但政治的变 化只有当它能改变技术进步的方向,即发展一种新技术时,才会变成社会的质变。因为现存技术已经成为破坏性政治的一个工具。

如果为了平息生存斗争而有计划地利用技术的话,那么这种质变就会是向更高的文明阶段的转变。为了指明这一陈述的干扰性含义,我提出,技术进步的这种新方向 会使既定方向发生灾难,不仅盛行的(科学的和技术的)合理性会有量的进化,而且它还会发生灾难性的改造,会出现一种新的理论理性和实践理性的观念。

这种新的理性观念表现在怀特海的命题中:“理性的功能是促进生活的艺术。”①根据这一目的,理性是“对环境的进攻方向”,它出自“三重迫切要求:(1)生 活,(2)生活好,(3)生活更好。”②怀特海的命题似乎既描述了理性的实际发展,也描述了它的挫折。或者说,这些命题似乎提出,仍应去发现、认识



①A.N.怀特海《理性的功能》(波士顿,灯塔出版社,1959)第5页。

②同上书,第8页。



和实现理性,因为迄今为止理性的历史功能还是压制甚至摧毁生活、生活好、生活更好的渴望,或者拖延实现这种渴望,要求为实现这种渴望而付出高昂的代价。

在怀特海关于理性功能的定义中,“艺术”一词内含着决定性的否定因素。理性,在其对社会的应用上,迄今为止一直同艺术相对立,而艺术则被特定为不合理的, 即不屈服于科学的、技术的和操作的理性。统治的合理性已经把科学的理性同艺术的理性割裂开来,或者说,它已证明艺术的理性是虚假的,把它并入统治的领域 中。这是一种十足的割裂,因为从一开始科学就包含了美学的理性、想象力的自由表现甚至蠢动、改造的幻想;科学曾沉溺于对可能性的合理化之中。然而,这种自 由表现曾造成了它诞生于其中并从中抽象出来的普遍不自由;科学玩弄的可能性过去也是解放的可能性,即更高真理的可能性。

科学、艺术和哲学之间有起源上的联系(在统治和匮乏的领域里)。它是对现实的东西和可能的东西、外表的真理性和真正的真理性之间差异的意识,努力理解并把 握这种差异。表现这种差异的一个首要形式,是神与人、有限性与无限性、变化与永恒之间的区别。现实的东西和可能的东西之间的这种神话般的相互联系,在科学 思想中幸存下来,并继续被导向一种更合理和更真实的现实。在和柏拉图形而上学的理念同样的意义上,数学过去被认为是现实的和“好的”。那么,为什么后者发 展为科学,而前者仍然是形而上学呢?

最明显的回答是,在很大程度上,科学的抽象在对自然的实际征服和改造中提出并证明了自己的真理性,而哲学的抽象却没有这样,而且也不可能这样。因为对自然 的征服和改造是在一种生活的法则和秩序内进行的,而哲学超越了这种法则和秩序,使它服从于具有一种不同的法则和秩序的“健康生活”。这另一种秩序以充分摆 脱艰难、无知和贫困的自由为前提,因而在哲学思想的起源和发展上,始终是不现实的,而科学思想可继续应用于一种日益强大的普遍的现实。

最终的哲学概念依然是形而上学的;它们没有而且也不可能依据现存言论和行动领域被证实。

如果是这么回事,那么形而上学的问题,特别是形而上学命题的意义和真理性问题,就是一种历史的问题。也就是说,是历史的条件,而不是纯认识论的条件,决定 着这些命题的真理性、认识价值。象所有断言自身真理性的命题一样,形而上学的命题应是可证实的;它们应该停留在可能的经验领域内。这一领域同现存领域决不 是共存的,而是尽力延伸,直到通过改造现存领域,用现存领域提供或禁止的手段创造出一个世界。在这种意义上,可证实的范围是在历史过程中增长的。因此,关 于健康生活、健全社会、永久和平的思辨,获得了一种不断增长的现实主义内容;在技术的基础上,形而上学的趋于成为物理的。

再者,如果形而上学命题的真理性是由它们的历史内容决定的,即由它们确定历史可能性的程度决定的,那么,形而上学和科学之间的关系在严格的意义上来说就是 历史的。至少,在我们自己的文化中,圣西门的三阶段法则的一部分仍是有根据的,因为它规定形而上学的阶段先于文明的科学阶段。但这一顺序是最终的顺序吗? 或者说,对世界的科学改造是否包含着它自己的形而上学超越?

在工业文明的发达阶段,科学合理性转化为政治权力,表现为历史选择发展中的决定因素。于是产生了这样一个问题:这种权力是否走向它自身的否定,即趋于推进 “生活的艺术”?在现存社会内,科学合理性的继续应用,会随着一切社会必要的但对个人是压抑的劳动(“社会必要的”在这里包括一切能被机器更有效地执行的 操作,即使这些操作产生的是奢侈和浪费,而不是必需品)的机械化,而达到一个终点。但这一阶段也将是科学合理性在其现存结构和方向上的终结和界限。进一步 的进步将意味着破坏,量转化为质。它将展现一个本质上新的人类现实的可能性,即在实现了根本需要的基础上生活在自由时间里。在这些条件下,科学的设计将自 由地趋于超功利的目的,将自由地趋于超越统治的必要性和奢侈性的“生活艺术”。换言之,技术现实的完善将不仅是超越技术现实的先决条件,而且也是其基本原 理。

这将意味着把科学和形而上学之间的传统关系颠倒过来。那些根据非精确的或行为的科学术语来确定现实的观念,将作为对世界的科学改造之结果,而失去它们形而 上学的或情感的特点;科学的概念将设计并确定自由安定生存的可能的现实性。对这些概念的精心阐释将不仅仅意味着现行的科学继续进化,而且还将牵涉到迄今为 止曾造成不自由的生活的整个科学合理性有所变化,将意味着出现一种新的科学观念、理性观念。

如果技术设计的完成要求同现有的技术合理性决裂,那么这种决裂反过来又取决于技术基础本身的继续存在。因为正是这一基础使得满足需求和减轻艰难困苦成为可能,它仍然是人类一切自由形式的基础。质的变革在于重建这一基础,即着眼于不同的目的来发现它。

我已经强调过,这并不意味着复活那些作为对人和自然的科学技术改造之补充的精神“价值”或别的“价值”。恰恰相反,科学和技术的历史成就已经使得价值向技 术任务的转化(价值的物质化)成为可能。结果,至关紧要的是用技术的术语把价值重新定义为技术过程中的因素。这些新的目的,作为技术的目的,将在设计中, 在机械化的构造中,而不只是在机械的使用中,发挥作用。而且,这些新的目的甚至表现在构造科学假说上,纯科学理论上。科学从第二性质的定量化出发,将进而 使价值定量化。

例如,为满足一个社会的一切成员的根本需要而用的最少限度的劳动和达到的满足程度,就是可计算的——假若是为这一目的而使用可利用的资源,而又不受其它利 益限制,不妨碍为这个社会的发展所必需的资本积累的话。或者说,可达到的摆脱匮乏的范围是可以定量的。或者说,在同样的条件下照顾老弱病残者的程度是可以 计算的,即可能减轻焦虑,可能摆脱畏惧的程度是可以定量的。

阻挡这种物质化的障碍,是可确定的政治障碍。工业文明已达到了这样的程度,在一个人对人的生活的向往问题上,脱离终极原因的科学抽象,即使用科学本身的话 来说也是过时的。科学本身已能够使终极原因成为科学的正当领地。社会“通过技术领域的兴盛和扩大,应该把原来被错误地视为伦理学的、有时视为宗教的终极性 问题,当作技术的问题。技术的不完善造成了对终极性问题的崇拜,并①使人隶属于他视为绝对者的目的。”

在这种意义上,“中立的”科学方法和技术成了一个历史阶段的科学和技术,这个历史阶段正在被它自身的成就所超越,即已经达到了它自身的决定性的否定。形式 上的形而上学自由观念,不是同科学和科学方法相分离,听任主观的偏爱和不合理的先验法令,而是成为科学的正当对象。但这一发展使科学面临着要被政治化的不 愉快的任务,即承认科学的意识是政治的意识,科学的事业是政治的事业。因为把价值转化为需求,把终极原因转化成技术可能性,这是征服那些压迫性的未被控制 的社会力量和自然力量的一个新阶段。它是一种解放行动:

  “人把自身从对每一事物的终极性的隶属状态中解放出来,学会创造终极性,组织一个他对之进行判断和评价的‘终极化的’整体。人通过自觉地组织终极性来②克服奴役。”

①吉尔伯特西蒙顿《技术对象的存在方式》(巴黎,奥毕尔,1958)第151页(我加的着重号)。

②同上书,第103页。



然而,当科学和技术在方法上自我组成政治事业时,它们将超越它们过去所处的阶段。由于它们的中立性,它们去屈服于政治并违背了它们作为政治工具的内在职 能。现在,对终极原因的技术新定义和技术控制,是摆脱一切妨碍人类需求的满足和人类才能的进化的特殊利益,去建造、发展和利用物质和精神资源。换言之,它 是那种作为人的合理事业,是人类的合理事业。因此,技术可以历史地纠正不成熟地把理性和自由相等同的作法,因为根据这种等同,人可以在压迫的基础上在自行 循环的生产力进步中成为自由的或保持着自由。如果技术是在这种基础上发展起来的话,那么技术进步本身决不可能导致这种纠正。这种纠正要求进行政治上的倒 转。

工业社会拥有把形而上学的东西改造成物理的东西、把内在的东西改造成外在的东西、把心灵的冒险改造为技术的冒险的工具。“灵魂工程师”、“头脑收缩者”、 “科学的管理”、“消费的科学”这些可怕的术语(和现实)集中体现了(以不幸的形式)日益把不合理的东西、“精神的”东西合理化,否定了唯心主义的文化。 但技术合理性的完善,在把意识形态转化为现实时,也将超越唯物主义同这种文化的对立。因为把价值转化为需求是一个双重过程:(1)物质的满足(自由的物质 化),(2)在满足的基础上自由发展需求(非压抑的升华)。在这一过程中,物质的才能和需求同精神的才能和需求之间的关系起了一个根本的变化。思想和想象 力的自由发挥,在实现人和自然的安定生存中具有着一种合理的指导性功能。于是,正义、自由和人道的观念在它们能具有真理性和道德心的唯一基础上,获得了它 们的真理性和道德心,即满足人的物质需求,合理地组织必然性王国。

“安定的生存”,这个词非常贫乏地表达了一种意图,即按一种指导观念来概括技术被禁忌和被嘲笑的目的,科学事业背后被压抑的终极原因。如果这一终极原因能够物质化并成为有效的,那么技术的逻各斯就会打开人与人、人与自然之间的一个在性质上不同的关系领域。

但在这一点上,应该提出一个有力的告诫,要警惕一切技术拜物教。这种拜物教近来主要表现在当代工业社会的马克思主义批评家中间,他们提出了关于技术者在未 来至高无上的观念,关于“技术的爱欲”的观念,等等。承认这些观念中的真理性硬核,就必须断然斥责它们表现出的神秘化。技术,作为工具领域,既可以增强人 的力量,也可以加剧人的软弱性。现阶段,人也许比以前更无力支配他的设备。

消除这种神秘化,不能靠把技术的无限权力从特殊集团手中转交给新的国家和中央计划手中来实现。技术仍然依赖于其它非技术的目的。摆脱了剥削特点的技术合理性,越是决定着社会生产,它就越是依赖于政治指导,依赖于集体努力达到安定的生存,自由的个人可以为自己确定目标。

“生存的安定”并不意味着权力的积累,而是相反。和平与权力、自由与权力、爱欲与权力也许是正相反对的东西!现在我要力图表明,为了安定而重建社会的物质 基础,要求在性质上和数量上都减弱权力,以便为在自主的刺激下发展生产力创造空间和时间。这种关于权力的倒转的观念,是辩证理论的一个主旨。

只要安定的目标决定着技术的逻各斯,那么它也改变了技术与其首要对象,即自然的关系。安定以支配自然为前提,自然现在是而且仍将是同发展着的主体相对立的 客体。但是,有两种支配方式:压制的支配和自由的支配。后者要求减少不幸、暴力和残酷性。不论在自然中还是在历史中,生存斗争是匮乏、苦难和不足的标志。 匮乏、苦难和不足是盲目物质的性质,是生命在其中消极地忍受生活的直接性王国。这一王国在对自然的历史改造过程中逐渐被缓解,它成了人类世界的一部分,就 此而言,自然的性质是历史的性质。在文明的进程中,随着盲目力量的斗争被自由地理解和支配,自然不再是纯粹的自然。①

历史是对自然的否定。理性的力量克服并再创造了纯粹自然的东西。自然在历史中苏醒,这一形而上学观念暗示了理性未被征服的界限。它要求这些界限是历史的界 限——一个尚待完成,或者说尚待从事的任务。如果自然本身是科学合理的、合法的对象,那么它就不仅是权力理性的合法对象,也是自由理性的合法对象,不仅是 统治的对象,也是解放的对象。随着作为理性动物的人的出现(人能根据心灵的才能和物质的能力来改造自然),亚理性的纯自然的东西具有了否定的地位。它成了 被理性来理解和组织的王国。

①黑格尔的自由概念完全以意识为前提(用黑格尔的术语来说,是自我意识)。结果,自然的“实现”不是而且也不可能是自然自身的作用。但是,只要自然本身是 否定的(即,在自身存在上是匮乏的),那么,随着克服这一否定性,人对自然的历史改造便是自然的解放。或者用黑格尔的话来说,自然在本质上是非自然的,即 “绝对精神”。



如果说理性成功地使物质从属于合理的标准和目的,那么,一切亚理性的存在都表现为匮乏和贫困,历史的任务就是减轻它们。苦难、暴力和破坏既是人类现实的范 畴,也是自然现实的范畴,是一个无望而无情的领域的范畴。自然的亚理性生命注定永远保持这个领域,这一可怕的观念既不是一个哲学的观念,也不是一个科学的 观念;它是由一个不同的权威提出来的:

  “当禁止虐待动物学会请求教皇给予支持时,教皇拒绝了,其理由是人类对低级动物不负有任何义务,虐①待动物没有罪。这是因为动物没有灵魂。”

唯物主义,未被这种意识形态的滥用灵魂所腐蚀,具有一种更普遍而且更现实的奴役观。它承认地狱的现实只存在于这个地球上的一个确定地点,并断定就个地狱是人(和自然)创造的。这个地狱的一部分就是虐待动物——一个其合理性仍然不合理的社会的作用。

一切喜悦和幸福都来自超越自然的能力,而且在这种超越中,对自然的支配服从于生存的自由和安定。一切平静、一切快乐,都是自觉中介的结果,自主和矛盾的结 果。对自然的东西的炫耀,是那种在反自由的斗争中保护非自然的社会的意识形态的一部分。诽谤控制出生率就是一个惊人的例子。在世界的某些落后地区,黑人种 族劣于白人,狗在其次,事情必须如此,这也是“自然的”。大鱼吃小鱼,也是自然的,



①引自伯特兰罗素《非通俗论文集》(纽约;西蒙和舒斯特,1950)第76页。



尽管对小鱼来说是不自然的。文明凭借理性的认识和改造力量,产生了使自然摆脱自身的残酷性、匮乏性和盲目性的手段。理性只有作为后技术的合理性,才能实现这个职能,在后技术的合理性中技术是安定的工具、“生活艺术”的器官。于是理性的功能便和艺术的功能结合在一起。

古希腊关于艺术和技术之间的密切关系的观念,可以作为初步性的阐释。艺术家拥有一些作为终极原因来指导建立某些事物的理念,正如工程师拥有一些作为终极原 因来指导建造一架机器的观念一样。例如,关于人类住所的观念决定着建筑师去建造房屋;大规模核爆炸的观念决定着建造用于该目的的设备。对艺术和技术之间的 本质联系的强调,指明了艺术的特定合理性。

象技术一样,艺术也通过反对现存领域并在现存领域之内,创造另一种思想和实践领域。但同技术的领域相对比,艺术的领域是一个幻想、外观的领域。然而,这种 外观类似于那种作为对现存东西的威胁和许诺的实在性。艺术的领域,在各种伪装和沉默的形式上,是靠一种无所畏惧的生活形象来组织的。艺术之所以要伪装和沉 默,是因为艺术没有实现这种生活的力量,没有充分表达这种生活的力量。但是,艺术的无力的幻想的真理性(今天艺术已成为被管理社会的一个无所不在的组成部 分,显得更无力、更富于幻想)证明了它的形象的有效性。社会越是明显地不合理,艺术领域的合理性也就越大。

技术的文明确立了艺术和技术之间的特定关系。前面我曾提到关于三阶段规律的倒置和在对世界的科学技术改造基础上形而上学“重新生效”的观点。这个观点现在 可以扩展到科学技术和艺术的关系上。所以,可以设想艺术的合理性,它“设计”生存,确定尚未实现的可能性的能力,是靠对世界的技术改造而生效的,并在这种 改造中而起作用的。艺术将不是现存设备的女仆,美化它的事务和不幸,而是将成为摧毁这种事务和这种不幸的技术。

艺术的技术合理性似乎以一种美学上的“还原”为特征:

  “艺术能够还原外在现象为保留自身而需要的设备,①还原到外在的可以成为精神和自由的表现的限度。”

在黑格尔看来,艺术把一个对象(或诸对象的总体)在其中存在的直接偶然性还原到对象采取自由的形式和性质的状态。这种改造是还原,因为偶然的状态碰到了一 些外在的要求,这些要求阻挡了它的自由实现。只要这些要求不仅是自然的,而且也服从自由的合理的变化和发展,那么它们就构成一种“设备”。因此,艺术的改 造强制着自然的对象,但这被强制的东西本身又是压制性的;因此,美学的改造是解放。

如果美学的还原成功地把统治和解放联系起来,使统治走向解放,那么它就表现在对自然的技术改造上。在这种情形中,对自然的征服减少了自然的盲目性、凶残性和多发性



①黑格尔《美学教程》,见《全集》,H.克劳格纳编(斯图亚特,弗洛姆曼,1929)第12卷,第217页以下。另见奥斯马斯顿译本,黑格尔《美术哲学》(伦敦,贝尔父子公司,1920)第1卷,第214页。



——这也意味着减少了人对自然的凶残性。耕作土地在性质上不同于破坏土壤,获取自然资源在性质上不同于浪费性地开发资源,清理森林在性质上不同于大规模砍 伐森林。贫困,疾病和癌症的增长既是人类的弊病,也是自然的弊病,减少和清除它们就是生命的解放。文明已在它的花园、公园和保护区取得了这“另一种”解放 性的改造。但在这些小小的被保护的地方之外,文明按它对待人的作法来对待自然,即当作破坏性生产力的一种工具。

在安定的技术中,只要着眼于才能的自由发挥来建造生产性机器,便会采纳美学的范畴。但如果依靠所谓的“技术爱欲”及类似的误解,“劳动便不能发挥作 用……。”马克思的观点严格地排除一切对“废除劳动”的浪漫解释。这种至福一千年的观念在先进工业文明中,就象它在中世纪一样,是意识形态的,甚至更甚。 因为人与自然的斗争日渐表现为人与自己的社会的斗争,社会对个人的权力比以前更“合理”,因而也更必要。然而,在必然王国继续存在的同时,它的组织却着眼 于一些在性质上不同的目的,这将不仅改变社会必要生产的方式,而且也改变这种生产的范围。这种变化进而又影响人类生产者及其需求:

  “自由时间自然要把占有它的人变为另一主体,于是他作为这另一主体又加入直接生产过程。”①



①马克思《政治经济学批判大纲》,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文版)第46卷下,第225—226页。



我曾再三强调人类需求的历史特点。一个自由的合理的社会中的生活必需品,超出了动物的水平,甚至不同于在一个不合理和不自由的社会里并为这个社会而生产的东西。而且,正是“还原”的概念可以解释这种差别。

当代,对匮乏的征服仍然只限于发达工业社会很少的地区。它们的繁荣掩盖着在它们的边界之内和之外的地狱;这种繁荣还扩大了一种压抑性生产力和“虚假的需 求”。它之所以是压抑性的,正是因为它促使满足了这样一些需求,这些需求要求继续进行追求人的地位和有计划的废弃的竞争,要求享受不动脑筋的自由,要求用 破坏手段和为破坏手段而工作。这种生产力带来了明显的舒适感,甚至给有利可图的统治制度以支持,从而促进了它向世界不发达地区的输出,而在这些地区引入这 种制度仍然意味着技术和人类事务上的极大进步。

然而,技术措施和政治操纵措施、有益的生产力和统治之间的密切关系,使征服匮乏成了遏制解放的武器。在很大程度上,它是那些实现这种遏制的过于发达国家的商品、服务、工作和再创造的根本性质。结果,质的变化似乎以高级生活标准上的量的变化为前提,即,减弱过于发达。

如果目的是实现安定,那么发达工业地区所达到的生活标准不是合适的发展模式。鉴于这种标准给人和自然造成的境遇,我们不禁还要发问,是否值得为维护这种标 准做出牺牲和殉葬。由于“富裕社会”已成为一个永久动员反对毁灭性冒险的社会,由于这个社会的商品销售伴随有低能化、永久性的艰难和不断加剧的挫折,所以 这个问题已不再是不负责任的问题。

在这种情况下,从这个富裕社会中解放出来,并不意味着返回到健康和健全的贫困、道德的净化以及质朴状态。恰恰相反,消灭唯利是图的浪费现象,将增加可供分 配的财富,永久动员的目的将会使社会需求不再否定个人自身的满足——这种否定现在在对舒适、武力和规则的崇拜中找到了自己的补充物。

今天,在繁荣的战时国家和福利国家里,人类的安定生存的品质似乎是自私的和不爱国的。这些品质包括,拒斥一切强硬、集权和残忍,不服从多数人的暴政,宁愿 畏惧和软弱(对这个社会最合理的反应!),作恶者所厌恶的敏感的理智,坚持无力的被嘲笑的抗议和拒绝行动。人性的这些表现也将被必要的妥协所损害,这些妥 协要求自我掩饰,能欺骗欺骗者,不管欺骗者怎样做我都一心生活和思索。在极权主义社会里,人类的态度趋于成为逃避主义的态度,遵循塞缪尔贝克特的建议: “不要等到被追猎时才藏起来……。”

今天,甚至个人不愿为社会所要求的活动和态度贡献精神和物质力量的作法,也只是对一些人才可能;它只是在实现安定之前为精力重新确定方向的一个无关紧要的 方面。超出了个人的王国,自我决定应以可自由利用的精力为前提,这种精力并不耗费在强加的物质和精神劳动中。这种精力之所以是自由的,还在于它不能被纳入 使个人满足的商品和服务的操纵中,因为这种操纵使个人达不到自身的存在,把握不了被他的满足所排斥的可能性。在一个准备拥护和反对核破坏的社会里,舒适、 商业和职业安全可以作为奴役性满足的普遍例子。把精力从维持破坏性繁荣所要求的操作中解放出来,意味着降低奴役性的生活高标准,以便使个人能发展那种使安 定的生存成为可能的合理性。

一种新的生活标准,适合于生存的安定,是以未来人口的减少为前提的。可以理解,甚至有理由认为,工业文明把战争中屠杀成百万人、没有得到充分关心和保护的 人的日常牺牲视为合法的,但也表现出它道德和宗教上的顾虑,即,在一个为了国家利益而有计划地消灭生命和为私人利益而无计划地剥夺生命的社会里,这是不是 一个避免产生更多的生命的问题。这些道德顾虑之所以是可以理解的和有理由的,乃是因为这种社会需要不断增加消费者和支持者的数目;应该管理不断再生的过剩 能力。

然而,唯利是图的大生产的要求同人类的要求并不必然是同一的。问题不仅仅是(甚至不主要是)为不断增长的人口提供充分的食物和关心的问题——这首先是一个 数目的问题、纯粹量的问题。斯蒂芬乔治半个世纪以前提出的控诉包含着比诗人的放肆更多的东西,他说:“你们的数目已经是罪恶!”

这种罪恶是一个社会的罪恶,在这个社会里,不断增长的人口加剧了在表面上可能有所缓和的生存斗争。那种追求更大的“生活空间”的冲动,不仅在国际侵略中起 作用,而且也在民族内部起作用。在这里,扩张以各种配合、群体生活和娱乐的形式,已经侵犯了私人的内部空间,并实际上排除了个人能单独思索、怀疑并有所发 现的孤独状态的可能性。这种私人活动(这是在满足了基本需要的基础上,能使思想自由和独立具有意义的唯一条件)早已成为最昂贵的商品,只有很富的人才能得 到(但他并不使用它)。也正是在这一方面,“文化”显出它的封建起源和局限性。只有废除大众民主,即只有当社会成功地恢复私人的特权,把这些特权给予每个 人并为每个人保护这些特权时,文化才能成为民主的。

否定自由,甚至否定自由的可能性,是同在自由权强化压制的地方承认自由权相一致的。就允许人民在任何仍然平静和沉默的地方打破平静而言,丑陋或丑化事物、 亲昵性的表示、冒犯健全形式,才是可怕的。它之所以可怕,乃因为它表达出一种合法的和有组织的势力,反对别人的权利,甚至不容许在一个很小的被保留的生存 领域里的自主。在过于发达的国家里,很大一部分人民成了一批巨大的被俘虏的听众,不仅被极权主义政权所俘虏,而且被公民的自由权所俘虏。这些自由权的娱乐 的和严肃的媒介迫使别人带有它们的声音、见解和口味的特征。

一个甚至连个人在自己家里的私下活动都不能保护的社会,怎能毫无愧色地断定它尊重个人,它是一个自由的社会呢?诚然,对一个自由社会的确定,除了靠私人自 主性之外,还要靠更多的更根本的成就。然而,如果没有私人自主权,甚至最明显的经济自由和政治自由制度也会腐败,因为它们在隐蔽的根子上否定了自由。大规 模的社会化开始于家庭,束缚了意识和道德心的发展。如想获得自主权,必须创造条件复活被压抑的经验向度;而这些向度的解放,又要求压制那些在这个社会中组 织生活的它治的需求和满足。这些需求和满足越是成为个人的需求和满足,对它们的压制就越表现为一种全面而致命的剥夺。正是由于这一致命特点,才可以为质变 ——即重新确定需求——创造首要的主观前提。

举一个不幸带有幻想性质的例子:假如一切广告性和灌输性的信息和娱乐媒介都不存在,那么个人就会陷入一种外伤性的空虚中,他将有机会彷徨和思考,认识自身 (或自身的否定)和他的社会。失去了他虚假的父辈、领袖、朋友和代表,他将不得不重新学习他的ABC。但他形成的语词和句子将大不相同,而且他的向往和畏 惧也会这样。

可以肯定,这种状况将是一个打不垮的梦魇。尽管人民支持继续制造核武器、放射性尘埃和可疑的食物,但他们不能(正是出于这种理由!)容忍丧失娱乐和教育, 而娱乐和教育能使他们再生产出他们的防御和(或)破坏的准备。因此,一旦电视及其它类似媒介不起作用,我们便开始取得资本主义的内在矛盾达不到的成就,即 制度的解体。创造压抑性需求,早已成为社会必要劳动的一部分——它之所以必要,乃是因为离开了它,现存生产方式就不能维持下去。至关紧要的不是心理学或美 学的问题,而是统治的物质基础。







  第十章



 结   论



发达的单向度社会改变了合理与不合理之间的关系。它的合理性具有幻想的和不健全的意义,与此相对照,不合理的王国却成了真正合理的家园,即那些可以“增进 生活艺术”的观念的家园。如果现存社会掌握着所有正常的传播手段,根据社会的要求使这些手段有效或无效,那么,同社会要求相异化的价值,也许所具有的唯一 传播媒介就是反常的虚构。美学的向度仍然保持着一种表达的自由,这种自由使作家和艺术家能够直率地表现人和万物,即说出那种按其它方式说不出的东西。

我们时代的真正面目表现在塞缪尔贝克特的小说中;我们时代的真正历史书写在罗尔夫豪赫胡特的戏剧《代理人》中。这里说出来的不再是想象,而是一种现实中的 理性,这种现实除了不证明违背它的精神的罪恶而外,能证明每一事物合理并为每一事物开脱责任。想象正退居到这种现实上,这种现实正赶上并想过想象。奥斯威 辛集中营继续纠缠的不是人的记忆,而是人的成就,如空间战,火箭和导弹,快餐店下迷宫似的地下室,清洁卫生并饰有花床的漂亮发电厂,对人民没有真正危害的 毒气,我们都参与的秘密。这就是人类伟大的科学、医学和技术成就得以产生的基础;拯救和改善生活的努力是灾难中的唯一承诺。随心所欲地发挥幻想的可能性, 根据良心来行动的能力,违背天性的试验人和物的能力,把幻想转变成现实并把虚构转变成真理的能力,都证明了想象力已成为进步的工具。象现存社会中的其它东 西一样,想象力也是一种在方法上被滥用的东西。想象力确立了政治的速度和风格,远远胜过了在仙境里操纵言词、把情理之言变成废话并把废话变成情理之言的艾 丽斯。

以前的各种对立的王国,如巫术和科学、生命和死亡、喜悦和不幸,在技术和政治的基础上结合起来了。随着高度保密的核电站和实验室成为令人愉快的环境中的 “工业公园”,美便显示出它的恐怖色彩;民防司令部展示了铺满(“柔软的”)地毯、备有躺椅和电视、带有伪装色的“豪华的防放射性尘埃避弹所”,是“按和 平时期的家庭房间(原文如此!)和战争突然爆发时的家庭防放射性尘埃避弹所的组合来设计的。”①如果这些现实物的恐怖性没有渗透进人的意识中,如



①据1960年11月11日《纽约时报》,展览是在纽约民防司令部莱辛顿路和第五十五大街举行的。


果这种恐怖性被认为是理所当然的,乃是因为这些成就:

(1)根据现存秩序来看是完全合理的,(2)是超出了传统的想象力界限的人类独创性和力量的标志。

这种美学和现实的可恶结合,摈弃了那些把“诗的”想象力同科学和经验的理性对立起来的哲学。技术的进步伴随有想象力的进一步合理化,甚至现实化。恐怖以及 喜悦、战争以及和平的原型失去了它们灾难性的特点。它们在个人日常生活中的表现,不再是不合理的力量的表现;它们的现代化身是技术统治的因素,并且服从于 这种统治。

社会在缩小乃至取消想象力的浪漫地盘时,已迫使想象力在新的基础上证明自身,形象转换成历史的能力和设计。这种转换象从事这种转换的社会一样,将是坏的和 被歪曲的。脱离了物质生产和物质需求的王国,想象力便是纯粹的做作,在必然王国里是无效的,只对幻想的逻辑和幻想的真理负有义务。当技术进步排除了这种脱 离现象时,它便使形象有了自己的逻辑和自己的真理,它缩小了心灵的自由才能。但它也缩小了想象力和理性之间的裂缝。这两种对抗性的才能在共同的基础上成为 互相依赖的。着眼于发达工业文明的能力,想象力的发挥难道不影响那些在实现的机会上可被检验的技术可能性吗?浪漫的“想象力科学”的观念似乎具有了更浓厚 的经验的意义。

想象力的科学合理的特点,在数学、在物理科学的假说和试验中早已被认识到。它同样也在精神分析学中被认识到,精神分析学在理论上依据的是接受不合理之物的 特定合理性;被理解的想象力得以改造,成为一种疗法力量。但这种疗法力量也许比对精神神经病的治疗大有进步。有一位科学家,而不是诗人,描绘了这种展望:

  “对事物的整个精神分析,能帮助我们治疗我们的形象,或至少帮助我们限制我们的形象对我们的影响。所以,人们有希望能使想象力快乐,给它以良心,完全 允许它的一切表现手段,允许在自然的梦中、在正常的做梦活动中出现的一切物质形象。使想象力快乐,允许它繁荣昌盛,这恰恰意味着使想象力具有它的作为心理 学冲动和力量的真实功能。”①

想象力一直避免不了物化过程。我们被我们的形象所把握,忍受着我们自身的形象。精神分析学很清楚这一点,而且也清楚结果。然而,“给想象力以一切表现手 段”,将是复归。残缺不全的个人(在他们的想象力才能上也是残缺不全的)将组织并摧毁的东西,不单是现在允许他们做的事情,这种释放将是十足的恐怖——不 是使文化陷入灾难之中,而是自由扫除它最压抑性的倾向。合理的想象力只能是为了安定的生存、无畏惧的生活而重建和改造生产设备的先验性。这决不可能是那些 由统治的和死亡的形象所掌握的人的想象力。

解放想象力,给它以一切表现手段,前提是压制许多现在是自由的东西,许多使一个压抑性社会长期存在下去的东西。这种倒转不是心理学或伦理学的事情,而是政治的事情

①加斯东.巴歇拉尔《合理的唯物主义》(巴黎,大学出版社,1953)第18页(着重号系原作者所加)。


(在这里彻底使用的政治这个术语的意义上),即那种使基本的社会制度得以发展、确定、维护和改变的实践。不管个人是如何被组织起来的,这种实践都是个人的 实践。因此,我们又一次面临这样的问题:被管理的个人——他们的残缺不全已扩散到他们的自由和满足中,因而在扩大的规模上再生了残缺不全——如何能从自身 中、从他们的主人那里解放出来?打破这种恶性循环的圈子,为何是可想象的?

自相矛盾的是,似乎并非关于新社会制度的观念,在回答这一问题上碰到了最大困难。现存社会本身正在或已经按日渐增长的计划性方向改变了基本制度。既然为了 普遍满足基本需求而发展和使用一切可利用的资源是安定的先决条件,那么它便不能容忍那些妨碍实现这一目标的特殊利益占居着主导地位。质变取决于整体反对这 些特殊利益的计划性,一个自由合理的社会只能在这个基础上产生。

因此,那些能够设想安定生存的制度,公然蔑视传统的关于权力主义管理和民主管理、集权管理和自由管理的分类。今天,以现实中被否定的自由民主的名义来同中 央计划的对立,成了维护压抑性利益的一个意识形态支柱。真正的个人自决的目标取决于社会对必需品的生产和分配的有效控制(根据所达到的物质和精神文化的水 平)。

在这里,失去剥削特点的技术合理性,是为所有人有计划地发展可利用的资源的唯一标准和指南。在基本商品和服务的生产与分配上的自决,将是浪费性的。这种工 作是一种技术工作,而且作为真正技术的工作,它有助于减轻体力和精神劳动。在这一领域,如果集中控制为有意义的自决确立了先决条件,那么集中控制就是合理 的。于是,有意义的自决可以在自己的王国里,如在关于经济剩余品的生产和分配的决定上,在个人生活上,成为有效的。

总而言之,集权的权威和直接的民主的结合,相应于发展的程度,有无限多的种类。只有当群众已分解成摆脱一切宣传、灌输和操纵,能认识和理解事实,评价可替 代的目标的个人时,自决才是现实的。换言之,只有当社会由一个具有新质的历史主体来组织、维持和再生产时,社会才是合理的和自由的。

在发达工业社会发展的现阶段,物质的以及文化的体系否定了这一紧迫要求。这种体系的力量和效率,心灵同现实、思想同所要求的行为、向往同现实之间的彻底同 化,阻碍着新主体的产生。它们还阻碍着这样的观念,即,“自下而上的控制”取代现行的对生产过程的控制方式,将意味着质变的到来。只要劳动者过去是而且现 在仍是对现存社会的活生生的否定和控诉,这种观念就不仅过去有效,而且现在仍然有效。然而,一旦这些阶级成了现存生活方式的一个支柱,他们控制权的上升就 会在一种不同的基础延长这个道路。

但是,毕竟存在着一些事实,使得对这个社会及其命定发展的批判理论有了效力:整体的日渐不合理性,对生产力的浪费和限制,侵略性扩张的需要,战争的持久威 胁,加剧化了的剥削,以及不人道。它们全都指出了一个历史的替代目标:为了满足基本需求,以最少限度的劳力有计划地使用资源,把闲暇变成自由时间,平息生 存斗争。

但这些事实和替代目标的存在,就象是一些毫无联系的片断,或者象一些无言的客体组成的世界,这个世界没有主体,没有能按新的方向驱动这些客体的实践。辩证 理论没有被驳倒,但它提不出治疗的方法。它不能是实证的。诚然,辩证概念在理解既定事实时超越了既定事实。这是它的真理性标志。它确定了历史的可能性,甚 至必然性;但这些可能性的实现只能存在于对理论作出反应的实践中,但目前实践没有作出任何反应。

在理论基础以及经验基础上,辩证概念表达了它自身的失望。人类现实是它的历史,而在现实中矛盾并没有自行爆炸。流水线式的奖励性的统治同它的有助于自决和 安定的成就之间的冲突,可以比它的任何可能的对手更引人注目,但它仍然是可管理的,甚至有助于生产的冲突,因为随着对自然的技术征服进一步增长,人对人的 征服也增长了。而且这种征服减少了作为解放的必然先验性的自由。思想自由的唯一意义是,在被管理的世界中思想能是自由的,即作为对这个世界的压抑性生产力 的意识,作为破坏这个整体的绝对要求。但这种绝对要求,在它能成为历史实践的推动力、质变的有效原因的地方,并不占主导地位。没有这种物质力量,甚至最尖 锐的意识也是无力的。

不管整体的不合理特点以及变革的必然性表现得多么明显,对必然性的洞见还不足以把握可能的替代目标。面对既定生活体系无所不在的效率,取而代之的替代目标 一直象是空想的。对必然性的洞见,对邪恶状态的意识,甚至在科学的成就和生产力的水平已排除了这些替代目标的空想特点的阶段(空想的东西不是既定现实,而 是它的对立面),也将是不充分的。

这是否意味着,社会批判理论为一种经验社会学让给或留下了地盘,这种经验社会学除了一种方法论的指导而外不具有任何理论的指导,它屈服于关于误解的具体性 之谬见,因而在宣布排除价值判断的同时又履行着一种意识形态的作用?或者说,辩证概念是否通过把它们自身的状况理解为它们分析的社会的状况,再一次证明了 自身的真理性?如果人们正是在其最大的弱点上(即无力证明社会内部的解放趋势)来看待批判理论,那么这本身就暗示着一种反应。

社会批判理论在其起源时代,正视了现存社会中(客观的和主观的)现实力量的出现,社会通过消除现存进步的障碍而趋向(或能被导向)更合理更自由的制度。这 些现实力量是批判理论立足其上的经验基础,而且从这些经验基础中派生出解放内在可能性的观念,即发展(否则就是封闭和歪曲)物质和精神生产力、才能和需 求。如果不能对这些现实力量作出证明,那么,尽管对社会的批判仍然是有效的合理的,但它不能把它的合理性转化成历史的实践。结论是什么呢?“解放内在可能 性”不再能充分表达这一历史的替代目标。发达工业社会引人注目的可能性是:大规模地发展生产力,扩大对自然的征服,不断满足数目不断增多的人民的需求,创 造新的需求和才能。但这些可能性的逐渐实现,靠的是那些取消这些可能性的解放潜力的手段和制度,而且这一过程不仅影响了手段,而且也影响了目的。生产和进 步的工具,被组合进极权主义体系中,不仅决定着实际的利用,而且也决定着可能的利用。

在其最发达的阶段,统治起到了行政管理的作用,在大众消费过于发达的地区,被管理的生活成了整体的健全生活,为了维护它而把对立面统一起来。这是纯粹的统 治形式。反过来,它的否定也表现为纯粹的否定形式。一切内容似乎都归结为一种抽象的结束统治的要求,这是唯一真正革命的迫切要求,是将使工业文明的成就发 挥效力的事件。这种否定,面对着它的现存体系的有力对手,便表现在“绝对拒绝”这一重要政治形式上——现存体系越是发展它的生产力并减轻生活负担,这种拒 绝也就越显得似乎没有理由。用莫里斯布朗乔的话说:

  “我们所拒绝的,不是无价值或不重要的。正是因为这一点,拒绝是必要的。存在着一种我们不再认可的理性,存在着一种使我们感到恐怖的智慧表现,存在着一种我们不再重视的对保持一致和调和的请求。决裂已经发生。我们已经非常坦率了,再也不能容忍简单化了。”①

即使这种拒绝的抽象特点是全盘物化的结果,但进行拒绝的具体基础仍然一定存在,因为物化是一种幻觉。由于同样原因,以技术合理性为中介的对立面统一,在其现实性上,一定是一种幻觉的统一,它既排除不了不断增长的生产力与



①“拒绝”,见《七月十四日》,第2期,巴黎,1958年8月。





其压抑性的用途之间的矛盾,也排除不了解决这个矛盾的根本要求。

争取解决这个矛盾的斗争,已经壮大起来,超出了传统的形式。单向度社会的极权主义趋势,使得传统的抗议方式和手段成了无效的,甚至危险的,因为这些方式和 手段保留着民众统治的幻想。这种幻想遏制着某种真理:以前作为社会变革酵素的“人民”已经“上升”为社会凝聚力的酵素。在这里,而不是在财富的再分配和各 阶级的平等中,出现了作为发达工业社会特征的新的分层。

无论如何,在保守的大众基础之下,有一些亚阶层,如被遗弃者和被排斥在外者,被剥削被迫害的其它种族和有色人种,失业者和不能就业者。他们全都是在民主过 程之外存在的;他们的生活最直接最现实地要求结束不可容忍的条件和制度。因此,即使他们的意识不是革命的,他们的敌对行为也是革命的。他们的敌对行为从外 部击中了社会制度,因而不会被社会制度所扭曲;这是一种违犯比赛规则的基本力量,同时又揭露了这种比赛是被操纵的比赛。当他们汇聚一起赤手空拳而毫无保护 地走到大街上,要求最起码的公民权时,他们知道他们面对着的是狗、石块、炸弹、监狱、集中营,甚至死亡。他们的力量掩盖在每一种对法律和秩序的罪行的政治 证明背后。他们开始拒绝参加比赛,这一事实也许标志着一个时代行将结束。

任何东西也不能证明,这将是一个好的结局。现存社会的经济和技术能力非常强大,足以调节和容纳倒霉者,它们训练有素、装备精良的武装力量足以应付紧急情 况。然而,在发达社会的边界之内和之外,幽灵又出现了。同威胁文明帝国的野蛮人并行不悖的历史发展,预先断定了这个结局;第二个野蛮时期也许是继续下去的 文明帝国本身。但有可能在这一时期,历史的两极汇合在一起:最先进的人道意识,和它的最受剥削的力量。这只不过是一种可能。社会批判理论并不拥有能弥合现 在与未来之间裂缝的概念,不作任何许诺,不显示任何成功,它只是否定。因此,它想忠实于那些毫无希望地已经献身和正在献身于大拒绝的人们。

在法西斯主义时代开始时,沃尔特.本杰明写道:

只是为了那些毫无希望给我们以希望的人。


时间:22:03 评论(0) 引用(0) 阅读(4250) 
分页: 2/3 第一页 上页 1 2 3 下页 最后页 [ 显示模式: 摘要 | 列表 ]